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你就是現成的夜宵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攥了攥手心,眼睛盯著日記本,腦子里怎么想也想不到十歲之前有過有關傅家的信息,眼前忽然晃過一個人影,我立馬將日記本放進抽屜里,掏出手機給林希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聽著嘟嘟的聲音,我心里竟然開始緊張起來,我在窗前來回走動著,嘴唇咬著手指,心不知不覺懸了起來。

電話那端遲遲沒有人接,我看了眼手機,又重新撥出去,林希還是沒有接,沒有人接電話,我也索性將手機揣著準備出門去找她。

心里有了一個疑惑,要是不問明白了,心里總會惦記著,有個疙瘩。

我踩著拖鞋噔噔下樓,傅夜擎從外面回來,見我神色匆匆的,走的如此之急,快步過來:“怎么了?這么急。”

“我出去一趟,找林希有點事。”我一邊說,一邊朝外走。

“天色已經這么晚了,你穿著一雙拖鞋就出去?”傅夜擎好看的眉毛擰了擰:“什么事這么急?”

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還穿著拖鞋,一時急的忘記了,我哦了一聲,自然不會告訴傅夜擎我找林希是想問問有關以前的事,我記不得了,林希比我大,她肯定還有那些記憶。

我隨便找了一個借口敷衍說:“沒什么事,就是想著之前林希跟唐潛鬧矛盾,自從上次聚會后也沒去看她,剛才打電話沒人接,有點擔心。”

“她已經回公司上班了,這段日子情緒還算穩定,今晚上她跟著出去應酬去了,喝了點酒,估計現在才剛到家吧。”傅夜擎沒有多想,牽著我的手上樓:“先上樓吧,你要是擔心,明天再去找她也不遲。”

這情況,我只能明天再去了,跟著傅夜擎上樓,他身上帶著酒氣,顯然也是喝了不少酒,回了房間,他脫了外套就倒在了床上,扯了扯領帶,很是疲憊,我推了推他:“我給你去放熱水吧,洗個澡再睡。”

他捏了捏眉骨,嗓音帶著磁性嗯了一聲,我扯了被子暫時給他蓋在身上,進了浴室給他放洗澡水,弄好之后,我出去叫他,他喝了不少酒,但不醉,就是累,撐著身子起來進了浴室,我給他將睡衣準備好。

傅瑤兒聽到車子聲音知道傅夜擎回來了,傅夜擎剛進浴室,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見到傅瑤兒,我問:“瑤兒,有什么事嗎?佳佳他睡了沒有?”

“剛給他洗了澡,正躺在床上看漫畫書,對了,我哥回來了是吧,人呢?”她探頭朝里面看了眼問。

“洗澡去了,找你哥有事?”

傅瑤兒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嗯,我定了明天去法國的票,過來跟我哥說一聲。”

“你要去法國?”我訝異:“怎么這么突然,你是去干什么?跟誰一起去?”

我已經拿傅瑤兒當妹妹看待,也就下意識多嘴問了一句,話落之后,也就反應過來,思慕在法國,傅瑤兒此時去國外,自然是去找思慕。

傅瑤兒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跟霍思誠一起去,他最近準備辦一個攝影展,讓我跟著一起,這次就去法國那邊看看那些前輩們的作品,漲漲經驗,霍思誠還說要去他哥的酒莊,也就順便去霍思慕的酒莊參觀參觀,安安姐,你不會生我氣吧。”

“我生你氣干什么,這是你的自由,你是待會讓我幫忙轉達,還是進來等你哥洗完澡出來親口說?”

“那還是安安姐待會幫忙轉告吧,我怕我哥又要嘮叨個沒完,那這樣我先去睡了。”

傅瑤兒這是怕傅夜擎不讓她去,讓我當中間人呢,雖然傅瑤兒跟霍思誠是把心思給說明了,但將心思用在思慕身上,估計沒有什么好結果,當哥哥的肯定是怕自己的妹妹吃虧。

“你明天什么時候的機票,到時送你去機場。”

“不用了,六點的航班,太早了,霍思誠他過來接,安安姐,你就不用送了,對了,還是等我走了之后再告訴我哥吧,晚安了,今晚上佳佳就跟我睡,給你們兩人騰出二人空間,別太感謝我哦。”傅瑤兒笑的奸詐,立馬閃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關上門回房間,傅夜擎正好洗了裹著浴巾出來:“剛才瑤兒過來了?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事,就是告訴我晚上佳佳跟她睡,讓我不用過去抱過來了。”做中間人還是挺難的,說實話吧,惹小姨子不高興,不說實話,又得欺騙傅夜擎,左右衡量,還是騙傅夜擎算了,反正騙傅夜擎不會有后果。

“瑤兒終于懂事了。”傅夜擎性感的薄唇勾了勾,將我一把擁入懷里,深情的雙眸凝著我:“安安,晚上沒吃飽,來點夜宵。”

我起初沒反應過來傅夜擎的意思,說道:“那我下樓去給你下面吧。”

我是真沒想歪,推了推他想要離開他懷里下樓去給他煮面,他忽然吻住我的唇:“你不就是我的夜宵?”

