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6 倒霉的獨孤氏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潼來到麟臺不久,便感受到了沈君諒等人所說麟臺事務枯燥無聊真的不是謙虛。

就比如說這官廨直堂中,雖然也積卷宗諸多,特別是大監沈君諒坐居的中堂,單單各類籍卷便堆滿兩大箱籠。

但李潼湊近去看,才發現幾乎沒有什么事務性的籍卷,絕大多數都是各類書籍,由此可見沈君諒這個大監工作狀態倒是很符合白居易詩中描述,盡日后廳無一事,白頭老監枕書眠。

直堂中廳最醒目的裝飾便是當堂一面闊大的廳壁,倒與官廨門內璧墻有些相映成輝,這廳壁上同樣寫滿了字跡。

李潼閑觀閱讀一番,發現這一篇廳壁記主要講述了麟臺沿革并一些署內規章,再看那瘦挺的字跡,莫名有些熟悉感,一看落款書寫者,居然是歐陽通這位老先生。

想起歐陽通,李潼思緒不免有些發散,今年年初,這位老先生便從萬州貶所被召回朝內擔任司禮卿。算起來時間已經過去了小半年,卻遲遲沒有聽到歐陽通歸都的消息。

念及此節,李潼便開口稍作詢問,對此沈君諒也不清楚。倒是李嶠稍作回憶后想起來,說是歐陽通途中生病,似乎逗留在了蜀中成都,日前還向朝廷上表告罪并請辭司禮卿。由此也可見入直內省的好處,最起碼在消息獲取層面上是有著很大優勢。

聽到李嶠這么說,李潼也不免隱隱有些擔心。說起來,他與歐陽通雖然始終沒有見過一面,但正是因為這位老先生建言請求少王出閣讀書,才讓他們兄弟命運有了實質性轉機,繼而發生后續一切,這也讓他對歐陽通由衷感激。

不過他現在擔心也是枉然,能做的也是有限,只能在心里祈禱這位老先生能夠逢兇化吉,平安歸都,到時再登門拜訪,尋機回報。

幾人在直堂閑聊片刻,李潼偶爾望向門外,便發現未到正午便已經陸續有麟臺官員們早退離開,有的人還到直堂來通知一聲,有的人則干脆直接就溜了。

對此,負責麟臺日常運作的麟臺丞王紹宗也并不多作過問,仍是捧著一份古卷讀得入迷。

整整一上午,只發生了一件麟臺正職事務,那就是麟臺郎劉光業登堂求借一批與文字訓詁有關的書卷,足足借出一大箱籠的書籍,由兩名吏員負責搬抬離開。

“鳳閣宗相公奉命革創,普取諸館庫籍卷。”

聽到李嶠隨口一句,李潼開始沒反應過來,片刻過后才意識到,他說的大概就是宗秦客奉命造字的事情。

對于宗秦客奉命造字,李潼倒不好奇,只是有些奇怪問道:“麟臺所隸不是文昌?劉郎何為鳳閣驅使?”

“何止劉郎啊,此前廨中半數所出人員,應是直謁鳳閣待用去了。如今的麟臺,可謂事乏人困,各謀出路。”

王紹宗合起書卷,微笑著對少王說道。只是他這話說完之后,堂中大監沈君諒并李嶠神態都有幾分不自然。

沈君諒羞慚是因為麟臺官長,在內不能統問職事,在外不能抗拒強征,使得整個麟臺都人心渙散。至于李嶠,正是王紹宗所言那種不安職事、另謀出路的代表。

入署這半日時間,李潼算是看明白了麟臺人情世故。沈君諒這個大監只是虛設,內外都乏甚存在感。其他人如果還有出路,也都各自奔走,根本無心守在麟臺。眼下還安在此中的,也只剩下王紹宗這一類相對純粹的老學究。

用比較文青的語調說,這就是一座圍城,外邊的人擠破腦袋想進來,里邊的人瞪大兩眼想出去。

距離正午還有一段時間,又有吏員趨行登堂,帶來一份文昌省任務:右威衛大將軍獨孤卿云前日病逝于坊中家宅,行狀已經遞入大內,文昌尚書局分付諸司任務籌備大臣喪葬,麟臺下屬著作局則負責草擬碑志、祭文等諸文稿。

“獨孤大將軍已經病逝?”

李潼聽到這話倒是有些意外,他前不久上朝途中還跟獨孤卿云的女婿楊執一講起這一件事,沒想到轉天這樣一位南衙大將就已經病逝了。

不過這也并不值得過分悲傷,起碼也算是一個善終。如今那些在位的南衙大將們,單就李潼所知,未來數年內將會有數人逃不過政斗的殘酷,死于非命。

拋開其他不談,總算有一件正經事情可做。大概是因為太無聊了,盡管這是吩咐給著作局的任務,但麟臺直堂幾名本省官員也都湊到一起,討論起來。

尚書局吏員送來獨孤卿云的行狀,所謂行狀就是一個人畢生履歷,碑志、祭文需要用到的素材,若真是什么需要史書立傳的功臣名將,還要再抄錄一份送到史館存檔。

也不得不說,當史館被剝離之后,著作局的事務也實在少得可憐,只剩下給人寫碑志祭文之類的小事了。

李潼對此倒是很感興趣,他此前扒過的古人墓碑不少,墓志銘之類的碑文也整理過許多,如果不是因為這種工作性質,還來不到這個世界呢。成品見得不少,但這個行當的生產環節卻還沒怎么見過。

