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這是病,得治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聶城一愣,抬眸一看,楚王殿下一襲黑衣負手而立,俊朗的輪廓沒有任何多余的情緒,就那么靜靜的站著,可饒是如此,男人周身散發出來的寒氣卻也能讓人下意識的害怕。聶城咽了咽口水,叩首道:“楚王殿下。”

百姓們一見到這位王也悻悻然的焉了下去,他們方才那么囂張也是因為被逼急了,此時此刻楚王殿下真的出來了,倒是讓他們噎了一下,更是在聽到男人說的話后,徹底的靜了下來。

人群中有膽子大一些的出聲問道:“楚王殿下,敢問,如果明天一早我們沒有得到解藥你該如何?”

“如果明天還沒有解藥就放我們出去!”

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這么一句,頓時又有人附和道:“就是,明天若是沒有解藥就放我們出去,我們才不要在這里等死!”

面對百姓們情緒的暴動,聶城已經是一額頭的汗了,此時此刻再聽到他們如此跟楚王殿下說話,把聶城一顆心給嚇得七上八下的。

這幫百姓哪里來的如此大的膽子,竟然敢直接質問起楚王殿下?

任百姓們質問,夜墨寒依然不為所動,冰冷的眸子掃過面前的老百姓們,被掃到的人皆垂下頭,不敢再吭聲,見他們靜了下去,夜墨寒不咸不淡的重復了方才的話:“明日一早,解藥定會送到每個人手中,誰若是有議異,便站出來。”

話落,百姓們個個都垂著頭沒有人敢再出聲,笑話,這可是楚王殿下,他說的話誰敢有議異?

夜墨寒斂眸,冷聲道:“若是無議,便在這等著。”說完,又冷聲吩咐道:“把那兩個人帶到縣外。”

陌煜叩首:“是。”

*

夜柚躺在略顯破舊的床上,聞著被子上散發出來的潮臭味,難受得皺了皺眉頭。

哎,好想柒公主的小床啊。

夜柚一邊想著一邊起身朝門口走去,推開門,對面就是南宮北辰的廂房,男人的房間燈火通明,說明還沒睡。

她撇撇嘴,反正也睡不著,不如去看看這男人在做什么。思及此,便關上門躡手躡腳的準備過去,只是剛走出去沒幾步,夜柚忽然感覺到身后傳來一陣涼意,她一愣,立馬回頭,只見身后正站著一個黑影,夜柚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個黑影是誰便見對方忽然拔出了劍正對著她砍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夜柚還沒反應過來便見那黑影刺向她的劍在離她不到半尺的地方忽然頓住了,隨即像被什么無形的東西給彈開了,傷不到夜柚分毫,可繞是如此,夜柚也被嚇得不輕,要知道,對方拿著的,可是她最怕的劍啊!

黑暗中,那人也是望著手中被彈回來的劍,一臉茫然,還是夜柚最先反應過來,大喊道:“救命啊,殺人了!”

她一邊喊一邊往南宮北辰的房間跑,黑衣人回過神,一個跳躍,幾步就來到了她身后,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察覺到肩膀被人抓住了,夜柚嚇得哇哇叫,一骨碌就趴到了地上,而那黑衣人也沒料到夜柚會倒下,一個重心不穩也跟著倒了下去,好巧不巧就倒在了夜柚身上。

夜柚正準備起來逃命呢,結果就被突如其來的重量給壓了回去:“嗷,好……重……”

黑衣人見夜柚就在自己身下,提著劍又要刺下去,可就在這時,提劍的手忽然被一只手給抓住了,再也動不了分豪。黑衣人抬眸望去,黑暗中,一張妖孽的俊臉正在挑眉看她,好笑道:“呵,你是沒聽過本少的名諱嗎?居然敢在本少的眼皮底下殺人。”

一聽到南宮北辰的聲音,夜柚宛如見到了救星,有氣無力的呻吟著:“南宮北辰,快把他拉開,壓死我了……”

黑衣人眼眸一暗,提起手一掌敲向少女的脖頸,身下的人兒頓時便軟了下去,不再動彈,而后又換只手持劍朝身后的男人刺去。

南宮北辰立馬后退了一步,躲開了黑衣人的劍,可黑衣人卻沒有要跟他打的意思,趁著這個空檔立馬腳尖一點就想逃,可南宮北辰哪里會如他愿,上前一把扣住黑衣人的肩膀不讓他走,豈料對方忽然撒出一把白色粉末,遮住了南宮北辰的視線,他直覺這些粉末有毒,俊眉微皺,在抬手捂住鼻子瞬間,卻也讓黑衣人鉆了空子,一掌直襲南宮北辰的胸口,推得他不得不往后退了幾步,等白霧散去,南宮北辰再一看,眼前哪里還有黑衣人的影子?

