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手鐲風波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莫寧逸走后,夜柚這才反應過來,暗暗打定了主意,便把玉佩貼身放好,這才慢悠悠的往承勤殿走去。

夜柚一離開,屋頂上便縱身跳下一個身影,若有所思的看夜柚漸行漸遠的背影。

直到那抹倩影沒入轉角處,陌煜這才跳下來,駐足于男人身旁。

“殿下,要不要把玉佩拿回來?”

來人正是陌煜,方才夜柚“滾”出來后他便一直跟著。

“不必”

夜墨寒收回目光。

一路上他都跟在夜柚身后,想看這個女人究竟是想去做甚,竟然連滾都要滾出來。

可實際上,他目睹了夜柚是如何進了御膳房又是如何大吃大喝了一頓……

眉頭一皺,又看向夜柚離去的方向,冷聲道:“去查。”

查?

陌煜一愣,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殿下這是在懷疑柒公主!

這段時日柒公主的變化他不是沒看到,人還是那個人,就是性格變了許多,都說女大十八變,但也不是柒公主這么變的啊,難道殿下是想讓他查夜柚到底是換了個人還是單純的性格大變?

前者,如果是換了個人,那后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究竟是誰有這么大的能力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天凌國的公主給調換了?

陌煜光是想想都一身冷汗。

“那玉佩……”

陌煜還是覺得夜柚拿著玉佩不妥,畢竟現在夜柚也不知道還是不是真的“夜柚”。

“無妨,料她也不知道另一半在何處。”

夜墨寒說著,若有所思的看向空中明晃晃的月亮,腳下忽然一用力,縱身一躍又跳上了屋頂,很快就消失在夜幕里。

*

夜柚順著莫寧逸指的路走,不一會果然就回到了那條長廊上,只是剛走沒幾步,這走廊上便迎面而來一個女子,那女子年齡與柒公主一般大,一身粉裙,將少女天真爛漫的氣質體現的淋漓盡致。

夜柚看著有些眼熟,卻又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誰,只見那女子朝她走來,還沒到她跟前,就笑道:“哎呀皇姑怎么在這?沁兒可找著你了。”

皇姑?

這女子叫自己皇姑,那她豈不是夜初的女兒?

夜柚略思一想便想起來了。

這位乃是皇上夜初跟皇后莫宛如的女兒,封號為曦月公主,本名夜沁。

難怪她會覺得眼熟。既然是小公主,那喚她皇姑也是應當的。只是讓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人喊自己皇姑,還是覺得怪怪的。

夜柚這會心情好,笑道:“原來是曦月公主,不知找我有何事?”

印象里,這位曦月公主跟柒公主可是沒什么交集的,這會來找她做甚?

夜沁走到夜柚跟前,人畜無害的嬉笑道:“前幾日父皇尋得了一塊翡翠石,讓人打造成四個鐲子,分別給了皇奶奶,母妃,沁兒也有一份,父皇還特別交代沁兒,讓沁兒也給皇姑帶一個。”

夜沁說著,從袖子里陶出一個精致古典的小盒子,一打開,里面果然放著一個翡翠鐲子。

夜柚一看到這東西就兩眼放光,這可是翡翠啊,應該很值錢吧?就是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夜柚想著,眼里都快藏不住那猥瑣的笑意了,自然也沒有看到夜沁那無辜的眼底閃過一抹得意。

“皇姑,沁兒幫你帶上。”

說真,果真把鐲子親自套|到了夜柚手上。

夜柚看了看手腕,那晶瑩剔透,翡綠異常的鐲子在月光下顯的越發好看。

今天晚上究竟是什么日子,竟然接二連三的收到好東西!?

