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層次劃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竟然真的不是bug,而是游戲設計員專門留出來的類似隱藏獎勵之類的東西啊!”客廳當中,白婧媛趴在沙發上與魏明月進行著討論說道。

到底是自稱玩過頗多的游戲,勉強可以稱之為是一位游戲高手的白婧媛,她馬上就明白了過來這其中的玄妙之處。

“這樣子一來,實際上算是一種變相的獎勵吧?”魏明月雖然玩的游戲不多,但是她的確是足夠聰明的,僅僅是觸類旁通,也能夠清楚很多的事情。

“實際上不僅僅只是變相的獎勵那么簡單的事情,估計這也是游戲決勝的關鍵吧,畢竟就常規游戲而言,真的是很難分出什么軒輊,但是這樣子一來,想要分個高下那么就實在是太輕松了,比如說第一個發現并獲得了這個隱藏獎勵的……哦!毫無疑問,就是第一名的珍芙妮了,她基本上已經確定了相當的積分優勢了,而這樣子的積分優勢,我們若不能用同樣的方法獲得隱藏的獎勵追上,單單以常規的方法簡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白婧媛分析說道。

“哦,我們也算是從中分了一點甜頭,只不過相比之上,對方吃肉,我們才只是喝了湯而已,但是就目前而言,我們的積分卻是可以穩居第二名了吧?”魏明月點頭說道。

“正是如此啊,第二名啊,沒有想到就在前一天,我們還幾乎是在排行榜當中墊底的存在,只是這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成為了第二名,呵呵,這還真的是值得慶祝的事情啊,只不過……這也不是輕易得來的啊……這個隱藏獎勵,我們知道了以后,看起來就很簡單的樣子,但是想必現在絕大部分的玩家都是完全不知情的,對于他們而言,便無形之間落后了一個層次,若是他們始終不知道這方面的信息,毫無疑問若只是依靠單純的積累,最終他們也只是陪太子讀書的下場!”白婧媛說話之間嘿嘿的笑道,話語之中貌似是在感嘆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徹頭徹尾的幸災樂禍,只不過白婧媛就是這樣子性格的一個人,會這樣子做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魏明月也根本不會在意。

實際上白婧媛這樣子的性格也正是魏明月所需要的,真正的正人君子只能做朋友,只有白婧媛這種性格的人才能做同伴,又或是做屬下。

“的確,這樣子一來,真的是無形之間就讓知道這方面信息的玩家,與不知道這方面信息的玩家成為了兩個檔次,而我們接下來只需要依靠我們的信息優勢,就能夠不斷的擴大彼此之間的積分差距,當然也不排除有個別的玩家會有逆天的表現,但是基本上最終的勝負人選到現在卻是已經可以確定了……”魏明月點頭說道。

“對啊,就是這排行榜上的前十名玩家了!”白婧媛點頭說道。

“就目前為止,真正可以確定知道了這方面信息的人只有我們,第一名的珍芙妮,另外還有……”魏明月查看了一下排行榜。

“李麗姬,我靠,這個玩家的積分一下子上漲了不少,哦!又有人沖上了前十名,占據了第十名的位置!好家伙,這個玩家還真的是一個聰明人來著,馬上就領悟了,直接就做起了二手販子啊,哦,這個李麗姬有前途啊,她將會是我們具有極為威脅性的競爭對手啊!”白婧媛當場就叫道。

“的確,只不過相比第一名的珍芙妮,這個李麗姬也只是有威脅而已,而且也不過都是一些小聰明而已,就算是一時領先了,卻也是不登大雅之堂,頂多算是我們進行磨礪的對象而已,真正的對手什么的,她是算不上的,我們真正的對手到目前為止,可以確定的也是第一名的珍芙妮啊!一個超級強敵,有眼光,有魄力,又有足夠的運氣!這才是真的強敵啊!”魏明月開口說道。

“的確,只是不知道這第一名的珍芙妮竟然是何方神圣呢?如此的人物當真是令人敬畏的對手,不過來日方長,我們也不是沒有后來居上的可能!”白婧媛很不服輸的說道。

“哦,就目前來看,十個限制名額之中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占去了二個,而第一名的珍芙妮至少應該是占去了五個,至于李麗姬可以確定的至少也有一個,如此一來的話其中的八個名額可以確定了,就只剩下兩個名額不太好說,只是不知道還是落在第一名的珍芙妮,又或是李麗姬的身上,更或者是其他人的身上,若是前十名之中還有人注意到了這一點,那么這個玩家也將是第四個有可能問鼎的人,那么我們也要對其加以關注,不能掉以輕心!”從戰略上藐視敵人,到戰術上重視敵人,魏明月也是精通此道之人。

