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你相信我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柚看了看腳下,道:“我穿鞋子了呀?”

南宮北辰暗忖,這小丫頭是真傻還是假傻?

“你就只穿一件薄薄的長衫出去,他不生氣才怪。”

聽到他的話,夜柚這才想起來自己因為太過于著急連外衣都沒穿就跑出來了。

想想上次因為沒穿鞋被大冰塊兇的那一幕,夜柚有些后怕的咽了咽口水,起身直奔房間,想著先把衣服穿上再說。

南宮北辰看她慌慌張張的樣子,嘴勾的笑意更甚,心情頗好的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再來到夜墨寒身旁時,目光總是時不時的瞟一眼男人修長的腿。

哎,好想打趣表哥怎么辦?在線等,急。

夜墨寒站了一會就帶著南宮北辰和聶城去談論抗旱的對策去了。

糧食已經派出去了,這點糧食肯定也支撐不了多長時間,雖然糧食大多是面食,但還是按人頭分配,每人都給了相應的大米,沒有水就做不了飯,總是要商量個對策出來才行。

夜柚穿上衣服再回到門口時,除了那一眾士兵在派糧,大冰塊和南宮北辰都不在了。

她站在門口看著聶守府門前熙熙攘攘的百姓,沒被嚇到是假的,她何時見過這么“狀觀”的場面啊?

夜柚正想著,忽然見士兵們從袋子里拿出一個個的包子饅頭給災民,肚子頓時很不爭氣的叫了幾聲。

這就是大冰塊給百姓們買的糧食嗎?

她剛開始還納悶呢,這邊疆干旱無雨,百姓們就算是有了糧食也煮不熟啊,這男人倒好,直接送面食,倒是省了許多麻煩呢。

看看這些嘴唇干裂的災民,夜柚驀地想起南寧國山水環繞的景色,不免在心底感嘆,這聶余縣和南寧國雖然離得不遠,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哎,這聶余縣要是能有南寧國那么豐富的水資源那該多好?

夜柚嘆了一口氣,手忖著下巴暗想,這南寧國水資源豐富,何不向他們借水呢?

這兩個地方左右也不過一日的距離,挖一條水道過來應該不是什么難題吧?

夜柚眼睛轉了轉,越想越覺得這個方法可想,她迫不及待的想將這個法子告訴大冰塊,一時間的饑餓也被拋之腦后了,她問一旁的士兵道:“楚王殿下呢?”

那士兵行禮道:“楚王殿下與聶大人回府探討抗旱之計了。”

夜柚點點頭,轉身就往府里跑去。

這聶守府雖然才來了兩天,可夜柚卻也還記得前堂在哪里,她一路小跑剛跑過去,還沒進門就聽到聶城道:“現在聶余縣已然沒有一點點的水源了,前段日子縣東邊還有一處未干枯的井可以維持生計,如今也干枯了。”

南宮北辰道:“這方圓幾里都干旱無比,看來,想去附近找水是不可能了。”

夜墨寒磕著眸,沒吭聲。南宮北辰自然知道這件事的棘手之處,天朝皇帝派楚王殿下前往邊疆抗旱,無非是給他一個燙手的山芋,他若辦好了,自然是萬人之上的楚王,可他要是沒辦好,這百姓們可就都得飽受旱災之苦了。

民心之爭才剛剛開始呢。

夜柚看著三個男人坐在倚著上一籌莫展的,咬咬唇,出聲道:“那個,我有個辦法。”

少女軟軟的聲音在這緊張的氣氛中響起,三人皆抬眸,夜柚小小的身子就站在門外,夜墨寒看清少女清麗的小臉后,蹙眉道:“你來做甚?”

夜柚笑嘻嘻的進門道:“當然是來給你們出主意啦。”

南宮北辰挑眉:“你個小丫頭片子,能有什么注意?”

“既然這里沒水,那你們就不能去別處弄水過來嗎?”夜柚道。

“去別處弄?去哪弄?”

不光南宮北辰覺得好奇,連聶城也好奇的問道:“公主殿下莫不是知道哪里有水可以借用?”

夜柚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認真道:“聶余縣過去方圓百里以內盡是干旱的村莊是嗎?”

南宮北辰點頭:“是,這些地方也干旱了,并沒有水。”

夜柚笑道:“那就去南寧國借唄。”

此話一出,南宮北辰就收了話頭,連剛剛燃起一線希望的聶城都臉色暗淡了下去,夜墨寒一雙冰冷的眸子更是寒意悍人,一時間,房間里的溫度都降了許多。

見他們這般,夜柚茫然道:“怎么了,不行嗎?”

