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挑釁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宴,這次的夜宴可以說轟動了大半個汴梁城,無數青年才俊,豪門名媛聚集一堂,每家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每一家人都有自己的目標,當然了大多數還是走個過場,畢竟人家潘家才是主角。

天還沒有黑的時候,潘府外面的主街道上已經是車水馬龍了,官家太太,小姐們真的是鶯鶯燕燕,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潘家年輕一代的弟子,不管是直系還是旁系都早早的在外面迎接客人了。街道兩旁早就人頭攢動,這些看熱鬧的人說實話都不知道想要看什么,或許只是增加茶余飯后的談資罷啦,最起碼自己經歷過,不會被外人嘲笑。

沒有人知道這次夜宴的主題是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潘家的目的是什么。這就是轟動京城的一個噱頭,幾乎每一個看熱鬧的人都想見識一下天子門生的風范。

大宋朝是讀書人的天下,狀元永遠都是百姓們高山仰止的存在,可是三年一次恩科,在京城百姓的心理目睹狀元風采也就那么回事,談不上多么的激動。可是天子門生,這可是大宋開國以來的第一個,能夠親眼目睹的話,這輩子都有談資了。

劉正龍可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受歡迎,他是跟著潘峰混進去的,要不然肯定會被堵在大門口,盡管如此,這個家伙還是被外面的熱鬧所震撼住了,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一次夜宴會招來那么多看熱鬧的。

潘岳看到了劉正龍的不解,他笑著說道:“這些人之中有一半是要目睹你這個天子門生的風采,另外一半是想看下豪門夜宴究竟是什么樣的風光。對了,這一次,我們家可是把京城四大名姬都請來。李師師的才情,云飛雪的天籟之音,趙玉奴的舞蹈,艷無憂的彈奏被成為京城四大絕,也只有我們潘家才能夠一起全請過來,對了,云飛雪的契約,我已經帶來了,今天就交給你了。”

潘峰狠狠地瞪了潘岳一眼,這個家伙真的是沒有眼色,竟然哪壺不開提哪壺,今天幾乎可以說是一場相親宴,怎么能夠把云飛雪的契約交出來,難道不知道劉正龍和云飛雪之間不清不白么?

提及云飛雪,劉正龍的確有點尷尬,可是這張契約這個家伙還是裝了起來,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

最尷尬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當上席的時候,劉正龍才發現自己上了上席,要知道這座上的全都是一群老油條,就他一個年輕人,可真的是格格不入。

劉正龍只能強打精神和這些老家伙在一起,不過還好聊的話題倒不是很沉重,基本上都是一些朝堂內外的趣聞軼事。

潘旭看到了劉正龍的尷尬,在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后,他就說道:“劉使君,讓阿峰陪你到后院走走吧,和我們這群老家伙聊天,估計你也覺得悶得慌。”

劉正龍自罰三杯,匆忙離開,這個家伙實在是不喜歡這種氛圍。

潘峰一直就在外面守著,這個家伙看劉正龍出來了就笑著說道:“男賓喝的是你獨家提供的萬艷同杯,女賓喝得是你新創的美人醉,你把萬艷同杯的獨家經營權交給了柳家,這次美人醉應該輪到我們潘家了吧。”

旁邊的潘岳說道:“哥,你是不是想說美人醉交給你打理呢?”

“有區別么?”潘峰知道在這個時候,潘岳和自己是對立的,誰讓自己想把親妹妹潘韻許配給劉正龍,而潘岳是想把他親妹妹潘錦推出來,真的是親兄弟,明算賬,在這個時候,真的是要算清楚了。

劉正龍倒是不知道這兩兄弟的小心思,他苦笑著說道:“現在,我只想痛痛快快的醉一場,什么都不要想。”

“那是不可能的,后面有年輕一代的才藝比試,你是一定要參加的。”潘岳對自己妹妹潘錦的美貌十分自信,認為劉正龍一定會喜歡上自己的妹妹,這個家伙也顧不了那么多,拉著劉正龍就朝后面走。

