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陛下的話嬪妾懂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三王爺只說:“陛下,你若真的想要把她送出宮,當初就不會讓她進宮。更何況,你就算真的把她送走了,她能得自由嗎?”

“可是,留著她,只會把她卷入爭斗的暗流中來。”

此刻的羲和帝,臉上不曾有狠辣的神色,眸光里全是眷戀和溫柔。

“陛下,不管她此刻人在哪兒。這場爭斗,她早就已經卷了進來了。”

慕羲和仿若瞬間了然了。他說:“謝了。朕知道了。”

只要,只要不讓那個人發現自己對她的在乎,她就是安全的。

……

三日后,焚月穿上了曾經自制的舞衣,在小一面前轉了一圈。

她的長袖當風而起,身段婀娜娉婷。舉手投足之間,都仿佛有過精心設計,卻又恍若什么都沒有一般。

她問:“如何?本宮美嗎?”

焚月拂動了一下身上妖紅的袍子,心神激蕩。

這件大紅色的舞衣,是她十五歲的時候王爺送的。

那會兒,他贊她國色天資,當配這荼蘼妖艷的顏色。

那會兒,她認為自己在他的心里定然占了一席之地。

可惜啊……

“娘娘是小一見過最美的女子。普天之下無人能敵。只是娘娘您身上還有傷,這樣去魅惑羲和帝,會不會讓羲和帝不適啊?”

毫無疑問,此刻的月嬪娘娘是極美極美的。可是,只看這張臉會惑人。但月嬪身上的那些鞭痕卻真的是太礙眼了一些。

羲和帝后宮美人上千,他對美人兒的挑剔程度,定然是極大的。

現下娘娘的身上還有那么一些傷痕,怕是……

“這樣更好。羲和帝好的不就是這一口嗎。”

焚月撩開了自己大紅色的水袖,其上鞭痕渾身上下鞭痕交錯,看著是有些猙獰。

“去給本宮取一些朱砂來。這些鞭痕興許能夠對上他的胃口,但是,還不夠。”

“是。”

朱砂很快就取來了。

焚月褪下了自己的衣裳,就那么坐在了鏡子里。旋即,對著鏡子,就著朱砂和青黛在身上涂涂畫畫。只不過片刻的時間,那些縱橫交錯的鞭痕不再猙獰。

她在鞭痕上畫了枝葉,而鞭痕變成藤蔓,藤蔓延伸,在心口的位置,描繪出一朵緋艷的薔薇花。

猙獰恐怖和極致的旖旎構成強烈的對比,只一瞬間,戳中人的心扉。

她再一次重新穿上了自己的舞衣:“蓮池哪里可準備好了?”

“娘娘放心,都已經準備好了。”

既然都已經明白了現在的主子是根本就勸不動的。小一也就再也不勸了,只得由著她的性子來。

焚月對著鏡子再給自己的嘴唇涂上了一層妖媚的紅,再緩緩開口:“那啟程吧。”

蓮花池。

這般圣地,旁人是斷然不敢闖進來的,故而,此刻的羲和帝,看起來還算得上是很放松的。

金色蓮花在陽光的照耀之下,折射出金光。

羲和帝靠在扶欄上,懶洋洋的看了一眼這滿池的蓮花。

耀眼的金色,奪目得像是九重宮闕落下的圣光。

他抬了一下手,攤開手,看陽光從指縫中穿過。

他赫然間想起來。

曾經有人問他為什么熱愛蓮花。

那會兒,他是怎么答的?

他說:“朕這一雙手,曾經沾滿太多的鮮血,所以現在才會喜歡這種圣潔之物。只可惜啊,再圣潔的東西,也凈化不了他這個骨子里都滲透著黑暗的人。”

倏然,天際似乎傳來一陣仙樂,羲和帝的眼睛都跟著發亮了。

蓮花池里,一朵蓮華的花苞綻放開來。圣蓮原本就妖艷中帶著圣潔。

待得花開見底,更是神奇,定睛一看,居然出現了一個妖艷到禍國殃民的女子。一身朦朧輕紗之下,妖絕艷麗的身姿緩緩扭動。比那最魅惑人心的妖都還要迷人。

她抬手,輕薄的大袖滑落,露出布滿傷疤卻瑰麗妖艷的手臂。

焚月就站在那蓮花池上舞蹈,時而比仙更仙,時而比妖更魅。

她今日,分明就是已經打定了主意,定然是要讓那羲和帝,不得不寵幸她。

蠱惑人心的舞蹈,讓夏羲和根本就不能夠再繼續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他猛然拽緊了手,指甲殼都掐進了掌心里。鼻尖有咸腥的味道傳來。赫然是已經被自己掐出了血。

三皇兄說得沒錯啊。這個女人,他壓根就不想要送出皇宮。且無論如何,她都已經被卷入了權勢的斗爭中。

既然如此?他為什么還要繼續這樣苦著自己?

思緒赫然開朗,羲和帝從廊橋之上一躍而起,將那個在蓮花之上風情舞蹈的女子給打橫抱起。

縱然心底掀起波浪,但開口的時候,聲音卻是低啞陰冷,冰寒透骨而起:“你就這么想要侍寢么?”

焚月沒有被那清冷陰寒的聲音所攝住,只是平靜的應答:“陛下,在這皇宮之中,沒有恩寵的下場就是一個死。妾身自然是想要侍寢的。”

她湊得近了一些,好讓身上的味道能夠更有效的發揮。

“好,你既然這么想侍寢,那朕就成全你。”

焚月被羲和帝帶著到了蓮花池旁的涼亭里。

她被放在了冰冷的石桌上。

羲和帝壓著她的身子,恨恨的說道:“月嬪,告訴朕,你進宮,是為了什么?”

“嬪妾入宮,自然是為了侍奉皇上。”

慕羲和粗暴的撕開了她的衣裳,旋即貼上了她的耳朵:“朕知道你是九王爺派來殺朕的。可惜了,論武功,你不是朕的對手。想下毒,朕這身體,早就已經百毒不清了。你的任務,完成不了。”

焚月的心瞬間就涼了,連帶著身體都已經僵硬了。

“陛下,您……”

羲和帝封住了她的嘴唇,不停的啃咬,直到嘗到鮮血的味道。

他掐著她不滿一握的腰,狠狠的說道:“月嬪,不管你是因為什么入宮的,也不管你的任務是什么。從現在開始,你是朕的女人!你這張臉,朕看著甚為歡喜。還要你不惹怒朕,朕會留著你的一條命的。”

羲和帝的和一番話,焚月已經聽得很明白了,自己和九王爺的目的,早就被這個殘暴而聰明的帝王看穿了。

但這番話,有多少真,多少假不得而知。比如他的身體到底是不是百毒不清,就很難確定。說不定就是他來詐她的。

不若,先讓侍寢滿十次,再看看他到底會不會中毒身亡。若是死了,自然是最好。若沒死。只要她在這宮里一日,就有總旁的辦法,去替九王爺謀奪皇位。不過,羲和帝怕是會一直防著她了吧。

“陛下的話,嬪妾懂了。”

說完,焚月將自己滾燙的身體,貼上了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