臉頰蹭的一下紅了,這是隨時隨地耍流氓,真是老司機啊。

吻是纏綿的,情是甜蜜的,室內的氣氛是曖昧的,他帶著我倒在床上,礙于肚子,他只能側著身子。

跟嘉音吃了烤魚回來,我這還沒洗澡呢,身上都是烤魚味,我嘟囔道:“還沒洗澡呢。”

“我給你洗。”他離開我的唇,開始在我的脖子上游走,粗氣噴薄在耳后,不自覺的呼吸都帶著嬌喘。

他口中的洗可不是去浴室用熱水洗,而是他用嘴洗,一點一寸吻遍我身子。

這傅瑤兒還真是懂事,將佳佳帶走,給了傅夜擎可乘之機,這男人也憋太久了,孩子現在已經穩定,只要動作弧度不大也沒事,這色心就起了,我想之前說什么培養佳佳獨立能力,讓單獨睡覺的理由也只是編的吧。

翌日,蓉城的天氣漸漸回暖了,今天是禮拜六,傅夜擎不用去公司,昨晚上又是累上加累,也就睡到特別遲,我也沒叫他,讓他睡。

傅瑤兒早上已經離開了,到機場的時候給了我一個信息,雖說這是傅瑤兒的自由,我也還是有點擔心,想了想,我還是給思慕打了一個電話,這么久沒聯系,號碼撥出去的時候我心里還有點緊張,其實更多的還是不敢面對吧。

因為想著傅瑤兒的事,也就沒想現在法國這個時候正是中午,這個時候思慕也該去吃午飯了,電話撥出去幾秒,剛想掛掉,等過一會兒再打,那端卻已經接通了,思慕清冽的聲音中夾著一絲難以抑制的興奮:“安安,有什么事嗎?”

“我沒什么事。”電話里還有別的雜音,我問:“你現在在外面嗎?吃飯了沒有?”

“剛到餐廳,今天約了一名客戶見面。”隔了一會兒,他沉聲問:“安安,最近好嗎?我聽思誠說你們已經復婚了。”

“嗯。”我手摸著后腦勺,應了一聲之后,還不知道該說什么了,沉默了一會兒,我說:“我很好,你呢,我聽說姚小姐也在法國出差,她……”

“我也很好。”他打斷我的話,并沒有在姚青檸這個話題上繼續,我不知道為什么,但也識趣的沒說下去,既然姚青檸這個名字都不能提,那我更不敢說傅瑤兒了,也就跟思慕在電話里閑聊了幾句,問候一下,想著他正約見客戶,也就聊了一會兒掛了電話。

佳佳比我還早起,保姆在照料著他,想著傅夜擎還在睡,我看了眼時間,將佳佳交給保姆,我打了一個車去林希那里。

林希昨晚可能還真的喝了不少酒,我按了半天門鈴她才頭發蓬松,穿著睡衣拖鞋來給我開門,見到是我,她一點也沒有訝異,想來也是后來看到我打的電話了,她側身讓我進去,給我倒了一杯水:“先進來坐坐吧,我去換件衣服洗漱一下。”

初霖在房間里打電子游戲,聲音特別大,這房子也不是第一次來,也沒有拘謹感,林希很快收拾好出來,臉上帶著宿醉之后的疲憊,眼底還有黑眼圈,她看向我問:“昨晚打電話是有什么事嗎?”

“確實有點事想問問,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訴我實話了。”

林希第一次見我如此嚴肅,愣了愣,旋即說道:“上次雖然騙了你,但之前說的可都是真的,有什么事你盡管問吧,只要我知道的,當初我不是說過嗎,如果你有需要我的一天,我會盡力。”

這話是在她當初跟黎姿打起來那天說的。

“我就是想知道當初我爸卷走跟傅夜擎父親合作開的風投公司的錢后,你母親她那時在哪里?還有,我媽那時在哪里?”我直截了當的說:“對于十歲之前我沒有多少記憶,想來你應該還有點記憶,所以過來問問。”

“你怎么突然問起這件事來,還想著初勵成跳樓的事?之前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林希喝了一口水說:“初安,現在我勸你還是別再追究當年的事了,都過去了,再問這些還有什么意義,而且對于那個時候的記憶,我也很模糊了,恐怕幫不上你什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江苏快三遗漏号查询 大盘跌个股涨的股票 山西11选5投注网站 天津11选5万能八码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福州体育彩票36选7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江苏11选5开奖 湖北快3实用技巧 数学破解彩票有规律 双色球开奖结果 炒股开户平台 青海快3十大规律 股票软件免费版 内蒙古快3开奖官网 股票入门k线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