后院的大堂里面,俊男靚女有三十多個,好像在進行很多項目的比賽,當然有女孩子玩的游戲,有男人玩的游戲,也有男女都可以參與的游戲。

在劉正龍看來這里的游戲就更加幼稚了,早知道還不如和那群老油條一起喝酒,可是已經來到這里了,想走那有那么容易的。

就在這個時候,潘岳拉著一個美少女過來了,這個家伙略顯激動地說道:“阿龍,給你介紹一下,我妹妹潘錦,今年十六歲。”

的確是美人胚子,看到這個美少女的第一眼,劉正龍就想起來了BABY,只不過這個古典美女更加好看,更加嫵媚。

潘錦見到劉正龍倒是大大方方的,她笑盈盈地說道:“你就是那個大殺四方的劉大哥,你太帥了,只是你的襯托下,我哥哥就太遜了。”

潘岳心中一萬個叫苦,沒有想到自己的妹妹這么花癡,一上來就損親哥哥,不過他也不好說什么,只能裝聾作啞。

劉正龍聳聳肩說道:“那有什么大殺四方,只是外面謠傳而已,以訛傳訛,實際上我哪里有潘岳大哥帶兵的本事呀!”

“是呀,我早就說了,這個土包子只是在吹牛皮,哪有什么真本事呀!”說話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這個家伙看劉正龍的目光里面充滿了鄙視,他咋咋呼呼地說道:“錦兒,你怎么能夠看上這樣一個土包子呢?看哥我怎么收拾他。”

劉正龍的肚子都快笑破了,他沒有想到一個小毛孩竟敢威脅自己,真的不知道這個小孩子那里來的勇氣。

潘錦撅著小嘴說道:“高良,請你今后說話的時候注意點,叫我潘錦,不許叫我錦兒,你要再這樣的話,我就不理你了。”

高良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劉正龍,他不屑地說道:“小子,別用耍嘴皮子來糊弄小女生,有本事和爺較量一下。”

“高良,你不要胡鬧,小心我收拾你。”潘峰壓低聲音對劉正龍說道:“這個家伙還算是有點本事,是我表弟,你不用理會他,不過他親哥哥高寵可就厲害了,這次的弓馬大賽冠軍,弓馬大賽也就是老百姓口中俗稱的武狀元比試。”

本來,劉正龍懶得和小毛孩計較,可是聽到高寵的時候,他就想教訓一下高良,把高寵引出來,看這個大宋第一槍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關于大宋第一槍爭議很大,有人說是勇冠三軍,勢不可擋的楊再興,也有人說出身功勛世家,槍法出神入化的高寵,只不過兩人從來沒有正面交鋒過,可以說并稱帝國雙壁,至于誰更厲害那就看那個的戰績更加輝煌了。

劉正龍的閉口不語,讓狂妄不可一世的高良認為好欺負,也難怪,在這年輕一代的心里,劉正龍只是靠文采贏得了天子門生的稱號,實際上并沒有真才實學。況且,面對這個土包子情敵,高良當然要挑釁了。

高良走到劉正龍面前,上下打量了半天后說道:“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如果你能夠贏得了我的話,那么我退出對錦兒的追求,如果你輸了,那局乖乖的從潘家滾出去。”

劉正龍還沒有說話,潘峰臉都變色了,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這個天子門生最強悍的究竟是什么,這要是交手的話,高良麻煩就大了,可一旦引出來高寵,恐怕局勢就不太好收場了。

小女生潘錦倒是不怕事大,在這個花季少女的心中還沒有什么擇婿的概念,說白了喜歡玩,更喜歡英雄。雖然聽母親說了,要讓她爭取嫁給劉正龍。可這個天子門生如果是花樣枕頭的話,她是萬萬不會嫁的。

眼見這兩個男人較勁了,潘錦小丫頭笑嘻嘻地說道:“這個主意不錯,我就是要嫁給大英雄,要是你們兩個愿意為我比試的話,那我是非常樂意的。”

劉正龍沒有想到自己一把年紀了,還會混到這種程度,他聳聳肩說道:“本來我是不想和你這個小家伙斤斤計較的,不過年輕人太狂妄,出門會吃虧的,讓我教訓一下你也好。不知道,你想比什么呢?”

