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金國內亂的根源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酒席宴上,眾人都在給完顏婁室敬酒,要知道這可是金國第一名將,要不是受傷,怎么會不參加侵宋之戰。在眾人的眼里,如果完顏婁室出征的話,一定可以擊敗漢軍,而不是像完顏宗翰那樣全軍覆沒。

完顏婁室也是一個心高氣傲之人,他對于皇帝陛下派自己出征高麗非常感激,覺得陛下相信自己,重用自己,就一定要以滅掉高麗做為回報。

看著眾人給完顏婁室敬酒,這讓完顏吳乞買很高興,他堅信這些武人的心思簡單,只要是自己謀劃得當,可以一步步的掌控軍權。只要是掌控了軍權,那么改變皇儲制度就水到渠成了。

完顏婁室端著酒杯走到完顏吳乞買面前,十分虔誠地說道:“臣非常感謝陛下的信任,這一次一定打出金軍的威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滅掉高麗。讓天下人知道金軍無敵,可以橫掃天下。”

完顏宗弼何等的睿智,他頓時就明白了完顏婁室是譏諷完顏宗翰的戰敗,不過還好,一直以來,完顏宗翰和完顏宗望被成為帝國雙壁。可是,完顏宗弼是服自己二哥完顏宗望,骨子里瞧不起完顏宗翰,這次完顏婁室諷刺完顏宗翰,他也就沒有出面制止。

帝國雙雙壁,在完顏宗弼,完顏婁室看來就是笑話,他們都佩服二太子完顏宗望,可是對于完顏宗翰骨子里是瞧不起的,因為在這兩個新銳戰神的心中,完顏宗翰之所以戰功赫赫,并不是有能力,關鍵是都元帥完顏斜也的偏愛而已。

完顏宗弼年紀小,沒有趕得上滅遼之戰,所以戰功不多,拿不出手,實際上這個心高氣傲的家伙,心中只佩服二哥完顏宗望。至于完顏婁室是大金第一名將,戰力之高,排名第一,謀略也是一流,只不過是出身不如完顏宗翰,完顏宗望尊貴,再加上和都元帥完顏斜也有矛盾,又身負重傷,才導致戰績受到拖累的。

完顏吳乞買對于完顏婁室的態度很滿意,他笑著說道:“金軍無敵天下,不需要驗證,只要你們以迅雷不及掩耳拿下高麗,一切質疑都會煙消云散,這點是不容置疑的。要知道高麗的堅韌可以說世間罕見。要知道當年強大的隋朝,唐朝,都擁有橫掃天下的戰力,可是依舊無法奈何高麗,足見高麗的戰力強大。你只要是能夠拿下高麗,朕加封你為親王。”

拉攏,肆無忌憚的拉攏,這就是皇帝的特權,完顏吳乞買知道,想要改變皇儲繼承制度,不能依靠太多得到陰謀詭計,畢竟面對的都是位高權重的貴族,更多的應該使用陽謀,讓反對者無可反駁。

震撼,完顏婁室真的是被鎮住了,沒有想到陛下大手筆,要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雖然也算是貴族,可是距離親王是遙不可及的。皇帝陛下能夠以親王拉攏,他當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當然不會拒絕。

完顏婁室跪倒在地上,咬破手指之后,把鮮血滴到酒杯之中三滴,把血酒喝完之后,他起誓道:“不破高麗,寧死不還。”

“起來吧,今天就當作家宴好了,大家開懷暢飲。”完顏吳乞買看了一眼完顏宗弼之后說道:“攻打高麗,雖然艱辛,但畢竟地域有限,只需要層層推進,強軍壓境就可以一步步逼迫高麗投降。但是,草原就不同了,草原部落太分散了,幅員遼闊,此戰可不輕松,你們顧及沒有一年半載很難回歸,因此,戰利品你們自行處置一半。”

“謝陛下。”

這一場酒宴,表面上只是喝酒,實際上包含的內容太多,太多了,一個親王之位就讓金國第一名將完顏婁室死心塌地的為完顏吳乞買效力,而輕輕的一一句沒有一年半載難回歸,戰利品自行處置一半,就讓完顏宗弼等三人,失去了進攻大宋的機會,這一切都是在為完顏宗磬鋪路。

完顏婁室是極度睿智之人,他知道加封親王絕對沒有那么簡單,于是當天晚上拜會完顏吳乞買。

完顏吳乞買對完顏婁室的表現十分滿意,他也不打算兜圈子,于是就直言不諱地說道:“你此次出兵的時候,帶上兩萬水師,水陸夾擊,滅掉高麗,只要逼迫高麗王投降,愿意接受金軍駐扎,同意出兵協助我軍進攻大宋即可,沒有必要將其殲滅。然后從海上登陸進攻大宋京東路,然后迅速南下包抄宋軍的后路,使其無法援救京城,你可明白?”

