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明日派糧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馬車一路來到災區才停下,而那些士兵并沒有一路跟隨,回到郊區去了。

夜柚看了看車外,發現這是縣中心,房屋眾多,每人雖然都是一副精神不振嘴唇發白的樣子,可該干什么還是干什么,甚至還有些孩童在家門前嬉鬧,見有人來了,便一窩蜂的跑進家門里去了。

夜柚只知道大冰塊要給這些災民派糧,可她這一路上并沒有看到他帶糧食來,也不知道這男人怎么打算的。

馬車停下,聶城便立馬來接人了,他站在馬車旁,雖然臉色不好,卻還是笑道:“楚王殿下,公主殿下,這里便是災區了。”

夜柚正準備下車,結果屁股剛從椅子上抬起來,一旁的夜墨寒便冷聲道:“你留在這。”

夜柚有些愣愣的回頭:“我為什么要留在這?你不是已經同意帶我來了嗎?”

夜墨寒睜開眼,眼底的冷意更甚:“本王同意帶你來,并沒說要帶你視查災情。”

說完,斂眸,頭也不回的下了馬車,末了,又冷聲道:“帶公主去個干凈的地方呆著。”

聶城一邊點頭應頭應是,一邊捧腹的想,竟然這么珍貴,為何又跟著來?來了還放不下身份與民一同直視災情,果然啊,這種小公主就是沒責任心,只適合在溫柔鄉里撒嬌賣萌。

胡思亂想之間,男人已經走出去一段距離,他側了側身:“聶縣長?”

“哎,殿下,下官這就來。”

聶城應著,吩咐一個下人帶柒公主去客棧休息便急忙跟上。

這次的視查不僅僅是為了視探災情,兩人還得為聶余縣找一條生路,聶城自然是怠慢不得。

夜柚原本想在后面跟著,結果剛出來就見一小廝朝她笑道:“公主殿下,小的帶您去客棧,請吧。”

*

大街的邊上有一家客棧,這客棧早已經沒落了,并沒有人,只有一些廢棄的桌椅,可相對于那些東倒西歪的房屋來說,已經是好太多了。

夜柚坐在閣臺上,百無聊賴的撐著下巴看著腳下的大街,連連嘆氣,哎,這大冰塊也真是,竟然不帶她一起去視查,那何必還要帶她來呢?

夜柚似乎忘了,方才是她耍無聊非讓夜墨寒帶她來的……

她身后是那個剛剛帶她來的那個小廝,這客棧里沒有人也沒有水,他也沒法給這位公主服侍,只好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聽著她連連嘆氣。

直到夜柚嘆了第五十個氣時,小廝小心翼翼的問道:“公主這是不開心?”

他不出聲夜柚都快忘了他這號人了,她又嘆了一口氣道:“他為什么不帶我去呢?”

夜柚現在都還想怎么幫大冰塊弄到水,結果人家倒好,連帶她去視查都不帶,那她還怎么觀察地勢呢?

這一片是重災區,如果能弄到水,肯定要弄到這來的……

小廝明了,原來公主是在為這事煩惱呢。

他笑道:“公主有所不知,自古災區多流病,那些災民大多也染了不少,楚王殿下不讓公主去,想必也是擔心公主沾染上這些不干凈的東西。”

流病?

夜柚直起身子問道:“流病是何物?”

“這流病是災區常見的一種病狀,感染者會頭疼無力,癥狀尤如風寒,可又比風寒要嚴重一些,腦人的很,公主金貴之軀,沾上了這些東西總是不好的。”

夜柚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心想,她連毒都不怕,還會怕這點流病?

就在夜柚沉思的時候,一旁的小廝瞅見楚王殿下上來了,忙低頭行禮:“楚王殿下。”

夜柚聞言,抬眸看去,樓梯的拐角處果然是夜墨寒,男人一襲黑衣長袍負手而來,冷硬的輪廓一如既往沒有一絲絲波瀾。

夜墨寒擺擺手,顯意小廝下去。小廝會意,叩了叩首,很識趣的下樓去了。

夜柚問道:“大冰塊你視查完了?”

夜墨寒淡淡的應了一聲,直徑走到她身旁,夜柚正好奇這大冰塊要做什么時,只見他越過她走到扶欄邊忽然伸出修長的手指敲了兩下木扶攔。

夜柚看得奇怪,想問問他在做什么,只是話還沒問出口,屋頂上忽然落下兩個身影,那兩個身影從屋頂上跳下,直徑跪到夜墨寒身前。

來者一男一女,女的蒙著黑面看不清容貌,唯有一雙好看的杏仁眼流露在外。男的倒是沒有過多的掩飾,他原本也是帶著黑面,可在跪下的時候便一把將黑面扯下了,露出一張俊美的輪廓,他垂眸道:“稟告殿下,聶余縣的振糧已經全都順利抵達,如今全在災區郊外侯著待命!”

夜柚聽著,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糧食?

乖乖,她說怎么都沒見到糧食呢,原來是這大冰塊分另一路送來了啊!

夜墨寒冷聲道:“傳令,今日日落之前將糧食運進城,明日一早在聶守府門口召集災民派糧。”

“屬下領命!”

那男的說著,又叩了叩首,身旁的女子也跟著叩首,二人轉身就要離去,可也不知怎的,那黑衣男子在跳上屋頂前,忽然側頭看了夜柚一眼,那一眼轉瞬即逝,夜柚揉了揉眼睛,只覺得是自己看錯了。

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這個冷冰冰的打冰塊手底下居然還會有女侍衛,真是駭人聽聞啊……

那兩個侍衛走后,夜柚道:“大冰塊,你明天就派糧會不會太快了?再說,你把糧食分派完了,之后他們吃什么?”

