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下毒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柚看著躺在椅子上昏迷的木頭臉,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她捏了捏陌然的臉,笑得越發好看(猥瑣)。

“哎呀呀,死木頭,沒想到你也會有這一天呢,你不是挺厲害的嗎,怎么不動了呀?”

她笑嘻嘻的說著,只見男人的手忽然動了動,嚇得夜柚一愣立馬躲到桌子底下。

乖乖,不會是醒了吧?

她在桌子下呆了好一會,發現并沒有什么動靜便大著膽子將頭探出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發現陌然依然閉著眼,安安靜靜的躺在椅子上。

講真的,這男人睡著了之后似乎還挺可愛的嘛,沒有了往日的冷漠,就像一個熟睡了的少年,不問世事且安靜美好....

夜柚暗忖,沒想到聶遠這個花花公子的藥挺好用的嘛,只要撒一點點,木頭臉就睡著了。嘿嘿,不錯不錯,等日后再找他討要一點,以便日后用來對付湊木頭。

夜柚只知道這藥好用,哪里知道這藥是用來干什么的啊,還記得她剛剛跑去找聶遠找能讓人昏睡不醒的藥時,聶遠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怪物似的,心下不斷暗忖:“唉,不知道又有哪個純情少年要遭毒手咯!”

夜柚站了一會發現木頭臉是真的昏過去了,便立馬起身朝門口跑去。

乖乖,陳木頭臉昏過去了,還是趕緊走吧,免得一會他醒了。夜柚暗忖著,一溜煙就跑了。

直到少女的腳步聲消失在門外,椅子上的男人才緩緩睜開眼,他的眉宇間淡的出奇,濃墨的雙眸看著湛藍色的天空,略有些失神.....

*

南宮北辰從閣樓上跳下來,正準備趕往南寧國,結果晃眼就瞥見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往這邊趕來,時不時的還左顧右盼一下。

這沒染病的百姓都逃到縣里了,怎么還有個不要命的過來?

南宮北辰正想著,少女忽然抬起了頭,貌似是在找什么東西,而這也讓南宮北辰看清了她的樣貌,而對方也看到了他,正興奮的揮的小手讓他過去。

南宮北辰輕笑著搖搖頭,幾步走到少女的跟前,徐徐開口道:“不是讓你在聶守府待著嗎,怎么跑出來了?”

夜柚:“這水是我借來的,他們喝了水后才得了病,我自然得來看看啦。”

南宮北辰煞是認真的點點頭:“沒想到你這個小丫頭還挺有責任心的嘛。”

雖然不知道責任心是何意,但夜柚還是跟著認真的點了點頭,聽那個語氣,應該是在夸她的吧?

“對了,陌然呢?”

對于夜墨寒把陌然輸給夜柚的事南宮北辰也聽說了,還知道,夜墨寒肯把陌然輸給她,無非是想讓他好查查夜柚到底是不是真的柒公主罷了,奈何這小丫頭還一臉高興樣,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夜墨寒將計就計給算計了。

夜柚道:“你說木頭臉啊,我已經把他迷暈了。”

南宮北辰正暗忖著,忽然聽到這句話,愣了愣,隨即不可置信的看著少女無辜的眼眸大聲道:“你把陌然給迷暈了?”

對于男人這么大的反應,夜柚眨巴眨巴了眼睛道:“不然你以為我是怎么出來的?”

“!!!!”

繼續震驚,靠,這小丫頭居然把陌然給迷暈了!!

她知不知道那是誰?

幽閣里排名第一的刺客啊,實力僅次于表哥之下啊,連他都打不過,這小丫頭居然跟他說她把排名第一的刺客給迷暈了!!!

夜柚看著他一臉震驚的模樣,忍不住出聲道:“行了,不說這個了,現在那些人怎么樣了?”

聽到她的聲音南宮北辰這才愣愣的回過神,暗忖:“這小丫頭絕壁是用了什么陰招,不然像陌然那么警惕的一個刺客,這么可能隨隨便便就讓她給迷暈了?”

“喂,我說話你聽見沒有啊?”

“什么?”南宮北辰茫然的看著矮了他一個頭的少女,只見少女氣鼓鼓道:“我說,那些人現在怎么樣了,嚴不嚴重,還有沒有救?”

南宮北辰這會才想起自己的正事,朝她笑道:“當然有救。”

“有救?怎么救?”

南宮北辰沒有繼續理會她,他時間可是有限的很,神秘笑道:“等著吧,兩日后你就知道了。”

見他要走,夜柚一把拉住他的衣袖道:“你去哪啊?”

因為被人拉了一下,南宮北辰不得不停下腳步道嗯:“自然是去找解藥了。”

誒,瘟疫還有解藥嗎?

夜柚眼前一亮,有解藥那就好辦了。

她眼睛轉了轉,道:“我也要去。”

南宮北辰轉頭看她:“你個小丫頭片子去干嘛?”

夜柚認真道:“跟你去找解藥啊。”

額……

她知道解藥長什么樣嗎就說要跟他去,再說,就表哥那脾氣,他敢帶她去嗎?將袖從少女手里抽出來,他無奈道:“行了,別到處亂跑,本少要去振救百姓了。”

南宮北辰說完,腳尖一點正要離去,手忽然被人拉住了,緊接著便是虎口處傳來一陣疼痛。

“去去去,帶你去行了吧,快松口!!”

