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憑本王是她的兄長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見到這東西,夜墨寒微不察覺的皺了皺眉,倒不是覺得這尸體腐爛得太過于難看,而是他忽然想起南宮北辰說的話。

用及笄的少女作為祭品……

這莫不是那個被祭給河神的少女?

夜柚看著那尸體也沒由來一陣反胃,腦袋也越發迷糊起來,抓著雜草的手忽然一松,猛的往后飄去……

夜柚伸手想拉住什么,胸口處卻猛的抽痛起來,手劃過一些飄蕩的雜草,終是什么也沒有抓到……

夜墨寒自然也察覺到夜柚的不對勁,他伸手拎住她正住后倒去的身體,腳下一發勁而后往上游去……

岸上,獠牙面具做完儀式,正準備遣散眾人回去等鮫珠的好消息,只是這一回頭,忽然瞥見河里驀然跳出一個身影。

男人跳出水面的聲音引得眾人抬首看去,晨光微露,只見孤寂的岸邊站著一個黑衣男子。

男人的身姿頎長英挺,巍岸如山,精瘦的身上滴著水,三千墨發也濕漉漉的,水珠從發頂劃落,滴進衣領了。他低著頭,即使是看不到他的臉,卻也能讓人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狂妄霸氣,神秘且尊貴。

就在人們愣愣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闖入者時,他忽然微微抬眸,一張冷硬的輪廓乍然出現在眾人眼前,男人一雙眉目如畫的眸子因為被水侵染過,顯得深邃無比,眼里似乎還閃動著冰冷琉璃的光芒,渾身上下散發出王者的氣質,尊貴、霸氣,他就如同神祗般高高在上,睥睨蒼生,在他面前,任誰都會覺得低人一等……

這個神秘的男人與這美好的晨光顯得那么格格不入,金色的陽光撒在他身上都顯得過于暗淡,仿佛連光都不及這個男人耀眼……

眾人被男人身上與生俱來的氣質給嚇愣了,而有些人在震驚男人那人神共憤的容顏時,還眼尖的注意到了男人手上拎了一個紅色喜服的女子,而當眾人看清他手里的女子就是夜柚時,人群議論紛紛了起來。

“這,這新娘子是要祭給河神的,這人怎么能把新娘子帶回來?”

“這人誰啊,居然把人給撈上了,這要是觸犯了河神該如何是好啊?”

“這祭品被劫,河神肯定會降下神罰的啊!”

“不過你們見過這個男人嗎?他看著好神秘的感覺,不會是什么貴人吧?”

獠牙面具也詫異的看著站在岸邊的男子,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應對。

一個老者小聲的驚恐道:“霍,霍姑,這新娘子被人給帶回來了,不會有什么事吧?”

獠牙面具看著那個男人,好一會才正了正神色,提聲道:“大伙聽我說,我已經和河神通過靈了,河神說,只要將這個女娃獻給它,從此以后都不用再將女子祭給它了,所以,為了灣水鎮,這個女娃子不得不祭給河神啊!”

眾人原本就唯霍姑馬首是瞻,此時再聽她這么一說,更加激動了起來。

“聽到了沒,霍姑說只要把這個女子祭給河神,那以后永遠都不用在把灣水鎮的姑娘祭出去了。”

“如果這個姑娘真的能讓以后都不用再獻祭品,那也是一件好事啊!”

“是啊是啊,犧牲她一個,換灣水鎮上百個姑娘的性命,也不是不可啊。”

“反正她本來就是要祭給河神的!”

眾人越說越激動,夜柚被夜墨寒領著,她胸口處隱隱抽痛,仿佛有千萬種螞蟻在啃似的,疼痛至極,如今再聽到這些似曾相識的的話,不禁冷笑了一聲。

呵,凡人啊……就是這般自私自利,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讓她去死……

不過轉念一想便又釋懷了。

青衣姑娘從小在這個鎮子長大,他們都能做到狠心將人扔進泥里,又怎么會在乎她這么一個外人的生死呢?

夜柚蹙眉,胸口處也越發抽痛了,她一手捂著胸口,在痛到極至的一瞬間,眼前似乎浮現出那個青衣女子凄涼的眼神,她好看的眸子原本該是充滿希望,充滿活力的,可在夜柚的眼里里卻是一片死灰,毫無波動……

幾個粗糙的漢子說著就要上前來搶人,夜墨寒一手拎著夜柚,感受到她身上顫抖得厲害,不得不將她放下來,讓她能站到地上,只是一手虛虛的拎著她的衣領,沒讓她倒下,而后側了測身,抬腳踢倒了兩個上前來的漢子,他冷眸看向獠牙面具,冰冷的眸底仿佛能迸出寒氣來,一字一句沒有任何起伏:“她的命,縱使是你們灣水鎮所有人的性命加起來,都不及其之珍貴。”

獠牙面具被男人這一記狠厲的眼神給嚇得往后退了一步,還是老者在身后扶了她一把這才站穩身子。

兩個漢子掙扎著起身,面露不善道:“好大的口氣,你是何人,有什么權利管這女娃子的生死!”

夜墨寒抬眸道:“憑本王是他的兄長。”

話音一落,灣水鎮的四周忽然跑出來一眾士兵,那些士兵目測不下百人,每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劍將眾人團團圍住,而在這些士兵身后,還跟著一個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

眾人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是什么情況,更不知道怎么會有這么多土兵沖出來,膽小一點的人早已團團抱在了一起。

中年男人走到夜墨寒身旁,他看著男人的眼神都是帶著尊敬的,反而在回頭看看這些被士兵團團圍住一臉驚恐的眾人,他吼道:“看什么看,楚王在此,爾等還不快行禮?”