“臣明白。”完顏婁室猜到這一重了,顯然皇帝陛下在為完顏宗磬鋪路,要知道完顏宗磬被宋軍俘虜,現在還關押在宋國京城之中。如果沒有驚天之功,將來就廢掉了。不過,這也無可厚非,誰家父親不給兒子鋪路呢?

完顏婁室這么睿智也只是猜到了這一重,就算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到皇帝陛下竟然野心勃勃要改變皇儲制度,這點沒有人敢想,最起碼完顏婁室不敢想。

解決了完顏婁室,完顏宗弼,完顏撻懶出征,完顏斡魯的問題之后,下一步就是要解決完顏宗望的問題了,要知道完顏宗望的東路軍基本上是凱旋而歸,處理不當會引發大麻煩的。要知道,一旦完顏宗望出征的話,那么滅宋就和完顏宗磬沒有什么事了。這點是最關鍵的一環,完顏吳乞買自己沒有好主意,還得指望韓烈。

韓烈沒有什么嗜好,就是愛好喝酒,幾乎每次和完顏吳乞買單獨相處的時候,都會喝酒,這次也不例外。

完顏吳乞買親自為韓烈斟酒,恐怕整個大金國,也只有這個漢人蔡攸如此待遇,足見他對自己的謀士,大金國的軍師多么重視。

看著韓烈把酒喝下去之后,完顏吳乞買說道:“完顏斜也已經答應不再出任都元帥,不會再率軍出征了,完顏宗弼,完顏撻懶,完顏斡魯,也不會再去出征宋國。而且完顏婁室也安排好了,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解決完顏宗望的問題。”

在韓烈這個漢人面前,處于對這個謀士的尊重,完顏吳乞買堅持說漢語,用漢名字自稱,稱呼下面的將軍。完顏吳乞買就是要韓烈死心塌地為自己賣命,他知道韓烈是前朝后裔,以覆亡宋國為終極目標,對自己,對金國還算是忠誠,絕對不會背叛自己。

韓烈搖搖頭說道:“陛下,當務之急不是解決完顏宗望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微臣略施小計就可以搞定,當務之急是抓緊把大殿下從宋國贖回來,耽誤時間越長,問題越大,難度就越大。”

完顏吳乞買的確是沒有想到這一點,他的思路是金國貴族的思路,覺得只要是大軍壓境,滅掉了宋國,也就順利把完顏宗磬就回來的。并沒有意識到在宋國當俘虜對完顏宗磬的影響有多大。

韓烈接著說道:“如果不牽涉皇儲問題,那么大殿下在宋國多待一段時間也無可厚非,可是當皇儲,那么被俘虜就是難以抹去的污點,而且時間越長,污點越大。等到我們出兵宋國的時候,即便是大殿下回來了,也無法繼承皇位。至于二殿下等,那就更加不要想了,只有利用嫡長子規則,才能夠順利推翻原來的皇儲制度,其他斷無可能。”

“先生可有把握?”

“定不辱使命,我會親自去一趟宋都城汴梁,這也是我二十年來,第一次去,一定簽好協議,迎接大殿下回來。”韓烈向來都是那么自信,他對完顏吳乞買說道:“至于二太子的問題很好解決,只需要使用一計,上屋抽梯即可。”

韓烈最大的好處就是,只提供思路,絕對不會喧賓奪主,這點是完顏吳乞買最喜歡的地方,也覺得只有這種人才配得上當金國國師,當自己的謀臣。

“很好,那你就準備一下動身吧,三天內,朕會把協議制定出來,汴梁城的事情就拜托先生了。”

“微臣一定把大殿下接回來,而且是榮耀的帶回來,洗刷被俘虜的污點。”

最后這句話才是完顏吳乞買最想聽的,既然早就制定了滅掉宋國的計劃,那么談判得到好處多少都無關緊要,關鍵是如何洗刷兒子的污名。現在,這個問題韓烈打了保票,心情大好的他決定和對方一醉方休。

