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詛咒他拉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好…”張宸赫抿唇笑了下,然后收回視線,接著也跟著喝了起來。

這東西雖然賣相不好,但不得不說,味道真的很不錯。

“你怎么做了兩杯呢?”張宸赫以為譚玉不管做什么,都會送來一個,沒想到是兩個。

“陪你喝啊。”譚玉說著,深紫色的眼睛平靜溫柔。

“等我到這么晚,就是為了給我做這個?”

“…?是啊。”

張宸赫聽到譚玉的話,也不由得笑了,然后表情跟著邪邪一笑,問道,

“看來你是別有用心的。”

“?什么用心啊?”譚玉是真的想給他做點什么,卻沒有想到張宸赫會這么問。

“別的不做,非得做黃.色的果汁給我,我要是真的不給你點顏色看看,都對不起你了。”

張宸赫說著話,邊逐個解開自己胸前的衣服扣子,譚玉看事情不妙,便要起身出去,可張宸赫的長臂一把拉住她,把女人囚禁在自己的懷里,為所欲為…



【貴豐】企業的總部大樓里,近日來鬧得沸沸揚揚,不過這股熱鬧,都是在員工茶余飯后才談論的,雖然是在工作之余的八卦,但鬧得時間久了,還是會引起領導的注意。

這股風的源頭,就是因為譚玉的出現。

首先,譚玉就是個不可多得的漂亮女人,她的到來,自然就給公司帶來不小的轟動。

然后是張宸赫毫不猶豫的給她送來的文件簽字,而且沒有難為她;再就是面對商業機密風波一件事;大家雖然不太清楚內情,但在外人的眼里,譚玉就是脫不開關系,更可怕的是,被一向把工作看得很嚴格的劉見親自幫助譚玉。

這些,就足夠讓單位的同事們津津樂道的了。研發部被劉見狠狠整頓之后,變得安靜了很多,這更讓大家認為,是劉見心疼譚玉了。

其實,劉見和譚玉之間,無非是經常在食堂一起吃飯罷了,但這樣的俊男美女,想不被人留意都很難。

結果,事情又過了一陣子。

張宸赫從外面回來后,召開了季度的總結會議,結果在一場會議快結束的時候,提出了不允許公司員工內部戀愛的事。

更可氣的是,在張宸赫講到不允許內部戀愛的時候,大家很多人的目光,竟然齊刷刷的往劉見和譚玉的臉上掃過,讓譚玉的臉瞬間發熱,就算譚玉是清白的,但被這么多人這么盯著看,也難免會覺得害羞。

而隔在一旁的劉見,卻臉皮很厚的,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到底是男生,面對這種事,承受能力就是比女生強。

因為是在會議的結尾才提出的,所以很快,不等譚玉的臉紅消退,這邊就已經會議結束了。

等到散會后,譚玉這個話題人物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雖然張宸赫沒有指名提出,但眾人的眼光看向誰,自己還不知道嗎?

“劉見,我看,我們中午的時候,還是別在一起吃飯了。”譚玉沒精神的和劉見說著話。

其實她是有心不想和劉見吃飯的,但怎奈劉見總是跟著譚玉,她到哪里,劉見就把餐盤端到哪里。出了會議室后,劉見又像個跟屁蟲的似的跟在譚玉的身邊,譚玉無奈的,直接和他說明。

“這你怕什么,我們是清白的。”

“可影響不好。”譚玉站住,然后轉過身,看著劉見,眼神里滿滿的都是無奈。

看到譚玉滿眼的無奈,劉見也有些過意不去了,可他是真的很喜歡和譚玉在一起,甚至因為之前張宸赫沒有答應自己,讓譚玉做自己的助理,他還很生氣的。

在劉見這邊,他認為沒有繼續追問,關于讓譚玉做自己助理的事,已經對張宸赫很海涵了,但看到譚玉這么受打擊,劉見的心里,真的覺得替譚玉不平。

譚玉看劉見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間的僵硬,自己也覺得是不是剛才的話,有些生硬了,她緩和了下情緒,然后道歉,

“對不起,剛才的話有些重了。”

劉見看譚玉這么乖,心里更是替譚玉覺得委屈,便和她說道,

“沒事的,你回去放松下心情。”

“我先回去了。”譚玉說完,便回到自己的部門辦公室去了。

劉見一個人站在原地,無視身邊路過的女員工。朝他投來愛慕的眼神,獨自思考著什么。

譚玉回到了辦公室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處理著李主管給她分發的任務,雖然在坐的同事,看似都在整理手頭上的事,但實際上,都把視線時不時的往譚玉那張精致的臉蛋上瞄,男同事看她漂亮,女同事看她的眼神里就復雜了很多了。

但他們怎么看,譚玉都裝作不知道,只顧著手頭上的工作。譚玉明白,要是這個時候說些別的話,會更加讓人浮想聯翩的,到時候越描越黑,明明沒有的事,也給說成了有的,到了那個時候可就麻煩了。

張宸赫的總裁辦公室內。

劉見坐到張宸赫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對自己剛才的問話一點都不覺得過分。

而這邊張宸赫可是不高興了。

“我沒找你單獨談,你反而找起我來了。”張宸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會議上的事,引得老友兼主力員工,這么積極的詢問。

“張總,您不覺得剛才的話對譚玉很不公平嗎?”