“這個簡單,最多明天,除非是對方一力的隱藏,只是看積分就能知道剩下來的兩個名額究竟是落在誰的身上!不過我倒是希望再多出一個敵人來,那什么卻總好過這一部分的資源白白的增加了第一名珍芙妮,以及李麗姬的實力,如此一來也能更加的好對付一些!”白婧媛卻是不害怕敵人多,卻只是害怕同一個敵人獲得了太多的資源,當然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同樣的資源平均一下,與所有的資源都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這效果明顯是不同的。

“不可能隱藏的,現在的這個時候,是分秒必爭的時候,誰都會全力以赴的,誰錯過了現在的這個階段,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的節奏,我倒是很期望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如此一來的話,敵人反而要少一個了!呵呵!”魏明月搖了搖頭說道。

游戲開始的初期,正是全力建造的時候,各種建筑物那是越來越好,接下來的發展也才能獲得更加的資源,這個時候誰都不能留力,只要是有了資源就要馬上使用,否則的話稍微比別人慢了一步,未來就將會直接體現在收取各種資源的數量劣勢,當然到了中后期要盡量的留存一部分的資源以防萬一,卻又是常態,只不過那個時候考驗玩家的卻不是發展速度,而是發展策略了,因此建筑速度什么的也就不太重要了,留存資源自然也就成為了常態,但是這個時候在前期所打下的基礎也就同時拉開了玩家彼此之間的差距,這樣的形勢一旦形成,中后期想要超越,卻是要難上加難了,這就是所謂的萬丈高樓平地起,靠的全都是地基。

地基打不好,什么中后期之類的也就不需要再提了。

玩玩消遣什么的,那自然是不礙事的,但是對于競賽而言,卻已經是鐵定的出局了。

魏明月玩的游戲不多,但是卻也是知道這個道理的,所以她說的也是相當的干脆。

“這話沒錯,現在可是好好打基礎的時候,這個基礎打不好的話,以后也就沒有了發展的潛力,誰敢留力誰就是自絕其路,那么如此一來反而也不需要我們給予重視了!”白婧媛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子,然后就認同的說道。

“那么就目前為止,敵人也只是第一名的珍芙妮,還有李麗姬了!與這兩個玩家打交道的時候,我們要務必的小心了!”魏明月點頭說道。

“嗯啊,咦……這里還有一個郵件,與系統郵件差不多時間發過來的,看一看吧?”白婧媛掃視手機一眼,頓時間發現有一封新的郵件沒有打開查閱。

“哦,打開點點,說不定又有什么新的線索與發現!”魏明月急忙的點頭,然后進行了操作,手指點動,一份郵件彈了出來,還沒有看其中的內容,目光就首先落在了發件人的名字上面,魏明月當時就是大吃一驚。

“這個,竟然是……”與此同時白婧媛也是一驚,當場就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她的目光停在那個無比耀眼的名字之上,整個人突然之間就禁不住的緊張了起來,當然單就那個名字而言,也沒有什么太出奇的地方,但是其所代表的那個人,尤其是又是對于現在的她們而言,那簡直就是一記重磅炸彈了!

“珍芙妮!”就是這個名字。

“第一名的珍芙妮,她竟然回復了我們的郵件!”魏明月忍不住說道,同時間臉上浮現出一抹緊張與驚奇的表情,盡管剛剛還在議論對方,并將對手視為了第一號的強敵,但是就宛如是葉公好龍一般,平時的時候可以毫不在意的夸夸其談,表達自己對龍的喜好,絲毫不會什么緊張與驚慌之色,但是在真正的與其遭遇之后,便丑態畢現,驚慌失措了。

當然魏明月到不至于如此,而第一名的珍芙妮也不是什么真正的龍!

但是一個正在被討論的對象,現在卻是一下子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與自己交流,盡管只是一封郵件,但是這樣子的感覺,還是……還是……讓人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啊!十分的復雜,很是期待,也很是有些不安,另外還有緊張,驚慌,等種種的情緒,而這些全部的糅合在了一起,就是魏明月此時的反應與狀況。

一旁的白婧媛也是差不多的反應,甚至于她比之魏明月還是更加的不甚。

接下來,郵件被打開了。

緊接著,魏明月與白婧媛一同觀看了其中的內容,立時間就是呆若木雞!

這樣子的回復……

實在是太奇葩了吧?

魏明月與白婧媛一時間有點難以置信的樣子,沒有搞錯吧,沒有看錯吧,怎么竟然會是這樣子的回復呢?

難道第一名的珍芙妮的實際身份是一位操控著某大型企業公司的女強人,又或是身為政府要員的女官員,更是名揚一方的女性政治家。

否則的話,怎么會回復這樣子奇葩的一封郵件!

“已閱,同意!”

