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圍困汴梁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獵殺完顏宗磬,對于大漢這次出兵至關重要,只要是完顏宗磬戰死,那么就會沉重地打擊完顏吳乞買,那么完顏亶出任皇儲就成為鐵板釘釘的事實。

完顏亶繼位,那就是金國滅亡的前奏,對于大漢而言,滅金之戰就會減少很多。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大漢天子劉正龍決定再派一支奇兵,避免完顏宗磬逃走。

劉正龍下令第二軍團盡快出河東,朝汴梁逼近,第三軍團進駐云州,第四軍團進駐太原。由于地勢的緣故,金國和漢國交接的地方不是很多,只要是死守云州,太原,金國就是插上翅膀也很難進攻大漢。

同時,楊再興,高寵兩人各帥一萬騎兵,從背后追擊完顏宗磬。只要是滅掉了完顏宗磬,那么中原大戰的勝利天平就會朝大漢傾斜,在汴梁城擊敗完顏宗弼,完顏婁室,完顏阇母之后,那么就可以把金軍驅趕到黃河以北,兩國就成了劃河對立。

出征之前,劉正龍對兩個小將說道:“你們兩個是朕看著一步步成長起來的,你們是帝國雙壁,擁有你們兩個,是朕的榮幸,也算大漢的榮幸。這一次,你們兩個是出奇兵,誰拿下完顏宗磬的腦袋回來,朕就為他打造一柄金槍。”

“臣一定全力以赴拿下完顏宗磬的腦袋。”

一旦滅掉完顏宗磬,那究預示著和金國全面開戰了,這種情況下,高麗那邊壓力就大了,大漢天子劉正龍給高麗大都督李俊下了一道密旨,要盡快完成對妙清等權臣的絞殺,確保面對金軍報復的時候,高麗可以上下一心共同對抗。

盡人事,知天命。秦檜是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至于能不能保住趙構的命那就看這個大宋皇帝的造化了,自己是一個文官,能謀劃的都做了,做為人臣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對于秦檜來說沒有什么思想負擔,反正自己已經是暗中投靠大漢了,雖然到了漢國不會像現在這樣位高權重,但最起碼還是錦繡前程,衣食無憂的。

臨出發的還是,趙構問秦檜道:“這三路人馬之中,我們應該跟那一路走呢?”

“三路都不跟,他們都是步兵,速度太慢,我們應該是輕裝上陣,組織五百人以內的騎兵隊伍,而這三路人馬都是用來掩護的,當然了為了避免被緊逼發現,出城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夾雜在其中的,臣的意思是劉光世在左,朝舞陽縣方向進軍,劉正彥在在右朝鹿邑縣方向禁軍,而苗傅將軍這一路居中,直接南下,三路大軍最終在孝感匯合,至于我們由那一路掩護,還望陛下定奪。”

“苗傅吧,三人之中只有苗傅擊敗過金兵。”趙構的骨子里還是比較懦弱的,他堅信只有苗傅才能夠帶著自己離開,至于劉正彥,劉光世,現在還看不出來有多強的戰斗力。

神龍五年七月初九凌晨,劉光世,劉正彥,苗傅分別率領三萬大軍出城,而大宋天子緊隨其中,外界沒有人知道天子在那里一路,就連文武百官也不清楚。

之所以文武百官也不清楚,是因為天子趙構只帶著秦檜等幾個心腹重臣,還有十幾個妃子以及太子離京,其他文武官員都必須留守。相公白時中出任東京留守,張叔夜出任兵馬都監,京城防御使。Gai’c

出京之后的當天晚上,在通許縣的時候,天子趙構,秦檜等在五百騎兵的護送下連夜前行,而苗傅的軍隊則留下來一個晚上,防止金軍追趕上。

金軍是騎兵,追趕速度很快,宋軍是步兵,注定兩條腿跑不過四條腿,這種情況下,苗傅就必須非常小心,生怕金軍追趕上陛下,這種情況下,他就主動選擇晚上停留一夜。

金軍這次追趕趙構,可以說是完顏宗磬是花了血本,他親自率領六萬騎兵追趕,知道宋軍兵分三路的情況下,金軍也分成了三路。

左路軍有完顏宗昌率領,右路軍有完顏宗泰率領,而完顏宗磬親自率領中路軍,三路大軍在宋國皇帝趙構處罰之后的第三天凌晨就出發了。

按照完顏宗磬的估算,最多到駐馬店的時候就可以追趕上宋軍。只要是追趕上了,那就是一場屠殺,宋國皇帝休想逃走。

完顏宗磬離開大營去追趕宋國皇帝趙構注定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在他離開之后的當天晚上,完顏宗弼在完顏阇母,完顏婁室,完顏銀術可等人的支持下,就完成了對金軍大營的控制。

