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二章 真的好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領主大人的辦公室當中,人們小聲的交談著,此時說話的人是最高領導層之一的民主人士愛德華,他一臉愁的樣子,話說他盡管也算是見多識廣了,而且就在他的民主道路上,也是經歷了許多的事情,但是……

民主人士愛德華的水準真的是太低了,話說就現在而言,貌似也已經是他人生當中的最巔峰了,而且這還是在遇到了領主大人之后的事情。筆趣閣 .

就其個人的經歷而言,那是從未遇到過好像是眼前的這般狀況的,盡管他之前也是有那么一點預料,但是沒有想到的,反應會如此的激烈。

這令愛德華十分的愁,他不知道該怎么是好了!

這是出了愛德華承受能力之外的事情。

“生了就生了,想怎么樣,又有什么用處,還是趕快想辦法解決這個事情吧!趁著現在的對方還沒有找上門來之前!”相比之下,曾經身為小鎮唯一公務員的6老人,那神情就要激動一些了,只不過很明顯的,他盡管是著急,但是立場卻是沒有半點問題,完全就是站在小鎮的一方,根本不會動搖。

當然,6老人也沒有任何可以被動搖的理由,就他現在的年歲,就算是生了任何的事情,哪怕就算是死,他也會毅然的死在這個小鎮之中的。

話說,就眼前的狀況而言,還遠遠的達不到死的程度,不過就是比較的為難而已。

“這個……雖說傳來了這樣子的消息,但是未必就是那么的嚴重,當然盡管那個東方的國家真的是在世界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了,不過想要真正的影響我們的政府的態度,也并非就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就在我國的土地上,無論是哪一國的國民那都是要遵守法律的,而一旦違反了法律,那么就一定會被審判,被懲罰,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們只需要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就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身穿著一件十分得體的西裝,打扮的也是人模狗樣,當然長相身材什么的都是十分普通的那一種,但是有一點卻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這家伙身上所散出來的一股屬于政府官員的氣息,那是相當的濃烈的!

話說就在現場,也就是他的官場氣息最為的濃烈了,哦!實際上他就是官場中人來著,名叫索羅·白德特,那是之前成為了領主大人潛伏在上級政府的臥底一般的人物。

而這一次,就是他準備前來這里通風報信了,話說這個索羅·白德特也真的是消息靈通,當然內部有人好辦事,話說領主大人走的這一步棋也是相當的正確了,這一次有了索羅·白德特前來通風報信,那可是給予了小鎮方面以一個極大的緩沖時間。

而且還有索羅·白德特親自前來獻計,話說他對于領主大人也算是忠心耿耿,熱情積極了,一般的人可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是啊,是啊,就是這個道理!”作為前咖啡店老板娘的黛麗絲在這個時候也是開口說話了,盡管與她的專業那是相當的不對口,實際上就前任的咖啡店老板娘的黛麗絲真的是不想要去關心這樣子的事情,那什么好好的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就好了,為什么還要擔心這些來自外部的攻擊。

這個世界怎么就那么的不和諧來著。

而且話說權勢越大,貌似是就越的容易遇到這樣子的事情,那什么她昔日作為咖啡店老板娘的時候,就完全沒有這些事情,除非是店面不存在了,否則的話她就一直的能夠在她的咖啡店當中待到死為止。

直至死亡才能將其分離。

然而現在……

黛麗絲自內心的想要盡快的平息這個事情,哪怕就算只是虛假的安慰,她就是那種埋著頭過日子的人,你讓她面對現在的這檔子的事情,那是力不從心的!

當然若是有人真的是欺負到了家門口,那么黛麗絲也絕對會毫不客氣,毫不留情,直接就用槍彈去招呼對方。

“我說,一定是有了內奸!”這著眼的角度又是不同了,不過就一個群體而言,總會有各種不同的意見來著,若是完全都是意見統一的話,那不是真正的完美的群體,所有人都齊心合力向著一個地方用力,那就是一人之下的獨裁的一言堂。

而就在這里,實際上真的是有點像是領主大人一人之下的一言堂,話說只要是領主大人決定了的事情,那就是不需要再進行任何的商量,只需要立即的去執行就好了。

不過……

領主大人很少做這樣子的事情,她更喜歡的是聆聽屬下們的議論與言,然后再綜合所有人的建議,最終得出一個至少讓大部分人都會滿意的答案。

當然至于這個答案到底是對還是錯?

哦……大體上是不會出錯的,領主大人也會完全的盲從,她也有自己的分析判斷,不過基本上錯誤的機會那是很少的!

畢竟領主大人也是分事情的輕重緩急的,若是真正的大方向什么的,領主大人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插手的,因為就在那個時候,真理往往是屬于少數人的!

過多的討論,只會白白的浪費時間,錯過時機。

不過現在……

這倒是沒什么了,盡管事態也是十分的緊急,但是領主大人還是心中有數的,那么就好好的談論一番吧。

這也算是一種頭腦風暴了。

“內奸?”一個五大三粗的中年人立即有興趣的樣子開口說道,他似乎是認同了白助理大人的話語的樣子,當然這也是因為這就是他的職務范疇之內的事情,而通過這個中年人身上所穿著的明顯與其他人不一樣的衣服,也能一眼分辨出他的身份了。

那是一身閃亮的鎧甲!

哦,這個人當然就是小鎮保安部門的腦人物了,當然基本上這位中年大叔是不怎么管事的,絕大部分的工作都是直接的交給了手下人,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卻也是想要好好的表現那么一番,畢竟是在領主大人的面前,那狀況是不同的。

就算是平時是不管是的,但是現在卻是一副十分積極的樣子,當然這事情事后還是可以交給屬下的,只不過很顯然,卻是給領主大人留下了那么一個好印象,這是何樂而不為的事情啊!

