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叫你爹也沒用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馬兒嘶鳴了一陣便停了下來,夜柚睜開眼,下意識的用手去去摸了摸腦袋,結果只摸到了一只大手。

她抬眸,夜墨寒還是老神在在的端坐在那,仿佛一點也沒有被影響到。

他收回手冷聲道:“坐好。”

夜柚愣愣的點點頭,在他一旁坐下,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這倒不是她反應慢,而是剛剛那一下本來就很嚇人好嘛?

聶城坐在后面的馬車里,察覺到馬車停了便問道:“怎么回事?”

東夫道:“前面楚王殿下的馬車不知道怎么停了。”

這路并不寬,容不下兩輛馬車行走,聶城只好又坐回椅子上。

人家是楚王,想停就停唄。

聶城想著,并不知道前面所發生的事。

聶遠也因為馬蹄的的起躍,腳步踉蹌的往后倒去,還是撞到了身后的那個小伙子這才站穩了身子。

周圍的行人都不得不贊嘆一聲這位聶遠公子的車技,著實厲害,如此緊急的情況,居然還剎得住,而且還沒有翻車!

但是,聶遠被嚇得不輕呀,他臉色慘白慘白的,握著韁繩的手至今還在顫抖,要知道,他這么沖過來只是想把對方逼停,逼讓而已!

原以為對面這馬車會在最后的時刻避讓開的,可誰知道他們居然不讓!

他在路上干過太多太多這種事了,從來都是別人怕他讓他,就沒見過這么不要命的!

他氣呼呼的就要下馬去看看,究竟是那個不要命的敢擋他的路!幾步跳下馬車,氣沖沖的來到對面的馬車旁,囂張喊道:“車內是什么人,馬上給本公子下來,否則本公子不客氣了!”

那個駕車的車夫是最近新來的,這聶遠身為縣長的兒子,早就被派到災區去了,他壓根就沒見過,再經過方才聶遠的囂張至極,他對這人的印象也不好了,沒好氣道:“這位公子,里頭的人你可惹不起,您先把馬車挪挪,讓我們過去吧,這要是耽擱久了小的可擔當不起這罪啊。”

車夫好心的勸道,聶遠聞言更氣了。

“惹不起?呵,這聶余縣就還沒有本公子惹不起的人!”

他說著,抬腳上了馬車,一腳把那車夫踹下去,竟是想親自動手看看這轎子里究竟是何人。

車夫被聶遠踹下馬,重重的摔到地上,他回過神就看到聶遠他伸手要撩起車簾想一看究竟。

車夫一驚,這里頭坐著的可是楚王殿下啊,要是被他看到了那還得了?

他驚得急忙起身想阻止,結果聶遠剛伸出手,連簾子的一角都還沒碰到,車內忽然伸出一只黑色靴子,一腳正中他的胸口。

那一腳真是又快又狠,聶遠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快要被踹爆了,一腳被踹下了馬,重重的摔到地上,聶遠還沒反應過來,忽然覺得喉嚨一甜,噗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來,他怔怔的看著那個馬車,忽然,一只修長白皙的手突然從車窗里伸出來,手中舉著一枚金色令牌,令牌上刻著個威武霸氣的“楚”字!

一見此令,那些在周遭圍觀的群眾都倒吸了一口氣。

眾所周知,這滿朝大臣的令牌都是刻著一個天字,代表的是天凌,沒有誰是例外,唯有楚王殿下的令牌是刻了個楚字,此字霸道且張揚,讓人都不敢不相信這坐在車里的是楚王殿下。

一時間,周遭圍觀的民眾跪了一地,無人不驚,無人不懼,齊聲道:“楚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聶遠聽著那些聲音有那么一瞬間的愣神,他更是不敢相信坐在這個馬車里的人居然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楚王殿下……

他怔怔的躺在地上,感覺有些不太真實,他本來還想著要在這個楚王面前好好表現,謀得個一官半職,結果倒好,因為他的一時糊涂,沖撞了這位楚王,別說升官發財,他還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還是個問題……

夜墨寒磕著眸靠在椅子上,薄唇動了動:“來人,帶下去。”

坐在后面的聶城聽到這一聲聲高呼也坐不住了,急忙下車來,一下來卻發現所有人都跪下了,而自己的好兒子居然傻愣愣的躺在地上,乍然一看,還以為是傻了呢。

一見到這個場景,聶城心中的不安忽然涌上心頭,他急忙過去扶聶遠,邊扶邊罵道:“你這個逆子,你做什么了?”