金國軍隊之中,向來是強者為尊,至高無上的是都元帥完顏斜也,緊跟著就是完顏宗望,完顏宗翰,完顏宗弼,再往下才是完顏婁室,完顏宗磬等。

在完顏宗磬率領六萬大軍南下之后,完顏宗弼就直接接管了兵權,女真勇士外加附庸軍,簽軍,總兵力達到四十萬,將汴梁城團團圍住。

汴梁城被圍困,這個時候,做為兵馬都監的張叔夜倍感壓力,不過還好東京留守白時中并沒有托他后腿,相反是全力支持,這點讓張叔夜很感動。

趙構沒有宋徽宗趙佶那么心狠,當年趙佶南下的時候直接把國庫搬空了,而趙構知道防守壓力很大,因此只是帶走了皇家的財富,對于國庫是一個子都沒動。

白時中是一個極富正義感之人,他知道守城的壓力大,所以在物資調配上,最大限度給與張叔夜支持。

白時中把張叔夜叫到府上,他對張叔夜說道:“你全力守城吧,本相給你解除后顧之憂,絕對不會托你的后腿。守城的壓力會很大,但是你只要是能夠堅守半年以上,相信京城之困自然而解。”

“不知道相公說的自然而解是什么意思?”

“大漢天子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要不然就不會在洛陽駐扎二十萬大軍了。”白時中和大漢天子劉正龍打交道不多,不過他依舊相信為了大義,大漢天子一定會出兵的。只不過出兵是為了幫助宋國,還是滅宋就不一定了。

雖然白時中極具正義感,但是他和大多數文官一樣,是忠君愛國不假,只不過并不是忠于某一個人,說白了,誰當皇帝忠誠于誰,誰家的朝廷,就忠誠于誰家。在白時中看來,趙構當皇帝,不見得有劉正龍當天子好。換句話來說,誰坐江山能夠驅趕金軍,誰就是好皇帝。

江山輪流坐,管他誰是王。這就是白時中為代表的大部分文人心態,他們不是奸臣,也不是貪官,很多甚至兩袖清風,但是他們心中的忠君愛國,一定是誰坐上皇位忠于誰。

張叔夜是正臣,是那種愿意為皇家拋頭顱,灑熱血之人,在他的眼里,大漢天子劉正龍就是亂臣賊子,是絕對不會投奔的。

看張叔夜沒有反應過來,白時中就接著說道:“大漢天子注定是要一統天下的,怎么會任由金人攻克京城呢?漢軍一定會哎半年內掃蕩汴梁城外圍的金軍,然后將其全部殲滅。”

“白相公,不要忘記了你是大宋的相國,怎么能夠說粗這樣大逆不道的言論呢?”

張叔夜在這個時候十分的氣憤,只不過由于白時中年紀比自己大,位高權重,又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所以不忍心和對方爭吵,但是立場還是鮮明地站在大宋這邊。

白時中沒有想到張叔夜不識時務,他冷冷地說道:“外族入侵,君王應該是守住江山社稷,出逃對得起天下百姓么?換句話說,天子這次出逃,還能回來么?汴梁城要么歸漢,要么歸金,注定不會歸屬大宋了,識時務者為俊杰,你自己掂量著辦吧。守城,本相會全力支持你的。只要是你能夠堅守到大宋天子前來,我愿意認罪伏法。堅守不到的話,希望你可以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要把汴梁城交給金軍。”

“張某就是流盡最后一滴血,也不會把汴梁城交給金人。”張叔夜是忠君愛國,但是他的確是說服不了白時中,因為宋國皇帝什么時候回京城,自己能夠堅守到什么時候,那真的是說不準。

如果真的城破了,金軍入城就是燒殺搶掠,百姓們會慘遭屠戮,反過來如果漢軍進城的話,老百姓最起碼不會遭殃,這個時候張叔夜心里十分矛盾。

血戰并沒有像張叔夜預想的那樣到來,金軍只是死死地困住汴梁城,然后開始大舉獵殺城外的宋軍以及各地趕來的義軍,汴梁城外血流成河,汴水河水斗不被染紅了,到處都是尸體,那景象慘不忍睹。

