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再見必分生死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秦絕的話語冰冷,神色間滿是殺氣,的確,他真的怒了,一退再退,不過卻有最后的底線,不容任何人踏過。

道衍和行森兩人臉上冷汗直冒,脊背一陣發寒,他們知道秦絕這是真的要動手了,不覺全身都有些顫抖了。

小池奈咬了咬嘴唇,低聲道:“用我手中的三寶玉如意交換他們二人的性命,如何?”

秦絕傾吐了一口煙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一聲低喝:“你這是在挑戰我的底線?”

小池奈嚇得連連后退,不覺低下了頭:“用三寶玉如意和我柳生門的全部財富換他二人的性命?如何?”

見他似有怒氣,她立刻又開口說道:“想一想你此行的使命,這個交易你并不吃虧,你也說了,日后你定然會找上我等的師門的,又何必急在一時,若是你真的有膽來,到時我們定然恭候!”

她的話似乎故意在提醒秦絕一般,這二人的命的她明顯很是看重。

長舒了一口氣,秦絕也有些猶豫了,他轉頭看了女孩一眼,沉聲問道:“你為什么一定要護住他們的命?”

“和你一定要殺他們一樣!”小池奈低聲說道。

秦絕沒有再說話了,無奈的搖了搖頭,順手將地上的妖刀村正撿了起來,在手指間輕輕一劃,鮮血順著刀刃直落而下。

“你帶他們走吧,記住再見必分生死!”

“謝謝,你放心,柳生門的一切財富和財寶,明天一早便會送到昨晚我們居住的那家酒店的,我也說到做到。”小池奈保證道。

長嘆了口氣,秦絕直接向外走去,剛走了兩步,腳下卻突然停住了,不覺回頭掃了一眼,目光又落在了小池奈的臉上,微微搖了搖頭,便繼續向前走去了,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小師妹,難道就這樣讓他走了?那些寶藏可是我們幾十年的積累啊?難道就這樣拱手相讓了?”行森低聲問道。

小池奈的腦海中本來還充斥著那道消失的背影,被他這么一打斷,也不得不醒轉了過來。

“怎么?你這是在懷疑我么?他的身手你們也是親眼見到的,合我們三人之力,尚且無法將他擊殺,就連你們的命也是我從人家手中求來的,這個時候再想著反悔,是不是太晚了?”她反問道,神色間一陣冰冷。

“這……”行森眉頭緊蹙,一時間也不敢多說了。

“倘若真的答應他了,我擔心的是師父那邊我們沒有辦法交代啊?”道衍也低聲問道。

搖了搖頭,小池奈長嘆了口氣,“放心吧,以我對他的了解,日后他一定會找來的,到時候若是我們勝了,自然可以取回所有的一切,可是若是敗了,那這些東西便也永遠屬于他了。所以當下最要的事,就是將這里的一切稟告父親,請他老人家做好準備,至于答應他的的事,你們便也就不要多嘴了。”

說著,她擺了擺手。

“走吧,先離開這里。”

趁著夜色,三人也一起離開了。

秦絕沒有開車,而是將車子留了下來,他獨自下了山,打了一臉出租車,徑直回賓館去了。

這一次總算是摸清了柳生門的底細,也確認了徐福就是隱藏在幕后的人,可是隨著小池奈的反水,一切的線索也徹底斷了,而秦絕也身受重傷,無奈間,他也只好聯系了秦祖龍,讓他們在酒店匯合。

等到秦絕回到酒店,秦祖龍他們早已經等候在那里了,這幾日幾人的行蹤很是隱匿,整日待在酒店中,基本很少出來,好不容易得到了徐福的線索,可是眼下突然又斷了,這不得不讓秦祖龍大為失望。

看到秦絕重傷,莜月不覺滿臉的心疼,趕忙上前攙扶著他,一陣詢問之下,確定秦絕無礙之后,這才勉強的點了點頭。

回到賓館,她又將秦絕的傷口縫合好,厚厚的包扎了起來,這才放心的讓他出來了。

大廳中,眾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著,見到秦絕終于出來了,慈航道人才上前調笑道:“臭小子,想不到你也有這一天啊?老子掐指一算就知道你小子一定是著了哪個女人的道了,是不是?”