聶遠原本還在愣神,忽然聽到自己父親的聲音,他反手抓住他道:“爹,救我啊爹,我把楚王殿下給得罪了……”

夜柚從方才就聽到外面熱鬧的很,這會再也坐不住了,撩起車簾,只見不怎么大的街上都跪滿了人,再晃眼一看,馬車旁邊的聶城和一個公子哥映入眼簾。

那公子哥一襲玄衣束冠而立,樣貌雖然不怎么好,可光看那身打扮就知道肯定是某家的紈绔子弟。再見他正拉著聶城說著什么,夜柚一笑。

原來是聶縣長家的啊……

聶城恨鐵不成鋼的將聶遠一把拉起,正想呵斥他一番,結果話還沒罵出口,馬車后忽然跑出了一眾將士將他們父子倆團團圍住。

這些士兵不是別人,正是天朝皇帝派下來跟楚王殿下一同前往邊疆抗旱的士兵,他們每個人的衣服前都標著一個大大的天字。

那些還在跪著的眾人見狀都往后退了退,唯恐會成為那個被殃及的池魚。

夜柚笑呵呵道:“這么囂張的人,拖下去讓馬兒踹死得了。”

眾人怎么都沒想到楚王殿下的馬車里居然會有一個女子,頓時紛紛小聲議論起來,想抬頭一看究竟卻又不敢,生怕沖撞了楚王殿下。

那些士兵聞言就要來拉聶遠,聶遠急道:“爹,救我啊爹,我不想被馬踹!”

聶城額頭的青筋直跳,平時他囂張跋扈就算了,如今還沖撞到楚王殿下頭上!真是家門不幸啊,聶城遲早要被這個逆子給氣死!

可氣歸氣,總歸是親生兒子,聶城跪下道:“楚王殿下,犬子年少無知沖撞了您,還請您看在他不懂事的份上原諒他這一回。”

夜柚:年少?這公子哥看起來似乎比她還大吧?這聶縣長說這話也不嫌丟人啊?

夜墨寒還是靠在椅子上,似乎沒有要說話的打算,見他不說,夜柚便道:“只是讓他嘗嘗被馬踹的滋味而已又不會怎么樣,馬兒踹高興了,興許就原諒他了呢?,”

夜墨寒聽著,沒出聲拒絕,似乎還挺滿意這個想法。

可他們兄妹倆覺得挺不錯的想法,在聶城聽來卻是一怔。

讓馬踹?那他兒子還能活嗎?

聶遠臉色也白了,拉著他爹衣袖道:“爹,我不想被馬踹……”

夜柚聽到公子哥叫聶城,不禁暗笑,讓你這么猖狂,現在喊爹你也沒用。

聶城道: “公主殿下,犬子有錯在先,確實是該罰,可讓馬踹會不會太……況且,人要是被馬踹死了,這……”

夜柚笑道:“這個嘛,你不用擔心。”她說著就想要下馬車,夜墨寒察覺到了她的舉動倒也沒拒絕,只是睜開眼看著她的背影下馬車去。

夜柚走到聶遠的馬車旁,那個駕車的小伙子還愣愣的坐在車駕上,見夜柚來了,害怕的低下了頭。夜柚也不在意,伸手扶上了那匹馬的腦袋,仿佛在摸老友一樣,語氣溫柔道:“給他點教訓長長記性就行,別把人踹死了。”

那馬似乎聽懂了夜柚的話,還哼哼了幾聲表示回應,夜柚回頭道:“行了,把人帶走吧,免得擋了路。”

聶城見狀,急了:“殿下,請您饒了犬子這一回罷,下官日后定回好好管教他,不讓他再出來禍害人了。”

夜柚:嘖嘖嘖,這話怎么聽著這么耳熟?好像天朝皇帝也說過這話來著。

她正準備回過去,只是馬車里的人比她快了一步。

“聶遠公子擋了本王的路,耽擱了本王去災區的時間,這災情若是被拖久了,皇兄怪罪下來,不知這罪名,聶縣長你擔不擔得起?”

瞧瞧這話說的,一句也沒提到聶遠的囂張跋扈,反倒提到了天朝皇帝和災情,這聶城若是再求情,倒是顯得他有意阻攔楚王殿下要趕去災區關心百姓的心了。

再說,這聶遠他有錯在先,再求情,公主殿下指不定還會提出更過分的懲罰呢……

聶城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卻是敢怒不敢言,叩首道:“楚王殿下教訓的是,是下官考慮欠周。”

兩個士兵上前就架住了聶遠,還有士兵上前去拉那輛馬車,將馬車拉到一旁去,好讓楚王殿下的馬車過去。

聶遠見自家爹說這話,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喊道:“爹!”

“閉嘴,你這個逆子,看老子回來怎么收拾你!”

聶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甩袖氣沖沖的上了馬車,不再看聶遠一眼。這個逆子,再待下去,他現在就能被他氣死!

夜柚見狀,笑吟吟的爬上了馬車,見男人還是閉著眼靠在椅子上,不禁笑出聲來。

哎呀呀,那聶公子怕是要廢咯。

一想到那男人驚恐的表情夜柚就心情大好,笑呵呵的坐到大冰塊的身旁。

夜墨寒也沒抬眼,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去災區。”

車夫早就爬上來了,此時聽到命令也不敢怠慢,拉起韁繩一甩,馬兒又動了起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山水云南麻将昆明玩法 单机打麻将免费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五码最大遗漏 幸运飞艇开奖软件app下 今晚一码大公开资料 手机打麻将怎么才能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宁夏11选5 112期心水一点必中特 棋牌乐游戏 快3今天推荐号 福彩3d带线走势图专业版 捕鱼大富翁安卓版 广西麻将下载 贵阳捉鸡微乐麻将 香港一波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