可憐的宋軍,義軍之所以被困在城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天子趙構不相信這些武人,再加上文官們骨子里對武人的鄙夷,造成了幾十萬軍隊被阻擋在城外。這些軍隊之中大部分都是地方上的廂軍,各地趕來的義軍,平日里就缺少糧食,現在被阻擋在城外,朝廷又不給半點補給,本來就士氣低落,軍心渙散,在面對強大金軍沖擊的時候更加是不堪一擊。

每天都有數不盡的廂軍,義軍被金軍殘忍的殺戮,壓根就阻擋不了,這種情形下,開始有廂軍,義軍潰逃,不到一個月,汴梁城外就沒有宋軍影子了,只剩下四十萬金軍,他們在這種情況下依舊沒有攻城,而是在不停地運送攻城器械,運送巨木,石頭,看樣子是要做足準備再攻城。

如果金軍攻城的話,城中的文武百官,禁軍百姓還能夠上下一心,共同御敵。可是,金軍沒有立刻展開攻城,這反而給城中制造了天大的麻煩,城中各個階層的矛盾迅速計劃,很快就形成了鼎沸之勢。

首先發難的是那群自以為是的文官,他們一直都瞧不起武將,甚至在某些時候連那些帶兵的文臣都瞧不起,現在陛下走了,汴梁城到處都是士兵,搶劫的事情屢有發生,不僅搶奪貧苦百姓,還搶奪富人,甚至搶奪士紳,搶奪官員,這種情況下文官們開始對張叔夜發起攻擊,要求政事堂的相公們解除張叔夜的兵權。

白時中知道張叔夜的壓力很大,不想給他添麻煩,只能是盡量說服這些文官。可是一向趾高氣揚的文官怎么會輕易屈服呢,他們在不斷地施壓,不僅如此,開始對張叔夜進行掣肘。最典型的就是戶部尚書梅執禮,兵部尚書孫傅,兩個人對張叔夜是百般刁難,盡可能地克扣軍餉,物資,雙方的矛盾逐漸尖銳起立。

士兵們之所以到處搶劫,這就暴漏了張叔夜最大的短板,那就是文官出身的他熟讀兵書,率軍出征的確是有一套,可是在治軍上就略顯不足了,一句話‘慈不掌兵’,他的威嚴不夠,鎮不住下面的驕兵悍將。

之前張叔夜帶兵的時候,正值大宋國力鼎盛,文官騎在武將頭上,武將們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乖乖的聽張叔夜的。再后來就是著名的孟津之戰,戰略指揮使張叔夜的確是有一套,謀略甚至不在大漢天子劉正龍之下,但畢竟是文官,缺乏殺伐果斷的霸氣。軍隊數量上始終占據絕對優勢,軍隊中士氣高昂,看起來是戰力充足,沒有半點危機。

金軍圍城,沒有進攻,反而比進攻帶來的震懾力更大。每天都有巨型投石機往城投投擲宣傳單,主題內容只有一個,如果不投降,那么城破之日,就是屠城之時,城中所有人都會被屠戮殆盡,一個不留。

震懾的不是宣傳單,而是城外那座十幾萬顆頭顱堆起來的京觀,那可是城外的廂軍,義軍的頭顱,這種震撼力讓城中的宋軍難以承受,士氣低落不說,軍紀開始渙散。。

心理戰,這一仗金軍打的漂亮,對于這個局面,張叔夜顯得有點力不從心,他不怕金軍攻城,反而對這種心理戰顯得無能為力。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知道功勛世家對大宋軍隊影響有多大,下面的將官幾乎都和功勛世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果掌兵的是劉正龍的話,盡管也是文官,可是由于功勛世家的關系,將官們一定會帶好兵。當然了,帶不好兵的話,腦袋就保不住了,劉正龍的殺伐果斷,那不是張叔夜這個知府出身的文官可比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澳洲幸运八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铁定规律技巧 福建22选5开奖结 大智慧手机版官方下载 福彩20选8开奖号码 广东麻将怎么打 江西快3全天计划 双色球什么时候开卖 快速赛车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官网 神来棋牌 qq麻将辅助安卓版下载 浙江飞鱼投注 极速赛车场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