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愛了就是愛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袁玲自從給唐宗當助理之后,已經好幾天時間沒有看到韓三千了,這讓她覺得自己的世界都干凈了一些,因為在面對這個花花公子的時候,袁玲內心會有一些無法抹去的排斥感。

只可惜面對唐宗,袁玲如今也不太好受,因為在她的眼里,唐宗是個靠拍馬屁上位的人,而這樣的人在她心里是不討喜的,原先對唐宗的那種好感,也因為這種想法而煙消云散。

袁玲實在是無法理解,為什么這世界上,總是會存在著這種走捷徑的人,自身沒有能力,光靠一張嘴,偏偏還真讓他們上位了。

但是有一點袁玲也無法否認,那就是當唐宗投入到工作中的時候,那股投入勁是她在任何人身上都沒有看到過的,而且公司在唐宗的簡單整頓之下,的確已經少了很多的老鼠屎,他的強勢手段,逼得一個又一個的中高層人員離開,而且還是那些人主動離開,完全不用擔心勞動法所帶來的影響。

這時候,袁玲正在發呆,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袁玲整個人精神一震。

“老板。”接起電話,袁玲小心翼翼的喊道。

“幫我給韓三千帶句話,不管面對任何人,都不需要心慈手軟。”南宮博陵說道。

袁玲不太理解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只能點頭說道:“老板放心,我馬上去找他。”

掛了電話之后,袁玲敲響了唐宗的辦公室門。

唐宗一臉不悅的抬起頭,說道:“我不是告訴過,不要輕易打擾我嗎?”

“唐總,我要去找一下韓總,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吩咐其他人。”袁玲說道。

說到韓三千,唐宗的表情立馬就變了,說道:“路上小心點。”

這樣的關心,非但沒有讓袁玲領情,反而在心里狠狠的鄙視了一番唐宗。

如果不是因為韓三千,他怎么會這么關心自己呢?這家伙怕馬匹真是爐火純青,一點小小的機會都不放過。

打車來到韓三千家里,家里只有戚依云在,袁玲便只能坐在沙發上等韓三千。

越是看戚依云,袁玲就越是為她打抱不平,這么漂亮的女神,一大把的青年俊彥想要追求她,可是她偏偏和韓三千混在一起,這實在是讓袁玲想不通。

如果換做她,她根本就不會多看一眼韓三千。

“戚小姐,和韓三千,是情侶了嗎?”戚依云忍不住問道。

“對我單方面來說,我愿意這么想,不過他是不會承認的。”戚依云非常坦白的說道,她現在不需要刻意去隱藏自己的感情,因為這里不是云城,如果還需要小心翼翼,對戚依云來說就太痛苦了。

袁玲控制著自己想要翻白眼的舉動,韓三千何德何能,竟然能夠讓戚依云單相思,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戚小姐,追求的人那么多,韓三千有什么好的。”袁玲不解的問道。

“如果真的了解他的話,或許也會喜歡他。”戚依云笑著說道,韓三千是個非常奇怪的人,對他越是了解,就會越發沉迷在他的魅力之下,想當初戚依云不過是想要利用韓三千而已,那時候的她,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會真的愛上韓三千,而且還會如此的無法自拔。

現在想象,戚依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會對韓三千的愛深入骨髓,甚至為了他,就連家人都可以不顧。

不過愛情這種東西,是沒有辦法去解釋的。

“呿。”袁玲對這番話嗤之以鼻,她怎么可能會愛上韓三千這種花花公子,要知道她最討厭的,就是韓三千這種把女人當玩物的男人。

“我可不喜歡這種花心的人,在這種人眼里,女人就是玩物,只要膩了,就會被他們一腳踹開。”袁玲說道。

“花心?”戚依云笑了起來,韓三千在袁玲的心目中,居然是個花心的人?

如果他都能夠被稱之為花心的人,那么這世界上,誰還敢說自己不花心呢?

韓三千心目中,從來都只有蘇迎夏,任何的鶯鶯燕燕都不會被他放在眼里,甚至是到了今天,戚依云在家里故意穿得非常性感的時候,韓三千都不會多看兩眼。

要說世間最正直的男人,除了韓三千之外,估計已經找不出第二個了。

他絕對是男人當中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難道不是嗎?”袁玲說道。

“對他的誤會太深了,這說明一點都不了解他。”戚依云說道。

袁玲覺得戚依云肯定是著了魔,或者是中了毒,不然的話,她為什么會這么袒護韓三千呢?

也不知道韓三千有什么靈丹妙藥,居然能夠讓戚依云這么無法自拔。

“戚小姐,我說句不敬的話,看的樣子,已經瘋了,居然會認為韓三千是個好人。”袁玲說道,也不怕戚依云那么高的地位一旦跟她翻臉,她就完了。

“他其實已經結婚了。”戚依云笑著道。

袁玲瞪大了眼睛,這種花花公子,竟然已經結婚了!

不過他已經結婚了,豈不更是一個渣男。

連老婆都有了,還在外面鬼混!

“他的老婆,是華夏的一個名門小姐,但是這位小姐在家里的地位不高,任人欺辱,想當初,他入贅到這位小姐家里,受盡了各種侮辱,可是為了這個女人,他從不曾有過半點不滿,可知道,一位燕京的小少爺,甘愿入贅一個云城的二流世家,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嗎?而且他為了這個女人,洗衣做飯,被人辱罵窩囊廢也心甘情愿,能想象他對這個女人有多深的感情嗎?”

這時候,戚依云臉上的羨慕神情已經不自覺的溢流而出,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他被人罵了整整三年的廢物,被人瞧不起整整三年,都是因為這個女人,他愿意默默的守護在這個女人身邊,哪怕他的家庭,比這個所謂的名門厲害很多,他也從不心生怨念,知道他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嗎?”

袁玲有些驚呆了,韓三千是個入贅女婿,而且還是入贅到比原本家庭更低的層面,這在袁玲看來是非常奇怪的。

不過既然事實如此,那么其中必然有某些原因,袁玲沒有問,而是非常好奇韓三千所謂的幸福是什么。

“是什么?”袁玲忍不住問道。

“他曾經說過,他最幸福的時候,就是接送那個女人上下班,給她做飯吃。”戚依云笑著,也流淚著,這是羨慕的淚水。

袁玲心神一震,這和她認識的韓三千,仿佛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他既然那么愛那個女人,為什么,為什么還要和……”袁玲話沒有說完,但是表達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確了。

戚依云苦澀的搖著頭,說道:“在眼里,他和我有私情,可是我們兩,其實什么都沒有發生,我只是想從她身上分一些關愛,所以才會纏著韓三千而已。”

這些話完全顛覆了袁玲的三觀,戚依云不禁是倒貼韓三千,而且韓三千還不接受,更重要的是,戚依云想要得到的,居然只是一些關愛而已。

不過即便韓三千真的是一個好人,袁玲也無法理解戚依云這種心態,明知道沒有結果的事情,她為什么還要強求呢?

“戚小姐,既然這樣,為什么不肯放棄呢?”袁玲不解的問道。

“有些人,愛了就是愛了,無論做什么都改變不了,以為我愿意嗎?我只是無法自拔而已。”戚依云低著頭,淚水已經掛滿了臉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