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進行對賭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之前那個人就在這里吧?”吃著茶點的白助理大人悠悠然的開口說道,只是不知道她說話的對象到底是什么人,不過基本上也只能是一個人,那就是端坐在對面椅子上的老人,至于其他人則都是擺設了。品 書 網 . .

此刻就在白助理大人的身邊,除了保安隊長有限的幾個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經散開到了遠處,貌似是白助理大人并不打算讓這些人攙和其中的樣子,只是也不會讓這些人就此離開,因此現在也就是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了。

保安隊長好像是一根柱子般的站在白助理大人的身邊,默不作聲,白助理大人所做的,所說的他都仿佛是不知道的模樣,唯一的工作就是保障白助理大人的人身安全,此外就是等待著白助理大人的吩咐,話說保安隊長也真的是一個相當盡職的人。

“實際上并不只是那個人一個人而已吧!”白助理大人繼續的說道,明明就沒有任何人回答她的話語,不過白助理貌似是一點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的樣子,而且說話之中,還轉頭向著一側站在老人身邊的保安隊員示意他為老人的水杯當中續水。

哦,續水這樣子的事情可是做了好幾次了,保安隊員也是相當的明白了白助理大人的意思,盡管白助理大人就不過是一個眼色而已。

“喝茶水吧!”保安隊員一副老家伙你真的是走運的樣子,竟然還要老子來服侍你,不過既然是白助理大人的命令,那么他就欣然的接受了,幸好的是老家伙還是十分配合的,這樣子總算是不讓他感到為難。

立即給老人倒水,然后保安隊員就硬生生的將水杯送到老人的嘴邊,強行的讓對方喝下去,這其間灑落了不少的茶水,不過貌似是保安隊員沒有在意,老人也沒有在意這一點。

“多出來一個人,而且對于我們而言還是一個熟人來著!”白助理大人繼續的說著,就宛如是自言自語的模樣。

而此刻的老人已經是發生了一些變化,當然盡管是十分微弱的,若是不好好的注意的話,那是根本看不出來的。

不過貌似是白助理大人也始終沒有看向老人的樣子,她就只是自顧自的說著,其他并無什么其他的表示。

沒有白助理大人的命令,四周的保安隊長與隊員們也是相當的平靜。

“這事情可是有意思了,反對領主大人的人又一次的湊在了一起,這是結盟了嗎,而且這一次似乎是有了主心骨的樣子,還有你這些的不知好歹的家伙,貌似是能夠整出一點比較大的場面來了?呵呵!”白助理大人說話之間,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不但沒有任何擔心的樣子,相反似乎是覺得遇到了大好良機,可以讓她大展身手的樣子。

話說什么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那么白助理大人很顯然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這個世界越是安靜,越是和平,她就越發的不喜歡,相反的若越是混亂,越是不安,她卻越發的是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樂趣的樣子。

當然貌似也正是這樣子的一個情況,雖然對于平民百姓而言,戰亂什么的那是最為恐怖的一件事情,但是對于白婧媛這樣子的上位者,野心家而言,在戰亂的時候卻是正好是實現他們愿望與理想的大好時機。

“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人參與其中,對了,或許我們的內部也會有人背叛來著,這事情可是越發的有趣了,那什么……還真的是希望啊,那個人不要這么快就被抓到,若是能夠再給那個人更多的時間,說不定真的能夠做出一番相當不錯的事情來!”白助理大人越發期待的樣子,而一旁聽到這話的保安隊長卻是臉色有點不太對勁了,話說他對于白助理大人為什么要將四周的人都攆走在了一邊,不讓他們靠近聽到她的說話,也是有了相當的了解,但是那什么又將自己留在這里呢,話說這樣子忤逆的話語,保安隊長也是不想要聽到的,如此一來的話,他簡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應該站在一個什么樣子的立場上了。

要不然將白助理大人所說的話語進行上報,但是白助理大人既然這樣子的沒轍沒掩的在自己的面前說了這些話語,那什么也就證明她根本就不在意自己會去上報,那樣子一來的話自己豈不是白白的做了小人,得罪了白助理大人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來著,畢竟最高層的領導還是有好幾個人的,但是就保安隊長所知白助理大人那可絕對是最為親近領主大人的一個,就只是這樣子的關系,便已經令白助理大人與其他的最高層領導有了明顯的差別與區分,盡管就權力的分配什么的,貌似是白助理大人有點比不上其他的幾位最高層領導,但是這樣子的大人物也不是自己區區一個保安隊長能夠動搖的!

那么……

就當做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好了!

可是,貌似是這樣子做也是不太好的,那什么白助理大人在自己的面前說了這些話,其目的可不是就只是那么的單純的說說而已,若是如此的話,又怎么專門在自己的面前說呢,這是不是有試探自己的意思呢,聯系剛剛白助理大人才招收了那么一個屬下,又讓其自己組建了團隊,那么自己是不是也有可能被白助理大人看中了,正準備要將自己收為部下呢?嫡系?

有沒有這樣子的可能性?