“這個……”魏明月一時間很是有點無語的樣子。

“不是我的眼睛有問題吧,哦,看起來第一名的珍芙妮,真的不是一個簡單人物!”白婧媛驚訝之后,得出了自己的結論,并對于其的身份有了某些的猜測。

“不過,貌似是就這回復的意思,我們與對方的見解看起來是達成了一致,那么我們現在是否要馬上的與對方進行聯系呢?”魏明月有點猶豫的說道,雖然是已經定下了將來與對方關系的基調。只是現在卻是有點難以把握與對方交流又或是聯系的分寸,故此一時間魏明月也會難以做出決斷。

“要不我們先試探一下?”白婧媛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只不過這樣說話,很顯然她也是有點難以快速的將其中的度界定出來。

“這樣的做法是否缺乏了誠意?就算是未來的大敵,但是至少在表面上還是要維持一下和平相處的關系吧,至少我們這樣子的競爭并不會牽扯到人身上的攻擊,那什么奧賽都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當然這個樣子說不定也可以麻痹一下對方,對方既然身為第一名,同時間也有著足夠的優勢,想必也會瞧不起我們這樣子的排名靠后的玩家吧?”魏明月進行分析。

“的確如此,而且對方還是一個自大慣了的美國人,應該更是如此,而且現在其身為第一名,會瞧不起我們這樣子的玩家簡直就是一件必然的事情,而我們適當的進行示弱,也正是應對其的最好方法啊!”白婧媛說到這里的時候,雙眼忍不住就是一亮。

“好吧,那我就進行回復了,嗯,直接就用英語,省的語言翻譯系統胡亂的措辭,讓人看不懂里面的意思,就用行業后輩對前輩的尊敬語氣吧,強調一下自己的難處,然后請求對方的援助,你看這樣子好嗎?”魏明月想了想開口說道。

“我靠,這話聽起來怎么有點奇怪的即視感啊,是第三世界國家請求美帝援助的翻版嗎?”白婧媛忍不住開口吐糟說道。

“有什么不妥嗎?”魏明月問道。

“當然沒有不妥,只是人家美帝可也不是善良好鳥啊,小心對方不動聲色的就一口咬上,卻是要狠狠的撕下我們一塊血肉!”白婧媛很是小心謹慎的說道,平時她固然是大大咧咧的,但是在這樣子的正事之上,卻是容不得半點的馬虎大意,尤其對方還是就目前而言,明顯的占據著優勢地位的強大對手,真的是不能夠半點的輕視與大意啊,否則的話就是自取滅亡的下場啊。

“好的,好的!”魏明月點了點頭,就開始擬稿了,對于這方面的事情她自然是十分熟悉的,而且腦中更有著固定的模板,因此只需要將對方的名字,以及相關的事宜直接的套入到模板當中就好,于是短短的時間內,魏明月就搞定了一封措辭十分的恭敬,用詞異常的嚴謹,差一點就比得上國與國之間公文一般的文字郵件,然后就點擊發送了過去。

然后接下來就又是等待了。

同時間白婧媛松了那么一口氣,明明什么都是魏明月做的,但是她卻是有種親手完成了一個極為重大的任務,晚上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放松感。

“呼!”白婧媛長吐了一口氣,整個人有氣無力的癱在沙發上,一時間什么事情都缺乏了興趣的樣子,不過只是很短的時間內,白婧媛又直起了自己的身體,一副十分緊張與期待的樣子,第一名珍芙妮的回信啊,對方會在回信當中說些什么呢?

白婧媛真的是十分的好奇。

只是希望不要再是什么已閱,同意之類的話語了。

此時的魏明月與白婧媛卻是不知道,就在這個時候,身處于全世界各地的小鎮代理領主與他們的助理們,卻是正處于一種宛如炸了鍋的狀況當中。

當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魏明月所發出去的郵件可謂是驚動了排行榜之上的所有玩家,只不過根據各個玩家的名次不同,大家所關注的事情,乃至于角度也是不同的,但是有一點卻是不會變化的,那就是心中的那一份震驚。

不過就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玩家的狀態也只是處于單純的震驚之中而已,還很少有人真的為此而采取什么實質意義之上的行動,但是這也幾乎是必然會出現的事情了,只不過只在于每一個人的魄力以及執行能力上的差別而已。

而毫無疑問走在最前面的玩家很有可能就會因此而獲得極大的好處,并就此拉開與后來者之間的差距,只不過當然并非是所有的玩家都能夠意識到這個問題,實際上絕大部分的玩家更多的是各種的考慮以及憂慮,畢竟是維持原樣固然是進步緩慢,但是卻勝在穩定,而去謀求改變,在收獲成功的背后卻更加有可能遭遇失敗。

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備超卓的眼光以及魄力的,所以大部分的玩家都躊躇不前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當然與此同時,玩家之間的差距也會從此形成。

只是這卻已經不是魏明月與白婧媛所在意的事情了。

她們已經邁步前往新的領域之中。

就在大部分的玩家還在考慮著眼前的這個問題的時候。

...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