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傅夜擎出車禍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緊捏著手機,姚青檸上前皺眉說:“初小姐,我看傅夜擎根本就沒想過出庭,這場官司,看來已經不需要我了,你還是有時間找傅夜擎談談吧。”

談什么談啊,傅夜擎要是給我機會,就不會帶著人走了。

我擰了擰眉心:“真是抱歉,讓你白忙活一趟。”

姚青檸或許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沒多大的訝異,淺笑道:“沒事,初小姐,這里既然沒事了,我先回事務所了。”

姚青檸走后,我剛坐進車里準備去公司,嘉音的電話打了過來,語氣有點雀雀:“初安,我聽說今天你跟傅夜擎離婚案開庭,這是怎么回事?不是早就離了嗎?這又是上演的哪出?怎么之前沒聽你說過。”

靠在車椅背上,扒拉了一下頭發,苦哈哈地說:“所謂家丑不可外揚,現在你不已經聽說了,出來一趟吧,傅夜擎沒有出席,我正好想找個人說說話。”

“地點,我馬上過來。”

怎么聽嘉音的語氣里都是幸災樂禍的,我說:“鄭氏樓下品尚咖啡廳。”

掛了電話,我發動車子朝鄭氏開去,一個紅綠燈路口,我將手機拿出來翻了一下通話記錄,傅夜擎的電話我沒有存,也沒有備注,但是號碼我是記下來了,看著通話記錄里前兩天他給我打的電話,若有所思,拇指摩挲著觸屏,輕輕點了一下,再點一下便可以撥出去,拇指猶豫著要不要按下去,沒等我決定好,后面傳來急促的喇叭聲,紅燈早已經跳轉綠燈幾秒,前面的車子已經開出去了,后面的人不斷的按喇叭催促。

忙慌將手機放下松開剎車,我先到地點,知道嘉音的習慣喝什么,提前給她點了,服務生剛走開,我的目光便瞥見咖啡廳門口進來的兩人,鄭美慧跟苗淼。

看見苗淼,我不禁想起那天在鄭國榮辦公室里見到的一幕,又見鄭美慧跟苗淼兩人姐妹情深的挽著手,心里不由得覺得好笑。

因為方便嘉音待會過來看見我,便選了一個特別顯眼的位置,這也正好讓鄭美慧看見了,與苗淼兩人笑著朝我走過來:“表姐,這么巧,不介意坐一起吧?”

我笑盈盈的看著她:“如果我說介意,你能不坐嗎?”

我覺得鄭美慧就是沒事找事型,偏生要給自己難看,給我添堵,其實我們大路朝天各走兩邊挺好的,非要擠在一起來。

鄭美慧嘴角笑意一僵,苗淼瞄了眼鄭美慧的臉色,嗲著聲音打圓場:“初安,你跟美惠是表姐妹,這遇見也是難得,我們見你也是一個人坐這,大家坐一起聊聊天也挺好的,你說是嗎?”

跟鄭美慧每天都會遇見,哪里有什么難得不難得,而我已經約了嘉音,一點也不想跟這兩人坐一起,可我還沒吭聲,苗淼拉著鄭美慧在我對面坐下來,叫來服務員點了咖啡跟蛋糕。

我冷冷地笑了,這位置本身是我先坐下來,也不可能她們坐下了,我就讓。

三人面對面坐著,我將目光看向門口,等著嘉音過來,氣氛有點尷尬,余光瞥見鄭美慧拿手肘捅了苗淼一下,苗淼會意,打破僵局笑問道:“初安,你說我們也好久沒見面了,記得上一次我們三人這樣坐下來聊聊天敘敘舊還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時候你好像懷著兩個月的身子,初伯母擔心得很,連打幾個電話叫你回去……”苗淼忽然停了下來,故作哎呀一聲:“初安,你看我,不會說話,怎么提起這些事,當年伯母的事,真是讓人嘆息,不過你也別傷心了,過去的就過去了吧,我聽美惠說,你跟霍思慕在一起了,真是令人羨慕啊,美惠跟藺遠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對,現在你們都有好歸宿了,真是替你們高興。”

苗淼的話對鄭美慧很是受用,臉上帶著嬌羞:“苗淼,我跟藺遠八字還沒一撇呢。”

“那不是遲早的事,藺遠不娶你,他還能娶誰啊,晚上藺家不是邀請了你們一家吃飯嗎?這肯定是商量訂婚的事。”

鄭美慧忽然語氣帶著點怨氣,狠狠地說:“藺遠心中可裝著別人,要不是我這表姐回來了,我們早就訂婚了。”

“美惠,你肯定想多了,藺遠跟初安那都是大學的事了,他后來不是選擇你嘛,說明你才是他想娶的人。”苗淼笑盈盈地對我說:“初安,你說是吧?”

