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把尾巴藏好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沁一走,殿內的氛圍就變得非常尷尬了,最后還是夜初出聲道:“都是小公主們鬧著玩的,沁兒還小不懂事,讓各位愛卿見笑了,既然這東西也沒丟,就當過去了,眾愛卿繼續吃酒,賞舞。”

這皇上都出面了,眾人自然不敢再說什么,只是暗忖著,這皇上也太縱容曦月公主了,若是手鐲沒有從曦月公主身上掉下來,那柒公主豈不是就被冤枉了嗎?

眾人想歸想,還是安安分分的坐了回去。

夜初這才轉頭將目光落到夜柚身上,一改剛才的模樣,和氣道:“皇妹啊,沁兒魯莽,方才委屈你了,你別往心里去,也怪朕太過寵她,才讓她這般囂張跋扈,你放心,朕日后啊定會好好管教她。”

夜柚翻了個白眼,剛剛是誰縱容夜沁陷害她的?當她瞎嗎?這皇帝說這話,是想惡心誰呢?

還好好管教?怕不是要好好縱容夜沁出來禍害人吧?

因為剛剛的事,夜柚本來就很厭惡這一家人了,再加上夜初的這一身黃袍,讓她倍加反感,正準備嘲諷回去,只見從剛才到現在就一言不發的夜墨寒站了起來,淡淡道:“皇兄,既然晏會已過,那本王就先行告退了。”

話音一落,殿下的人都免不了倒吸一口涼氣。

楚王這是公然在替柒公主拒絕皇上的道歉呢!

雖然聽皇上那語氣也不算是道歉……

夜初的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不過很快又干笑了一聲:“朕本來還想和你比比酒量呢,想來今日你也乏了,那便改日再議,你且先回罷。”

夜墨寒起身行了禮,在經過夜柚身旁時,眉頭一皺,冷聲道:“還不走?”

夜柚正想著怎么損這皇帝幾句呢,被男人這一聲給拉回了思緒,笑道:“走,當然走啦。”

她巴不得趕緊走呢,一看到這些人就反胃。

兩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承勤殿,夜墨寒腿長,不下幾刻就出了宮門,而夜柚則是一路小跑的跟在身后,看著男人的漸漸遠去的背影,夜柚一邊氣喘吁吁的跟上,一邊在心里不斷咒罵。

這大冰塊走那么快做甚?腿長了不起啊?

好不容易出了宮,老遠就瞧見夜墨寒上了一輛馬車,夜柚見狀趕緊三步做兩步的跟上,正欲提裙擺上車,卻被一只手修長的手給攔住了。

“公主,殿下不喜有女子上他的馬車。”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低低的聲音宛如水玉石,帶著些微的磁性,讓夜柚都忍不住一怔。

抬眸望去,只見一個豐神俊朗的少年正一臉嚴肅的看著她。

男子的模樣似乎比夜柚大了幾歲,一襲黑衣勁裝,筆直的身軀站的得挺拔,如松如柏的氣質渾然天成,即便是黑夜也掩飾不住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清冷,一張古板臉看不出是喜還是怒。

夜柚一見到這等上好的男色就犯了愣,不過很快又回過神,不滿道:“有沒有搞錯,我坐我哥的車怎么了?我又不是其他女子。”

說著,就要從男子的胳膊下穿過去,黑衣男子正欲再上前攔。

“陌然,讓她上來。”

夜墨寒的淡淡的聲音從馬車里傳來,陌然抿了抿唇,收了手,便退到了一旁。

夜柚見狀,回頭朝陌然吐了吐舌頭,挑釁味十足。

見陌然的臉黑了一層,夜柚只覺得心情大好,隨即轉身上了馬車。

夜柚一進去才發現,這馬車比她剛剛坐的寬敞多了,足足夠三個人并排而坐。

夜墨寒那個大冰塊此時此刻就坐在她對面,閉著眼,仿佛一點都不介意她的到來似的。

朦朧的光線下,男人俊美的臉龐一半在明、一半在暗,顯得更加立體深邃。雖然此刻他的眼睛是閉著的,但夜柚完全知道,當這男人睜開眼睛的時候,是怎樣的風華絕代、傾倒眾生。

夜柚小心翼翼的坐到男人身旁,馬車很快就動了起來。

夜柚受不了這么安靜的氛圍,開口打破沉默。

“夜……大冰塊,方才那個陌然是你的護衛嗎?”

“……”

“你這護衛這般貌美,能不能送給我呀?”

“……”

男人依舊閉著眼,不曾理會。

夜柚只覺得這車內的溫度低的要死,冷不丁打了個寒戰。

這大冰塊也太冷了吧,即便是隔著一段距離都能感覺到從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

幾次開口都沒有得到回應,夜柚只好閉上嘴,無聊的擺弄著腰間的流蘇。

夜柚時不時瞥過頭看向夜墨寒,發現男人還是那個姿勢坐著,他屁股不痛,夜柚都替他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夜柚昏昏迷迷的睡了過去,正睡得深沉,馬車忽然一頓,夜柚冷不丁的就磕到了頭,一下子就醒了過來,抱著頭哇哇叫。

“嗷,疼死我了。”

邊嚎邊聽外面的動靜,夜柚知道是到楚王府了,索性也不管頭了,提著裙擺就準備下車。

她一刻都不想再和這個大冰塊待在一起了。

夜墨寒幽幽睜開眼,看著少女正要出去的背影,冷聲道:“把尾巴藏好了,別讓本王查出來。”

夜柚正要下車的身子一頓,意識也清醒了一大半。

什么尾巴?

夜柚不明所以,轉頭看向夜墨寒。

男人的臉上沒什么表情,就連眉眼都很冷淡,可是那冷卻仿佛能凍人三尺似的,讓夜柚半步都挪不開了。

夜墨寒見夜柚愣住的了,也不管夜柚是在想什么,起身就準備下車。

在經過夜柚身旁時,夜墨寒聞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香味,這個味道,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樣……

車內的溫度因為夜墨寒的離開,一下子就升溫來起來。

夜柚回過神的時候,夜墨寒已經不在了。跳下車,發現那個黑衣男子也不在了,只有馬夫一人還在牽著馬,看到夜柚下來了便笑道:“公主殿下,殿下他方才讓老奴轉告您,太妃娘娘一會自會回府,讓公主不必掛心。”

夜柚心不在焉的擺了擺手:“知道了。”

芙蓉院

靜秋老早就在門口等著了,一看到夜柚回來,便小跑過來迎接。

“公主,您怎么這么快便回來了?”

夜柚一路上都在想夜墨寒那句話的意思,哪里聽得到靜秋的話?

無視掉了靜秋,自顧自的打開門,一進去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椅子上想事情,一邊想,一邊還不忘從一旁的桌子上拿糕點放到嘴里。

大冰塊這話是什么意思呢?他為何要查她?她除了人不是柒公主外,連外表都是貨真價實的柒公主啊,難道他發現了她是鮫人?

不不不,夜柚搖了搖頭。

這不可能啊,她從來都沒露出過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這男人怎么可能會知道?

靜秋看自家公主這幅頹廢樣,只好唉聲嘆氣的退了出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鼠年刮刮乐中奖图片 意甲实时积分 大唐盛世棋牌小说 辽宁十一选五玩法 大同煤业股票行情 幸运赛车pk 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 微信捕鱼0.01-20元炮 信誉棋牌官网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检查 澳洲幸运5计划图 官方两波中特 追光娱乐新版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 山东十一选五人工计 永久平特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