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大柜之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公子哥不知道說什么,不吭聲了,但是眼睛還是不受控制的往衣柜那邊望。

那女人對著衣柜,再次走了過來。

我心里一緊,這傻吊,為了一個屁,他還真要把我們給賣了。

程星河一只手在懷里,已經要把狗血紅線拿出來了。

我按住了他的手,意思是不能輕舉妄動——因為我看出了這個女人的面相。

這個姑娘自然不是人——她五官的排列,跟人是大不相同的。

別的不提,單她的保壽宮,就長的異常,粗劣一看,沒有上千年的壽,也有幾百年了。

再看她的印堂,她印堂上的光,是藕青色的。

那不是功德光,而是靈氣。

這靈氣,比小金花和灰百倉加起來還亮,怎么也得是灰靈鬼那種實力,我們倆對付她,還是有點吃力,不能硬剛,最好智取。

程星河聽我的,只得收了手,同時有點擔憂,打手勢問我,他媽的果然命犯大佬,每一個都不是善茬,不能又得把自己搭上吧?

我搖搖頭讓他別廢話,我已經看出點端倪來了。

程星河沒轍,如臨大敵,我的手也攥在了七星龍泉的把手上,可就在這個女的要過來了時候,門口忽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奇怪,這江總知道我們今天要在這里驅邪,不是把人都肅清了嗎?哪個膽大包天的,敢這個時候進來作死?

而門外倏然響起了一陣千嬌百媚的笑聲:“三姐,開門呀,我們來啦!”

我和程星河忍不住對看了一眼,三姐?

跟這些聲音一起出現的,還有一股子異香。

這種香氣甜而醉人,是女人特有的香氣,聞的人骨子都發酥——讓我瞬間想起了山魅。

不過,這些香氣,多了幾分人間煙火氣,可比山魅的好聞多了。

那女人露出了非常興奮的表情,立刻把門開了:“你們怎么提前來了?”

我和程星河看過去,都直了眼。

門外跟仙女下凡一樣,涌入了一大群的美女。

這些美女環肥燕瘦,各有各的好看,香氣也是五花八門的。

那些白腿,那些細腰,那些香氣……

環球小姐選美都沒這么好看!

別說我們了,被嚇掉半個魂的公子哥眼瞅著這么多的美人,也瞪大了眼睛,一雙手都沒地方擱了。

那些美女對公子哥的表情見怪不怪,都簇擁在了那姑娘身邊,笑瞇瞇的說道:“三姐喜得貴子,我們這些做姐妹的,當然要來祝賀了!”

果然,她們手里都帶著一樣糕餅,色彩繽紛,堆在桌子上形成了一個小山。

被稱為三姐的姑娘別提多高興了:“來就來了,還這么客氣。”

“這是大事兒!”一個穿著月白色衣服的美人嬌滴滴的說道:“三姐,等孩子出生了,可要認我當干娘呀!”

“哎呀,你可得上一邊排號去,我跟三姐早說好了,我才是孩子的干娘呢……”

“還有我,還有我……”

那些漂亮姑娘打鬧成了一團,一屋子鶯鶯燕燕,比紅樓夢還好看,簡直是一場視覺盛宴啊!

我沒忍住也咽了一下口水。

不過瀟湘這一陣子也沒白訓練我,我條件反射就想起了指尖劇痛,趕緊把心收回來了,再一瞅那些漂亮姑娘的面相,后腦勺頓時就有點發炸了。

只見那些姑娘,果然跟那個三姐一樣——保壽宮長的不像話,印堂上帶著藕青色的靈氣!

媽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就等于有這么多的灰靈鬼一起簇擁在這里,我們倆要是被發現了,八成也得被生吞活剝了!

想到這里我就縮了縮脖子,心說這下可攤上大事兒了——一個就夠棘手的,他娘的竟然一下來了這么多。

那個被稱為三姐的姑娘瞇著杏仁眼就笑了:“好好好,讓你們排號,小郎君一出生就這么多姨娘,倒是個有福氣的,不知道多少人羨慕呢!”

是啊,我也挺羨慕那個未出生的妖胎的。

那些美女又嘻嘻哈哈的打鬧成了一團,還都去摸公子哥的肚子,公子哥的表情別提多受寵若驚了,這么久沒見女人了,一只手就偷偷摸摸起來,想摸在一個姑娘按在他肚子的玉指上。

可三姐眼疾手快,不動聲色就把他的手給打下去了。

公子哥的手上頓時三道子指痕,瞬間就腫起來了,也把他打清醒了,嚇的縮在一邊不吭聲了,跟公園的羊駝一樣,任由姑娘們撫摸。

活該,沙雕,三姐是個什么身份你也知道,她身邊的姐妹,能使什么善茬?啥身份的也敢招惹,果然記吃不記打。

姑娘們嘻嘻哈哈鬧成了一團,忽然有一個穿紫色的美人看向了三姐,驚叫了一聲:“三姐,你身上怎么有傷?”

我頓時也把耳朵支棱起來了,傷?