兩人一唱一和,還真是挺搭的。

就知道這兩人存心來給我添堵,原本聽到苗淼提到我媽,心里就已經竄出了一團火,現在點名,臉色沉了沉,沒給苗淼留面子:“苗小姐,我看你是宮廷劇看多了,這表演真是讓人稱贊,你不去娛樂圈發展真是太可惜了,這么多年沒見,不知道苗小姐找到男朋友沒有,如果沒有,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給你介紹介紹,就是不知道苗小姐喜歡哪種類型,是小鮮肉還是年紀大的可以做你爸的類型。”

跟這些人說話真是累,我的話一出,苗淼的臉色大變,眸底掠過一抹心虛,惱羞道:“初安,我剛才是說錯話了,也跟你道歉了,你為什么還要這么說,難道你還真想再回來跟美惠搶藺遠?”

腦子有病。

心里真是火大,不知道苗淼是這些年演戲演多了還是宮廷看多了,這白蓮花裝的,真是讓人佩服。

鄭美慧這個傻子一旁幫忙:“初安,大家朋友一場,你現在已經落魄了,在鄭家的屋檐下討生活,有些東西有些人你就別妄想了,我們能坐下來跟你一起,就別給臉不要臉了。”

手緊握著咖啡,我沒來得及動作,忽然一道聲音橫插了進來:“到底是誰給臉不要臉了,要演白蓮花回家演去,別出來讓人看著惡心。”

這是嘉音進來說的第一句話,而說話的同時,將我手里剛端上來不到五分鐘的熱咖啡搶過去朝鄭美慧跟苗淼身上潑過去,兩人尖叫不已,咖啡廳所有人都側目過來。

真是霸氣。

雖然我也很想潑,倒還是沒有嘉音這么直接爽快。

這咖啡有點燙,嘉音沒往兩人的臉上潑,就潑在身上,現在已經是秋季,都穿著兩件衣裳,除了一些濺在皮膚上的咖啡讓兩人皮膚上燙了紅點,其余也就是臟了衣服而已。

兩人慌亂的扯著紙巾擦身上的污漬,見潑咖啡的人是嘉音,此刻兩人又是狼狽,鄭美慧狠狠地丟下一句:“楊嘉音,初安,我們走著瞧。”兩人便狼狽的走了。

嘉音得了便宜還賣乖,笑著揮手:“姑奶奶隨時恭候,慢走不送啊。”

兩人走后,我給嘉音豎起了大拇指:“你這脾氣,真是夠辣的,難怪汪東駿這么怕你。”

汪東駿口口聲聲說嘉音是母老虎,那不就是忌憚嗎?

座位已經濕了,我們兩人換了位置,重新點了咖啡。

嘉音放下包說:“我早就看這兩人不順眼了,一個讓人惡心,一個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只是潑一杯咖啡,沒揍兩人就不錯了,你也是,怎么坐著任這兩人拿捏。”

我笑說:“我這不是算著你會來,有你在,哪里需要我動手,而且跟兩個腦子有病的人計較,很累,我也嫌麻煩。”

嘉音白了我一眼,手趴在桌上湊過來八卦道:“快說說,你跟傅夜擎這鬧離婚是怎么回事?我這匆匆趕過來,替你趕走兩腦子有病的人,怎么也得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你難道不應該先安慰安慰我這受傷的心?”我瞪了她一眼,攤攤手說:“你都已經得到消息了,我還有什么可說的,就是傅夜擎不知道葫蘆里賣什么藥,今天開庭卻放我鴿子,帶著佳佳去臨市出差了。”

嘉音意味深長的看著我:“初安,你完了,這次你真的完了。”

嘉音這話說的我心底有點兒發毛:“怎么就完了?”

