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你想推翻皇后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柚將長發攏到身后,笑道:“沒關系。”

她話剛說完,馬車就停下了,瀟言撩起簾子輕笑:“餓嗎,帶你去吃東西?”

夜柚點頭:“好啊好啊。”

木頭臉給她買的那只烤雞壓根就不夠她塞牙縫,這會還是感覺肚子扁扁的,所以想都沒想就點頭了。

夜柚跟著男人下了馬車,抬眸一看才發現原來他們現在正在在宮門前。

高大金黃的大門儼然聳立在眼前,夜柚仰頭,只覺得這扇門好大,上次因為是跟南宮北辰在上方往下看,所以并沒有這種感覺,如今換個角度,倒是被震撼了一番。

瀟言見她看得愣神,笑道:“不是要去吃飯?”

“嗯,來了。”

兩人一起走過,守門的侍衛都紛紛朝瀟言行禮。

“大殿下!”

夜柚見狀,暗忖,現在的瀟言,貌似不再像小時候那般默默無聞,不受待見了呢,他現在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晨熙王。“

夜柚垂眸,腦海里猛然想起男人單薄的身子跪在雨里,面對冰冷的宮殿,呻吟著最無助話……

那天晚上之后,瀟言到底是怎么熬過來的呢?

夜柚想不出來,也不愿意去想。

就在她愣神的跟在男人身后走時,一個太監拉著一個老大夫從他們身旁走過。

“劉大夫,你怎么才回來啊,皇上急著要召見你呢。”

老大夫一邊跑一邊道:“賈公公,你,你慢些,老夫,老夫跟不上啊……”

“哎呀,拖不得,要是去晚了,皇上該拿咱家興師問罪了。”

夜柚看著那兩個身影匆匆忙忙跑過,忽然想起了什么,問道:“你父皇頭痛癥又犯了啊?”

瀟言也看著那兩個人從身旁走過,回頭道:“嗯,你怎么知道。”

若是換作別人,聽到一個陌生人忽然這么問,早就該懷疑對方的身份了,可瀟言卻一點也不懷疑她,反而是有些好奇。

夜柚神秘一笑:“嘿,我還知道你十七歲時因為出宮游玩,被不少姑娘聽聞后,一路從宮門口將你追到郊外,硬是要見上你一面呢。”

她說得神采奕奕,仿佛跟親眼目睹過似的。

瀟言垂眸,笑道:“如此說來,你還是我肚子里的蛔蟲了?”

夜柚仰頭,煞是認真道:“蛔蟲是何物?”

少女清澈的雙眸在月光下明亮無比,瀟言又是一愣,良久才輕笑道:“就是知心好友的意思。”

“喔喔。”夜柚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知心好友嗎?

夜柚在御膳房又大吃了一頓,在看到角落里的桃花釀時,本想再嘗嘗那個味道,可一想到上次的事,又悻悻的收起了心思。

瀟言把夜柚帶到御膳房后就讓一個女婢照顧她,自己便急急忙忙去瀟尚廷那去了。

她知道,他是在擔心那個男人。

夜柚想不通,瀟尚廷明明這般對待他和淑妃,為什么瀟言還對他抱有一絲期待?

她不懂,她雖然懂得痛卻不懂得哭,懂得恨卻又不懂得愛,這世間她不懂的事,還有很多很多……

*

那是一個長相標志的小丫鬟,見夜柚吃完了便道:“奴婢帶姑娘回房休息吧?”

夜柚有些興致缺缺的起身,說到底,她是替瀟言感到不平罷了。

“嗯,走吧。”

夜柚被小丫鬟帶到一座偏殿的箱房,推開門時,微微垂眸道:“這是大殿下吩咐奴婢給姑娘準備的房間,如果沒有其他要事,那奴婢便先退下了。”

夜柚揮揮手:“有勞了。”

她說罷,抬腳就走了進去,如目所見,那是一個很大的房間,比柒公主的房間都還要大,陳設簡潔又不失貴氣,倒是很符合瀟言的氣質。

夜柚在床上躺下,看著一旁的燭火嘀咕:“要是瀟尚廷沒同意借水那該怎么辦?”

*

翌日一大早,夜柚正睡得深沉,忽然聽到門外傳來小丫鬟的聲音:“姑娘,您醒了嗎?”

夜柚翻了個身,嘀咕道:“還沒有……”

“大殿下讓我過來請您過去一趟,說是有要事要跟您說。”

夜柚有些不情不愿的睜開眼,軟聲道:“什么事?”

“奴婢不知,還請姑娘親自過去一趟。”

“知道了。”

她應完又倒了下去。

什么事都沒有睡覺重要啊……

那小丫鬟在門外等了好一會見夜柚還沒沒出來,便道:“好像是有關于皇上的事。”

這話倒是讓夜柚有些清醒了,她打了個哈欠道:“知道了,這就來。”

說著,隨手拿過衣服套上,然后迷迷糊糊的下了床。

門一打開,就見小丫鬟看怪物似的眼神,她揉了揉眼睛,還有些不大清醒的問道:“怎么了,為何這么看我?”