楚王!

這個男人居然是楚王!

眾人聞言皆驚慌失措的跪下,生怕跪慢了會沒命似的……

楚王是何人?

天凌國神一樣的男人啊,連皇帝都要敬他三分的楚王殿下啊!

難怪他們會覺得這男人身上有一股王者之氣呢……

可,可他們方才居然還這般無禮的對他!而且,楚王方才說什么來著?

眾人略微回味了一下男人方才說的話,不禁心下一驚,他他他說他是這女娃子的兄長!那豈不是說,這個女娃子是柒公主!

這一個是殿下,一個是公主……

完了完了,他們灣水鎮居然還想把柒公主祭給河神,這不是上趕著找死的節奏嗎?

那兩個漢子早已經被嚇得差點尿褲子了,頭低得仿佛要磕在地上……

夜柚的胸口越發抽疼,她從方才就一直在悶聲忍著,如今早已經忍了一額頭的冷汗,自然沒注意到這個場面。

她恍惚間睜開眼,只見地上齊齊的跪了一眾人,她看得有些不真實,模模糊糊一片,不過她倒也不在意,一心只想把真相告訴這些愚蠢的人,她低聲開口道:“各位,你們信任了十幾年的人……霍姑,她,她從始至終都在騙你們,根本就沒有什么河神,她只是為了一己之私利用你們殺人。”

說到這的時候夜柚似乎在一片朦朧中看到了那具腐爛的尸體,她就那么孤零零的躺在河底下,饒是已經被泡得發白,可離得近了還是能感受到她身上悲哀無助的聲鳴。

“我已經回來,儀式肯定就不做數了,你們,你們若是不信……”

夜柚說著,明顯有些喘不過氣來,胸口猛的一陣抽痛,這一次似乎比方才還要猛烈許多,但她還是呼了一口氣道:“你們若是不信,大可看看明天會不會下雨……”

她的聲音很小,可以說是喘著氣說出來的,可眾人卻聽了個一清二楚,每人皆是面面相覷,一片震驚……

一口氣說完這番話,已然用盡了夜柚全部的力氣,她臉憋得通紅,沒有大冰塊拎著她,身體便搖搖欲墜的往后倒去。

夜墨寒眼疾手快的將夜柚拉往懷里帶,夜柚就這么摔進了男人的懷里,只是她這時已經失去了意識,除了一對秀眉微微皺著,已經感受不到外界的情況。

夜墨寒垂眸,看著夜柚漲紅的小臉皺成一團,似乎在忍耐著什么極為痛苦的事,不禁眉頭一皺,冷聲道:“給她看看怎么了。”

南宮北辰從人群中走出來,幾步來的夜墨寒身旁,看了看臉色漲紅的夜柚,臉上頓時露出難看的神色。

他蹲下給夜柚把脈,這一把脈,臉色更是難看之及,一張俊臉繃得緊緊的。

“小丫頭的心臟正在被一群蠱蟲啃食,情況不太樂觀。”

夜墨寒抬眸看他。

“蠱蟲?”

離得近的幾個人聽到這話都被嚇得往后退了退。

“這地方根本就沒有蠱這東西,小丫頭怎么會中蠱?”

南宮北辰皺著眉說道。

天凌屬于地勢比較干燥的地方,根本就養不活蠱這種東西,更何況這灣水鎮臨近邊疆,比國內還要干旱,壓根就不會有這東西的,小丫頭怎么會中蠱呢?

夜墨寒不懂蠱,他冷聲道:“救她。”

南宮北辰欲哭無淚:“我也想救小丫頭啊,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下蠱之人是誰,我怎么救她?這蠱蟲是由蠱師的心頭血喂養的,除非將蠱師殺死,不然這東西怎么弄都弄不死的。”

獠牙面具遠遠的看著這一幕,知道蠱蟲已經暴露了,但是,根本就沒有人會知道是誰下的蠱,她只要躲起來,等蠱蟲將鮫珠帶回來給她就行……

霍姑直到現在還一味覺得,那鮫珠便是夜柚的心臟……

思及此,獠牙面具便想趁機逃跑,只是剛后退一步,那個楚王夜墨寒忽然透過眾人冷眼看向她道:“陌然,將人給本王抓回來。”

他說著,一把抱起夜柚道:“先回客棧。”

南宮北辰看夜墨寒就這么把人抱在懷里,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愣愣道:“表哥,你……不是很反感和女人觸碰嗎?”

男人瞥了他一眼:“你抱?”

……

“咳咳,那個,快走,我看看能不能先把小丫頭體內的蠱蟲先壓制住。”

南宮北辰說著,逃一般的跳上屋頂,一個翻身就不見了人影……

夜墨寒正欲要走,一旁中年男人道:“楚王殿下,這,這些人該怎么處置?”

夜墨寒蹙眉,側了側眸:“趙宇,你可知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平台 德国真实赛车游戏 股票大盘走势 极速赛车有官方网站吗 宝博斗地主网址是多少 甘肃快三近1000期开奖号码 彩吧3d图谜第四版 快速赛车 双码走十六打一数字 河南紫幻最新版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河北 黑龙江福彩22选五开奖 股票2吧 十一运夺金开金走势图 长春小鸡飞蛋麻将下 四川快乐十二今日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