“你想想啊,這傅夜擎不離婚,將你拖著,你就沒法跟霍思慕在一起,這不是二男爭一女的節奏?現在你夾在中間,那不就是成夾心餅干嘛。”嘉音分析道:“在國內,你還是傅夜擎的老婆,在法國,你跟霍思慕又是訂了婚的,兩條船穩穩當當的踩著。”

“可哪一天要是翻了,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是吧?”我接了她后面的話,說道:“嘉音,別跟我開玩笑了,第一,傅夜擎也是跟沈映蓉訂了婚的,第二,我爸是他害的跳樓,就算我這輩子無法將他怎么樣,但不可能在一起,這婚必須離。”

“可他要是這么一直拖著你,你也沒辦法啊?這外界估計都以為你們離了婚,沈映蓉要是就這么跟著傅夜擎,婚姻算什么啊,現在你看那豪門貴圈里,沒有那一張紙就這么過一輩子的也不是沒有,一張紙捆綁的不是感情,是利益,我給你舉例,你就看那娛樂圈里的謝霆鋒跟王菲兩人吧,這一結一離,分分合合,到那個份上了,在一起就行了,有沒有那張紙,外界也都是猜測,誰真管真實內幕是什么,這結婚了以后要是離婚,還得為財產分割打官司,多麻煩不是。”嘉音一只手撐著下巴看著我說:“你看我跟汪東駿,要只是情侶,早分幾百回了,可這一張紙捆著,是兩家人的事,一離婚那就是各種利益,想灑脫都不行,這沈映蓉要是不在乎那些了,傅夜擎坐享齊人之福,只要不是傻子都樂意這么干。”

“嘉音,到底誰是你朋友,你這幫誰說話呢。”

“我實話實說,跟你分析現狀啊。”嘉音笑道:“難道你沒聽出我的意思?我這不是為你著想嗎?離婚不離婚,有那么重要嗎?不就一張破紙,要真想做什么,能約束你什么?”

嘉音的話讓我恍然大悟,只要不跟傅夜擎沒離婚的事挑破,我完全可以當它不存在,如嘉音所說,離了又如何?沒離又如何?

我何須在這件事上跟傅夜擎爭,讓他牽著鼻子走。

當初沖動的訴訟離婚,其實終究還是因為我的骨子里太傳統了,我若是有嘉音這思想的一半,何須這么苦惱。

我舉了舉面前的咖啡與嘉音的碰了杯,彎了彎唇說:“聽美女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受教了。”

“多謝夸獎。”嘉音雙手端著咖啡杯有模有樣的謙虛起來。

我們相視一笑,嘉音抿了一口咖啡后說:“其實這些話思慕也是知道,只是他不好跟你說吧,畢竟你想做什么,他都依著你,哪里敢教訓你半句,對了,你家霍思慕最近怎么沒見到。”

“他回法國了,有些事要處理。”

嘉音的話讓我若有所思,思慕確實太縱容我了,不管我做什么,他沒說半句,出事了,他替我收拾爛攤子就行,進鄭氏如此,跟傅夜擎鬧離婚也是如此。

跟嘉音聊了好一會兒,我也就回了公司,本想給思慕打一個電話,可看了眼時間,這個時候法國那邊正是凌晨,也就沒打擾了。

鄭國榮不死心還想要貸款,這兩日從其他經理的口中大約也知道鄭國榮貸款做什么,他想購買一批新設備,聘請技術人員,擴建工廠。

看來我這個舅舅上次在傅夜擎合作案上失利了,這打算再接再厲啊。

之前在咖啡廳聽苗淼說藺家請了鄭家人吃飯,鄭美慧也就沒來公司,估計是去準備晚上怎么表現了,我落了一個清靜,瞧著時針指著六點,我也打算收拾一下準備下班,我沒事可做,也就只能回家一個人聽聽音樂待著玩玩電腦,大概夜里十點的時候,擱在一側的手機忽然響了,瞄了一下來電,是王琳打過來的。

王琳跟著傅夜擎去臨市出差,蓉城到臨市坐飛機兩個小時不到,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跟著傅夜擎在臨市嗎?跟我電話做什么?

疑惑的接了電話,電話那頭王琳帶著顫音說:“太太,傅總出車禍了,現在正在醫院里,你快過來一趟吧。”

王琳的聲音是因為恐懼,讓人心頭一顫,我瞬間握緊了手機,繃著聲音問:“哪家醫院?佳佳呢?他有沒有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