南宮北辰道:“你可知,想要南寧國的水可不是咱們幾句話就能要到的?這不僅關系到抗旱一事,還關系到兩國的政治。”

向南寧國借水他們不是沒想過,只是這里頭牽扯了太多,并且借水一事非同小可,還得天朝皇帝出面跟南寧國請求才行,可天朝皇帝擺明了是要夜墨寒難做,又怎么肯幫他?他還巴不得他們永遠都找不到法子抗旱呢。

看男人那么認真的表情,夜柚嘟嚷道:“只是借個水而已啊……”

聶城道:“公主殿下有所不知,咱們就算能跟南寧國開這個口,那也得人家愿意呀。”

天凌國跟南寧國表面上是至交,可伸手去要水,并且還是把水弄到自家門口來,這誰會愿意啊?保不準還會被人家嚼舌根,說天朝皇帝無能,連給百姓們討口水喝都討不到,還要上門去他們南寧國那討……

不過,夜柚可不懂這些,她笑道:“不就是讓他們愿意嘛,這個簡單。”

南宮北辰挑眉:“歐,你有辦法?”

有,當然有,她可是救過這南寧國大殿下的性命呢,只要去求一求他不就行了?瀟言肯定會幫她的。

“嘿嘿,這個你們就不用管了,我要去南寧國一趟,你們就等著我帶好消息回來吧。”

夜墨寒還沒說話,南宮北辰便道:“不行,你個小丫頭能做什么啊?你知不知道這關系到兩國的政治?搞不好會發兵的。”

夜柚撇撇嘴:“我不跟你說了,我要跟大冰塊說,你們出去。”

“憑什么讓本少出去啊,本少……”

“出去。”

南宮北辰還沒抱怨完就被男人冷冷的聲音給打斷了,他聳了聳肩:“行,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聶城見狀,趕緊起身行禮也跟著出了房門。

人都走了,夜柚這才關上門回到夜墨寒身旁,他蹙眉道:“說。”

哎,怎么還是冷冰冰的啊?

夜柚心下暗忖,在男人一旁坐下道:“你相信我嗎?”

夜墨寒以為她會跟自己說她的辦法,結果沒想到她會問這么一句,他側眸看她,發現少女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

相信她嗎?

他夜墨寒從末相信過任何人,更何況是一個小丫頭?還是一個身份不知是敵是友的小丫頭。

“本王要的是真憑實據證明你有這個能力。”

聽這話的意思就是不相信唄。

夜柚咬唇:“你不相信我,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他看著她:“如何證明?”

夜柚受不住男人冰冷的眸子,側頭道:“打個賭,我去南寧國一趟,這其間你不得過問事情的進度,你只管等我回來便好。”

夜墨寒:“賭注?”

這就說到點上了,夜柚笑道:“若我去南寧國能說服他們借水過來,那你便把陌然給我如何?”

這個男人,她可是覬覦了很久啊,只要木頭臉是她的,那她不是想怎樣就怎樣?被打之仇還沒報呢,她可舍不得讓他天天來無影去無蹤的。

夜墨寒眸底晦暗,看著她巴掌大的小臉,冷聲道:“你要是沒辦成呢?”

“這個你就放心吧,辦不辦得成都不會牽連到任何人,反正你們在這談論也找不到別的方法,倒不如讓我去試一試,萬一能行呢?”

看著她笑靨如花的臉,夜墨寒的眸底越發晦暗了,幾乎能迸出寒氣來,不過,夜柚倒沒察覺,她笑嘻嘻的揮了揮手:“那就這么說定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

清晨,陽光透過老柳樹的垂絳柔柔地照進房間,在少女白皙的皮膚上留下斑駁的光暈,看起來恍惚有些不真實。

看似美好的清晨,忽然被一陣敲門聲給打斷,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了進來。

“公主,該上路了。”

夜柚皺眉,艱難的翻了個身,吧唧了一下嘴巴道:“唔,誰啊?”

“是我。”

“你誰啊?”

“殿下讓屬下護送公主前往南寧國。”

夜柚緩緩睜開眼,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喃喃的念道:“南寧國……”

南寧國!

驀地,夜柚清醒了大半,坐起身。

乖乖,她差點忘了要去南寧國的事了!

思及此,她立馬下床穿衣服,剛套上外套,忽然想起了什么,過去開門一看,陌然果然一襲黑衣站在門口。

夜柚看了看男人的身形,咬唇道:“你有衣服嗎?”

陌然蹙眉:“衣服?”

笑著點點頭:“嗯嗯”

幾刻鐘后,夜柚一襲黑衣出現在陌然面前。

她身形嬌小,那衣服穿在她身上略顯不適,不過因為幾個女婢略加修整了一下,倒也是別具一番風味。

陌然看著眼前的小公子,有些微愣:“公主這是……”

夜柚拍了拍身上笑道:“換個造型,行了,咱們走吧。”

這個大冰塊,表面上不相信她,卻還是讓木頭臉來保護她,該說這個男人什么好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秒速赛车下载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免费 天天红包赛是步数越高 中信证券股票代码 黑桃棋牌官方版 资产配置比例 科乐麻将吉林版 彩票山东十一运夺金 浙江20选5最新开 足球即时比分网 胡来了麻将手机版下载 广西快三今日开奖 彩票开奖双色球 股票正规平台 国际棋牌游戏有哪些 网上福建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