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出事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蓁蓁點頭,山頭不算大,但大型野獸還是有的,蘇沐又不是個專業打獵的,要是真遇上,想跑都跑不掉。

于是兩人掉頭就往外面走,什么兔子全都拋之腦外,但巧的是,兩人走了快一半路的時候,可巧就碰見了一只野豬,還是一只體型巨大的野豬。

“相公,這野豬……你打得過嘛?”葉蓁蓁默默往蘇沐身后靠去。

“娘子,我……好像打不過,不過我會保護你的,等會我過去揍它,你就趕緊往外面跑,等你快要跑出去了,我就去找你。”蘇沐心里也有些忐忑,他之所以沒有弓箭還敢同別的獵人一樣到林子里來,除了是被田氏逼得之外,還有就是他是天生的大力及跑的快。

“相公,我……”葉蓁蓁覺得照他這么說去做的話,自己真是太不仗義了,可是除了這個辦法,好像自己留下來也沒什么用,自己能打敗田氏,靠的的是巧勁,可這頭野豬,那皮毛,厚的恐怕刀都插不進去!

對了,刀!

自己的空間里還有一把之前一直用來殺魚的刀,為了追求新鮮,那刀鋒利無比,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見葉蓁蓁還在猶豫,蘇沐道,“娘子,你放心,我肯定能跑過它的,你躲在我身后趕緊走,我看它似乎很生氣的樣子。”

葉蓁蓁點點頭囑咐他,“相公,你可一定要小心!”

見野豬就要沖過來,蘇沐率先沖了過去,到了野豬面前一閃而過又換了個方向,野豬被挑釁,便開始攻擊蘇沐,葉蓁蓁趁機從旁邊溜了過去。

她本是打算趁蘇沐同野豬纏斗的時候裝作撿到刀的模樣遞給他,可剛才她發現這頭野豬選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危險,不由想到原主的記憶里那接二連三死在林子里的獵戶,據說都是野豬傷的!

村里的獵戶少說也都是打了十幾年獵,經驗豐富,可還是死于野豬,可想這野豬的殺傷力多強。

而蘇沐,平時也不過在邊緣獵一些野雞野兔,很少同這些野獸打交道,若是自己走了,蘇沐受了傷跑不動……

葉蓁蓁不敢再想下去,總之她不能走,多一個人總多一分勝算,更何況她還有刀。

看著蘇沐一次一次從野豬身邊跑過,為了拖延時間讓她走,而看到自己沒走的時候那著急模樣,葉蓁蓁覺得自己更不能走了!

此時野豬的注意力都在蘇沐身上,葉蓁蓁找準機會抽出刀便往野豬眼睛上招呼,畢竟那皮太硬了,萬一這刀刺不進去,不是白砍了,不過只要弄瞎它的兩只眼,說不定還能把這野豬獵回去。

葉蓁蓁的一刀準確的刺到了野豬頭上,只不過刀太短,而這野豬也是成了精了,躲得動作奇快無比,所以葉蓁蓁這一刀只砍到了它的鼻子。

血從野豬被砍掉一半的鼻子上流下來,留了一地,野豬哀嚎起來,也更加瘋狂。

蘇沐擔心的看著葉蓁蓁道“娘子,我不是讓你趕緊走,你這么一下,野豬只怕是要發狂了。”

葉蓁蓁也很頭疼,許久不動手,真是沒了準頭,她道,“相公,這野豬看著不大一樣,好可怕,我剛才在路上撿了一把刀,就想著回來幫你。”

蘇沐想了一下道“娘子,不如我你把刀給我,我來刺。”

“好!”葉蓁蓁將刀放在了地上,“相公,我們轉個圈,你到我這里來拿刀。”

于是二人將野豬圍了起來,慢騰騰的指引野豬轉圈,誰知這頭豬居然真像是成了精似的,圈轉到一半,居然直接沖向了刀子,一蹄子將刀踢出去老遠!

“相公小心!”

蘇沐見刀被踢飛,趕緊飛奔過去,然而野豬像是知道是的,也緊追其后,蘇沐側身撿刀,它便直接撞過去……

眼見著野豬就要撞上去,葉蓁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野豬險些要撞到蘇沐身上時,一支箭破空而來,準確無誤的射在了野豬的左眼上,野豬哀嚎一聲,躺在了地上打滾,蘇沐也趁機拿刀滾到了旁邊。

此時剛才射箭的獵戶趕到,關切道,“二位沒事吧?”

葉蓁蓁同蘇沐均是搖搖頭,這獵戶叫楊雁,原主有些印象,也止于只見過一面,雖說是村子里的人,但他以打獵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山上,很少出現在村里,而且是前幾年剛搬到村里來的,孤家寡人一個,在村里沒有什么要好的人家。

但從他這一箭來看,這個獵戶的箭法了不得!

