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昨晚沒少被折騰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聶守府

夜墨寒派了一天的糧食這會才剛回來,他坐在椅子上,磕著眸,打算休息一會,只是剛閉上眼,房門忽然被人敲響了。

夜墨寒蹙眉,修長的手指撫過發髻,起身過去開門,抬眸,只見南宮北辰正一臉鐵青的站在門外,他蹙眉,想問他來做什么,只是話還沒問出口,南宮北辰忽然迫不及待的將一個白色的“東西”遞過來,仿佛在扔什么臟東西似的。

天曉得他為了把這丫頭帶回來費了多大勁。

夜柚一路上都在他懷里折騰,又是傻笑又是咬人的,要不是他還秉著南宮家的教養,這小丫頭早被他扔路上了。

夜墨寒伸手去接,垂眸一看才發現是夜柚,只是少女的臉色不太好,而且閉著眼似乎睡得不太安穩。

他只是看了一眼便冷聲道:“有收獲?”

南宮北辰嫌棄的將外衣脫下,這衣服上面盡是污穢之物,他已經忍了一路了!

“貪財好色又貪生怕死,除了智力有些低下外,沒什么什么可疑之處。”

這是南宮北辰對夜柚的評價,不得不說,真的是說到心坎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大聲了,夜柚哼了了幾句就睜開了眼,南宮北辰見她醒了,立馬道:“我任務完成了,先走了……”

他話還沒說完,人已經不見了。

夜墨寒蹙眉,看著手上拎著的小人兒,她也正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夜柚瞇著眼看眼前的臉,越看越眼熟,驀地,她猛的伸出手去抓男人的臉,一邊抓還一邊罵道:“死木頭臭木頭,你為什么打我啊……”

因為夜柚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夜墨寒眉頭越發深皺了,他打開了少女抓他臉的手,冷聲道:“喝了多少?”

夜柚的手被男人甩開了,不免提高了聲音:“唔,你還兇我?”

“你打我還兇我?你還有理了?”

夜柚不依不饒了起來,伸手就想去抓他的頭發,被夜墨寒給躲開了,他眼眸晦暗,一松手,夜柚冷不丁就摔到了地上。

“嗷,疼……”

夜柚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摔到了地上,感覺到身上很疼,可她卻不知道究竟是那個地方疼,她爬起來,見男人就站在一旁,立馬抱住了男人的大腿就是一頓訴控:“大木頭……你為什么要打我,還打的那么疼……”

夜柚抱著他又打又咬,不過因為是處在迷呼的狀態下,這點力氣對男人來說,就像撓癢癢似的,不過也惹得他煩躁了,沉著臉傳陌然進來。

陌然一進來就看到公主抱著殿下的腿又是喊又是咬的,嚇得他趕緊上前拉開夜柚。

夜柚見手被人制住了,不滿的回頭,看到她身后站的是陌然時,有那么一瞬間的愣神,茫然的睜著軟萌的大眼道:“咦,為什么會有兩個木頭?”

夜墨寒蹙眉,感情是把他當成陌然了?

他眼底晦暗,冷聲道:“把她弄走。”

“是。”

陌然叩首,拎著夜柚就要將她帶走,可夜柚卻不干了,大叫道:“喂,木頭臉你要帶我去哪啊?我不走,你,你放開我!”

夜柚說著,試圖想掙扎出來。

“公主殿下,您喝醉了。”

“我沒有……”

她話還沒說完,人已經被陌然抱到了懷里,她看著上方的臉,總感覺有些不真實。

到底,那個是木頭臉啊?

“公主殿下,冒犯了。”

陌然說著,抱著夜柚就跳上了屋頂,他快速的在屋頂上跳過,冷風拂來,吹得夜柚清醒了許多,她喃喃道:“死木頭,你為什么要打我啊,你打我打得好疼……”

陌然蹙眉道:“屬下不敢。”

“你還說你不敢?”

夜柚去扯他的耳朵:“你打我還兇我,我從小到大,師父都沒兇過我……”

話還沒說完,忽然感覺脖子處被人敲了一下,她眼前一黑,軟軟的倒回了陌然的懷里……

陌然看著她紅彤彤的小臉,沉聲道:“得罪了。”

*

清晨

夜柚正睡得深沉,忽得聽到門外傳來幾個女婢的聲音。

“昨天楚王殿下親自去派糧,你去看了嗎?”

“去了去了,我跟你說,楚王殿下不愧是天凌國最尊貴的男人,長得又俊,他光是在那里站著就能天下女子都為之傾倒啊。”

“昨天我就站在楚王殿下的身側,他給百姓們派糧的樣子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天底下哪個女子能這么有幸嫁給楚王殿下啊!”

“噓,我聽說啊,楚王殿下今年二十五了,還未娶妻呢。”

另一人打趣道:“行了行了,想想就好了,楚王殿下九五至尊,哪里是你們能肖想的。”

“哈哈,翠兒姐姐說的對,咱們啊,想想就好了。”

夜柚被這些聲音給吵得頭疼,她悠悠睜開眼,看著頭頂上有些模糊的床紗,有那么一瞬間沒反應過來。

她坐起身,瞥了一眼周圍的陳設,心下一怔。

等等,她不是在南寧國嗎?怎么回來了?

