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最可怕的是枕邊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話一落,夜柚明顯的感到屋內的溫度降了許多,冷得她抖了抖,說實話,這藥究竟有什么作用她也挺好奇的。

程太醫暗忖,這幾味藥雖然相斥,于正常人來說并沒有什么副作用,只是,他連想到這藥是給皇上用的,那副作用就大了啊!

皇上常年犯頭疼,開這幅藥方的人一定是醫術了得之人,這發冷騰便是一味能抑制頭疼的藥材,可偏偏這幅藥里加了荊黃。

只要是懂醫的人都知道這荊黃在湯藥中有著催促的效果,如果一副藥材里添加這一味藥,而且是在皇上的湯藥里加這一味藥,那豈不是想要催促皇上的頭疼癥?

藥里的發冷騰和蛇果兩味藥材起到了緩解作用,確實是抵消掉了荊黃的催促效果,可下一次皇上的頭疼癥再發作時,便會比上一次疼上好幾倍,如此一來,皇上就又會服用這湯藥,一直循環,不出幾年,服用之人便會頭痛欲裂,暴斃而亡!

而從皇上前幾年便服用這湯藥來看,如果皇上再繼續食用下去,不過年關,必死無疑……

程太醫在幾個呼吸間便想了這么一通,嚇得額頭是都滲下了冷汗。

究竟是誰要謀害皇上?

看他面色鐵青,瀟尚廷道:“程太醫但說無妨,有什么發現,盡管說便是,寡人不會給你定罪的。”

那程太醫看了身旁的少年一眼,見少年也一副笑臉嘻嘻的看著他,他斟酌再三,叩首道:“稟皇上,這幅藥里參了幾味催促皇上頭痛癥的藥材,您已經用了幾年,如果再繼續食用下去,定然……會有性命之攸啊。”

“砰”的一聲,嚇得夜柚猝不及防,忙抬眸,竟是瀟尚廷怒極,拍案而起。

夜柚忙道:“皇上你先別激動啊,先聽我說。”

瀟尚廷氣的腦仁疼,此時早就沒了理智,很想發作,卻是忍了下來。

他沒想到只是治個頭疼癥卻意外得知此事,如果今日這小公子沒來,沒看出湯藥有問題,那他豈不是繼續被人當白癡悶在鼓里?

思及此,他知道此事激動不得,便冷聲道:“說。”

夜柚忖著下巴道:“皇上可知這藥是誰一手配制的?”

這個問題方才就說過了,明知故問。

瀟尚廷答道:“劉大夫。”

夜柚:“是,那皇上可知這劉大夫是怎么進宮的?”

瀟尚廷蹙眉,頭又開始發痛了,使他思考得有些混亂,卻還是答道:“皇后入宮時帶進來的……”

話說到這,不禁程太醫有些愣神,就連瀟言也有些驚訝,眼底閃過一抹神色。

瀟尚廷也猛的清醒了許多,想要抓住什么思緒卻被一陣頭痛感打斷。

夜柚見狀,并不打算明說,有些事,說多了反而會讓人懷疑,她幽幽道:“有時候可怕的不是外人,而是枕邊人啊~”

她一邊說著,一邊咬破手指,假裝去端那碗水,順勢將血滴入清水里,血滴入水,在水面上暈出一抹鮮紅的妖艷,夜柚遞過去道:“皇上,把水喝了吧,保證藥到病除喲。”

瀟尚廷一只手死死的按著額頭,太陽穴兩側的青筋正突突的跳著,聞言,想也不想的接過碗,將水一飲而盡。

水入喉,溫溫涼涼的,帶著一絲絲甜味,在身體四周散開,包裹著他的身體。

忽然,瀟尚廷身體一怔,他猛的往后倒去,直接攤坐在椅子上。

在他倒下去的時候,程太醫起身正想去扶他,卻是慢了一步,男人直接倒了下去,頭上戴著的冕冠左右搖晃不定,這個人看起來略顯狼狽。

程太醫嚇得又噗通一聲給跪下了,頭都不敢再抬,倒是夜柚身后的男人往前走近了點,貼在她身后,湊到她耳廓旁,輕笑道:“你早就知道?”

夜柚笑了:“噓,秘密。”

瀟尚廷緩了好一會,再抬眸時,眼底清明異常,像是一個喝醉酒的人忽然醒酒了一樣,他緩緩起身,目光看向夜柚,淡聲道:“小公子的請求,寡人不會忘,明日讓言兒帶你來楮和殿見寡人,有什么請求,盡管提便是。”

夜柚沒想到他想明白了所有事卻依然還記得許她的諾言,頓時便覺得這瀟尚廷雖然不是一個好父親,但確實是一個好帝王啊……

他說完便提聲道:“來人,去安歟宮!”