“皇姑人美膚白,配上這翡翠鐲子可真是讓人賞心悅目啊。”夜沁恰時的夸著。

夜柚收起那猥瑣的笑,道:“謝曦月公主和皇兄的好意,那這鐲子我就收下了。”

還沒等她再說什么,夜沁又道:“父皇和大臣們還在前殿呢,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夜柚也正是要回去的,便道:“好”

兩人一起穿過長廊,在經過側殿門口的時候,夜柚本是打算再從那里回去的,可夜沁卻拉著她來到了大殿門口,就這么光明正大的走了進去。

一進門,夜柚這才反應過來哀嚎。

她剛剛可是偷偷溜出去的,連李太妃都不知道,這會要是見她從門口進來,肯定又少不了一頓說教。

不過一進門,卻沒有人注意到這兩個小公主,殿上一片鬧哄哄的,還有女人的哭泣聲。

夜柚心生奇怪,她只不過是離開了一會,這殿上發生了什么?

抬眸看去,只見李太妃正一臉陰沉的坐著,時不時東張西望,很顯然是發現夜柚不見了。

而柒公主的哥哥大冰塊卻是一臉冷漠,依然是那幅與世隔絕的模樣,連這么吵的殿堂都吵不到他的世界去。

殿中央是一位衣著華貴的女人正在低聲哭泣,仿佛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夜柚正奇怪著,忽然聽到夜初道:“誰這么膽大包天,竟然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偷竊,識相的自己站出來,朕可以既往不咎,如若不然,要是讓朕查到是誰偷了貴妃的手鐲,朕可決不輕饒。”

殿堂一陣喧嘩。

“竟然有人敢再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偷貴妃娘娘的手鐲,真是膽大包天啊,況且偷的還是皇上御賜之物,皇上不大發雷霆才怪。”

“我聽說這手鐲可是用翡翠打造的,耗時幾月才造成的,僅有四只,這貴妃娘娘也得了,沒想到今日卻在寒將軍的慶功宴上弄丟了。”

“那手鐲戴的好好的,怎么可能會丟,我看就是有心人瞧著好看偷了去,皇上自然也是想到了這點,這才大發雷霆的。”

“不過今日來的不是皇親國戚,就是朝中大臣,個個都是身份顯赫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會做偷這種下等事?”

夜柚聽著那些議論,多多少少也明白發生了什么。

貴妃娘娘的手鐲丟了,況且還是在夜初的眼皮子底下丟的,現在正生氣呢。

不過想來也是,他乃是一代君王,天凌國子民的統治者,自然容不得有人敢再他面前有壞心思。

夜柚跟這件事沒關系,就想著,當一個旁觀者便可,正準備回去挪步坐著,卻聽到一旁的夜沁道:“父皇,沁兒知道是誰偷了手鐲。”

她不出聲還好,一出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這邊。

李太妃看到夜柚站在門口時,不免有些微愣。

夜柚什么時候跑出去的,居然還從門口進來了?

夜柚聞言,略帶疑惑的看向夜沁。

這小妮子方才一直跟自己在一塊,怎么可能知道是誰偷了手鐲……等等,手鐲!

夜柚忽然感覺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的東西,不過又不敢確認。

夜初急道:“是誰?”

夜沁目光一轉,看向夜柚,滿臉的諷刺:“是皇姑。”

所有人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目光都不知不覺的看向夜柚,仿佛聽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事情似的。。

“天哪,怎么可能是柒公主?柒公主是什么樣的人,我們天凌國子民上上下下可是有目共睹的。”

“是啊,柒公主知書達理又孝順,怎么可能偷東西呢?”

夜柚在聽到夜沁的話時,心里一怔,腦海里的疑惑也慢慢的浮現出來了。

這曦月公主剛剛才送了個手鐲給她,這會就說是她偷了手鐲,難不成這里頭有什么貓膩?

夜柚哪里會知道這宮中的爾虞我詐,沉著聲道:“曦月公主,這話可不要亂說,我方才就一直沒在殿上,更不認識什么貴妃娘娘,怎么會偷她的東西?”

有了前幾次的經歷,夜柚可謂是討厭透“偷”這個字了,這會聽到夜沁說是她偷了東西,一下子就冷下了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金开元所有棋牌 乐透棋牌游戏平台 网赚论坛 2020年属鼠打麻将方位 5分快3彩票是什么彩票啊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秒速牛牛登录 英超球队排名名单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直播 亲友湖南麻将苹果版本 青海十一选五软件 排列3独胆定位 微乐贵阳麻将苹果版下载 吉林快3专家预测号码 湖北十一选五方法 3d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