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青山腳下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三泉群島里,青山綠水倒是一派好景象,如若在蒙上一層白霧,那就是人間仙境啊。

可這般好景色旁,突然憑空出現七道強光,砸進林中,嚇飛無數黃鳥。強光落地后馬上消失,只留下七把焦黑的短棍,和中間跪著一位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嗚嗚嗚——師姐。”哭泣聲傳出,那人渾身上下的血痕是空間亂流刮傷,衣袍破爛不堪,勉強遮體。

此人便是被東方悅用次品的跨界傳送陣傳走的秦百歲。

秦百歲緊咬下唇,弓著身跪在被燒焦的地上,熱淚如珠連串一滴滴砸在黑地上。

“噗——”哭著哭著,她一口鮮血猛地噴了出來。吐出來后,胸口反而沒有那么沉悶,可心頭仿佛被人用刀扎了無數刀,看似完整,實則內里已經像被刀片攪碎,只剩下撕心裂肺的恨意、悲意,甚至這痛壓過了在傳送時,泄靈發作的痛苦!

她拽緊胸前的衣袍,一閉上眼,全是大片傾倒的靈果樹,殘肢斷臂上飄揚著森然鬼氣,昔日讓人覺得逍遙自在的藏酒谷,不復存在,仿若人間鬼域......哭到嗓子沙啞,也無濟于事,慘死的同門,和她敬重的師叔師兄師姐們,她再也看不到了。

秦百歲不是什么圣母,她不會把所有的責任攬在自己的身上。

但她心里愧疚,宗門遭此大難,現在卻只有她一人離開了那是非之地。

秦百歲脫下身上殘破的順天宗弟子藍袍,內里的白衣被染成了血衣,風一吹,貼在身上十分不舒服。她徒手在焦黑的地上刨出一個小洞,把藍袍埋了進去。

看著面前的小土包,她苦笑兩聲,說:“現在的我,不配做順天宗弟子。”說完,她用焦黑的短棍劃過掌心,鮮血流出后,她握緊拳頭,嗓音沙啞地發出血誓:“瓊山界六派,我秦百歲若不報此仇,便永墮阿鼻地獄!”

頓時一道晴天響雷劃過頭頂,秦百歲抬起頭嗤笑一聲,“天道老娘們!我秦百歲命硬的很,想收我的命,我就砸破這天,封了你這愚弄世人的天道!”

“我秦百歲,不認天,不認命,我便是我自己的道!”

秦百歲站起身,血手指著天大吼大叫,豪情壯志一掃之前的頹廢,可還沒嘚瑟多久,身體的虛弱給她一下重擊。

東方悅煉制的次品跨界傳送陣,不能完全保護她不受亂流空間的傷害,加上之前抽靈,體內靈力本就虛弱,既抵擋不住傳送時的顛簸拉扯之力,也抵擋不住泄靈的侵害,修為直接從筑基期跌落到虛無,現在的她,就是一個身受重傷的凡人。

她的儲物袋在傳送時,被亂流空間撕碎,幸好儲物戒還在,重要的東西都是放在儲物戒里。可沒有靈力就用不了,靈獸袋也打不開,小八在里面急的團團轉出不來。

現在我這模樣,去凡人城門行乞,大概溫飽是可以解決的。她自嘲地摸摸鼻頭,“不知道現在我在哪,沒有丹藥,沒有靈石,都不敢引靈入體,不知道何時才能把身上的傷治好,只怕還沒治好,泄靈就把我吸成人干了。”

她現在的任務,就是治好身上的傷,不然承受不起靈氣,會讓體內情況更加惡劣,只有治好了傷,然后引靈入體,達到煉氣期一層,她就可以打開儲物戒,這樣她就不愁會被泄靈吸成人干,然后再找一處安靜之地閉關。

“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什么草藥。”秦百歲向前走去,時不時停下來扒開草叢,看看有沒有野生草藥。

現在一株凡人才用的草藥,都是可以救命的,她可沒有什么凡人的東西都不是好東西的修士思想。

“尖尾風!”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秦百歲沒走多遠,就在一叢種類繁多的灌木里,發現了尖尾風,一種可以治內外傷出血的草藥。她心中慶幸自己在秦家時,為了了解這個世界,什么類型的書籍都看了一些,才能認出這尖尾風。

秦百歲摘下許多尖尾風葉子,抱在懷里,往前繼續走去,邊走邊四下看,她剛剛可是聽到這附近有水聲。

果然,再走了幾百米,一群梅花鹿正在一片湖邊飲水,幾頭小梅花鹿在水淺的地方跳來跳去,嬉水玩耍,她聽到的水聲,就是這幾頭小家伙弄出來的。

聽到腳步聲,梅花鹿群抬頭看來,看到秦百歲,嚇得趕緊拖家帶口,離開了湖邊,秦百歲尷尬地聳聳肩,自言自語道:“我這小弱雞,大概只能嚇跑小動物了吧。”

走到湖邊,湖水清澈可見其中游來游去的魚蝦,她放下尖尾風葉子,把它們清洗干凈,身上可沒有搗藥的工具,她只好拿起七八片尖尾風葉子,塞進嘴里咀嚼。

又苦又辣!

秦百歲心中抱怨,在一臉菜色地吐出嚼碎的尖尾風葉子,一點點敷上身上的傷口。

一炷香后,她終于把身上的傷口都涂上了尖尾風葉子!外敷搞定,還得內服,她艱難地拿起剩下的尖尾風葉子塞進嘴里,舌頭已經對它麻木,可喉嚨沒有啊!

是靈果,我在吃汁多又甜的靈果!不停地心理暗示,秦百歲伸著脖子,吞下了尖尾風葉子。

“以后一定要在身上放一些丹藥。”她真不是看不起凡草,實在是太難吃了。

秦百歲猛灌了幾口湖水,才感覺自己的味覺恢復正常,她站起身,在湖邊尋了一棵比較大的樹木。她轉了一圈看了看高度,又觀察了一會,才取下腰帶,一頭綁住混元鼎,然后往上一揮,試圖掛上一根樹枝。

她可不是尖尾風葉子吃多了想不開。

秦百歲是見天色快暗下來了,這林中一看就是有兇猛野獸的,她可不想在樹下睡到一半,成了野獸的夜宵,所以要上樹休息。

不僅如此,剛剛她還檢查了下樹上有沒有蛇的活動痕跡,才選中了這棵大樹。現在她弱的很,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秦百歲拉著兩邊腰帶,腳撐在樹干上,一點點挪上去。活了兩世,這還是第一次爬樹,秦百歲選了一根比較粗的樹杈坐好,在用腰帶把自己和樹杈綁在一起,避免睡著后摔下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