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誰說女子不如男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想到那只女鬼,張小卒心里就瘆得慌,只覺尾椎骨升起一股寒氣,順著背脊往上竄。他忙大聲朝水里的趙全提醒道:“趙大哥,小心點,當心有女鬼!”

“哈哈——”趙全聞言非但不怕,反而哈哈大笑,他雙臂浮著水不讓身子下沉或被流水沖走,向張小卒回道:“就算真有女鬼,咱們足有三十號人,還怕她不成?看我一個猛子扎進去,把女鬼給你捉出來。哈哈——”

說完他真就一個猛子往水下扎去,雙腳在水面踢了個浪花,如大魚擺尾,整個身影消失在水面上,不知游去哪里。

張小卒望著趙全的身影消失在水面上,心里抑不住生出一絲恐慌感,下意識地握緊雙拳。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水面,希望趙全快點從水底浮出來。

戚喲喲被趙全的話逗得莞爾一笑,眼前靜靜流淌著的清澈河流,讓她心情無比舒暢。自雁城天井枯竭后,水源問題就一直壓在她的心口上,壓得她喘不過氣來。此刻問題終于得以解決,她感覺就像從身上卸下來一座山似的,整個人感覺說不出的輕松。

“放輕松點。”她緩步走到張小卒面前,發現張小卒正繃直了身子站在那里,且雙拳緊握,神情緊張,眼里有恐懼之色,才知道他是真的害怕水里有女鬼,不由地抿嘴一笑,安慰張小卒一句,然后疊手朝張小卒盈盈一拜,語氣真誠道:“小女子替雁城六百三十萬百姓,以及從南北逃難來的千萬百姓,感謝公子賜水救命之恩。”

“姑娘此言實是折煞我也。”張小卒忙拱手回禮,道:“這水又不是我的,怎敢言賜水救命?”

戚喲喲屈身未起,保持禮姿,盈盈笑道:“這水源是公子發現的,而除了公子外又無一人知道,若公子不說,則無人可知,所以這水就是公子的。”

“早晚會有人發現的。”張小卒道。

戚喲喲搖頭道:“若不是事先知道洞里有水,這條山洞我能堅持走一半就不錯了,換成普通人怕是連三分之一都走不到就嚇得退出去了。能走完這條山洞的絕非一般人,而非一般之人又怎會無聊到跑來鉆山洞玩。既然沒人來這里,自然就不會有人發現這里的水源。再者,即便有人機緣巧合來到此處,發現水源,他也不一定會像公子這般無私,不求任何好處就把水源公之于眾。”

正如周劍來在得知張小卒真的知道水源后的反應,罵張小卒白癡,知道哪里有水源還拼死拼活打個屁的擂臺,隨便找個有錢人把消息一賣,最少百萬兩起步。

戚喲喲覺得周劍來說的數字太保守了,如果把水源消息拿到雁城的中心城拍賣場去拍賣,絕對能讓雁城三大勢力爭的頭破血流,最終拍出一個讓人想都不敢想的天價。

所以對張小卒能無私貢獻出水源信息這一點,戚喲喲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而且通過這幾天的觀察,戚喲喲發現張小卒不是傻的不知道水源的價值,而是他心地純良,根本不會往這方面想。即便周劍來曾提醒過他水源的價值,他也沒動一點私欲,為自己爭取一點利益。

張小卒聽完戚喲喲的分析,抑不住贊同地點點頭,確實如戚喲喲所說,普通人走不完這條山洞,而有能力走完這條山洞的人又不會閑得來鉆山洞玩。沒人來,又怎能發現此處水源。

“這一拜公子受之無愧。”戚喲喲盈盈下拜,給予張小卒最高禮節。

“那啥,你倆就別瞎客氣了,趕緊過來喝兩口解解渴。這水又清又甜,比大井里的水都好喝。”牛大娃蹲在水邊吆喝聲,用手捧著水喝了幾口覺得不過癮,干脆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把嘴伸進水面,咕咕咕牛飲起來。

原本瞿凱等二十多個漢子都一溜邊地蹲在水邊,因為礙于戚喲喲這位美女領導在面前,所以全都裝模作樣,斯斯文文地拿手捧水喝,可牛大娃的牛飲聲一下把他們強壓住的饑渴感勾了出來,哪還顧得上斯文不斯文,一個個都撅起屁股把嘴伸進了水里。更有甚至,直接把整個腦袋扎進了水里。

