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皇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完顏吳乞買沒有想到完顏亶會前來拜會自己,不過他對于這個孩子的前來還是被很高興的,畢竟這還是個還是,沒有完顏宗干,完顏希尹那么多壞心眼。

“合刺(完顏亶),你今天來拜見朕,所為何事呀!”

“孫兒覺得叔父蒲里虎大王不適合征戰,適合出任國相一職。”

來之前,完顏亶就想好了,要和陛下套近乎,畢竟大家還算是一家人,自稱為孫兒也沒錯,成完顏宗磬為叔父也沒錯,這樣就顯得很親近。

蒲里虎出任國相顯然不是指現在,只指的今后,說白了這就是未來天子的一個承諾,說白了就是一個交換條件。完顏吳乞買對于完顏亶的態度很滿意,也堅信這不是一句空話,看樣子這背后有高人指點,至于是誰,很顯然是那個漢人韓立。

沉思了片刻之后,完顏吳乞買說道:“合刺,你是太祖的嫡孫,所以命令你為諳班勃極烈,當不要再說自己年齡幼小,在兒童游戲中玩樂,只看重德行。將來你要繼承大統的,大金的萬鈞重擔就落在你身上了,大金的未來方向都在你的手中。今后的路你要自己走,記住朕的一句話,漢人靠不住,無毒不丈夫,你走不出去這一步,將來會受害的。”

“孫兒謹記在心,永世不忘。”完顏亶知道陛下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讓自己除掉韓立,而且這是一個條件,是不能改變的,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不過內心卻對完顏吳乞買就恨之入骨,也發誓要報復。

要知道,在完顏亶的心中,師父韓立是亦師亦父,親手殺死韓立,那對于他來說毫無疑問就是一種弒父之痛,可是為了皇位,那是必須做的,可是‘殺父之仇’也是非報不可的。

殺韓立,找誰動手呢?完顏亶想到了完顏充,這個‘大哥’是完顏宗干的親兒子,在軍中任職,這點事情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

果不其然,完顏充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下來,他知道眼前這個‘弟弟’將來是要當皇帝的,這點小事求到自己頭上了,怎么能拒絕呢?

完顏充派幾十個軍中好手化裝成賊寇就闖進了韓宅之中,想要趁著夜色結果韓立的性命。

韓立好像早就預料到有這么一天,他提著寶劍在院子內等候著殺手的到來,看到進來幾十個黑衣人,這個家伙就毫不猶豫地出手了。

多年以來,韓立一直是以文人書生的姿態出現的,可以所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實際上這個家伙的戰斗力是超一流的,應該不在蕭七等人之下,只是沒有機會出手罷啦!

出手,韓立一出手,手中的寶劍就擊中了一個殺手的咽喉,鮮血噴出尸體倒地。

大開殺戒,韓立就瘋狂地展開殺神模式,不到一炷香功夫,幾十個殺手全部被殺死。這個家伙雖然平日里貪圖享受,可并沒有娶妻生子,這點和韓烈一樣。一旦離開,了無牽掛,至于城頭那些守軍,壓根擋不住這個家伙悄然而去。

等完顏亶走進韓府發現到處都是尸體,到處都是鮮血,可唯獨沒有韓立尸體的是就知道大事不妙。

桌子上有一封信,上面只有幾個字:緣盡,路要自己走。

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完顏亶懊惱不已,看來老師是對自己死心了,可是自己又怎么嫩黃瓜給違背圣旨呢?最后心中暗暗發誓,把這個仇記載完顏宗磬身上,他暗暗發誓,只要是自己坐穩江山,一定要斬殺完顏宗磬,算是為師父報仇。

第二天,金國皇帝完顏吳乞買下旨,加封完顏亶為諳班勃極烈,這個少年正式成為皇儲。

雖然,完顏亶成為皇儲,可是在朝中還是一點勢力都沒有,這就讓完顏亶更加堅信師父說的話,如果自己不想成為傀儡皇帝的話,那就一定要玩權力制衡,要讓完顏宗干和完顏宗磬斗氣起來,最好是斗得兩敗俱傷,最終兩大權臣都乖乖地臣服在自己的面前。