這位保安部門的腦人物自然是在自己的內心當中打著如意算盤。

“當然是有內奸,否則的話,怎么可能會出現這一檔子的事情,明明我們已經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人都抓了起來的,按照正常的狀況,是不可能有消息傳出去,而既然是沒有消息傳出去,那么當然也就不可能會出現現在的這個事情!”白助理大人十分確定的說道,那是相當確鑿的樣子,當然她這樣子的說法,也是有著她的一番道理,倒不是完全的為了說而說的,盡管某些人不以為然,但是卻也是稍微的附和了一下這樣子的說法。

畢竟內奸什么的,大家就內心而言,是不希望有的,而且就算是這樣子的說出來,也是有一些破壞整體的和諧與安定的,畢竟如此一來,勢必所有人之間就會忍不住的疑神疑鬼,而這樣子的事情肯定是不好的。

不過大家對于內奸什么的,那又是深惡痛絕的,話說內奸什么的,真的是最討厭了,好不容易做點什么事情,毫不容易就有了那么一點的成就,那什么就被內奸隨便的一搞,結果就是完全的付諸于流水,出了這樣子的事情,可是讓人相當的氣憤!

但是……

最好是沒有什么內奸,并非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敵人太過于的狡猾,話說如此一來,實際上更能夠接受一下。

畢竟真的是寧愿對手是神對手,也不希望自家有豬隊友來著。

“有道理,有道理,就是這樣子的道理,這件事情交給我好了,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內奸抓出來的!”保安部門的腦人物立即的拍著自己的胸脯做出了保證,就宛如自己是一位相當厲害的偵探一般,只要是有案件生,那么他就一定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將其偵破!話說真相就只有那么一個,而且注定了也會擺在他的面前。

“這事情,實際上并不需要太著急的,慢慢的來就可以……”民主人士愛德華在這個時候開口了,若是真的有內奸的話,他也是的確是相當的支持將內奸揪出來的,當然這是必須的事情,只不過就只是因為一個猜測,就要這樣子的風風火火的去行動的話,民主人士愛德華還真的是相當的擔心,會不會因為這樣子的做法,會影響小鎮內部人員的穩定與團結。

實際上以民主人士愛德華的想法,還是要先想辦法解決眼前的事情,然后再集中力量去抓什么可能存在的內奸。

當然實際上,這也就是外與內的區別來著。

對外,又或是對內。

兩種不同的戰略分歧。

當然這也不能說是誰對誰錯,實際上雙方的想法都是有道理的,攘外必先安內,又或是反之亦然。

不過很顯然,這也從中說明了雙方的性格之上的不同。

“什么叫做可以慢慢來,我們就算是再如何的努力,但只是有內奸,就會輕易的將我們出賣,讓我們的大好局面以及努力完全的付諸于流水!這事情必須要先解決才行!抓內奸!”白助理大人相當堅定的說道,這時候的她就是認準了這么一點,至于其他的事情,她似乎是相當的不在意的樣子。

“那么需要多長時間呢?”民主人士愛德華真的是不想要與白助理大人生什么爭吵,那不是他的做法,但是他還是要盡可能的用擺事實,講道理的做法,讓白助理大人明白她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最快,用最快的時間!”白助理大人開口說道,連想都沒有想的樣子。

“最快的時間?”聽到這樣子的話,民主人士愛德華卻是一時間有些無言了,那什么就白助理大人這樣子的說法,完全就是口頭上的逞能而已,實際上半點用處都沒有。

“有什么線索嗎?”6老人在這個時候說話了,他貌似是并非是堅決的對外,也并非是堅決的對內,他只是要盡可能的要了解狀況,然后再做出判斷與選擇。

“我們現在還有多少時間?”黛麗絲開口問道,她的目光轉動,卻是將注意力放在了另外的一件事情上,她的目光落在了索羅·白德特的身上,很顯然能夠解答這個問題的人就只是他了。

“二十四小時吧,根據以往的辦事經驗而言,當然也可能在對方的催促之下,時間會更短的!”索羅·白德特稍微的考慮了一下,有點不確定的說道,當然他也不是真正的經手人,而不過就是消息靈通那么一點,提前知道了一些消息,然后根據這些做出了自己的判斷,但是具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及其中的各種細節乃至于進度,他就是無能為力了。

不過好歹也算是業內人士來著,索羅·白德特還是可以依照自己的經驗進行一下推論的,但是到底是否準確,他自己都不是怎么的確定。

“只有二十四小時嗎?”話說這算是一天的時間吧,感覺上也是挺漫長的樣子,但是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說起來,也不過就是眨眼間就會過去的樣子,黛麗絲開口說道,臉上的表情分明的就已經是暴露了她內心當中的想法,她是十分的擔心,這時間太短了!

而且還有可能會更短。

“我們可以想辦法拖延時間!”白助理大人立即的說道,很顯然在她看來,這時間也是太短暫了,話說隨便那么一個案件,有可能都要花費好幾天,乃至于更長的時間,而尋找內奸的事情自然更是如此。

不過白助理大人卻是不會向現實低頭的。

內奸她是一定要抓到的。

“什么辦法?”民主人士愛德華開口問道,他倒不是想要跟白助理大人抬杠,而是實際上在他看來,白助理大人就是在硬杠啊!

話說這樣子的做真的好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