第85章:親自去看看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少女的語氣并不是詢問,而是在敘述什么事實。

夜墨寒一愣,眼眸隨即晦暗下來,周身散發著著寒氣,整個人陰沉的可怕,又聽到夜柚語氣不咸不淡道:“你并不是李太妃的孩子,而是君嗜夜唯一的兒子。”

夜柚知道,大冰塊的真實身份一旦被捅出來,以夜初的性子,那可是會被誅九族的,而她,也會被大冰塊滅口。所以她想賭,用她的命換得大冰塊的信任。

若是讓夜初就這么死去,實在是難解她心頭之恨,她要讓他失去所有的一切。

權利,王位,家人,她一樣一樣的從他身旁剝走,讓他生不如死.......

可提前是要抱緊大冰塊的大腿,只有他,才能對坑夜初。

夜柚正想著,身體忽然被人推了一把,她猛地撞上墻壁,還沒來不及喊疼,一把明晃晃的劍便抵上了脖子。

她抬眸,大冰塊正一臉陰沉的看著她,冰冷的眸子似乎能迸出寒氣來,嚇得夜柚縮了縮脖子。

印象中,大冰塊是不經常用劍的人,直到目睹了一番他的記憶才知曉,這個男人的劍術是何其的了得,被他砍中的人至少要等他轉身離開才反應過來自己被砍了......

夜墨寒對上少女軟萌的眸子,冷聲的質問:“你究竟是誰?”

如果說,夜柚是來對付夜初的,他大可不管,可若是涉及到他身世的,無論是誰,一律殺無赦!

那一瞬間,夜柚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男人眼底的殺意,這個男人真的動了殺心啊.......

夜柚以為,念在他跟柒公主相處了這么長的時間他會猶豫一下的,結果只是她以為,這個男人冷血無情,在提劍指向她的時候,沒有一絲絲猶豫........

夜柚咽了咽口水,壓制住內心的恐懼,啟唇道:“我不是柒公主,但我對你絕無惡意,我,我是來幫你的。”

因為害怕,夜柚說話結結巴巴的,連牙齒都在打顫。

她說完,夜墨寒的眼眸更晦暗了,提著劍更近了些,劍鋒在她纖細的脖子處印出一條細小的痕跡,鮮血頓時滲了出來,夜柚嚇的冷汗直流。

完了完了,要是再這樣下去,她的小命就不保了。

思及此,她一副豁出去的模樣,道:“等等,其實我與你的目的是一樣的,夜初害我丟了性命,我是來找他報仇的,還有,我不是柒公主,我是一只鮫人,鮫人你知道吧,柒公主在她生辰那日就死了,我寄生到了她身上代替了她!”

夜柚一口氣說完,她也沒管大冰塊有沒有聽懂,只知道她若是說慢了,這男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夜墨寒聽完這話,眼眸微瞇,他的理解能力并不差,思索一番便明白了。

什么柒公主死了,什么鮫人,什么寄生,這不是瞎扯嗎?當他是傻子?

夜墨寒眉頭緊皺,有些惱怒道:“你若是再不說實話,本王一定會殺了你。”

夜柚:“........”

她說的就是實話啊,雖然有些扯蛋,可事實就是這樣的啊!還要她怎么說實話?

夜柚咬唇道:“我說的句句屬實。”

夜墨寒湊近了些,少女身上的幽香在鼻間懷繞,他冷聲道:“本王憑什么相信你的話?”

夜柚心底一涼,沒由來一陣輕顫。

憑什么?她哪里知道憑什么啊!

她不知道想道了什么,手指撫上被割破的脖頸,咬唇道:“你若是不信,那便親自去看看。”

夜柚說著,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敲向男人的后脖頸,夜墨寒一愣,手中的劍“哐當”的一聲掉在地上,身子忽然向前倒去,壓到了夜柚的身上,在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眼底滿是不可置信。

她居然敢偷襲他!

夜柚被突如其來的重量壓到石壁上,背后被咯得生疼,身前還被男人壓得喘不過氣,她素凈的小臉被憋的漲紅,不過她也沒把大冰塊推開,而是將染了血的手指蹭上他的臉,在男人冷硬的俊臉上留下一滴鮮紅色的血跡。

自始至終夜柚的一顆心都在砰砰亂跳,害怕得要死,直到做完這一切才微微松了口氣。

乖乖,這還是她被木頭臉敲多了才學會的呢,不知道大冰塊醒后會不會殺了她.......

*

夜墨寒眼前一黑,他想,他應該是會沉睡過去的,可當他這么想的時候,意識就想被人操控了一般,引著他朝一片白茫茫的地方走去,穿過白光,夜墨寒清晰的聽到一個無力的呻吟聲在耳畔響起。

他一愣,抬眸看去,眼前的事物漸漸清晰,一個潮濕灰暗的牢籠出現在眼前,牢籠里正躺著一名奄奄一息的女子,她渾身是血,就連白衣上都是鮮紅色的血跡。

夜墨寒眉頭微皺,牢籠里的女子確確實實是個人的模樣,可身下卻并不是常人的雙腿,而是一尺白色的長尾,此時此刻,這條長尾宛如失去了生氣一般癱在地上。

此情此景讓夜墨寒忽然想起書籍上所記載的靈物。

鮫人!