柴進在來金國的途中遇到了韓立,兩人簡單地交換了一下意見,然后就個自忙自己的事情了。韓立要去帝京去享受大漢繁華,去及時享樂畢竟自己的百萬貫早就存進金行里面去了,就不需要顧及態度,況且韓烈已經過去了,據說成為太子少師,給皇子們授課,他相信子自己過去之后,也會受到禮遇的。

對柴進來說,完顏亶是否假面諳班勃極烈和自己沒有一點關系,自己要做的就是羞辱完顏吳乞買,然后和金國締結新的盟約,至于盟約內容是什么,并不重要,這要看汴梁之戰的走向了。如果說漢軍最終擊潰了完顏宗弼率領的金國大軍,那么所謂的談判就是城下之盟,完顏吳乞買要想著如何把這么一大批軍隊安全地帶回金國,至于開出來什么條件,那還不簡單么?話又說回來了,如果金軍最終占領汴梁城,又擊潰了漢軍,那么談判雙方就會發生角色互換,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不好,在知道漢國特使把完顏宗磬,完顏宗昌,完顏宗泰主動送來的時候,完顏吳乞買就知道大事不好,夜貓子進宅,無事不來,看樣子,這個大漢天子是在挖坑讓自己跳。

一向睿智額完顏吳乞買怎么會輕易上當呢,他決定以不變應萬變,看大漢天子的hi里究竟賣了什么藥。完顏吳乞買把事情想簡單了,總覺得見招拆招的話,自己始終都會占據主動。可是,今天老狐貍遇見小狐貍,誰玩誰都是套路。

柴進是把完顏宗磬,完顏宗昌,完顏宗泰押解過來了,只不過并沒有立刻放人的意思,這樣做就是告訴金國上下一個事實,大漢鐵騎再一次擊敗金軍,輕而易舉地再一次俘獲完顏宗磬。

完顏吳乞買何等的睿智,頓時就明白了對方究竟是什么意思,人盡然帶來了,萬萬沒有帶走的可能性,之所以這樣拖著,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羞辱。

如果這樣一直拖延下去的話,完顏宗磬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萬般無奈無奈的情況下,完顏吳乞買就命令兒子完顏宗雅代表自己去和柴進談一下,盡快地把人撈出來。

柴進對于完顏宗雅的到來,一點都不感到驚訝,畢竟這種事情,完顏吳乞買出頭不合適,以國相完顏希尹的身份來談和不合適,也畢竟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客套話,完顏宗雅說得還是一套一套的,可是美中不足就是太客套了,反而沒有得到柴進的回應,以至于彼此尷尬,場面險些冷下來。

柴進也不想讓對方太難堪,他笑著說道:“在下已經備下薄酒,咱們邊喝邊聊吧!”

“應該是小王款待貴使才對,這樣真的是太感謝了。”

酒席宴上,柴進笑著說道:“兩人喝酒太無趣了,要不把蒲里虎大王叫過來一起喝酒。”

完顏宗雅求之不得,他十分感謝柴進,覺得喝完酒就可以請完顏宗磬回去。可惜的是,完顏宗磬喝完酒之后,依舊被待下去了,柴進一點放行的意思都沒有。

這個時候,完顏宗雅就知道不能裝逼了,于是就硬著頭皮說道:“貴我兩國是有盟約的,不知何故,貴國竟然襲擊我金軍,還俘獲了蒲里虎大王。”

“不知何故?完顏阇母,完顏婁室率領大軍逼近云州,逼近太原。按照我們兩國約定,金軍和宋開戰,大漢不干預。可是,你們慫恿宋軍進攻云州是幾個意思。另外蒲里虎大王率領六萬大軍追趕趙構,逼近長江,遭遇漢軍。你們金軍都主動出擊了,漢軍豈有坐以待斃的道理。”

扯淡,扯淡的話,十個完顏宗雅也不是柴進的對手,這個家伙來到金國,就是要對決完顏吳乞買的,怎么會和完顏宗雅談完顏宗磬的事情呢?

