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活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個名叫趙宇的男人便是灣水鎮的鎮長,也是十幾年前放縱人們犯罪的罪魁禍首!

“身為父母官卻聽信讒言,為虎作倀,放任人民殘害四條人命長達至今,如今還妄想加害一國公主?”

趙宇瞳孔一縮,他驚恐的跪下磕頭道:“下官知罪,下官知罪……”

趙宇一個年過五旬的大男人不顧尊嚴的在灣水鎮民眾面前下跪,頭磕得砰砰做響,使眾人都不忍得低下了頭……

趙宇磕著頭,布滿皺紋的眼角忽然流出一抹溫熱來。

陳可姑娘的死一直是他的心結,這么多年來他每日每夜都寢食難安,生怕一閉上眼就會夢見她那雙清涼的雙眸,那雙眼睛明明充滿了希望,她曾經求他說她不想死,可,可他卻親手將她送上了轎子……

他不該聽信讒言,放縱人們做出這些荒唐事來,白白葬送了四個好姑娘的性命,他是罪人,他知罪……

夜墨寒轉身,背影絕決而冷漠,他抱著夜柚,縱身躍上屋頂,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南宮北辰一落地,夜墨寒便跟了上來,他越過南宮北辰,一腳踹開房門走了進去。

跟在身后的南宮北辰微微一驚。

他今天是不是有點不正常?

想著,搖了搖頭走進去,夜墨寒已經將夜柚放到床上,他看著夜柚一直在顫抖的小嘴,冷聲道:“怎么救她?”

而南宮北辰壓根沒聽到男人的話,他的思緒還在男人身上。

乖乖,這床可是他的啊,他就這么把小丫頭放上去了?

南宮北辰忖著下巴思索道:“表哥,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吃藥?”

夜墨寒這人從小就冷漠至及,對他們這些兄弟都親近不起來,連碰一碰都會被大卸八塊,對女人更是敏感,連個眼神都不會看對方的,可他今天不止抱了小丫頭,還讓她躺在他的床上!

南宮北辰被這一形象給嚇得不輕,看著男人挺拔的身影,略加思索片刻。

難道經過那一晚上,表哥忽然對女人改變想法了?

夜墨寒側眸看他:“你再不動,本王保證,你下半輩子都得‘吃藥’度過。”

南宮北辰一愣,忽然認真道:“放開小丫頭,讓我來。”

他說著,幾步走上前去幫夜柚把起了脈,只是這一把脈,他忽然“咦”了一聲,有些不可思議的去扣住夜柚的小臉,左看右看了一番,又捏起她的下頜,迫使她張開嘴。

夜柚被捏得疼了,自然就張開了嘴,只是這一張嘴,忽然秀眉一皺,猛的吐出一口暗紅色的血來。

南宮北辰見狀來不及抽回手,被夜柚結結實實的吐了一手……

不過,他倒是沒在意,只是用另一只干凈的手替夜柚拍背順氣,邊拍邊道:“小丫頭,你怎么樣,沒事吧?”

“咳咳……咳”

夜柚猛的側身扶著床沿不要命的吐了起來,一口一口暗紅色的血不要命的往外吐。

夜墨寒道:“她怎么了?”

南宮北辰看著她吐血的模樣,驚道:“小丫頭體內的蠱蟲……死了!”

夜墨寒冷聲道:“死了?怎么回事?”

南宮北辰一雙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瞇著,他方才給小丫頭把脈的時候明顯能感覺到那些蠱蟲正在吞噬她的心臟,可是這會這些蠱蟲怎么就都死了呢?

“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啊……”

南宮北辰沒好氣的說著。忽然瞥見夜柚纖細的脖子處一鼓一鼓的,他猛的一驚:“等等……小丫頭體內還有少數的蠱蟲正在想方設法的跑出來!”

怎么回事?

南宮北辰這下也有些摸不著情況了,他急忙從袖子里掏出一個瓷瓶,倒出一顆黑色的藥丸,捏著夜柚的臉就要給她灌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藥丸剛放到夜柚的嘴里,咽都還沒咽下去,她猛的又吐出一口血……

毫無疑問又吐到了南宮北辰手上,只是這一次比方才吐出來的血還要暗紅,離得近了,似乎還能看到血里蠕動在一個個小蟲子……

夜柚這下直接一個支撐不力從床上翻了下來,臉上慘白的躺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一副就要歸西的模樣。

南宮北辰看著一手的血,呆了良久,終是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啊啊啊,我去你大爺的,死丫頭你敢不敢再惡心一點!?”

南宮北辰邊哀嚎邊起身:“表哥,有沒有水啊,這東西惡心死了!”

夜墨寒沒理他,一把把夜柚拎起來放回床上,看著她蒼白的小臉的皺到了一起,不禁冷聲道:“她現在怎么樣?”

