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言語攻擊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無中生有,顛倒黑白,捏造事實,混淆視聽,搬弄是非,口舌之利無非也就是在于此處,只要發現了對手的弱點,自然就可以一步一步的強勢插入,順勢而為,最終將對手玩弄于鼓掌之間,這樣的做法倒是有一點好像是那什么街頭巷尾專門欺騙老頭老去購買什么保健的騙一樣,當然實際上也真的是差不多,本質上是一樣的,只不過大家所處于的位置與欺騙的人有所不同而已,至于其他的,則都是一樣的。

技巧是一樣的,方法也是一樣的,乃至于效果也是一樣的。

白婧媛的心中暗自的偷笑著,那什么找到了對方的弱點,這樣一來的話好歹也找到了可以提供自己發揮特長的舞臺了,那什么就算是不能完全的實現大逆轉,但是至少想要拖延一下時間的這個目的應該是可以毫無困難的實現了,只是就是不知道在這段時間內,那癡呆的黛麗絲是否能夠反應過來,趕快的脫離現場,然后去打手機請求援軍,那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實現大逆轉的,否則的話最終還是無法將結果改變的。

“你……說什么?”女神蘿莉的目光落在白婧媛的身上,然后開口說道。

“小姐,不要理會她,只不過是危言聳聽而已!”女性助理皺了皺眉頭,快速的貼近了女神蘿莉的身邊,在其的耳旁這樣的開口說道,那什么她倒是立即就看出了白婧媛的虛張聲勢,果然不愧是心志堅定,難以受到影響,而且就在其貼身與女神蘿莉說話的那一瞬間,白婧媛的心中也確實是心中不由得為之一驚,那什么大大的擔心,不過接下來女神蘿莉所做出來的反應,卻是讓白婧媛的心中不由得為之一松。

那什么,杰瑞陳果然就是女神蘿莉的重大弱點啊。

這一點白婧媛算是可以徹底的確定了,那么接下來就是胡編亂造了,當然即便是胡編亂造也是講究一定的技巧的,那什么若是編的實在是過分了,對方一下就識破了,那什么就沒有搞頭了,一定要是其中有真有假,真假混雜才是最關鍵的,如此一來才不會輕易的被發現破綻,如此一來也才能真正的將對方騙過。

實際上從白婧媛大聲呼喊的一開始,她就已經快速的在自己的腦海當中編造了起來,那什么各種的信息與情報快速的在白婧媛的腦海當中流過,然后迅速的被其拿出其中的要點,再進行組合,而且她也在快速的對眼前的女神蘿莉進行著分析,對方的性格,對方的脾氣,對方的容忍,她喜歡聽什么,她又不喜歡聽什么,白婧媛可是為精通這察言觀色之道的,因此就算是在信息與情報不足的情況之下,也能只是對于眼前的人進行分析就能夠將那些不足的情況進行補充,當然可能并不會十分的完全,但是毫無疑問卻也能得到個大概。

而這也就差不多夠了。

“大小姐,我在這里,可是什么都不好說的!”白婧媛一下就變得平靜了起來,沒有之前的大喊大叫,卻是有點拿喬了起來,她開口說道,對于眼前擋住自己的幾個人,那是一陣的橫眉豎眼,整個人顯得十分不高興的樣。

只是一瞬間,擋住白婧媛的幾個人一下顯得十分的難做,他們快速的回頭,望向女神蘿莉,希望能夠得到其的指示。

“讓她過來!”女神蘿莉開口說道,十分的干脆與利落。

“小姐,這樣的人還是不要理會的比較好……”女性助理再一次的嘗試著進行諫言,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話作用不大,尤其是在女神蘿莉做出了現在的這一番舉動,而且對方也是真的抓到了女神蘿莉的弱點,有關于杰瑞陳的事情,女神蘿莉是無論如何也是無法無視的啊。

“大小姐,我可是誠心誠意的準備向你投誠的啊,你手下的人卻對我好像是很有敵意的樣啊?”白婧媛走過幾個得到了命令向著兩側退去的親軍保鏢,然后就徑直的走到了白婧媛的前面,只是這時候又有貼身的女仆在前面一站,卻是不允許白婧媛繼續的靠近了。

這個時候的白婧媛開口說話,目光有點不友善的掃視著眼前的女仆,以及此時對于其的態最是不好的女性助理,然后話語當中頗是帶有幾分的憂郁之氣。

“你知道什么?”女神蘿莉沒有再理會白婧媛的話語,卻是徑直的開口問道,她到底也是一位家主,就算是如何的年幼,就算是如何的缺乏經驗,但是該有的一些素質與性也是具備的,盡管杰瑞陳對于其而言毫無疑問是最大的弱點,但是她也絕對不是那種可以隨便被人抓住了自己的弱點,就能夠任意的去擺布的那種人。

