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搶占軍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岳飛最終來到了西夏,這一次他沒有去帝京拜見漢王,畢竟心中有點虛,希望在戰場上建功立業,來回報漢王對自己的信任。

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卒,最終一步步走到統領萬人的一軍之長,這里面有岳飛自己的能力,可更多的還是漢王的提攜。要是岳飛呆在宋軍之中,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來。

岳飛來到西夏的時候,這么的大戰一觸即發,這一戰對于西遼大軍來說是事關生死存亡,因為云州已經淪陷了,如果再拿不下來西夏,那么西遼大軍這次的東征就徹底宣告失敗。

最近耶律夷列壓力很大,他現在明白為什么當初大家反對自己率軍進入西夏作戰,要知道黨項勇士驍勇善戰,想要拿下這個國度,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這一戰地區為是準備的不充分,甚至相當糟糕。

可是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云州已經丟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退路了,想回到西遼都成了奢望,要么硬著頭皮打下去,要么就是選擇就地死亡,顯然耶律夷列最終選擇還是進攻,進攻,只要是拿下右廂朝軍司,那么就可以直插興慶府了,那樣的話整盤棋就活了。

在耶律夷列看來,西夏皇太后耶律南仙對自己的父親耶律大石還是有感情的,只不過是迫于形勢不愿意歸順西遼而已。只要是西遼大軍能夠到了興慶府城下,這個女人一定會投降的。

右廂朝軍司的軍城可比著兀刺海城難打多了,況且守將拓跋珪其也是一流的猛將,絕對不是他那個草包弟弟可以比擬的。守城的是最精銳的五萬拓跋勇士,當然了這也是拓跋部最后的榮耀了,一旦被滅了,整個拓跋部就剩下不到一萬騎兵了,而且戰力也很一般。

拓跋珪其并沒有把不到六萬的西遼大軍放在眼里,只不過,他不愿意出城作戰,畢竟軍城高大,西遼騎兵再驍勇善戰也很難攻克軍城。只要是軍城不被攻克,那么西遼大軍就會因為缺少糧食,最終選擇撤兵的。

這次西遼大軍入侵,給人感覺有點怪異,拓跋珪其的直覺告訴自己,這是一個陷阱,如果一旦拓跋部的大軍覆亡了,那么整個西夏再也沒有可以制衡皇太后耶律南仙的力量了,那個時候,西夏還是西夏么?

拓跋珪不愿意冒險,所以他選擇堅守軍城,而不是出城和西遼大軍決戰。

軍城的西面靠近大河,東面是依山而建,這樣以來,對于從北邊來的西遼大軍來說,就只能進攻北城門了,而整座軍城防守最嚴密的就是北城門了,城門的外面是一個長達一里地,高低落差超過三十米額坡地,進攻的一方想要攻到城頭下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

攻到城投下需要付出代價還是小事,最痛苦的是沒有辦法把攻城器械送到山門下,這樣的話想要攻打高度超過三丈的軍城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來到軍城下的時候,耶律夷列就傻眼了,現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攻克這座軍城沒有幾個月的強攻是不可能的,可是現在自己就只剩下五萬六千多士兵,強攻的話,一個月就軍力消耗殆盡了,更要命的是現在剩下的軍糧最多維持七天,這個該死的西夏大部分的地方都是荒無人煙,想打谷草都沒有那么簡單。

怎么辦?耶律夷列傻眼了,不管怎么說,既然來了,就不能回頭,第一天,耶律夷列下令三千士兵在千夫長巴扎的帶領下發起攻城。要知道西遼的軍隊并非傳統意義上的遼軍,很多都是西域,甚至更西北的一些部落的青壯組成的,下面的百夫長,千夫長,萬夫長也不見得是契丹人。不過這樣一支雜牌軍單兵作戰的能力遠超過之前的遼軍,和金軍不相上下,只不過大軍協同作戰的時候,還是和金軍有很大的差距,甚至連漢軍都不如。

面對城門前的斜坡,顯然縱馬前行是不現實的,只能騎兵下馬朝前進攻,三千士兵分成三隊,每一隊之間拉開一百步的距離,緩緩地朝軍城逼近。這些西遼士兵都拿著巨大的盾牌,一會防御城頭射下來的飛箭。