*

深夜,聶守府。

男人高大的背影逆光而立,月光照在他冷硬的輪廓上,卻怎么也照不進他幽深海誨暗的眸子里。

陌然跪在身后,叩首道:“是屬下的失職。”

“本王說過,不希望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男人的聲音冷得宛如來自地獄的魔鬼,沒有一絲絲溫度,若是換作別人,早就想被男人的氣場給嚇暈過去了,唯獨陌然依然語氣咸淡道:“屬下自愿領罰。”

話音一落,暗處落到下兩個黑衣人,立于陌然的身側,月光下,陌煜和那位女侍衛的臉格外清晰。

陌煜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陌然,又看了看自家殿下不太好看的臉色,沉默了一會,還是叩首道:“殿下,少主來消息說,公主殿下在他那。”

夜墨寒斂眸,看著腳下被甩手扔在地上的黃紙,那上面還殘留著一些白色的藥粉,毫無疑問,這就是夜柚迷暈陌然時用的藥粉,他眼眸誨暗,似乎有萬千的思緒藏在眸子里,怎么也劃不開。

沉默了良久,他冷聲道:“派人護著她。”

陌煜正要領命,一旁的人忽然開口:“陌棲領命。”

陌煜看著身旁的女子,沉默了些許,倒也沒有再說些什么。現在的聶余縣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派誰過去都不行,或許讓陌棲去也好,她一個女子也不適合在這,去了,倒也可以遠離災區。

陌棲微微叩首,腳尖一點便跳上了屋頂,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與此同時,南寧國城外,南宮北辰一手拎著夜柚在樹枝上快經過,驚起一片棲息的鳥兒,看著四周黑漆漆樹木,夜柚道:“咱們不是要去南寧國嗎?”

南宮北辰喘了一口氣:“你見過大晚上還能進城的嗎?這個時辰,城門早就關了。”

夜柚眨巴眨巴了眼睛道:“意思咱們是進不去了?那晚上睡哪?”

……

這小丫頭片子居然還在考慮睡的地方?他都快急死了好嗎?

“沒時間睡覺了,得連夜找解藥。”

聽到不能睡覺,夜柚咬唇道:“那咱們去哪早解藥啊?”

南宮北辰拎著她衣領的手緊了緊,這小丫頭怎么這么多話……

他咬牙切齒道:“閉嘴。”

“歐。”夜柚乖乖的閉上了嘴,看著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忽然后悔跟南宮北辰出來了……

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自然是后悔的。

她不說話,南宮北辰反倒不自在了,瞥了一眼少女拉攏著的小腦袋,疑惑道:“怎么不說話了?”

夜柚:“……”

“不是你讓我閉嘴的嗎?”

“咳咳,你還是說話吧,這地方怪安靜的,你不出聲,就跟沒人似的。”

夜柚翻了個白眼,將頭瞥過去,決計不再理這個男人。想讓她閉嘴就閉嘴,想讓她說話就說話啊?當她是什么?

少女的臉鼓鼓的,惹得南宮北辰玩心大發,湊近了道:“丫頭,你要是不說話,本少就放手了歐。”

夜柚:“……”

這個男人要不要這么過分?

心里雖然憋著氣,臉上卻還是笑嘻嘻道:“那個,你剛剛說,他們不是得了瘟疫而是被下毒了是什么意思?”

南宮北辰:“就字面上意思,有人再水里下了毒,導致他們全身發熱,互相傳染。”

“誰會在水里下毒啊,聶余縣的百姓們都巴不得能有水呢。”

南宮北辰意味不明的笑道:“這誰知道呢~”

聶余縣的人自然不會下毒,可南寧國和她,那就不一定了,要知道,夜柚現在的身份還是個迷呢。

夜柚就算是傻子也聽懂了這句話的意思,何況她又不傻,這水是她借來的,還是從南寧國借來的,聽他這個意思,聶余縣的人不會下毒,那就是她或者是南寧國下的毒了唄?

夜柚撇撇嘴道:“我辛辛苦苦去借來的水,為何要下毒,這不是矛盾嗎?”

南宮北辰在樹林里跳躍著,沒有吭聲,夜柚見他不回話,又道:“我不會下毒,瀟言更不會,我相信他的為人,你不要冤枉人。”

南宮北辰嘴角嗜起一抹笑意:“本少什么時候說過是你了?”

夜柚撇撇嘴道:“聽你剛剛那個意思可不就是說是我和南寧國下了毒嘛?”

“不是,本少忽然想起一件事。”

她沒好氣的應道:“什么?”

南宮北辰記得井水里的水確實是被下了毒,可他卻忘記了一件極其重要的事,那就是,水槽是沒有毒的,當時他因為急著要回去稟告這件事,所以忽略了這一點。

清水引進聶余縣的時候,他就站在一旁,如果水里有毒的話,他早就看出來了,不可能等著讓百姓們喝水,由此看來,這毒應該不是南寧國下的,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今日股市行情查询分 五码中特大公开你敢买吗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兑奖表 秒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大乐透计划 北京赛车论坛百度贴吧 千禧福彩3d开机号今天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重庆幸运农场是合法彩票吗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 加拿大预测28最快开奖 广东一定牛11选五走势图 福彩10选5玩法介绍 广西快3和值推荐今日 中国神华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