行狀是獨孤氏家人在外找人撰寫,洋洋灑灑數千字概括孤獨卿云生平。傳閱到李潼這里來的時候,他也頗為認真的看了一遍,這可以說是最原始的史料了,他雖然對獨孤卿云其人其事興趣不大,但翻看一遍也能了解許多后世許多史書所失載的時代細節。

當看到結尾行狀撰寫者落款,李潼不免又是吃了一驚,這一份行卷作者居然也是一位大手子劉知幾。劉知幾在傳統文學界或是名氣不大,但在史學界的名氣則就響亮得多,其所著《史通》乃是史學大著。

李潼還在感慨麟臺不愧士林矚望之地,他來到這里這么短的時間,已經或直接、或間接的接觸到這么多大名鼎鼎初唐士人,后方幾人傳閱行卷,卻已經紛紛議論起來。

“這一份行卷詳略裁定,博采廣引,如巧婦妙手,纖維縝密。這名筆者劉知幾,我與其兄劉知柔頗有酬應,常聽其人感慨家有俊幼更勝乃兄,如今看來,確是不凡。”

周遭幾人還在談論獨孤卿云有關事情,聽到李嶠這么感慨,不免都好奇起來,紛紛湊上前來等待傳閱文章。

人大凡有什么才藝,總是難免炫技比較之想,劉知幾擬寫的這一份行卷遞入署中,很快便讓麟臺這些文人墨客們注意力發生了轉移,討論內容也轉為對文章的品鑒。

李潼站在直堂中,眼見這一幕不免大汗,暗道幸虧現在麟臺沒有獨孤氏家人在場,否則見到你們這群家伙如此無顧人情的歪樓議論,一頓老拳是少不了的。人家死了長輩已經很傷心,你們就算品頭論足,也得找準重點啊!

李潼還在心里吐槽,從外面聞訊趕來的麟臺郎元行沖在輪閱完行卷后,終于把話題又拉了回來,講回獨孤卿云的事情,只是他說出的內容卻比前幾個討論文學的還要欠揍。

“這一份行卷,倒是翔實具體,羅列分明。只是言及亡者身世,卻與故事有差……”

元行沖捧著這一份行卷,開口滔滔不絕分講起來。

李潼本來就有很大的八卦興趣,聽到元行沖講起久前故事,也湊上去認真傾聽起來。

原來這個獨孤卿云,雖然是獨孤姓,聽著像是鮮卑人,但追溯起來,其實卻是根正苗紅的漢人,而且還是李潼他們本家的隴西李氏。

本來也是李唐宗室遠支,結果卻在隋朝因為有功而賜姓獨孤,好好一個國姓,結果就因為祖上太爭氣給弄丟了。

但這還不是獨孤家最郁悶的地方,元行沖一番辯解,更是直接把獨孤家的遮羞底褲都給扒下來了。

原來這個獨孤家賜姓可不是因為在隋朝建了什么大功,其真正賜姓還在北周時期,獨孤氏祖上作為敗卒被賞賜給當時八柱國之一的獨孤信為家奴,因事主有功得到獨孤信的寵信,這才被賜姓為獨孤。

聽完這當中緣由,李潼心里也是樂不可支,只覺得這個元行沖實在太壞了。人家堂堂隴西李氏被賜胡姓已經很委屈了,現在姓也不好改,隱去祖上這段不光彩的過去也是求個面子好看,結果你非要把人陳年舊事給翻出來,顯你能是不是?

元行沖有此堅持也是情理之中,其人出身可是北魏皇族拓跋氏,獨孤信的主子宇文泰原來還是他家臣子呢,你一個家奴還想在你主子的主子的主子后代面前打馬虎眼,當人家不讀書不學史嗎?

不過除了心里覺得好笑之外,李潼再看元行沖一臉的認真,倒有一種歷史車輪滾滾行駛的奇妙感覺:你北魏皇族又怎么樣,現在見了我隴西李氏、大唐郡王,還不是得乖乖彎腰俯首?

眾人議論一番,才又轉回給獨孤卿云撰寫墓志的事情上來。原本這種小活兒,李嶠是不怎么接了,可是見到劉知幾寫的行狀之后,心里倒生出幾分爭勝的念頭,竟然打算親筆撰寫。

看到李嶠已經在沉吟構思,旁邊的大監沈君諒心中一動,轉望向李潼笑語道:“不知大王可有興致小試筆鋒?”

這還有我的事?

李潼聽到這話,心里那滾動的歷史車輪頓時一聽,再抬頭便見滿堂官佐俱都興致盎然的望著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号码 3分彩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规律 南粤36选7 3d独胆双胆专家预测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90ko比分即时指数 重庆幸运农场春节放假安排 十一选五陕西 2000点股票指数是什么 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软件 线上配资 七乐彩10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