她這么一出口,其他姑娘們也都看了過來,鬧個不休:“是啊,傷的還不輕呢……”

“是誰這么大的膽子,竟然連三姐也敢傷?”

“就是,三姐,把他名號報上來,咱們姐妹,饒不了他!”

三姐嘆了口氣,說道:“別提了——我上那家想借個好東西,將來給小郎君用,誰知道運道不好,他們家有個厲害的主兒,嚇得我直接從門里逃出來,東西也丟在了涼水井旁邊,身上也傷了……鬧個竹籃打水一場空,讓你們笑話了。”

唷?我頓時來了興趣,是什么厲害的主兒,把這個三姐都克成了這樣?

那些小姐妹們一聽,紛紛義憤填膺:“哪個主兒那么厲害,要欺負咱們姐妹頭上?”

“去給三姐報仇!”

“可別。”三姐擺了擺春筍似得手:“是三姐我不自量力,你們可不要重蹈覆轍……”

說著,好像那個“厲害的主兒”的名號都是忌諱,平常不敢提似得,她壓低了聲音,才告訴給了那些小姐妹。

也不說大聲點,我也想聽。

而那些小姐妹聽了,頓時就是一愣:“難怪呢……”

還有的心有余悸:“九鯉湖的東西,確實招惹不得。”

“是啊,傳說那邊有神氣,確實不是咱們能對付的。”

我頓時就愣了——九鯉湖?

那地方,還真有什么東西,連這些精靈們都忌憚?

“我可聽說,那地方,是水神……”

我頓時更緊張了,恨不得把耳朵貼過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個美女冷不丁就打斷了她們的談話,大聲說道:“有味兒!”

這一聲,把那些美女都給震住了,她們全皺起了鼻子,開始嗅聞了起來。

那個模樣,實在讓人頭皮發麻……

就好像,這些美女的皮囊下,住的都是某種動物一樣。

我的心頓時就提起來了,她們聞到啥味兒了?

可還沒想我想出來,我發現自己也聞到了一股子血腥氣,回頭一瞅,頓時滿頭黑線,程星河不知道啥時候流了鼻血,一臉狼狽,正在抬手匆匆忙忙的擦鼻血。

臥槽?這貨也算見過點世面,什么大山魅水夜叉的,不管多好看,他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也沒動過,孫悟空似得抬手就打,我一直以為他這輩子要無性繁殖。

他么的關鍵時刻,你流啥鼻血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美女忽然猛地轉過了頭,齊刷刷的看向了衣柜。

那個眼神陰森森的,動作整齊劃一,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三姐皺起了眉頭,一把抓住了公子哥,厲聲說道:“你在衣柜里,藏了什么好東西了?”

公子哥嚇的臉都白了,連忙說道:“我……”

三姐的聲音壓了下來,竟然帶了幾分猙獰:“說。”

公子哥這種人,要是在諜戰劇里,就是第一個叛變的,果然,他都不用嚴刑逼供,扯著嗓子,大聲就說道:“你們兩個干拿錢不辦事兒的,不是說來幫我嗎?人我引來了,你們倒是快他媽出來啊!我要是出了點什么事兒,我媽不會放過你們的!”

日了狗了——我們這一行賺點錢,果然是真不容易。

果然,三姐聽了這話,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獰笑。

接著,她一甩手,我只覺得一股子煞氣鋪面而來,只聽“哄”的一聲,衣柜的大門瞬間自己就開了,

我和程星河跟大變活人一樣,一下出現在了她們面前。

那些美女先是一愣,但緊接著,眼睛里都含了媚笑:“原來是兩個少年郎。”

“長得好看。”

“我要那個流鼻血的……”

“別跟我搶,我也要那個流鼻血的。”

“背著劍的也好看……我就喜歡長得白的……”

“對,長得白的,毛也不多……”

她們的眼神——完全就跟動物看見食物一樣!

與此同時,身邊一道凌厲的破風聲從我身邊陡然炸起,接著就聽見程星河的聲音:“七星,快走!”

他這是理虧了,來個破桌子先伸腿啊!

我肩膀一側,也把七星龍泉抽出來了:“沒我,怕你沒法活著走出去。”

七星龍泉的煞氣一炸,那些姑娘們的面色悚然一動:“這個是……”

“我吃過這個東西的苦頭!”

“我也是……”

而三姐卻一下沖了出來,一道巨大的白色東西在我面前展開,卷在了七星龍泉前面——把七星龍泉纏住了!

我頓時一愣,這特么什么東西,怎么連七星龍泉的煞氣也擋得住?

而與此同時,三姐跟想起來了什么似得,表情忽然也微微一變,自言自語道:“大柜之人?”

啥?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 龙头股有哪些股票 精选二尾中特 牛股票论坛 江苏快三怎么玩的 腾讯分分彩靠自己回血的 排列5复式投注表 浙江6+1开奖官网 十一选五技巧和口诀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澳洲快乐8开奖记录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遗漏值统计表 什么是资产配置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