扯來扯去,沒有實質性進展,完顏宗雅有點著急了,他放下酒杯說道:“請問,先生,如何才能把我兄長接回去。”

“沒有什么條件,我來到這里就是為了讓兩國永結友好,刻意送蒲里虎大王回來的。”柴進說的很輕松,實際上就是在為對方挖坑,所謂的永結友好,那就是讓金國皇帝完顏吳乞買締結盟約,這樣就等于是要求駐扎在汴梁城外的金軍撤軍,那么這樣以來金國勞師動眾的南侵宣告失敗,這絕對是一個讓人無法忍受的天坑。

天坑就在眼前,可是完顏宗雅卻沒有看出來,在他看來弟弟戰敗被俘,那么打下汴梁或者撤軍意義都不大了,這個對軍事一無所知的家伙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下來。

貌似很復雜的事情,原本以為漢國會獅子大開口,可是沒有想到如此簡單,這讓完顏宗雅十分的得意,這個家伙回去之后就匆忙進宮向完顏吳乞買匯報。

聽到漢國開出來的條件是,完顏吳乞買氣得險些吐血,他倒不是覺得漢國這樣做欺人太甚,而是覺得兒子太愚蠢了。國戰之事是傾全國之力的一向重要的軍事行動,怎么能夠因為蒲里虎被俘而灰溜溜的撤軍呢,這樣讓自己如何向滿朝文武交待。

金國的制度特殊,即便是金太祖完顏阿骨打都沒有辦法真正做到一言九鼎,尤其是損害貴族利益的事情,就更加是要顧及那些大貴族的利益。金太宗完顏吳乞買曾經因為偷喝酒被大臣們打屁股,這就足以說明金國的體制和漢家江山是有本質區別的。

既然答應了下來,又不好反口,氣急敗壞的完顏吳乞買狠狠地踹了完顏宗雅一腳,讓這個廢物抓緊滾出去。

完顏宗雅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面對父親的暴怒,他只能灰溜溜地出去。

一夜未眠,這一夜完顏吳乞買蒼老的更多了,他不知道應該怎么辦,畢竟宣布撤軍的話,會遭到滿朝文武的反對,自己總不能一意孤行吧!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只能下旨命令完顏宗弼抓緊進攻,不得遲延。

完顏吳乞買還不能一直躲著不見柴進,所以只能硬著頭皮見柴進這個漢國特使,會談竟然是無休止的羞辱,可是這個金國皇帝只能強忍怒火,盡量和對方周旋。

柴進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壓根沒有想過金軍會從汴梁撤軍,打仗是武將的事情,自己的任務就是無情地羞辱金國皇帝完顏吳乞買,最大限度地降低金國皇帝的權威,加深金國內部的矛盾。

其實,柴進搞不清楚大漢天子為什么要想盡辦法羞辱金國皇帝,只不過他依舊很好地執行任務,對于他來說,只要是不激怒完顏吳乞買,最終完成和談就是功德圓滿。當然了,和談,必須是在汴梁之戰的結果出來之后,勝者才有資格制定談判的條件,敗者只能是接受。

金國上下都知道漢國特使來了,也知道見了陛下,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沒有釋放完顏宗磬,為什么雙方并沒有達成真正的和解。

拖延的時間越長,完顏宗磬的威信就越低,這是太祖一系最希望看到的,所以他們對于不能夠盡快釋放完顏宗磬一點都不上心,甚至有看笑話的意思。反過來,太宗一系則希望盡快釋放完顏宗磬,兩大派系之間的矛盾更加尖銳起來,在這種情況下,有苦難言的金國皇帝完顏吳乞買唯一能做的就是逼迫完顏宗弼抓緊攻克汴梁城,然后再和漢國和談。。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而且一個比一個會算計,小小年紀的完顏亶最清楚這中間的問題了,他不斷地鼓動完顏宗干去說服完顏宗弼,不要貿然進攻汴梁城,避免中了漢國的奸計。要知道金軍最擅長的起騎兵,野戰為王,可是一旦攻克汴梁城,大軍進城之后,那么被漢軍圍困到城中之后,那絕對是噩夢來襲。

完顏亶其實并不關心戰事如何,他也不動,不過這個少年老成的家伙就是想最大限度地降低完顏宗磬的威信,使其將來不管有多大的權勢,都不能威脅到自己的皇位。在這個時候,完顏亶更加想念師父韓立,覺得自己走的每一步路都是師父籌謀好的,要不是師父的謀劃,自己也不可能成為皇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昨天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浙江温州熟客麻将 云南快乐十分直播 股票停牌是什么意思 下载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源 下载真人打麻将 湖北快三预测一定牛分析预测 福州麻将技巧 36选7彩票预测 幸运pk10计划一分钟 河北11选5开奖公告 牛股微信群大全 广东十一选五结果一 北京赛车 虚拟足球e球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