由于是第一天試探性進攻,因此西遼軍出擊的速度不是很快,可以說十分的小心,畢竟從城頭上往下扔石頭的話,會給下面士兵造成很大的傷亡,在這種情況下,巴扎就十分的謹慎,他知道今天的攻城很難攻克這座高大的軍城,試探一下對方的戰力,為后面的進攻做準備,正式基于這個心理,所以西遼軍出兵很慢。

在城頭的拓跋珪其不為所動,好像沒有看見西遼士兵似的,畢竟距離很遠,這個時候盲目的射擊,效果不好,還浪費弓箭,滾木雷石,這種情況下還是小心點好。

距離越來越近,在距離城頭不到一百步的時候,西遼的身邊開始沖刺,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滾木雷石開始從城頭拋下,密密麻麻的箭矢從上而下鋪天蓋地地射來。

弓箭可以用盾牌去擋,可是滾木雷石就抵擋不住了,被滾木砸中的西遼士兵當場就血肉模糊了,這種慘狀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西遼顯然不是嚇大的,這些士兵身手敏捷,舉著盾牌來防止被飛箭射中,還要拼命地躲閃滾木雷石,這也就是強大的西遼士兵,如果換成大宋禁軍絕對做不到。

躲避密密麻麻的飛箭是笑話,咄逼滾木雷石更是天方夜譚,剛開始西遼士兵體力好,身手敏捷,還能躲避開,可是手來隨著滾木雷石越來越密集,再加上躲避的時候體力消耗太大,很快一個個的就堅持不住了,不斷地被滾木雷石擊中,不斷地被飛箭射中。

西遼士兵畢竟是驍勇善戰,在犧牲了第一梯隊的一千人之后,終于攻到城下,由于沒有攻城器械,只能從下面朝上射箭來壓制城頭的弓箭手。

這次沒有攻城器械,但是在前頭部隊壓制住城頭的弓箭手的時候,后面的西遼騎兵就大舉壓上了,沖到前面用騎射壓制住城頭,然后步兵開始托著簡易的登乘梯發起攻城戰。

雖然是簡易攻城梯,但是西遼士兵依舊像潮水般的進攻,像螞蟻搬家一樣。這樣的進攻本來是很難威脅的,無奈西夏士兵準備不充分,壓根沒有認為西遼士兵能夠沖上來。林我該城墻是很高大可是,由于地勢的限制,城墻上面空間比較狹窄,守軍相對比較少,面對西夏士兵潮水般的進攻,防守壓力很大。

眼見第一批士兵沖上城頭了,后面的西遼士兵沖擊速度就更快了,恨不得立刻殺進城去。城中有足夠的糧食,金錢,美女,這些西遼士兵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瘋狂地沖殺。

城頭上西遼士兵越來越多,就在這個時候,西夏的士兵開始涌上來,畢竟數量上占據優勢,很快西夏士兵就穩住了局勢,殺得西遼軍節節敗退。

眼見城頭西夏士兵不斷地增多,西遼士兵傷亡不斷加大,在這種情況下耶律夷列下令收兵。雖然第一天的進攻給最終沒有拿下軍城,損失超過兩千士兵,但是能夠輕易的殺向城頭,也說明西夏士兵守城的經驗不足,再無加上城頭的空間狹隘,這座軍城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難以攻克。

雖然第一天險些攻克軍城,但是耶律夷列卻知道,第二天再攻城難度系數就大多了,第一天是因為西夏防守松弛,才有了可乘之機,可是第二天,西夏的防守一定會加強,傷亡會增大。

不過第一天的攻城,耶律夷列算是完全看出來了這座軍城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北城門這邊的城墻窄,城墻上容納士兵有限,只能從下面不斷地上來士兵進行補充,而且雖然有滾木雷石,但是下面很寬闊,進攻的士兵有躲避的可能性,除非是大量地扔下滾木雷石,否則作用就很有限,很難通過滾木雷石來壓制進攻的一方。

這座軍城東西兩側顯然是無法進城的,因此防守薄弱,至于南邊也幾乎沒有什么防守,全部的防御都在北門,只要是攻克了北門,那么就可以殺進城去。雖然發現了這個軍城的缺點,可是在那么長的斜坡上發起進攻,想要攻克北門談何容易。