女神蘿莉可以讓白婧媛上前,但是卻絕對不允許對方糊弄自己,若是被其發現有半點不對的地方,那么等待著白婧媛的毫無疑問就是她大小姐的雷霆怒火了。

女神蘿莉生氣起來的時候,可是連她自己都會害怕的啊。

只是這一點,女神蘿莉可是沒有打算要告訴白婧媛的,那什么若是對方敢撒謊的,她就會馬上親身的體會到這一點的。

所以也無需用言語說出來。

“我可是他們當中的核心人物,所以知道的事情也是很多的,只是不知道大小姐您想要我說什么呢?”白婧媛順勢的將自己的氣勢一收,在對方的面前做出一副低頭垂目的樣,既然是投誠,那么也就應該有個投誠的樣,那什么總不會挺胸抬頭,傲氣十足的,那什么會讓人討厭的啊。

“當然是有關于杰瑞的事情!”女神蘿莉馬上開口說道,然后她的目光明顯的轉冷,話語的稍微的頓了頓,繼續說道:“不要在我的面前耍什么小聰明,即便是你能夠瞞得過我,但是卻也瞞不過我身邊的人,一旦被我發現你在撒謊,你會知道你究竟是犯了多大的錯誤!”

與此同時,女性助理冷冽的目光狠狠的落在了白婧媛的身上。

只是一瞬間,白婧媛感到了無比的緊張,那什么對手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小姐,那什么不是隨便就可以糊弄過去的角色啊,只是即便如此,白婧媛也不會退縮的,越是這個樣才越發的具有挑戰性啊,而且實際上她也不相信對方能拿她怎么樣,先不說這里是她的地盤,當然她是小鎮的代理領主的助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里不是她的地盤,又有哪里是她的地盤呢!

她只需要在這里盡可能的拖延時間即可,反正只要在對方發現之前,援軍能夠成功的抵達,那么她又有什么好怕的,當然前提是大家不要上演全武行,不過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小鎮上的居民那什么是有點暴力傾向的樣,但是作為很有來頭的女神蘿莉的一方,應該是會很克制的,白婧媛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那什么對方盡管是人多勢眾,但是實際上還是比較講規則的,可不是好像是某些****人士,動不動的就橫眉豎眼,就講粗口,就掏家伙。

對方更類似是古老的貴族,盡管有著凌駕于法律之上的權力與威勢,但是在一般的情況下,還是保持著應有的禮儀與態,即便是對于平民,也不會隨意的采取強橫的手段與做法,其的行為受到古老的盟約與誓言的約束,并不會輕易的逾越與觸犯。

毫無疑問這樣的人是相當的自律的,只不過也千萬不要突破了他們的底線,否則的話他們絕對會讓你深刻的知道冒犯了他們的可怕結果,那可是區區的****人士,又或是現代的暴發戶們怎么想都想不到的殘酷無比的事情啊。

只是當然,那也是要在他們的地盤上,才能一手遮天啊。

現在是在小鎮,只要援軍能夠及時的到達,即便是欺騙了也就是欺騙了,難道這些人還能翻了天,白婧媛才不相信呢,而且另外她又不只是領主助理這一個身份,那什么盡管是附帶的,但是她卻是還是一位那什么小鎮游戲的玩家呢,那什么主辦方可是超乎常人想象的超級巨大的組織來著,女神蘿莉一方固然是相當具有權勢的家族,但是想要與主辦方那超級巨大的組織相比,毫無疑問也是螞蟻與大象的區別啊,那什么當然主辦方不會給予自己去招惹是非的權力,但是卻也會絕對保護自己不受到外界勢力騷擾與侵害。

這是必然的。

只要是這個游戲比賽的玩家就會享有這樣的權利。

當然白婧媛也有著她的底氣。

“當然,當然,大小姐你不必動怒,我都明白的!”白婧媛立即開口說道,垂頭順目的說道,表示自己十分害怕了的樣,態也是沒的說的恭敬。

“那么……你就說吧,若是沒有欺騙我的話,我會重重的賞賜你的!”女神蘿莉也算是賞罰分明了,當然這也是其的一個優點所在。

“是,那么我提前先感謝大小姐了!”白婧媛開口說道。

“不要,伊莉莎小姐!不要相信這個人!這個人的身份我知道,她不可能投誠到我們這一方的!”就在女神蘿莉即將開口說道的時候,一個人突然間插口說道,從旁很是焦急的樣喊叫著,霎時間她的話語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身體被親軍的一人攙扶著,移動腳步顯得有些艱難,另外的一只手中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得到了一根拐棍,依靠著這個她才能完全的穩住自己的身體,此時的她走到了女神蘿莉的附近,并發出了自己的聲音,當眾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一瞬間,這個人的身份自然一目了然,卻正是女神蘿莉的導游,小鎮之中的女孩艾米麗。

同時也是被黛麗絲視為內奸的家伙。

“你這個內奸,走狗,果然是背叛了生你養你的小鎮,你這個混蛋,你的劣跡我一定會在小鎮之上為你宣揚出去的,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你的列祖列宗都要為你的行為而蒙羞啊,真是可恥的家伙,你還要活著的必要嗎,我要是你的話,早就在剛才一頭摔死了!”黛麗絲立即大聲的叫喊,在聽到艾米麗的話語之后,她咬牙切齒的樣,簡直就好像是要沖上來,直接的將對方撕成碎片,若是換做了女神蘿莉還不會讓她如此的激動,但是偏偏艾米麗,那是絕對不能原諒的。

