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鬼門半日游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最后,盧聽雪御著自己的綢緞法寶,像無頭蒼蠅似的,在密林上空亂飛,終于給她碰到一群修士,她仗著自己結丹期的修為,讓他們帶路回到了岐山坊市,然后坐傳送陣回到了順天坊市。

順天坊市是順天宗管轄范圍,是盧聽雪從小生活的地方,從順天坊市回順天宗的路,她還是知曉的。

她御著綢緞法寶,載著秦百歲一路直飛,順天宗的護宗大陣如一道光影波紋,她身上帶著順天入云樓樓主牌,毫無阻擋地就進入了順天宗,看都不看守山門的弟子,直接向一亭峰而去。

三座高峰下,漫漫燭火比天上的繁星還亮,兩條山谷如兩個交叉的半圓,其中一條山谷即使入了夜,也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一亭峰,歷代順天掌門居住之處。

“掌門師兄!”盧聽雪直接落到一亭峰上的道亭里,扶著秦百歲,對著一面崖壁喊叫。

“咋咋呼呼的,一看就是你個小霉蛋!你不是離開宗門了嗎?”

青色崖壁一點點波動,一個人影從里面慢步走出來,看似慢,實則快,幾息就站到了盧聽雪面前。

“我剛出岐山坊市,就遇到這小丫頭被打劫,現在三言兩語說不清,掌門師兄,你給她看看!她居然是泄靈之體。”

順天掌門眉亭真君低頭看了眼秦百歲,只一眼,他眉頭便緊皺起來。

“三途鬼命!”

一般將死之人或者有大難之人,額頭都會發黑或發青,但三途鬼命不一樣。

在他們推演師眼中,三途鬼命之人,額頭會有如曼珠沙華一般的紋絡,鋪滿額頭,白光中泛著紅絲,一點點纏住她的命,是天生的鬼修,在人世間,也可被稱為短命鬼,是一出生就會夭折的命。

但也不是所有的早夭之人都是三途鬼命。

眉亭真君一手掐指快速點動,越算眉頭越緊,卻什么都沒說,一揮手兩道傳音符飛出。

“帶她進來。”眉亭真君手中的拂塵法寶搭在左臂彎里,轉身向崖壁走去,盧聽雪抱著秦百歲跟在他身后進入崖壁。

崖壁后另有一方乾坤,青山綠水,三座兩層小樓坐落半山腰,一條溪流從山頂流下,蜿蜒在樓宇之間,幾聲鶴鳴響起,卻只聞其聲不見其影。

眉亭真君帶著她們來到第一棟小樓后方,進入一間似客房的房內。

室內家具簡雅,雪白的榻上,一個長方圓柱形的同色枕頭放在上面,一旁香爐內寥寥幾縷輕煙飄起,滿屋彌漫著順天宗獨有的藥香,明目定神,讓人聞之心曠神怡。

“把她放下。”

盧聽雪把秦百歲放到榻上,此時的秦百歲已經形如皮包骨的干尸,如果不是一絲生機還在,仍誰見了,都以為是一具死尸。

“掌門師兄!”

“稍安勿躁,縛靈還在她體內,一時半會還死不了,有意思,千年沉水桃木,這孩子大概命中注定活不成,又死不了吧。”天道,到底想干什么......眉亭真君撫著他的拂塵法寶,看著秦百歲,明亮的雙眸越發漆黑,猶如穿過了空間,看到一處不為人知的地方。

這是哪?好冷!

迷迷糊糊中,秦百歲感覺自己在一片漆黑的地方,腳步十分沉重地向前走,好像前面有什么東西在召喚她。

走了許久,又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時間仿佛在這片漆黑的地方被扭曲,身邊漸漸有一些灰色重疊的人影,它們都在行走。

視線漸漸亮起,秦百歲發現自己腳下有像云煙般的白霧,這條路似乎很長,長得像走不完似的。

有東西?

前方一束黑色的火狀在搖擺,似乎像她在招手,很溫暖的感覺。

秦百歲忍不住伸手去觸碰,黑色火焰順著她的指尖,十分親昵的纏繞上,忽地消失在掌心里。

還未待她去找那消失的黑色火焰,右方突然走來一白一黑的高大人影,也沒等她看清,周身刮來一道微風,一道溫柔的女聲忽遠忽近地在她耳邊說話。

百歲啊——百歲——快回來——回來——

“呃——啊!”秦百歲大叫一聲,睜開雙眼,深幽般的黑眸,因為皮包骨似的臉蛋,桃花眼越發顯得大而圓!

“掌門師兄,她回來了!”原來在秦百歲耳邊說話的人是盧聽雪。

秦百歲黑眸轉動,看向盧聽雪手中的梅花木簪,這是她娘親親自給她煉制的,黑眸又一下轉動,她看到盧聽雪身后站著一個手拿拂塵的白發中年男人,嚴肅中透著一絲知天命般的睿智和和藹。

“聽雪師妹,保持安靜。”

說話的又是誰?秦百歲黑眸轉向說話的方向,才看到一個仙人似的男子,下巴的線條如聲音般溫柔,薄唇不染朱紅,淺淺的粉嫩想讓人嘗嘗滋味如何,筆直的鼻子上,是一條白綾蒙眼?

瞎子!?

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瞎子嗎?

這么一會,秦百歲腦海里轉了無數個彎,才發現仙人般的男子,雙手居然按在她的胸口!

還沒等她張口詢問什么情況,只見仙人般的男子,兩手用力一按一看就沒發育的胸脯,然后她感覺到胸口一熱。

男子素凈修長的手微微抬起,一根細長的銀箭被他從秦百歲的左胸口拔出。

秦百歲又感覺到那鉆心之痛,她仰起頭無聲慘叫,隨之又陷入昏迷。

盧聽雪見靈力一絲絲鉆進秦百歲的體內,溫養著她萎縮的血肉,她松了口氣,經脈要秦百歲醒來,才能自己修復。

“丹冢師兄,這丫頭怎么樣?”

被盧聽雪稱做丹冢師兄的人,正是眼蒙白綾的仙人般男子。

“暫時無礙,之后的事,就交給瓔珞師姐了。”丹冢真君站起身,等候的小童馬上上前站在他身側。

一旁另一位元嬰女修瓔珞真君溫柔一笑,“丹冢師弟慢走。”

“師弟,你真不考慮下收下這個弟子嗎?”眉亭真君撫摸著拂塵法寶的長柄,“這孩子雖是泄靈之體,但有了那功法后,這泄靈之體便不是問題,以她混元靈根的天賦,修為將會一日千里,尤其她現在身懷陰陽三途火,以后定會成為一位出色的煉丹師,你門下還沒有弟子,收她剛好,她,也與你有緣。”眉亭真君左手食指和中指都掐出了血珠,在秦百歲昏迷的這段時間,他左手手指就沒有停下過推演。

“掌門師兄,你看我現在這樣,如何指導徒弟,我清凈慣了,棋平峰百年后直接傳給她就好,要給她找位師父,聽雪如何,正好也是她帶她回來的,她們倆倒是比我有緣不是嗎?”丹冢真君微微一笑,仿佛房內盛開了一朵清麗的蓮花,氣質如蓮,溫和又淡漠,美麗又清逸如塵。“走吧,四通。”

小童四通沒有扶丹冢真君,而是先一步邁出腳,丹冢真君就這么盲眼跟著,一步未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