由于斜坡的緣故,注定不能把攻城器械推上去,因為只要是對方一扔下滾木雷石,那么攻城器械就是被打擊的目標,沒有什么卵用。可是,沒有攻城器械,想要攻克城門,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怎么辦?如何攻城?總不能每天地強攻,來造成士兵無端的傷亡吧。況且,西遼的口糧有限,這種情況下是耗不起的,也不能耗。

壓力大的不僅僅是西遼的進攻方,做為防守一方的西夏拓跋部落壓力也不小,第一天進攻,西遼大軍強悍的戰斗力就展現無遺。進攻方傷亡超過兩千,可是防守方似乎傷亡更大。在西遼士兵沖上城頭之后,防守的拓跋部勇士們一下子失去了昔日的鋒芒,陷入被動挨打的局面。幸虧只是一面被攻打,這如果是一座四面都可以交戰的城,估計第一天就被攻克了。

怎么辦,弓箭的威脅看上去并不大,畢竟空間有限,西遼士兵頂著盾牌出擊的情況下,弓箭殺傷力很小。如果城頭上的守軍能多一倍,甚至兩倍的話,完全可以用弓箭覆蓋來壓制敵人的進攻,可惜戰場上沒有如果。

弓箭殺傷力小,可是滾木雷石的殺傷力還是很大的,當天晚上拓跋珪其就加強了軍城的防御,把更多的滾木雷石運到城頭,來壓制敵人的進攻。拓跋珪其是看出來了,西遼大軍作戰雖然勇敢,可是糧草不會很多,只要是自己閉門不出,就算是耶律夷列再厲害也休想殺進來。

第一天的進攻思路是正確的,雖然沒有破城,但是在沒有借助攻城器械的情況下能夠殺到城頭上已經很了不起了。這個時候,耶律夷列似乎有了主意,他看出來了守城的西夏士兵也沒有太多的防御工具,防御手段也很單一。想要攻破這座軍城,似乎還是有辦法的。耶律夷列的思路逐漸清晰了起來,也開始積極部署。他相信,只要是上天眷顧,這個方案一定可以拿下這座軍城。

第二天,西遼士兵再次發起沖鋒,這次的氣勢更兇,進攻速度更快,士兵躲閃滾木雷石的時候,更加的敏捷。不過,滾木雷石比第一天密集多了以至于西遼士兵在進攻之中傷亡很大。雖然傷亡在加大,可是西遼大軍還是再一次攀越到城頭上,這一次進攻的速度更快,堅持的時間更長。

持續了兩個多時辰的攻城,以西遼大軍撤下為終點,看上去今天的交戰比第一天迅猛,可是死亡人數明現在減少。這種攻城戰,對于守城的一方來說,只要是城池不丟,那么死亡的人數越少越好。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拓跋珪其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可是那不對勁,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能加強防守。

謎底在第五天終于揭曉了,西遼大軍竟然借助從城墻上扔下來的滾木雷石為掩護,全方位的殺向城頭,這一次是西遼大軍全軍出動,進攻的速速非常快,以至于城頭的西夏士兵竟然沒有辦法利用無往不利的滾木雷石來進行防守。

當西遼大軍沖上城頭之后,和前四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全力進攻,下面的騎兵用騎射掩護,壓制住城頭的的西夏士兵,掩護西遼大軍的攻城。由于沒有了城頭弓箭手的掩護,最終城門暴露了,西遼大軍沒有辦法使用攻城錘,不代表不能使用火藥,火油點然城門。。

當城門被點然之后,拓跋珪其就知道最后決戰時刻到了,這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他下令堅守城池,和西遼大軍決一死戰。

狹小的軍城內,騎兵是派不上用場了,擅長騎射的兩路大軍下馬之后,捉對廝殺,這一戰是殺的昏天黑地,難解難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网络捕鱼一般都是输 四川快乐12胆拖投注 今天排列五奖开奖号码 股票平台源码 国际棋牌娱乐 星悦游戏官网 六合秒秒单双计划 一分11选5软件 管家婆精品二十四码中特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的打法 江苏快3计划分析软件 澳洲幸运5稳定计划app 山西十一选五 五不中公式计算方法中 直接下载龙兴山西麻将 安徽东至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