“姑,姑娘,您的衣服穿反了……”

夜柚一愣,垂眸一看,陌然那件黑色衣服果然被她穿反了……

往后退了一步,“砰”的一聲把門關上,這一動作快到小丫鬟都沒反應過來,緊接著,少女驚慌失措的聲音從房間傳來。

“等我一下,很快就好。”

……

夜柚跟著小丫鬟來到瀟言的寢宮,一踏進門就看到一襲白衣束冠而立的瀟言。

男人端坐在椅子上,修長的手扶著額頭,明顯是精神不佳的現象。

夜柚暗忖,這瀟言昨晚莫不是一晚都沒睡?

就在她愣神時,瀟言聽到動靜抬起頭來,正好看到她一臉疑惑的模樣。

那小丫鬟將人帶到便退下了,偌大的寢宮就只有他們二人。

夜柚在他一旁坐下,沒精打采道:“一大早的要見我,有什么事嗎?”

瀟言點點頭:“我今早跟父王談了一下借水一事。”

他說著,眼前一頓,清明的神色略顯晦暗:“但父王此時并沒有什么精力,便拒絕了。”

瀟尚廷會拒絕也是在意料之中,所以夜柚并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是低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瀟言看她的小腦袋,以為她是難過了,便溫聲道:“姑娘,你先別垂頭喪氣,回頭我再同父王好好說說,他也不是不體恤百姓的帝王,相信他一定會同意的。”

瀟尚廷是個什么樣的人,夜柚和瀟言都清楚,只是見她這番,他心里也著實不好受,一個小姑娘,為了上千萬的百姓大老遠跑來求水,這一點就足夠說明她是個有愛心有擔當的人,他又怎么能讓她失望呢?

夜柚沉默了一會,忽然仰起頭看她,笑道:“你想把皇后推翻嗎?”

瀟言看著她笑靨如花的小臉,微微蹙眉道:“推翻皇后?姑娘你不是來求水的嗎?好端端怎么……”

夜柚點點頭:“是啊,我確實是來求水的,不過,你父王不是拒絕了嗎?”

“所以,姑娘的意思?”

夜柚朝他一笑:“噓,秘密,今晚你父王的頭痛癥還會發作,屆時,你帶我去見你父王便是。”

瀟言看著少女清澈的雙眸,有那么一瞬間,他似乎……有些看不透這雙眼睛。

雖然夜柚說得不明不白,可他卻依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姑娘所說何意,但是父王每晚都會頭痛欲裂的癥狀確實會發作,你要是想去看看,那我今晚便帶你去。”

推翻皇后什么的,瀟言就只當夜柚年紀小,不懂事隨口說說的。

夜柚見他答應了,連自己都沒發現自己嘴角上揚的厲害,

皇后是嗎,你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淑妃的冤死,瀟言的失去的一切,她都會一一幫他討回公道。

*

楮和殿,男人一襲錦衣長袍頭戴冕冠,額前垂下九旒的冕簾隨著男人的動作左右搖晃著。

“太醫呢,太醫怎么還不來!”

男人低吼著,揮手掃下了案上的墨寶,將東西扔完,他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氣一般,一屁股跌坐到身后的椅子上,手撐著額頭,仿佛在忍耐著什么。

賈公公嚇得噗通一聲給跪下了,帶著哭腔道:“皇上別動怒,劉大夫今日去采草藥了,馬上就回宮。”

“去,給寡人找其他大夫來,宮了的太醫都死了嗎?”

“是是是,小的這就去。”

賈公公應著,連滾帶爬的滾出宮殿,只是剛爬出門,忽然撞上了一雙筆直的腿,他連忙抬頭,男人俊目星眉的俊臉映人眼眸,他背對著月光,看起來恍惚間有些不真實,可賈公公還是眼尖的認出了來人。

他本來就是跪著的,此時正好順勢磕頭行禮。

“見過大殿下。”

“免禮。”

賈公公這才敢起身,正想繞過去喊太醫,結果眼尖的瞥到男人身旁的的小公子。

那人一襲黑衣束冠而立,一張小臉白白凈凈的,跟個姑娘似的,不過因為他看著像是跟大殿下一塊來的,賈公公當下便沒有再多瞧,而是急急忙忙的跑走了。

瀟言帶著夜柚走進門,撩起黃色的珠簾便看到瀟尚廷正煩躁的按著額頭,壓根就沒察覺到他們的到來。

瀟言微微叩首,溫聲道:“父王。”

瀟尚廷抬頭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又繼續磕眸按眉隨后才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如此冷漠的語氣倒是與記憶中別無二致。

瀟言正想說什么,卻被身旁的夜柚搶先一步道:“你就是瀟言的父王?我聽說你經常犯頭疼啊?我略懂些醫術,不知你可否讓我幫你看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广西快三基本分布图 棋牌捕鱼有反水 我爱南京麻将app 老快3历史开奖记录 广东11选5怎么算 天津十一选五 捕鱼赢现金是骗局吗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体彩泳坛夺金全包票 北京赛车pk开奖历史记录 850棋牌游戏官方下载安装 大众版单机麻将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河北排列七历史数据 目前最好的理财方法有哪些 和拖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