南宮北辰跳到桌旁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張干凈的布正擦著手上的血跡,聞言,沒好氣答道:“蠱蟲強行從她的身體里出來,可能已經傷到了她的心脈,如今她出氣多進氣少,應該是快不行了。”

南宮家族擅長暗器,可南宮北辰卻偏偏喜醫術,加上從小就耳濡目染,便一邊習武一邊學醫,如今已是一名醫圣,而對于他所判定的人,他若說活不了,便真的活不了……

夜墨寒側眸看他:“她若是死了,你便跟著死罷。”

就南宮北辰那一副悠閑的模樣,他可真不信夜柚會死。

可誰知,南宮北辰幾步走過來,瞧了瞧夜柚的臉,認真道:“她真的快不行了,不信你摸摸她的脖頸,脈搏方才已經被傷到了,還能活才怪。”

夜墨寒了解南宮北辰,可他不了解的是,南宮北辰越說得輕松,那人便越是嚴重……

夜墨寒伸手在夜柚的脖子處摸了摸,良久,他回頭道:“脈搏有力,不像是將死之人。”

南宮北辰一愣,叫道:“怎么可能?”

他說著,在夜柚身旁坐下,伸手給她測了測脈搏,發現脈搏有力,正一下一下的跳動著,仿佛在昭告著她的生命并沒有到盡頭……

南宮北辰看向夜墨寒,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奇了怪了,我看她方才明明……”

“咳咳……咳”

一句話還沒說完,忽的聽到床上的小人虛弱的咳了兩下,這聲音驚道南宮北辰忙回頭看她:“小丫頭?”

夜柚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南宮北辰正一臉驚奇的看著她,眼底毫無半點擔心之意,倒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夜柚被眼神給嚇得,猛的又咳了兩聲,這才注意到男人身后還站了個男人。

大冰塊……

夜柚完全忘了方才發生了什么,她只記得自己好像胸口痛,后來就失去了意識,恍惚間似乎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游走……

然后,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記得了,一睜開眼就看到南宮北辰正一臉擔心,眼里卻仿佛在說“你是個怪物嗎”的看著她……

夜柚縮了縮脖子道:“我沒事啊,你為何這般看著我?”

她說完這才發現自己身上濕漉漉的,驀然想起她今天要做的事,茫然的看向夜墨寒道:“大冰塊,那些人怎么樣了,有沒有相信我說的話啊?”

南宮北辰看著夜柚生龍活虎的,不禁往后退了退,退到夜墨寒身后,忖著下巴思索。

那些蠱蟲死了,而且不光是死了,似乎還一點也不想待在小丫頭的體內,不惜化為血水也要被吐出來……

這個暫且不說,那些蠱蟲強行從小丫頭身體出來,他沒看錯,那些蠱蟲出來時的的確確損傷到了小丫頭的脈搏。

要知道,這脈搏乃是人體中最重要的一個部位,若是從內部被損,倒是不會出現流血而亡的現象,因為皮膚外部沒有傷口,所以血根本不能流出來,所以只能流進身體里,灌滿喉嚨和肺部,讓人的呼吸道被血液灌滿,導致窒息而死。

就是因為明白這一點,他才斷言小丫頭不行了,可是……

可是現在她就這么活過來了,并且脈搏有力,一點損壞都沒有,還生龍活虎的…

誰能來告訴他這是個什么情況?

夜墨寒道:“你不是說了?信不信,明天便知。”

夜柚一愣,似乎沒想到這男人會說這句話。

明天嗎?他的意思是說,如果明天真的下雨了,那灣水鎮的人便會信她?

那感情好啊,明天不光會下雨,并且還會下個三天三夜,有他夜墨寒做擔保,夜柚可就放心多了,正準備問問那個獠牙面具該怎么處理,猛的對上男人冰冷的眼眸。

夜墨寒道:“既然醒了,那便出去。”

出去?她為何要出去?

夜柚看了看這房間,發現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那個房間,而且,這床……

夜柚看了看男人冷漠的眸子,又看了看身下的床。

這床是大冰塊的啊!

乖乖,她有生之年居然能躺在這個男人的床上睡一覺!

夜柚似乎忘了,在楚王府時,她曾經為了找令牌偷偷溜進范院,在他床上“翻來覆去”的事……

“本王要更衣,出去。”

這話倒是把夜柚給拉回神了,她正想爬下床,結果身子剛一動,后領忽然被人拎了起來,接著便是把她拎到門口,隨手一拋,直到門被人猛的關上,夜柚都還沒回過神來……

看著緊閉的房門,夜柚好半響才眨了眨軟萌的眼睛道:“你個湊冰塊,又拎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 千喜3d试机号金码 虚拟足球e球彩 极速快3计划 大富翁app下载安装 广西麻将下载官方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走 云南快乐10分 腾讯棋牌麻将来了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25选7 4887管家婆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科乐长春麻将下载安 谁有山东11选5微 体彩排三南方网走势图 微信捕鱼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