葉蓁蓁剛準備同他道謝,突然聽見身后傳來一聲嚎叫,一只體型只比剛才那只略小一些的突然朝著她沖了過來。

“娘子!”蘇沐趕緊沖了過去了想要推開葉蓁蓁,但無奈距離太遠,根本來不及,此時“嗖”的一聲,又是一箭,準確無誤的射進了野豬眼中,這只野豬同樣悲慘的嚎叫一聲,隨后前蹄跪在了地上。

楊雁松了一口氣,沒想到這附近居然有兩只野豬,自己在這山上也打了幾年獵,之前居然都沒有發現。

兩只野豬均中了箭,踉踉蹌蹌得跑走了,葉蓁蓁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一天之中,蘇沐和她一人經歷了一次生死,本以為重生一次自己會看的很淡,但生死關頭,真的任誰都沒法輕視啊!

想到楊雁救了二人,葉蓁蓁站起身道,“楊大哥,謝謝你救了我們,如果不是你,我們夫妻二人今天可能命喪于此了。”

楊雁聽了一愣,呵呵笑了起來,“蘇小娘子,你這聲大哥叫的楊某人不敢受啊,我今年四十了,你們叫聲叔還差不多。”

額?

楊雁今年四十了?

葉蓁蓁真沒想到,聽他這么一說不由抬頭打量了一下,楊雁身量高大,只比蘇沐矮上一些,也是身材相當壯碩,臉上因為長期在林子里的緣故,不像村里勞動力黝黑的,白了許多,總之看上去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吧,可楊雁居然說他四十了!

葉蓁蓁隨后道,“楊叔長得真是年輕,如果不介意晚上便去家里吃頓便飯吧,不然真不知道我們夫妻二人有什么可以報答你的。”

蘇沐也是點了點頭,“去吧,我娘子做飯可好吃了。”

楊雁擺擺手,“吃飯倒是不必了,我也是恰巧路過,沒想到這里居然有兩頭野豬,你們可要小心了,以后沒事別來林子里,不然可沒人能救你們!”

關于蘇家,楊雁也是知道一些的,這蘇小娘子是最近才嫁進去的,蘇家還有田氏,只怕她的日子不好過,自己哪還能去蹭飯。

更重要的是,蘇家,他不能去……

原本楊雁打定了主意不愿意去,可就在三人準備離開林子時,蘇沐突然地跪了下來,等葉蓁蓁去看,才發現他的腳上是一個血窟窿,那血全流在了黑色的褲子上,看不出來,再加上野豬流了血,地上一片的血腥味,所以讓人聞不出來。

“相公,你怎么了?”葉蓁蓁連忙扶住他,奈何,蘇沐太過高大,葉蓁蓁有些招架無力。

“讓我看看。”原本準備走的楊雁走過來將蘇沐的褲腳用力撕開,腿上果然是一個棍子粗的洞,此時已經有些干涸了,血跡成了黑色黏在上面,而蘇沐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無力地看在葉蓁蓁身上。

“這是野豬角刺到的,我這里有一些創傷藥,先敷上吧!”說著他從懷里摸出一個小布包來,長期行走在山上,難免會受傷,所以這些藥都是必備。

替蘇沐包扎完,楊雁便將他背在了背上,走下山去。

原本山路就難走,楊雁又背了身材同樣高大的蘇沐,三人深一腳淺一腳的,等到天黑村里上了燈才到蘇家。

到了吃晚飯時間,二人還沒回來,蘇老爹此時正在院子里擔心的直轉悠,見到有人進家門,趕緊上前,卻看見蘇沐趴在一個陌生人的背上一動不動。

“這……這是怎么了?”蘇老爹激動的手里的旱煙袋直接“吧嗒”掉在了地上。

老天保佑,蘇沐可千萬不能出事!

“爹,沒事,相公他被野豬拱傷了,是楊叔救了我們。”

蘇老爹這才看清,來人正是村里的獵戶楊雁,雖然不怎么同村里人來往,但好歹在村里住了幾年了,互相還是認識的。

“真沒事?”蘇老爹尤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蘇大哥放心,蘇沐沒事,只不過血流的多了,暈了過去。”

聽楊雁這么說,蘇老爹才放下心來,一路護著,看見楊雁將蘇沐輕輕放在床上才松了口氣。

田氏在外頭看著幾人,悄悄“呸”了一口道,“災星!剛嫁過來就惹得自家相公出事從前我讓阿沐去了那么多趟山上怎么沒事?”

蘇城扯了扯她道,“別說了。”

“做什么!”田氏對蘇城的動作相當不滿,最近蘇老爹一直護著那災星給她難看,田氏早就不爽了,她持家好幾年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偏偏這小賤蹄子嫁過來,也不知道給蘇老爹還有蘇沐吃了什么迷魂藥了,一個兩個的向著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天津11选5规则 快3官方app客户网站 赌博输了7万不想工作了 海南4+1玩法介绍 2码出特 北京pk10哪种最稳 浙江11选5推荐号 内蒙古11选五胆拖 开奖直播 黑龙江p62中奖规则 喜乐喜乐彩玩法 湖南快乐十分 七星彩专家杀号360 江西快3形态走势图 手机用什么app炒 二连码是什么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