夜柚正想著,驀地,腦海里一幕幕斷斷續續的記憶猛的涌上心頭。

【木頭,你為什么打我啊……】

【你打我,你還兇我?】

【我從小到大,師父都沒打過我。】

夜柚睜大眼眸,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乖乖,她她她居然把大冰塊給咬了!還膽大包天的罵他!?

夜柚愣了好一會才緩過神,穿上鞋就想去找大冰塊。

那幾個女婢還在院子里說笑,門忽然被人打開了,驚得她們都閉上了嘴,立馬跪下:“公主殿下。”

她們剛剛說話那么大聲,這公主殿下莫不是全聽見了吧?

夜柚連個眼神也沒給她們,直徑問道:“大冰塊呢?”

幾個女婢沒吭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這位公主殿下說的是何人。

夜柚秀眉微皺,又道:“楚王殿下呢?”

一女婢答道:“回公主,楚王殿下今早已經去派糧了。”

派糧?昨天不是已經派了嗎,今天怎么還派?

“那他人在哪呢?”

“在聶府門口。”

夜柚沒再搭理這些女人,直徑的往聶守府門口跑去。

*

此時此刻,夜墨寒和南宮北辰二人正在聶守府門口派糧,他們面前是來自郊區的百姓,幾千人正在下面排隊領糧食。

今天的人雖然比昨天少了許多,可從這個角度看去,依然是浩浩蕩蕩,望不到盡頭。

南宮北辰看百姓們井然有序的領糧食,就把視線放到了夜墨寒臉上。

男人冷硬的側臉上有著不大不小的劃痕格外惹人注目,他今早就注意到了,不過一直沒逮到機會問,正好這會閑下來了,便笑道:“你們昨晚是干嘛了,把這臉給傷的不輕呀?”

夜墨寒側眸瞥了他一眼,眸底的寒氣似乎能將他凍死,可他還是一臉邪魅的笑著,絲毫不懼。

夜墨寒冷冷道:“聒噪。”

“哎,你這樣就沒意思了。”

南宮北辰說著,嘴角又勾起一抹壞笑:“以我對那小丫頭性子的了解,你昨晚沒少被折騰吧?”

不知道為何,從南宮北辰嘴里說出的話總是帶著一種讓人想歪的感覺,不過夜墨寒卻是不冷不淡道:“嗯,你不是也被折騰了?”

南宮北辰一噎,這男人是在說他被吐的事呢……

南宮北辰正想回幾嘴,側眸就見夜柚一襲長衫跑了過來,他微微皺眉,這小丫頭倒是穿鞋了,可這衣服……

這里還有上千個百姓呢,她一個公主,連外衣都沒穿就跑出來了,這讓人怎么想?這讓夜墨寒又怎么想?

以他對夜墨寒的了解,一會小丫頭肯定又得挨罵,所以,趁夜柚剛跨過大門的時候,南宮北辰便上前去一把將夜柚往府里拉走了,便走邊道:“我先回去了。”

夜柚被南宮北辰拉著還有些不明所以,她被男人扯回了府里,掙扎道:“你干嘛啊,快放開我。”

南宮北辰沒吭聲,一直將她拉回院子里才停下,松了手,挑眉看她:“你是想去找罵還是做甚?”

夜柚揉了揉被男人捏得發疼的胳膊,沒好氣道:“我是去看看他有沒有生我的氣,畢竟,我昨晚打他了……”

誒?我去,這是大消息啊!

南宮北辰立馬,眼前一亮,激動道:“你打他了?怎么打的?”

堂堂楚王殿下被一個小丫頭打,這傳出去誰信?

夜柚被他激動的語氣嚇得縮了縮脖子,小聲道:“我記得,好像就抓了他一下,還咬了他一下……”

繼續激動:“你還咬他了?你咬他哪里了?我怎么沒看到?”

南宮北辰真是后悔萬分,昨晚他不該匆匆忙忙就離開了啊,他應該留下來看好戲的啊!

夜柚:……

“我怎么感覺你好像很興奮呀?”

能不興奮嗎?那可是楚王殿下,神一樣的男人啊,居然能被一個小丫頭片子打了,并且還一聲不吭!

南宮北辰將夜柚拉到一旁的凳子上,準備聽聽這內幕到底是什么情況。

南宮北辰道:“所以,你究竟咬他哪里了?”

夜柚認真的回想了一下,嘟著嘴道:“好像咬腿上了。”

繼續震驚。

腿上?難怪他只看到了紅痕沒看到牙印呢,感情是咬到腿上去了?

夜柚咬著唇,生氣道:“我正想看看他有沒有生我的氣呢,你把我拉回來干嘛?”

南宮北辰收起了眼底的幸災樂禍,邪笑道:“你要是這個樣子過去,本少敢肯定,他就算不生氣也該生氣了。”

夜柚看著男人邪魅的俊臉,不明所以道:“為什么?”

他從頭到腳的打量了夜柚一眼,這才輕笑道:“你莫不是忘了上次因為沒穿鞋被兇的時候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贵阳麻将之捉鸡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qq麻将在哪里 秒速飞艇怎么才能赢钱 手机赚钱的网站 哪个麻将游戏玩的人多 澳洲幸运10是哪里 网上股票怎么玩 熊猫互娱棋牌 广东快乐十分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在家兼职打字员免押金 哈灵麻将上海本地麻将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