他有些驚愣,這個牢房他認得,是宮里的地牢,如果是這個女子真的是鮫人,那想必就是天朝皇帝抓回來的那只了,只是他為什么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呢?

夜墨寒正想著,腦海里驀然響起少女說過的話:“你若是不信,那便親自去看看。”

所以,這就是她所說的,讓他來親自來看看?

夜墨寒從來都堅信人死了就是死了,身死魂滅,不可能會有寄生這種無稽之談。

“看到了嗎,那就是我。”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夜墨寒側眸望去,少女就站在他身旁,她依舊是白衣長裙沒有什么變化,唯獨腦袋上多了一對晶瑩剔透的角......

夜墨寒斂眸,淡聲道:“你是想讓我相信你是真的鮫人,還是想讓我相信柒公主真的早已身亡?”

夜柚看向他,煞是認真道:“不,我是想讓你相信我。”

夜墨寒沒有回話,一雙幽深的眸子落在地上的鮫人身上,眸底晦暗,叫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夜柚撇撇嘴,連在自己的記憶鏡里都猜不透這個大冰塊的心思,可見這個男人的心思到底有多縝密。

她啟唇道:“你也看到了吧,我被他折騰成那樣,換誰都咽不下那口氣,我想要報仇而你想要奪回你的東西,咱們不如連手?”

她說這話毫無一絲絲情緒起伏,好像她是在說別人的經歷似的。

夜墨寒沒吭聲,沉默了良久,他冷聲道:“你若是想報仇,直接殺了他便是,何必多此一舉?”

夜柚忖著下巴點點頭道:“我起初是想直接殺了他的,可是自從我在這里生活了一段時間后,發現你們凡人很注重權勢,而夜初身為一代帝王,想必對權勢更是在乎,所以我想,直接殺了他太便宜他了,我要讓他嘗嘗臨死前失去一切的痛苦!”

說這些話的時候夜柚的眸子都是明亮的,仿佛已經看到了那一天的到來。

夜墨寒側眸,少女嬌小的身體看似弱不禁風卻又亭亭玉立,一張素凈的小臉揚起一絲絲冷笑,配上她那對晶瑩剔透的角,宛如不可多得的靈物,而看似清澈干凈的眸子沒有十五歲閨閣女子的天真爛漫,有的是無邊無際的黑暗,吞噬萬物卷席一切的黑暗.......

印象中的少女并不是這樣的,果真是換了個人么。

夜墨寒不知道,他不知道該如何去相信她,相信她所說的一切,可眼前的這一幕幕卻又那么的真實,真實到連他都感受到了來自少女的悲鳴.....

他一直是一個很清明的人,他從記事起就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想做什么,可唯獨這一次忽然迷茫了........

他看著少女的身影忽然漸漸變得模糊,眼前的一切忽然消失不見,就連站在面前的少女也跟著隱入了黑暗里。

夜墨寒緩緩睜開眼,少女素凈的小臉近在眼前,正睡的香甜,仿佛他再靠近一點就能觸碰到她,可同時卻又覺得她離他很遠,遠到他似乎不管離她有多近,都看不透她。

眼前少女給人很親近的感覺,可他卻感覺到了陌生。

與其說是陌生,倒不如說他從來就沒有了解過她........

夜墨寒看了許久才支起身子起來,漆黑的眸子落向少女的右手,這只手剛剛一直被他壓著,手腕處已經有了些許印子,不用猜也知道她的整條手臂已經麻了。

夜墨寒翻身與她并排而坐,鬼使神差的,他抓起她柔若無骨的小手,輕輕的揉了起來,腦海里卻時不時閃過那個渾身是血的女子。

女子渾身的血跡,光是看著就讓人膽戰心驚,她身為當事人,又能如何不恨呢?

天已經黑了,半大的明月正掛在上空,月光傾進山洞,正好落在少女恬靜的睡顏上。

黑暗中,男人的眸子猶如饜足的兇獸,一瞬不瞬的注目著她,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卻又好像什么都沒有思考,就只是單純的看著少女的睡顏。

良久,黑暗中的男人忽然啟唇,嗓音異常的暗啞:“倘若你的心愿是如此,我幫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历年意甲最佳射手 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新手 幸运3D开奖 天津十一选五 大富翁电玩捕鱼 快速赛车软件 jx吉祥棋牌下载官? 安徽快3加奖到那天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的走势图 29选7走势图大全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大盘a股走势图 今期特马开奖结果资料 星悦内蒙麻将安卓版 山东老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