秦絕白了他一眼,點了一支煙,悠閑的抽了起來。

“接下來的線索徹底斷了,你小子到底有什么打算啊?總不能就留在這里傻等吧?”秦祖龍心里似乎很是焦急。

的確,如此的深仇大恨,也難怪一提到徐福,他便有幾分按奈不住。

“一切皆看明天一早吧,或許尚有轉機也說不定,我相信,如果是徐福知道我們來了,你想他還會甘愿做縮頭烏龜么?”秦絕沉聲說道。

按照道衍和行森的說法,兩人也都是徐福的徒弟罷了,此二人皆是野心之輩,既然能夠乖乖拜在徐福的門下,如此看來,徐福的修為一定是遠超他們,最少在先天以上。這么強橫的實力,怎么會這些仇人視而不見呢?想必很快,他便會作出反應。

不過眼下秦絕心里還是有些擔心,憑借幾人如今的修為,真的能夠斬殺徐福么?或許誰也不敢保證。

“我有預感,過不了多久便是真正的生死拼殺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提升我們的實力,這一站絕對不會容易,大家還是先做好準備吧。”沉聲說了一句,秦絕便轉身離開了。

剩下眾人坐在大廳中,一直沉默著,臉上都有些擔心。

白起不覺長嘆了口氣,指著慈航道人問道:“喂,老家伙,你倒是給算算,咱們此行的成敗如何?吉兇怎么樣?”

老人捋了捋長須,輕笑道:“你當真要知道么?”

白起急忙點了點頭。

一旁的蒙恬也跟著說道:“就是,老家伙你就卜上一卦好了。”

瞥了眾人一眼,老人微微笑了笑:“好,那就來上一掛,都看好了啊。”

說著,老人從袈裟中又掏出那片龜甲和三枚銅錢,隨意的向地上一灑。

“怎么樣?”眾人急忙圍上去問道。

“上下震卦,取之曰:‘春雷震震’”老人的臉上一緊,神色間似有幾分慌張了。

“春雷震震?我靠,該不會是‘春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決’吧?”蒙恬急忙說道,臉上滿是震驚。

“我靠,平時讓你多讀點書,你小子這扯淡的功夫倒是絲毫沒減啊,那是‘冬雷震震’好么?和這春雷也扯不上關系么?”白起一陣白眼。

“臥槽,你有文化,那你解釋一下,這震卦是什么意思?”蒙恬不忿,冷聲斥道。

“按照《易經》的說法,‘震卦,亨。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意思就是,雖然其來猶如猛虎到來的恐懼之狀,但圣賢君子卻能談笑風生,泰然處之。招式著有驚無險,逢兇化吉。”白起低聲說著,不覺又向老人問道。

“我說老頭,老子說的對不對啊?你也給句話啊?”

老人白了他一眼,冷聲喝道:“什么亂七八糟的,我說的是,春雷震震,夏風巽巽,臥龍騰起,猛虎下山,風云匯集。此乃難得的龍虎集會,又怎么會有什么危險呢……”

眾人白了他一眼,冷聲道:“臥槽,那你剛才怎么嚇成了這個樣子?你個老家伙該不會是在耍我們吧?”

“耍你們?老子得有那個閑心啊?這年頭老子是被雷給嚇怕了,這一看到震卦就有點失態了,真是操蛋啊!”幽怨的說了一句,老人起身便走了。

“老頭你又去哪兒?”蒙恬冷聲問道。

“老子尿意朦朧,上個廁所!”

眾人哄堂大笑了起來,白起瞥了老人一眼,冷聲罵道:“這都能嚇尿了,這老不死的是有多怕打雷啊?”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秦祖龍開口了,他的臉上明顯有幾分陰沉。

“不管怎么說,秦小子說的對,徐福絕對不容小覷,所以眼下我們還是抓緊修煉才是,準備好一切,準備最終的決戰,這一次國仇家恨,我統統都要找回來!”一聲冷喝,他的臉上滿是怒氣,仿佛一瞬間有成了往日的秦始皇帝,言語間很是霸氣。

眾人都點了點頭,對視了幾眼,都回房間休息去了。

另一邊,莜月將秦絕扶上床休息,直接就坐在床頭上,靜靜的看著他,臉上依舊很擔心。

秦絕連續翻了幾下身子,最后還是慢慢睜開眼,對著莜月笑道,“你這樣盯著我看,我怎么睡得著啊?”

“對不起,老公,那我不看你了。”莜月急忙道歉,臉上一片羞紅。

秦絕伸手在她的鼻梁上,輕輕刮了一下,輕笑道:“傻丫頭,你又沒做錯什么,道什么歉啊?”

“我……我讓老公你睡不著了。”女孩低聲說著。

“其實想讓我睡著很簡單啊!”一聲壞笑,秦絕輕輕一拉,就將她拉倒了懷里,杯子一蓋,就這樣抱著她……

等到慈航道人回來的時候,大廳已經空了。他不由得罵了一句,也回房休息去了。

一夜無話,翌日一早,眾人早早的就行了,早上八點,果然有人找上門來了,總共十幾個人,抬著五六口大箱子,還有一沓厚厚的文件。

秦絕被叫醒走了出來,見狀微微點了點頭。

“看來你們門主,還是很講信用的么?倒是不錯!”