此刻的保安隊長可是相當的糾結啊,作為一個小鎮的中層領導,他對于高層大領導之間的派系問題什么的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每一位大領導都有著屬于自己的一幫嫡系,而毫無疑問的這些嫡系也牢牢的把握住了小鎮的各個的重要部門,也可以說這些大領導們通過這些嫡系完全的控制了這個小鎮。

而好像是自己這樣子的人,則就是處于相關的某些空白地帶,畢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嫡系,實際上更多數量的人都是絕對的中立立場,也就說是完全的雇傭關系,拿錢吃飯,就是這樣子的簡單,但是毫無疑問的這些人最多的是底層的員工,還有一部分就是自己這樣子的中層領導,只是基本上上升的道路也就到此為止了。

不入嫡系,終究是難成大器。

保安隊長對此也是看的很是分明。

那么……自己到底應該如何的選擇呢,保安隊長現在卻是十分的糾結,這可是決定其未來命運的重要的轉折點來著,保安隊長顯然不是什么意志堅決之人,因此在這個時候無法立即的做出決定,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所幸,白助理大人也沒有立即讓保安隊長表態的樣子。

白助理大人仍舊是按照自己的節奏,不緊不慢的說話當中,也不管聽到她的話的人是誰,只聽她繼續的說道:“只不過凡事都會有意外出現的,這才是真正的現實,或許那個人真的是很有能力的,但是上天想必也不會額外的去鐘情這個人,畢竟大家都是很平常的凡夫俗子而已,那么問題就來了,那個人這一次到底能不能順利的躲過這一劫呢,有沒有人想要與我打這個獨呢?”

“白助理……”保安隊長忍不住的開口說道,盡管白助理大人并沒有直接的向自己開口,但是他似乎是認為自己現在有這個資格跟白助理大人搭話。

“咦,隊長,你有興趣嗎?”白婧媛一轉頭,似乎是有點意外的樣子。

“當然是能夠抓到那個人,屬下是這樣子的認為的!”保安隊長開口說道,一副恭維的模樣,當然以他的立場,自然是能夠盡快的抓到那個人,不過聽到了白助理大人之前說的那些話,就白助理大人話中的意思貌似是不太希望立即的抓到那個人的樣子,但是保安隊長可不敢隨便的發散自己的思維,去深究白助理大人話中的意思,因此他以最為穩妥的方式說出了這樣子的話語。

當然這話語也是有試探的意思。

接下來,保安隊長小心翼翼的盯著白助理大人的臉龐,仔細的觀察著其情緒的細微變化,以此分析出對方真正的意圖。

“肯定能夠抓住的,我也是這樣子認為的!”說這話的人有點大咧咧的,卻是正在一旁的保安隊員,貌似是此人的性格就是有點粗獷,才能在頂頭上司正在與頂頭上司的上司交談的時候才會一點顧忌都沒有的插嘴進來。

對此,保安隊長那是皺了皺自己的眉頭,倒不是針對這個保安隊員生氣,而是擔心白助理大人會因此認為自己御下不嚴,如此降低了自己能力的評價,不過所幸白助理大人并沒有那樣子的意思,相反她還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

“你為什么會這樣子說,有什么根據嗎?”白助理大人開口問道,向著開口說話的那個保安隊員。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我們人多勢眾,那個人勢單力孤,只要是找到了蹤跡,輕松拿下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保安隊員大聲的說道,很是自信的樣子,這就是貓捉老鼠的事情,難得不是怎么去抓,而是怎么找到老鼠。

“說的很好!”白助理大人對此深以為然的樣子。

“謝謝白助理您的夸獎!”保安隊員頓時間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不過言語之間還是十分恭敬的,他微微的躬身以示對白助理大人的敬意。

“那么這樣子一來的話,我就只能選擇抓不到那個人的情況了?”白婧媛似乎是在自言自語的模樣。

“這個……”保安隊員短時間有點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了,貌似是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卻是將白助理大人給推上了不利的狀況之中,這樣子的做法可不是一個好的屬下應該做的事情,保安隊員頓時間有些不安了,他不由自主的轉頭,就向著自家的頂頭上司保安隊長投以了求助的目光。

貌似是在這個時候,他可是想起了自己的頂頭上司,至于之前他卻是只顧著自己出風頭來著了,而此時的保安隊員也是有點焦急了起來,自己的風頭沒有出好,現在又期待著自己的聽頭上司為自己解圍,這樣子的做法真的好嗎?

話說自己的頂頭上司又是否會幫助自己呢?

保安隊員的臉色相當的難看,他一副糾結不安的模樣。

“或許抓不到那個人,也是有可能的,畢竟現實當中總會出現各種的意外,您說是吧?白助理?”保安隊長卻是開口說話了,他貌似是沒有在意保安隊員的出格做法,就在這個時候,他站出來為保安隊員解圍了,頓時間他收獲了保安隊員感激的目光,但是很顯然保安隊長并沒有將這點目光放在心上,終究只不過就是一個小人物而已,他現在這么做也不是為了那個保安隊員,而是為了維護他在其他的保安隊員們心中的形象,畢竟無論是誰都是希望有那么一個可以在關鍵的時刻為自己遮風擋雨的上司來著,若是不能確實的做到這一點,那么就無法確實的收取部屬們的忠心。

保安隊長明白這一點,所以在這個時候他站了出來。

不過回去之后,那個胡亂說話的保安隊員就勢必要被他邊緣化了,那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無論是哪一個領導也不會重用的!

可以的話,保安隊長都要將其踢出自己的隊伍,其他的隊伍誰愿意要誰就要好了,這樣子的人就算是一個,保安隊長也是嫌多了。

“那么看起來卻是沒有我可以選擇的選項了?”白婧媛微微笑道,貌似是在抱怨的樣子,但是實際上卻沒有真正的將這個放在心上,反而是一副很有興趣的模樣。

“白助理只要穩坐釣魚臺就可以了,這些動手的事情就由我們這些粗人來做便好,抓到固然是一件好事,不過即便是抓不到,也只是對方太過于狡猾,而我等這些下屬們卻是行事不力!”保安隊長十分恭敬的說道,這才是真正身為屬下者應有的覺悟與態度。

“很好!”白助理大人對此深表滿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