戚喲喲領著梅蘭竹菊去往上游位置,她可不想喝一群糙老爺們的漱口水。

趙全在水里游來游去,時而又扎猛子下去,折騰了好一會才爬上岸,向戚喲喲稟報道:“水面寬六丈七尺,最深處深三丈二尺,水往那邊流進了地下河道,我們可以把那個洞口堵住,讓水順著這條山洞流出去。”

張小卒這才知道,原來他在水里折騰這么久,是在測量河道數據。

“依你推斷,如若截流,水從這里流出洞口需要多長時間?”戚喲喲拿手抄水,喝了兩口潤潤喉嚨,然后問趙全。

趙全微皺眉頭,掐著手指默算了會,道:“最少需要十天時間。”

“這么久?”戚喲喲頗感詫異。因為她們只用了四天時間就到了這里,并且每天還睡兩個時辰,所以她覺得只要五六天的時間,水就能流出洞口。

趙全知道戚喲喲心中所想,解釋道:“大小姐,咱們有火把照明,行徑速度極快,差不多是這水流速度的三倍。再者,這條山洞是一條斜向上的緩坡道,水流速度慢,還要爬坡,十天時間能流出洞口已經算快的了。”

戚喲喲雙手捧水,快速喝了幾大口,站起身道:“給你們一刻鐘的洗漱時間。一刻鐘后過來領任務。”

說完,領著梅蘭竹菊往遠處走去,拐過一個彎道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再三確認戚喲喲的身影確實已經消失在視線里,趙全立刻扯著嗓子狼嚎起來,一邊脫衣服一邊吼道:“兄弟們,抓緊時間,大小姐給了一刻鐘的自由時間。娘希匹的,快他娘的一年沒洗澡了,每個月只有半盆餿水擦擦身子,身子早就捂臭了,今天可得痛快洗一洗。”

“哦——”一群老爺們頓時放飛自我,三兩下脫了個精光,撲通撲通,下餃子般跳進水里。

山洞深處,戚喲喲和四侍女雖然避開了視線,可趙全等人的狼嚎聲全都聽得清楚。

“小姐,你怎么能讓他們下水洗澡呢?雖然說烏漆嘛黑什么也看不見,可若傳出去,總歸是好說不好聽。”侍女春蘭一臉臊紅道。

戚喲喲白嫩的臉頰上飛起兩朵紅云,在火把的照耀下,就如那熟透的水蜜桃,馬上要滴出蜜.汁來。顯然,她內心也是羞臊的。不過她嘴上說道:“將士們為我奔波賣命,我總不能虧待了他們。自鬧旱災開始,軍營里就開始限水,他們整日汗流浹背的訓練,一天下來能有一把濕毛巾擦擦身子都是奢求。你們剛才是沒注意到他們看到趙全下水時那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一顆心早就飛進水里了。可是他們依然謹記軍規軍紀,沒有我的命令,他們不曾下水半步。將士是好將士,作為他們的臨時軍官,我不能虧待了他們。水在那里源源不斷地流淌,何不讓他們洗個痛快?”

“再者——”戚喲喲忽地皺起眉頭,“這四天一路走來,咱們每個人心里都被沉悶壓抑籠罩著,情緒正在一點點浮躁,愈演愈烈,若得不到及時疏通,人早晚會被憋壞。所以正好讓他們下去洗個冷水澡,放松心情,平息浮躁的情緒。”

“小姐,你若是男兒身,定能成為名動一方的大元帥!”侍女夏竹一臉崇拜地看著戚喲喲,“為帥者,需得人心,小姐處處為將士著想,那必是將士一心,所向無敵。”

戚喲喲目光突然變得深邃,勾起嘴角笑道:“誰說女兒身就不能成為一方統帥?男人能縱橫沙場,揮斥方遒,指點江山,女人一樣可以做到。”

“咱家小姐自是不差的。”侍女秋菊抿嘴笑道。

“哎——”侍女春蘭幽幽嘆了口氣,道:“打打殺殺,實是無趣的很。”

“切!”侍女冬梅撇嘴譏誚道:“某人嘴上說不喜歡,可身體卻實誠的很,打殺起來比老爺們還兇。”

張小卒蹲在岸邊,望著一群老爺們在水里暢快的撲騰,抑不住心癢難耐,好想縱身一躍扎進水里,可想到寒潭水底的那個女鬼,他心里就抑不住發毛,不敢下去。

嘩啦——

張小卒蹲在水邊,雙手捧起水往臉上潑,連潑十余下,只覺神清氣爽。就在他又一次想捧水時,猛然間看到一張臉孔從水底慢慢浮了出來。

張小卒心里本就繃著一根弦,驟然間看到水底浮出一張臉孔,當即嚇得渾身炸毛,嘴里啊的一聲大叫,同時一拳砸了下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