完顏吳乞買是一個雷厲風行之人,第二天就在朝會上加封完顏宗望為魏王,出任國論移賚勃極烈,和皇儲諳班勃極烈完顏斜也,國相完顏撒改一起負責政體漢化的問題。

金國之所以強大到無以倫比的地步,不僅僅是金軍無敵,還有的就是包容,吸納適合金國的一切。比如,金國上下都堅信漢人的體制比較好,有利于金國掌控幅員遼闊的國土,畢竟將來還要滅掉宋國,西夏,大理,吐蕃,高麗。依靠原來的體制是萬萬不行的,所以貴族們對于體制漢化是接受的,反對者甚少。當然了,軍事體制,貴族們認為金國是最強大的,是萬萬不可動搖的。

對于完顏宗望加封魏王,朝野上下歡呼,眾人只是看出來了對完顏宗翰徹底的擯棄,可是沒有人看出來這背后意味著什么。這背后是對都元帥完顏斜也的一種貶低,只不過這個時候完顏斜也已經是皇儲諳班勃極烈,是要繼承皇位的,這種貶低也就沒有放在心上,畢竟機會還是要留給年輕人的。

金太宗完顏吳乞買對于群臣的反應很滿意,他知道,只要是韓烈那邊順利,那么一切都會水到渠成。

“眾卿家,上次南下,宋國的情況,我們已經清楚了,滅宋也要提上日程,只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是要做萬全準備,這點眾卿家要費心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不會得逞的。金國的重錘砸下去,即便是宋國有一個漢王,有一支強大的漢軍,那也阻擋不住金國鐵騎踏遍宋國每一寸土地。”

“陛下英明。”

完顏吳乞買最英明的地方就是不說攻宋的具體時間,只有這樣才能夠迷惑在場的每一個人。對于他來說,只有準備完全,才能夠滅掉宋國,盲目出兵不見得是好事。

金國的體制改革如火如荼,無論是完顏撒改,還是完顏斜也,完顏宗望都全身心投入,而金國的擴軍備戰也加快了進程。

靖康三年四月初一,完顏婁室率領十萬騎兵,兩萬水軍就開始了征伐高麗的征程。而完顏宗弼率領五萬騎兵出征東路,完顏斡魯出征率領五萬騎兵出征中路,完顏撻懶率領五萬大軍出征西路。

完顏阇母率領十五萬大軍壓境黃河,給宋國施壓,確保和談可以順利進行。強大的軍事是外交最堅強的后盾,如果沒有軍事的震懾力,即便是外交官再巧舌如簧,口吐蓮花,也討不到半點好處,畢竟外交只是軍事的延續而已。軍事上討不到的便宜,又怎么能在談判桌上得到呢?

韓烈這次做為金國皇帝的使者,全權負責談判,這一次,他是帶上了宋國的惲王趙楷,相國張邦昌,這都是籌碼,畢竟用大宋的親王換金國大殿下蒲里虎大王(完顏宗磬的金國名字蒲里虎),也是順理成章之事。至于其他的貴族,能不能換回來,對于韓烈來說就有什么意義了。

韓烈在出征的路上接到了一份神秘的信鴿傳書,他看完之后,就秘密把惲王趙楷送回金國關押起來。看樣子,迎接蒲里虎大王,用不著這個宋國惲王趙楷,而且帶著這個大宋親王的話,這和談就會更加麻煩。。

也難怪會這么麻煩,惲王府都上次給漢王了,惲王妃也送給漢王了,這種情況下惲王回歸,那置朝廷于何地,置大宋官家于何地。韓烈是同情這個綠帽子王,不過這些和自己沒有關系,他也懶得去理會了。

韓烈出發之前,送禮的使團就出發了,宋國朝中的重臣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會有一份重禮,反正這些金銀珠寶都是送宋國掠奪的,況且將來滅掉宋國之后,還可以再搶回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股票权重什么意思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8官网 广西快3走势图合值 疯狂飞艇购买平台 投资理财平台 江苏7位数开奖20012期 微乐麻将辅助器ios免费版 省快乐十分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l 捕鱼达人2经典正版 微乐吉林麻将免费版 天津11选5 开元棋牌官网正版网址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开 最新版科乐长春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