“我可沒點名說誰。”

“您的確是沒點名說誰,但大家都往誰的臉上看去,這個還用我來告訴您嗎?而且我和她根本就沒什么事。”劉見主動找張宸赫來,也是覺得對自己不公平。

“你和她的事,現在鬧得整個【貴豐】總部都沸沸揚揚,別說總部,就是分公司都有知道的了,你讓我的臉往那里放?”張宸赫也是氣極了。

“可是我們倆只是同事關系,哪里有那些看不見摸不到的事?”

“那也不行,你和她一定要保持距離,就算你和她沒事,那走的那么近,對內部員工影響不好。”張宸赫就是無法忍受譚玉和別人傳出些花邊新聞。

劉見卻一點都不生氣,他把身體往辦公桌這邊靠來,繼續說道,

“我就說你和譚玉之間的關系不一般…張總,要不您看這樣吧,您讓譚玉做我的貼身助理好嗎?她那么愛學習,又聰明,我和她一起工作肯定會為公司做出巨大貢獻的。把我和她派到分公司,這樣您就看不到了,不光是看不到我,也看不到譚玉了,眼不見為凈。”劉見說完,還氣死人不償命的挑了挑眉毛。

張宸赫聽到劉見的話,也反怒為笑,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過了一會,那邊通了話,張宸赫禮貌的說道,

“阿姨您好…最近分公司來了個女主管,人漂亮,家世背景也好…嗯,嗯…您看,哪天我安排他們倆…”

張宸赫這邊跟電話里的人說著,那邊劉見卻像是吃了什么藥似的,麻痹一樣,看著張宸赫,然后下一秒鐘,一把搶過張宸赫的手機,跟那邊說道,

“媽,您別聽他瞎說,什么都沒有的事…”劉見在電話里又說了些話,這才算是把媽媽的心給安定下來。

劉見掛斷電話后,呆坐到椅子上,就差沒出冷汗了。

他最怕他爸媽催婚了,這對劉見來講,簡直比見鬼還恐怖。

緩過神來的劉見,再次對上了張宸赫邪.惡的眼神,

“我自己去分公司呆段時間哈,不用譚玉陪了,你別再跟我媽倆給我聯系相親了。”劉見認真的看著張宸赫,他自己也知道,無非是去分公司呆幾天罷了,也比被張宸赫和媽媽逼著相親強。

張宸赫也知道,有事的時候,找他媽出山是最最奏效的。

看著劉見離開辦公室的背影,張宸赫的唇勾起一抹笑意,其實,無論是劉見,還是斷刑,他都說不過他們,但再怎么鬧矛盾,好友就是好友。

劉見出了總裁辦公室的大門時,剛好看到了正要到茶水間倒咖啡的譚玉,

“你怎么了?好像不高興。”譚玉口頭上說著要和劉見保持距離,但怎么可能會做的那么絕,畢竟劉見這么幫助自己,在心里早就把劉見當做好朋友了,此時,看到他從總裁辦公室里出來,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自然是要問一下了。

“其實也沒什么,每次和張宸赫鬧不愉快,他就把我搞到我媽那邊,然后,我可能這幾天都不能在這里上班了,有事就給我打電話,等我回來后,幫你出氣。”劉見跟沒長記性似的,把譚玉拉到一邊,說著心里話。

“你和張總生氣了?”譚玉有些好奇,劉見怎么還敢和自己的頂頭上司鬧別扭,就算他是劉見的同學。

是不是也太…

“張宸赫就是個過河拆橋的主,他把商業機密泄露的麻煩事交給我來辦,等我把這邊處理好了,就把我再次扔出去,送到分公司,你看他多過分,真討厭,我詛咒他拉稀到脫.肛…”劉見看著譚玉單純的深紫色大眼睛,很隨意的說著自己的想說的話,那架勢大有一番要說到泄憤為止。

因為譚玉是醫學出身,作為好朋友,劉見也跟著看了些醫療書籍,所以現在說起話來,都會帶著些專業的術語。

聽到劉見這么說,譚玉不故意的笑了出來,一個沒穩住,好懸沒把杯子弄掉地上,她雖然也曾在心里罵過張宸赫,但從來沒有以這么專業的術語,來講究或者評論一個人的好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