“比拳腳。”話音剛落。高良的拳頭就惡狠狠地朝劉正龍的下巴打去,與此同時,膝蓋重重地頂向對方的要害部位。

“無聊。”劉正龍最討厭這種近身戰了,做為近戰之王的他不屑于和小毛孩對陣,可是既然高良不知道天高地厚,那也只能出手教訓一下了。

輕易躲開之后,劉正龍笑著說道:“你這身手太差了,還是不要交手的話,省得你一會被打的哭爹叫娘。”

“你找死,我要殺了你。”高良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尖刀,這個家伙惡狠狠地朝劉正龍的胸口刺去。

“啊!”隨著一聲撕心裂肺般的慘叫,高良整個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幾乎沒有一個人看到這個家伙是怎么摔倒的,也沒有一個人看到劉正龍是怎么出手的。

高良的狐朋狗友急忙把這個家伙攙扶起來,雖然摔的很重,顯然沒有傷筋動骨,不過鉆心的疼,還有面子被拉下來的難受,讓這個少年一時間不知所措,眼神之中充滿了仇恨。

實力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鴻溝,在場每一人都看的很清楚,那就是劉正龍可以說高深莫測,要是對決的話只能是自取其辱。

打不過,不代表沒有人挑釁,一個人高馬大的年輕人走了過來,他氣呼呼地說道:“我叫曹猛,來替良子領教一下。”

“你是想要和我打么?”打架的時候,劉正龍最喜歡就是暴揍身強力壯的家伙了,因為只有打這種人,才打的過癮,不用擔心打傷人。

曹猛搖搖頭說道:“我可不想和你打,也打不過,不過我,要和你比力氣。”

“比力氣,怎么比?”

“比拉弓,看誰拉得起六石硬弓,當然了不僅要拉開,還要看誰射得遠。”曹猛在衙內圈里是力量最大的一個,即便是禁軍里面的高手都不一定比得上,這個家伙的體型比劉正龍大的多,堅信比拉弓一定不吃虧。

說到拉弓的時候,嚇出劉正龍一身冷汗,這個家伙只是參加過業余射箭俱樂部,對于射箭的技巧掌握一些,要是論準確度,那絕對上不了席面。

在聽到只是挽硬弓,比射距離的時候,劉正龍松一口氣,他笑著說道:“好吧,你先來,我看看你這個牛高馬大的家伙究竟有多大本事。”

別說是紈绔衙內了,即便是禁軍將領之中,挽起六石大弓的都屈指可數,曹猛相信憑借,這一點,自己一定可以擊潰劉正龍的。

即便是比試射箭,顯然在內院就不合適了,大家就來到了潘家的練武場,可以說功勛世家的家中都有練武場,平時就是訓練子弟,家丁。

年輕人開始下注,看誰能贏了,賭局呈現一邊倒的態勢,就連潘峰,潘岳,潘錦都下注曹猛贏,畢竟力量這東西,還是要看體型的。不過,好像有一個五貫的賭劉正龍贏。

大宋朝的賭局是無處不在,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會有賭局,今天當然不例外了。那個下注買劉正龍贏的美女,遠遠地躲開了,顯然不想看到整個比賽,好像對劉正龍沒有信心似的。

曹猛脫去上衣,聚集身上的力氣,十分吃力地拉開了六石大弓,朝著遠方射去,這一箭可以說勢大力沉,破空而出,只是沒有準確度而已。

五百步,這個數字震驚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當然也不包括曹猛自己,平常也就是四百多步,今天一下子破五百,這個時候怎么能不激動呢?

六石大弓射出五百步幾乎已經是極限了,劉正龍自認無法突破,可是不代表這個家伙想認輸,他聳聳肩說道:“六石大弓沒有意思,要是比賽的話,就給我找來八石弓,不知道有沒有。”

按理說軍中的六石弓已經是極限了,劉正龍的本意如果對方說沒有的話,那么這一局就算是結束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单机麻将下载免费版 神庙古墓 财神捕鱼最新版app下载 长春麻将下载 极速快3技巧 七星彩论 股票行情今天 六肖期期准免费选一 哈灵浙江麻将怎么下载不了 河北快3跨度奖金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 3d开奖号码结果 我要炒股app 互联网下载 海南琼崖麻将官方版 秒速快3有官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