就在這是,“使徒”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對著秦絕打起了招呼,他的懷里還抱著一個盒子。

交代好一切之后,眾人全都散去了,只剩下“使徒”留了下來,他走到秦絕的身邊,將懷中的盒子慢慢打開了。

只見,偌大的盒子之中,放置的便是那柄三寶玉如意,不過由“使徒”拿回來,還是讓秦絕很是震驚的。

“乖乖,一直以來,我老使以為自己偽裝的夠好的了,沒想到這么容易就被戳穿了身份,今天凌晨四點,小池奈親自找到了我,將這個盒子交給了我,并吩咐我一定要交到你手上。奶奶的,當時可嚇死老子了,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輩子線人的身份暴露了,我竟然還有命回去,恐怕我也算的上是最幸福的線人了。”

“使徒”一陣感嘆,頗有幾分心有余悸的感覺。

秦絕白了他一眼,冷聲笑道:“我看,你就抱著這個盒子先回去吧,有這個東西,想必你這次回去,也算是有所交代了。”

“真的?我真的能回去了?實在是太好了,哈哈哈……,想不到老子忍辱偷生這么多年,終于迎來了黎明的曙光嘍……”一陣大笑,他的確有些失態了。

將所有的文件清點干凈,又將五六口箱子盤點清楚,饒是以秦絕的見識都驚訝不已,文件中所涉及的產業項目及其的龐大,幾乎涉及到島國近三分之一的產業,逐漸這么多年,柳生門的龐大的根基。

不僅如此,更讓他驚訝的是那幾口箱子中的寶貝,除了大部分的珍稀古董之外,剩下少數的都是一些珍稀的藥材和靈石,還有一些古老的藥方和符篆,這些東西大多數都是近些年來,柳生門從東南亞各國搜刮來的。

有些石頭看似非常普通,但是有慈航道人在,竟然被全部識別了出來。但是熾翎石就有五塊,這種石頭通體赤紅,摸起來還有幾分火熱,按照老人的說法,這其中可蘊藏即為濃郁的火屬性靈氣,對于后天境界的修者開啟心臟火屬性道藏有著很大的裨益。

除此之外,還有一塊拇指大小的息壤,這乃是土屬性的靈石,尤其是在這靈氣稀缺的年代,能夠收集到如此之多的靈石,實在是難以想象。

“這下發了,我粗略的盤點了一下,但是屬性靈石就有三種,若是按照陣法來布置,完全可以幫你開啟身上的三處道藏,如此,你的實力必然會更上一層樓的。怪不得老子做完卜卦,會是龍虎集會的震卦,如此看來,此次怕是再無兇險了。”慈航道人大笑道,神色間滿是狂熱。

一旁的“使徒”看著眾人興奮的樣子,一陣嫉妒,急忙拉著秦絕,低聲問道:“我說‘行者’老大,這么多寶物,咱是不是見者都有份啊?你也不能讓我干眼看著吧?”

秦絕白了他一眼,冷斥道:“你懷里不是有一個了么?”

“我這個可是要上交的,這樣算下來我還是毛都沒有么,怎么說咱們也是相識一場,你可不能這么對我啊?”“使徒”哭喪著臉,對著秦絕一陣哭嚎。

就在這時,老人慢慢走了過來,手里拿著一個古老的鐘表,遞給了他。

“臥槽,你個老不死的,哪有出手‘送鐘’的啊?你這分明是在咒我么?”“使徒”一陣大罵。

老人捋了捋長須,冷聲笑道:“臭小子你可別不是好歹啊,憑你一臉的貴氣,怕是出生必然不凡,送你這個鐘表,就是讓你時刻勤奮一點,或許將來能夠接長輩的班,也說不定啊!”

“使徒”白了他一眼,沒有再說什么,將鐘表抱在了懷里,又順手拿了一塊金磚,這才罷休。

“來之前,我已經通知了華國了,他們已經安排好了航班,我就先走了,秦老大,咱們京華再見吧!”說著,“使徒”轉身便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秦絕不覺一陣狐疑,低聲問道:“這小子看起來確實不簡單啊?他到底是誰啊?”

老人捋了捋長須,輕聲笑道:“他不是姓石么?難道你猜不到?”

秦絕微怔,嘴角揚起一絲微笑:“難怪他能夠認識‘三寶玉如意’呢?看來那三個老家伙也在防著我一手么?”

想著,無奈的搖了搖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