說罷,便負手而走,只留下三個人大眼瞪小眼著,末了,程太醫磕了個頭道:“大殿下,在下告退。”

嗚嗚嗚,太可怕了,他還以為會死定了呢,這個地方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程太醫走后,就只有瀟言和夜柚兩人在大眼瞪小眼了,夜柚心情頗好,看瀟尚廷那架勢,肯定是去找那惡毒的皇后去了。

她話已經說得這么明白了,瀟尚廷就算是傻子也該聽懂了吧?何況他并不傻。她雖然不知道皇后會不會被懲罰,但依她對瀟尚廷的了解,雖然他動不了她,可她的后位應該是保不了,當然,這些都只是猜測,具體還得看他是怎么處理的。

夜柚嘴角帶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并沒有發覺男人好看的眸子正在看著她,待她回神后這才后知后覺道:“怎么了,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

“夜姑娘,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這么多的,但是我還是不得不夸贊一句,你很聰明。”

聰明嗎?她剛剛其實也緊張的要事,生怕這事沒做成,可幸好,瀟尚廷已經如愿的去收拾皇后了。

瀟言這么多年的苦難,還有淑妃的慘死,都是那個女人一手造成,她看不慣她害了人還這般小人得志,不把那毒婦拉下水難平息她心中替瀟言的不平。

她笑道:“聰明不聰明什么的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害你便是。”

瀟言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卻笑著應道:“好”

夜柚側頭看他,發現男人也正在看自己,眼底是從未有的柔情,她眨巴著眼睛問道:“你為什么都不問問我原因就這么信任我?”

瀟言輕笑:“古人云,有時候更可怕的,是枕邊人……”

*

翌日一大早,夜柚還沒睡醒就聽到門外的女婢們圍在一起竊竊私語道:“昨晚皇后娘娘被打入冷宮的事聽了沒?”

“宮里頭都傳開了,現在誰不知道啊?”

另一個聲音道:“你們知道皇后娘娘為何會被打入冷宮嗎?我剛調過來,還不知道呢。”

“噓,我聽管事的婆婆說啊,皇后娘娘給皇上下毒,要毒害皇上呢,昨晚皇上勃然大怒的去了安歟宮,回來的時候就傳來了皇后娘娘被打入冷宮的事……”

“天吶,真的假的?皇后娘娘那么賢良淑德的女人,怎么會干這種事?”

“你就是太單純了,這宮里你想不到的事多了去了,還記得十幾年前淑妃娘娘被冤枉的事嗎?誰都知道是皇后娘娘干的,奈何國舅府富可敵國,位高權重,皇上奈何不了她,任由她為非作歹,如今她害到皇上頭上來,皇上自然留不得她了。”

“要我說,皇后娘娘也是咎由自取,十幾年前我剛進宮,有幸在淑妃娘娘那里伺候過一段時間,皇后娘娘見不得淑妃娘娘的好,屢次陷害她,我們雖然都瞧見了,卻敢怒不敢言,導致淑妃娘娘被皇上賜死……”

那人說著,忽然哽咽了起來。

“佩佩,你別難過了,皇后娘娘現在不是也被打入冷宮了嗎?風水輪流轉,她的報應來了。”

“我剛剛聽守門的小李說,今天天還沒亮,國舅爺一家子就進宮面圣了,估計現在還在楮和殿呢。”

“不止是他們,二殿下從昨晚就在殿門口跪著了,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夜柚迷迷糊糊睜開眼,聽著那些聲音,心里思緒萬千,似乎是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沒有想。

她起身開門,那幾個還在竊竊私語的小丫鬟一窩蜂的跑走了,她嘀咕道:“瀟尚廷給皇后的懲罰只是打入冷宮嗎?呵,懦夫。”

瀟言正要來帶夜柚去楮和殿,剛走近就看到少女一襲長衫杵在門口,好像在想什么,連他走到了跟前也毫無察覺。

瀟言見她這幅模樣,輕笑道:“姑娘是在想何事,這般出神?”

夜柚回過神,看著眼前俊目星眉的男子,毫不避諱的腹誹道:“我在想,皇后雖然被打入冷宮了,可二殿下不一定會受罰,真是便宜他了。”

這個瀟玉曾經還暗殺過瀟言呢,跟他媽一個德性,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瀟言拉著她往屋里走去,溫聲道:“你先把衣服穿上。”

夜柚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沒穿衣服呢,她趕緊拿起一旁的黑衣套上,見她這幅樣子,瀟言勾起一抹溫笑,問道:“我很好奇,姑娘為何會知道我這么多事。”

不管是皇后也好,他也罷,夜姑娘似乎都很了解他們的事,這對于一個遠在天凌的人來說,有些不正常,可瀟言卻只是單純的好奇,想懷疑也懷疑不起來。

這個少女救過他一命,于他而言,更像是在他灰暗的生命里留下一抹光,帶給了他前所未有的溫暖……

夜柚回眸,朝他笑道:“因為,我曾經做過一個夢,夢里,有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北京麻将带混怎么玩 香港六合彩白姐心水好码 3d杀码杀号专家大全 徽乐捉鸡贵阳麻将 湖南闲来麻将安卓系统 四川快乐12开奖号码查询 天天红包app官方下载 新手炒股指南 gpk钱龙捕鱼试玩 广西友玩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北京麻将怎么玩 大发快三游戏平台网址 甘肃11选5任选三推荐 辽宁35选7开奖时间 快乐双彩 英超官网中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