夜墨寒望著腳下的大街,眉眼間多了見分疲憊,夜柚自然也猜出來他在為這事傷神。

沉默了良久,夜墨寒淡淡道:“百姓長期得不到水源,種不了莊稼,糧食已經所剩無幾,本王若是再不派糧他們便要飽受饑餓之苦,這事拖不得。”

看著男人冷硬的側臉,夜柚一愣,這大冰塊似乎也沒那么冷嘛。

夜柚嘀咕道:“要是能下一場雨就好了。”

不過她知道,這邊疆近幾年內是不會下雨的,她看過這里的地勢,地面干早到已經干裂了,周遭的山也黃禿禿的,根本就引沒有什么東西能引雨,那道人飛升還能引來天雷呢,何事講究的都是一個契機。

夜柚暗自慶幸這地方沒有被霍姑那種人洗腦說要用及笄的女子祭河神,要不然就這地方干旱的程度,沒死十個也該死百個了。

夜柚正想得出神,忽然被男人冷聲給打斷了。

“回府。”

夜墨寒說著轉身就走,夜柚:“啊,這就要走了?”嘴上說著,腳下卻小跑的跟了上去。

客棧樓下,聶城正在那等著,想必是知道了明天要派糧的消息,一張臉笑著就沒跨下來過,見二人下來了,殷勤道:“楚王殿下,公主殿下,請罷。”

夜墨寒沒坑聲,夜柚自然不會吭聲,兩人皆沉默著上了馬車。

一路無話,夜柚坐在一旁看著男人緊閉的臉,他不說,她也知道這事難處理。雖說派了糧食可保災民一時溫飽,可那并不是長久之計,糧食總有吃完的時候,沒有水,這終將是一場持久戰……

夜柚苦惱的揉了揉腦袋。哎,上哪去弄水啊!

*

眾人回到聶守府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聶城設了晚晏款待這兩位殿下和公主,雖說是款待,但這地方條件有限,聶城也拿不出好的食材來款待了,粗茶淡飯擺了一桌,夜柚坐在邊上看著這幾乎是干巴巴的飯菜,一天的饑餓感忽然間就沒有了。

這誰能吃得下?

聶城似乎已經習慣了吃這些硬食,倒沒有什么反應,讓夜柚驚訝的是,一旁的大冰塊居然吃了一口那干巴巴的米飯,并且還咽了下去……

看他吃的那么泰然自若,夜柚都替他感到嗓子疼。

這大冰塊不覺得咯嗓子嘛?

“不餓?”

男人側頭看她,淡淡問道。

“啊,我,我吃飽了。”

夜柚干笑的說著,乖乖,讓她吃這個,她還不如餓死……

夜墨寒放下筷子:“本王也吃飽了。”

聶城立馬放下筷子道:“殿下今夜在寒舍留宿吧,下官已經命人收拾好了箱房,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夜墨寒看了少女一眼她有氣無力的表情,沒有作聲,只是淡淡的應了聲好。

聶城一聽楚王殿下要留下了,吩咐道:“來人啊,帶殿下和公主回房休息。”

話一落,門外進來一個小丫鬟,朝夜柚和夜墨寒叩了叩首:“公主,殿下,奴婢帶你們去箱房。”

夜柚一聽可以去休息了,忙道:“帶路吧。”

二人走出門,聶城才拱手道:“楚王殿下,公主殿下慢走。”

聶守府的后院,小丫鬟在前面帶路,夜柚便跟在身后,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轉身面向身后的男人,一邊倒著走一邊問道:“大冰塊,那些糧食是天朝皇帝派給你讓你帶來抗旱的嗎?”

男人一身黑衣在這黑夜里顯得有些不真實,他垂眸看著她倒退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思緒,他沉默了一會才冷聲道 “皇兄并沒有給本王糧食。”

夜柚一愣,天朝皇帝沒有給他糧食,那那些糧食是哪里來的?

疑惑問道: “那那些糧食……”

“本王買的。”

買的!

夜柚又是一愣,乖乖,要知道,現在的糧食可是很貴的,這聶余縣少說也得上千人,這得買多少糧食啊?

夜柚不得不又一次懷疑這男人很有錢。

“那天朝皇帝什么都沒給你,就讓你來抗旱了?”

夜墨寒眼眸晦暗,想起天朝那天讓他前往邊疆抗旱的一幕,他知道那是不僅僅是懲罰,更是想讓他騎虎難下,他若是沒將旱災處理妥當,怕是會失了民心,這是其一,也是天朝皇帝想看到的結果。

其二,天朝將他派往邊疆坑旱,使他短時間內回不了天凌,目的是想趁他不在天凌而瓦解他的勢力罷了,如此的一箭雙雕,讓人不得不嘆服天朝的手段……

夜墨寒回神,冷聲道:“給了。”

夜柚一聽,興奮問道:“給你什么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棋牌游戏信誉最好 广东闲来麻将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gpk捕鱼大亨辅助 微乐捉鸡麻将 3分PK10计划全体在线 德甲直播极速体育 白城棋牌麻将 山西快乐10分几点开 山东11选5开奖 一肖一特期期免费公开 四川血战麻将下载 江西11选5开奖号有顺序 2012年股票推荐 云南麻将卡二条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