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弱肉強食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還好人送來的及時,要是再晚一步,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嘍。”

老大夫一邊算賬一邊說道。

夜柚看著男人蒼白的臉問道:“他現在沒事了吧?”

“暫時沒事了,我已經幫他把血給止住了,這幾日盡量不要碰水便可。”

夜柚應了聲,還好這大半夜的還有一家醫館沒關門,要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該去哪找大夫呢。

只是,夜柚不知道的是,此時天凌國已經因為她而亂成一團糟了……

折騰了半夜夜柚也累了,趴在床邊就睡了過去,半夢半醒中,感覺總有一道赤熱的目光在看著她,讓她睡的不自在,天蒙蒙亮的時候,夜柚醒了,揉了揉眼睛,抬頭,發現男人半靠在墻上,一雙溫柔得仿佛要溺出水的眸子正在看著她。

“你醒了?”

“你醒了?”

兩人同時出聲,夜柚笑了笑,明亮的眸子猶如旺月,彎彎的,讓男子都忍不住被這雙清澈的眼眸給吸引。

他嘴角微勾,柔聲道:“在下名喚瀟言,多謝公子今日救命之恩,他日公子若是有何吩咐,瀟言定萬死不辭!”

夜柚不知道的是,她以為男子只是隨口一說的承諾,最后卻是用命向她證明的。

夜柚被名喚瀟言的男子這一番話給弄的手足無措,搖頭道:“不不不,不需要你萬死,只要你以后不要再受這么重的傷就好了。”

瀟言看著看著她的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臉上笑意更甚。

“嗯,好,在下記住了。”

夜柚確定男人已經沒事了,便起身道:“既然你醒了,那我也該走了。”

她還有正事要做呢,出來了這么久差點都要忘了自己是來干嘛的了。

瀟言啟唇似乎想說什么,但是動了動卻是沒有說出口。就在這時,一支暗箭突然破窗而入,力道強悍,來勢洶洶,這突變來得太快,快得夜柚還沒來得及驚呼一聲,便被一只手大力一扯,接著,她撞到了一個結實的胸膛上,頭上傳來一個無奈的嘆息聲。

“小公子啊,在下說過,在下是不能見任何人的,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罷了,死了便死了……”

夜柚揉了揉被撞的發疼的臉,這會才聽明白瀟言的話,原來,這個男人是在躲人,而且還是仇人!

也是,受了那么重的傷,又不能見任何人,不是躲仇家還能是什么?

用手指頭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夜柚這時候才想明白。可是要她見死不救嗎?她做不到,這男人當時只剩下一口氣了,如果不救他,那他只有死這一個下場。夜柚做不到看著一個活生生的人死去。

鮫人每三百年才會孕育有一個生命,自幾千年以來,這世間也只孕育出了三個鮫人而已,所以夜柚比任何人都明白生命的重要性。

思及此,夜柚仰起臉看向瀟言,倔犟且又認真道:“那也是一條生命啊,所有靈性的生命都是可貴的,沒有誰的命是無足輕重的,哪怕我一開始就知道救你會惹來殺身之禍,但是我不悔!”

瀟言看著她那滿臉的堅定,不由得看入了迷……

夜柚起身,想扶男人起來:“我帶你走。”

可瀟言卻是輕笑道:“來不及了。”

夜柚:“什么意思?”

像是為了驗證瀟言的話似的,一群黑衣人忽然破門而入,各各都是手持長劍,目光兇悍。

夜柚見狀,突然明白了瀟言的話。也不知道為什么,在看到這些黑衣人的時候,夜柚就想到了牢籠里的黑衣人,心下一陣戰栗,有那么一瞬間,她以為這些人就是來抓她的。

夜柚哆哆嗦嗦的挪到了床邊,講真的,她現在是真的有陰影了,悄悄道:“他們人多,要不咱倆跑吧?”

此時,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道:“二殿下吩咐過了,大殿下萬不可再蹋出天凌一步。”

大殿下?什么大殿下?夜柚茫然轉頭看向瀟言,發現男人也正在看她,笑意明朗,半分不曾把這一幫肖小之徒放眼里,他笑問:“怕嗎?”

夜柚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怕,她怕的要死,她還不想現在就死,她還沒報仇呢,現在就死了的話豈不是太憋屈了?