“你在說些什么,什么內奸,什么走狗,你這個家伙是不是腦進水了,還是身體的營養全部都集中到了胸部與屁股上,我有什么劣跡可以宣揚的,你在胡言亂語什么,相反你才是引入外人,并與她們打成一片的家伙,竟然還有臉說我,我又做了什么事情,讓你這樣的激動,簡直就好像是死了爹媽一樣,我可不是你的不同戴天仇人,你就算是怨恨,也是找錯了目標了吧!”艾米麗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立即就開口回道,毫無疑問黛麗絲的話語令她很是生氣。

“不管怎么發育,都是要比你這個干柴棒要強的,哼!敢做就不要怕人家說,你這個混蛋,做出了這樣的昧良心的事情,竟然還有臉在這里叫囂,真是可惡的家伙,心中肯定是連半點良知都不存在了!什么叫做我引入外人,我所結交的人才是貨真價實的,真正名義上的小鎮的統治者,你知道什么叫做領主嗎,你知道領主所擁有的權力是什么,而領主所代表的意義又是什么,你這個混蛋,你的所作所為背叛了你的領主,你知道不知道,竟然還敢倒打一耙,你現在所效忠的人才是真正的外人好不好!徹徹底底的外人!”黛麗絲義正詞嚴的說道,態相當的認真以及嚴肅,她高高的身處于道德的制高點之上,向著眼前的艾米麗發出強烈的批判與譴責。

“領主?這個小鎮還有領主嗎?”聽到了黛麗絲的話語,女神蘿莉頓時間很是驚訝的樣,卻是轉身向著女性助理開口問道。

“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的確是這個樣的,只不過只是代理領主而已!算不上是真正的領主,當然就算是真正的領主,在現在的這個時代,也完全不可能擁有宛如中世紀時代的權威了?小姐,你不必在意這一點!”女性助理立即的開口說道。

“終究也不過是名義上的領主而已,只是空有領主之名,在這個小鎮上又有多少人認同了她,黛麗絲,你要在這里說這些沒有意義的話,就算是真正的領主又能如何,我只知道的只是生我養我的這個小鎮,我為的也只是這個小鎮,至于什么領主,與我有什么關系!”艾米麗大聲的說道,堅持著自己的立場,對于黛麗絲的言語攻擊,進行了毅然又決然的回應。

艾米麗自己有屬于自己的信念,并且按照著自己的信念正在前進當中,絕對不會受到外界的干擾與影響,當然黛麗絲也算是這種干擾的一份了,也因此被艾米麗完全的排斥在外。

“真是卑賤與骯臟的家伙,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語,你幸好是生長在了這個時代,好好的興慶你自己的幸運吧,只不過這樣的好事也不可能延續下去,反正等我將你的卑賤本質揭穿出來,看你是否還有臉繼續的呆在這個小鎮之中!”黛麗絲毫不客氣的斥責著對方,毫無疑問她比對方來的更加的生氣與憤怒,同時她也更加的堅信自己才是正義與正確的一方。

一心維護著小鎮,以及領主的權益,無論從哪一方面上而言,都是毫無疑問的正確者啊!

至于艾米麗則完全是歪門邪道啊,就算是打著為了小鎮的未來著想的幌,但是幌就是幌啊,終究是變不成真實的,虛假的東西終究也只是虛假的啊。

而那樣的東西,就需要黛麗絲她來將其狠狠的打碎,讓其邪惡的內在完全的袒露于光明之下。

“黛麗絲,你這個家伙真的是過分了,究竟誰才是錯誤的,現在言之尚早吧,只有真正做出對小鎮的未來有益的事情才是真正的……”艾米麗立即開口回應,被黛麗絲如此的進行中傷,真的是無法忍受啊,明明自己可也是出自于一片好心,怎么就會這樣被的誤解呢,哦!這已經不是什么誤解了,而是徹底的詆毀啊,簡直是不能忍受,真的是不能忍受啊。

這個世界上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事情,更為什么會有黛麗絲這樣的人呢?

“誰要去你做了,又有誰同意你去做了,你覺得是為了這個小鎮,實際上歸根到底也只有你自己是這樣的認為的吧?你真的是一個虛偽的家伙,老老實實的承認不就好了,你為的不過就是自己的利益而已,然后卻捆綁了這個小鎮作為你的幌,你真的是一個卑鄙又狡猾的家伙啊,哦!是混蛋,家伙這樣的名詞,顯然是已經不能用來形容你了!你這個注定要遺臭萬年的家伙,內奸,走狗,敗類,骯臟的家伙,你腐臭的味道已經無法掩蓋,即便是打著冠冕堂皇的幌,但是其中那令人作嘔的氣味卻是完全的掩蓋不住!”黛麗絲冷冷的說道,以言語作為武器,發動最為猛烈的攻擊。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