他摸了摸胸口處,又看了看地上昏迷不醒的夜柚,走過去將人一把拎起,喚道:“小丫頭,醒醒。”

……

手上的人兒毫無反應,已經是睡死過去了,南宮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拎著她跳下了客棧。

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明日他就得回去交差,等睡到明天再走是不可能的了,為了避免黑衣人再次回來,也避免少些百姓染上蠱毒,南宮北辰決定連夜趕回去……

*

豎日

“唔,好疼……”

夜柚還沒徹底醒過來就感受到了一陣疼痛感傳來,她摸著脖子扭動了幾下,發現脖子處就像被人捶了一下似的,疼得要命,難受的翻了個身,緩緩睜開眼,忽然發現眼前的景物好熟悉。

檀木桌,白床紗……這不是聶守府嗎?她怎么回來了!?

夜柚一驚,瞌睡都清醒了大半,猛的坐起身,只是剛坐起來脖頸處就更疼了,她不得不又倒下去,捂著脖子喊道:“乖乖,是誰這么沒良心啊,下手這么狠!”

夜柚還依稀記得自己暈過去時的事,有一個黑衣人要殺她,后來南宮北辰來了,再然后,再然后她就感覺到后脖子被人敲了一下,然后,然后就沒然后了,一覺醒來自己就回來……

夜柚:“……這都什么事啊?柒公主為人本分,也不像是會有仇家的人,為什么會有人想殺她呢?”

夜柚在腦海中思索了一番,發現什么也找不到,想不到索性也就不去想了,反正她也沒事,現在當務之急是等先去看看災區是個什么情況。

思及此,夜柚便利落的掀被下床,直奔災區而去。

出了聶守府的大門,往左邊街道上走上半個時辰便到災區了,可繞是如此,夜柚依然覺得這段路長的不像話,她在門口的時候有喊過木頭臉,想讓他帶自己來災區,那樣她就不用跑這段路了,可她在聶守府門口喊了好幾聲都沒有見到木頭臉出來,無奈之下只好自己跑過來……

夜柚遠遠的就看到了那一片房屋,累得靠墻狠狠的呼了幾口氣。

“乖乖……還,還是做鮫人好啊,至少不用這么累,尾巴,尾巴一甩就能走好幾里路……”

夜柚正氣喘吁吁的腹誹著,晃眼就見夜墨寒和南宮北辰一齊從微顯破舊的閣樓上走下來,兩人眉眼間微皺,一副憂慮的樣子。

聶城見二人下來了,立馬拱手行禮,夜墨寒站在兩人中間,望著面前那一片房屋沒有吭聲,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南宮北辰薄唇輕啟,似乎正在和一旁的男人說著什么,可因為離得太遠,夜柚也沒聽清,只好往前走去,離得近了,男人的聲音便越發的清晰:“你打算派誰去縣外送藥?”

面前這一片房屋的百姓都只是懷疑是喝過水的,并沒有確切的染上蠱毒,讓人將藥分下去喝了就沒事了,可那縣外隔離著的百姓可都是實實在在染了碧蠶蠱毒的,派誰去送藥都有可能染上蠱毒,夜墨寒自然是要再三考慮。

聶城叩首道:“殿下,讓下官去罷。”

聶城又何嘗不知道去送藥的危險,可要是想再這位楚王殿下面前好好表現一番,這無疑是個好機會,搞不好,他兒子也能因此被調去帝都呢?

夜墨寒冰冷的眸子看著眼前的大片房屋,眸底晦暗,擺了擺手,表示不同意。

南宮北辰看著自家表哥的冷硬的側臉,意料之中似的挑了挑眉,聶城是聶余縣的郡縣長,自然不能讓他去。表哥這人雖然冷漠無情,可心卻比任何人都要仁慈,這也是為什么他們會一直拖到到現在的原因,其實隨便派個下人去就行了,可表哥怎么都不同意。

哎,這是病,得治,不然遲早得害死表哥。

就在南宮北辰暗忖著怎么幫表哥治這個心病的時候,一個弱弱的聲音忽然在身后響起:“那個,我想,我可以幫忙……”

幾人皆是一愣,隨后轉頭看去,少女小小的一團正紅著臉,喘著氣,睜著軟萌的眸子的看著他們三個人。

南宮北辰挑眉,嘴角噬著一抹笑,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少女一眼,暗忖:“哎呀呀,還以為這沒心沒肺的小丫頭會睡到日上三竿呢,沒想到這么早就起來了?”

從他們的只言片語中,夜柚也大概了解了一點內幕,無非就是沒人去給染了病的百姓們送藥唄。

其實也不是沒人去,聽南宮北辰的意思,是大冰塊不讓人去,似乎是怕也被傳染。

也是,無論是誰,只有是人過去誰都有可能被傳染,可她并不是人啊,她可是百毒不侵的靈物,所以她想,她可以幫百姓們送藥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海南环岛开奖号 正规秒速时时彩网站 20选5高手自创选号技巧 北京赛车 安徽快3app在哪里下载 彩票玩法规则 安徽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团队赛车pk10杀号计划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幸运28开奖概率 江苏11选5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公式走势规律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则 纳斯达克股票查询 吉林快3走势图表今天 山西体彩11选五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