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揍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等葉蓁蓁快到破廟時,便聽見破廟里傳來白氏的哭泣聲,等她走近了,正巧看到葉張氏掄圓了胳臂狠狠地給了她娘兩個耳光。

一瞬間,葉蓁蓁的心刀絞一般疼痛,還有憤怒!許是原主的殘留意識,葉蓁蓁輕輕撫著心臟,安撫那絲躁動,眼里露著危險的光,她既然來了,白氏就是她娘,這老貨敢動手,她就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葉蓁蓁將手里的魚一把扔在了葉張氏的臉上,一擊便中!

被魚砸中,葉張氏一嘴的魚腥味兒,身上臉上也是狼藉一片,她沖著魚來的方向看去,看見的赫然是葉蓁蓁。

“好你個賠錢貨,裝神弄鬼地順走家里雞蛋不說,還敢沖我臉上扔魚,我看你是活膩歪了!”葉張氏擼起袖子就要往葉蓁蓁臉上甩巴掌。

感情葉張氏這是回過神來,秋后算賬來了,可此時的葉蓁蓁可不是原來的苦逼農女,作為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女總裁,身邊的保鏢必須有,防身之術也得會!雖說不能以一敵十什么的,打一兩個大漢沒問題,更別說葉張氏這種光長肉沒腦子的農婦!

所以還不等葉張氏到了跟前,葉蓁蓁一把握住她的手,“咔嚓”擰了彎兒,隨即一腳將她踹在地上。

“媽呀,殺人啦!”葉張氏被打,整個兒破廟都響起了她殺豬似的哀嚎聲。

“大郎,上啊!上啊!給我打死這個賠錢貨!”葉張氏知道自己打不過葉蓁蓁,轉而指揮葉大郎上前。

只不過這事兒發生的太快,葉大郎根本來不及反應,這會子反應過來了,他看著眼神兇狠的葉蓁蓁愣是抖了一抖,選擇躲在她娘身后,他這女兒平時連雞都不敢殺,更是不敢反駁葉張氏,怎么現在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葉蓁蓁朝他冷哼一聲便向白氏走去,順手將散落在地上的魚撿了起來。

“你……你個賠錢貨,我告訴你,你居然敢打長輩,我這就告訴里正去,讓他把你攆出村子!”葉張氏也有些怕了,方才葉蓁蓁是怎么出手的她連看都沒看清,就被撂倒了,這死丫頭可真能裝,以前她怎么都沒看出來她居然會武功!

聽了她的話,葉蓁蓁抬頭,“去吧,你去告訴里正,就說你讓葉大郎拋妻棄女,然后我把你打了一頓,看看里正究竟怎么判!”

“哼!你娘就是個不會生蛋的雞,休了她是應該,難道要我葉家斷后不成?”葉張氏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葉蓁蓁聽了她的話,“啪”地扔下了手里正處理的魚,她怎么就覺得這葉張氏那么欠呢?

有的人,一頓是打不好的,得多打幾頓!

這么想著,她將關節擰的“嘎巴”作響,葉張氏和葉大郎見了,眼里俱是恐懼,還不等她走出破廟的門,屁都沒敢放便一溜煙的跑了。

看來以后對付這些潑婦能動手還是盡量別逼逼,這葉張氏跑了剛好,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省的明天成親出幺蛾子。

白氏看著仿佛變了個人似的女兒,話到了嘴邊轉了一圈又咽了進去,說到底還是她這個當娘的沒用,否則原本溫順的女兒也不會變成如今這個模樣。

葉蓁蓁將帶回來的魚利落的處理了,隨后從戒指里拿出鍋碗瓢盆調料等東西,到廟后悄悄的將魚煮了,等端到白氏面前時已經是一鍋濃白的魚湯。

白氏嘗了一口,只覺得連舌頭都要饞掉了,三兩口便將魚湯喝了下去,“蓁蓁,你這魚怎么來的?還有這魚湯怎么這么好喝?”

葉蓁蓁頭大,戒指的秘密她自然沒法告訴白氏,想了想她只好道,“娘,你要是信我,以后就別問我為什么,只要是我給你的東西你盡管吃,我給你的東西,你盡管拿著,你只要知道我肯定會養活你跟妹妹,讓你們過上好日子就行了!”

白氏以為她這是不想讓自己知道其中辛苦,于是點了點頭,暗暗抹掉一泡眼淚。

外頭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葉蓁蓁看了漸漸好轉的奶娃子,在破廟里找了個角落躺了下來,從前她有失眠癥,每天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后半夜才能睡著,這穿越來的第一天,她的失眠癥就被治好了。

還有明天即將要和她成親的美男相公,穿越,似乎也挺不錯。

第二天……

東方剛魚肚白,葉蓁蓁就聽見了外面有人走路的聲音,難道蘇家這么早就來人了?

很快一頂小轎便停在了破廟門口,那轎子……可真是破!

葉蓁蓁黑了臉,田氏居然就這么敷衍她!

“蓁蓁,這……這是干嘛?”見有陌生人抬著轎子來,田氏抱著奶娃也起了來。

“干嘛?你姑娘嫁人這么大事兒你居然都不知道?要我說你們葉家可真奇葩。”抬轎子的其中一個漢子長得賊眉鼠眼,說起來話來也格外不中聽。

“蓁蓁,你要嫁人?娘怎么不知道?是不是你奶奶逼你嫁人的?你別怕,娘這就去找里正做主,不行咱就去找縣令去,娘不會讓你就這么隨便嫁人的!”白氏抱著娃娃掙扎著起身,顫顫巍巍的站不起來。

葉蓁蓁有些感動,白氏這些話還不曾有人對她說過,這一世她一定會好好孝敬她。葉蓁蓁扶著她,一路扶到了轎子上。

“誒……哎?蓁蓁,你……你這是干嘛?”白氏一頭霧水。

“娘,記著我昨晚說的話,我讓你做什么,你盡管去做就成。”

將白氏扶進轎子里,葉蓁蓁看了看那賊眉鼠眼的漢子道,“看什么看!起轎!”

那漢子是個欺軟怕硬的貨,原是知道葉蓁蓁母女好欺負才敢說那樣的話,突然見她這么兇,一時間懵住了,趕緊同另外一個漢子抬起轎子走了。

一路上,白氏坐在轎子里忐忑不安,葉蓁蓁跟在轎子旁邊步行,若是不知道的,肯定都以為是白氏嫁人了。

畢竟,哪里有嫁人的時候,自家老娘抱著奶娃坐在驕子上,新娘子跟個媒婆似的跟在旁邊,還一邊喊著慢著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