不過,好像有鮫珠在,她不會真正的死吧,頂多再換一副皮囊罷了。

瀟言一個翻身從床榻上躍起,把夜柚護在了身后,笑道:“我教過他,做人做事不要太急臊,不然永遠都成不了大事。”

“屬下也是奉命行事,大殿下您可別怪這幫兄弟不留情了。”

說著,幾個黑衣人揮劍而來,瀟言一揮手把黑衣人打退了下去,又順手從一個人手里奪來一把劍,反手就要給黑衣人來個透心涼,夜柚見狀,連忙拉住了瀟言的衣袖:“不要殺他!”

瀟言眼底悔暗,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不過,被夜柚這么一拉,倒是讓其他黑衣人鉆了空子,一劍砍在了他身上,瀟言悶哼了一聲,反劍為手,把黑衣人敲暈了過去。

這時,一個黑衣人不知道從哪竄到了夜柚身后,提劍就沖了上來,夜柚來不及反應,只見黑衣人的劍砍向她時,莫名停頓在離她不到半尺距離,繼而又莫名的飛了出去,好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打飛了似的,傷不到夜柚分豪。

黑衣人也被嚇到了,看著飛出去的劍,一時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而瀟言卻是借著這個空檔,一手揮劍刺向黑衣人,一手把夜柚拉到懷里,捂住她的眼睛道:“別看!”

夜柚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她卻感受到了一陣熱乎乎的液體噴在臉上,那是血的味道……

在夜柚眼中,生命都是可貴的,沒有誰的命是廉價的,這也是為什么她剛剛會阻止瀟言的原因,她雖然恨凡人,但是,并不是每個凡人都罪不至死不是嗎?

夜柚不知道現在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愣愣的任由瀟言抱著,她能感覺到瀟言還在和那些黑衣人周旋。

屆時,夜柚耳邊響起瀟言的聲音:“你不殺別人,別人就會殺了你,弱肉強食,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這么做。”

男人的聲音有些無奈,又有些道不明的感情,頓了頓又道:“在下不會讓你死。”

夜柚聞言,心底暖暖的。以前從來都只有師父在保護她,這是第一個會把她護在身后的人。她推開瀟言的手,只見地上躺了好幾個黑衣人,無一不是鮮血淋淋的,此情此景又勾起了夜柚一些不好的回憶。

也許,瀟言說得對,如果不殺他們,那他們就會殺自己,到時候可沒人會可憐她,就像在牢籠里的時候,她也是這般鮮血淋漓,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可憐她,他們想要的,不過是鮫珠罷了,從來不會想過她也會痛……

夜柚閉眸,把那些血淋淋的畫面抹去,忽然感受到臉上一片溫熱,血液的味道撲面而來,夜柚驚訝道:“你的傷……”

“不礙事。”

瀟言抬頭,雙眸冷凝的看著那一個個躍躍欲試的黑衣人:“還有誰要來試試?”

明明是一個非常溫柔的聲音,卻硬生生衍出了殺氣……

幾個黑衣人聽到瀟言的話,面面相覷,這時,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跑步聲,黑衣人們知道有人來了,瞬間破窗而逃,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也就是在黑衣人消失的那一刻,瀟言再也支撐不住的倒了下去,剛才那一身殺肅之氣全然不見。

夜柚知道瀟言剛剛是在硬撐,擔心道:“喂,你怎么樣?”

夜柚起身想把瀟言扶起來,卻發現男人的背后盡是大大小小的劃痕,鮮血淋漓……

夜柚看到這些傷痕,頓時語無倫次道:“你,你可千萬別死啊!”

說著,又咬破手指給男人喂血,可這時卻聽到身后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是屬下護駕來遲了!”

夜柚正欲回頭看是何人,脖子上忽然傳來一陣痛感,頓時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夜柚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的是一雙黑色的鞋在她的面前駐留,還隱隱約約聽到一個聲音在說“這些人都是南寧國的暗衛。”

暗衛?

夜柚還想在聽得清楚些,卻是腦子一歪,什么也聽不到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金七乐今日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五分赛车投注技巧 365网球比分网 正规网络兼职赚钱 韩国快乐8|开奖视频直播 娱网棋牌充值 快3官方app客户网站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捕鱼大富翁3d下载 多多棋牌? 熊猫麻将血战到底 山东群英会软件杀号 山东11选5五码遗漏 体彩排列三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