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難道當初……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行了,還沒完了。不嫌累?”

桑榆喘著氣,頭發潮濕又凌亂。

雙手仍舊死死地攥著衣服。

薄景行仿佛失了耐心,一個用力將她手中的衣服給扯了回來。

帶著女人都撞進了他的懷里。

女人抗拒掙扎,薄景行將衣服扔在一旁,伸手圈住了她的身體。

“好了,再有脾氣也發泄的差不多了吧。”

“我沒有資格耍脾氣。放開我!”

薄景行抿抿唇,真是會拿話堵他。

“放開你去哪兒,安分點兒,不然要你好看!”

桑榆渾身無力,心神俱疲。

力氣上抗不過薄景行,氣勢上從一開始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她沒有辦法在薄景行面前理直氣壯。

因為這是她算計來的婚姻,她心中有虛。

他們兩個人的關系,現在所有的權利都在薄景行的手上。

他說結束,她就得結束。

他說繼續,她就沒有說停的權利。

“你真的要離婚嗎?”

她平靜下來,任由薄景行將她身上的已經濕掉的布料扒下來,語氣平淡的問道。

“離個屁!”薄景行一把將她身上僅剩的衣服==,臉色沉的不像話。

大手在她的身上胡亂劃了幾下,一點都談不上的溫柔細膩地幫她沖了澡,然后將她推到一邊,簡單的沖了一下自己。

桑榆的脾氣再次卡在心口,站在一旁,憤怒地瞪著他。

“那你剛剛抽什么瘋?!”

說到這個,薄景行不由自主就想到了剛剛桑榆絲毫都沒有猶豫就大應下來的態度,心中一陣沉郁和不耐。

離婚反正他現在是沒有想過,他就是看她的順從不順眼。

總覺得她隨時都有抽身離開的準備。

然而事實證明,她是真的如他所料,對于離婚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猶豫。

所以他很氣憤!

上一秒還在他身(下)鶯啼燕語的女人,下一秒就能毫不猶豫的答應跟他離婚。

這他媽到底有多灑脫,才能做到這個地步。

面對桑榆的怒目而視,薄景行胡亂沖了沖身上的泡沫,瞪著她,怒聲道:

“老子剛剛就是看你不順眼行不行?”

桑榆呼吸一窒,漫天的憤怒從胸口躥到腦袋里,對這個男人,她現在真的有些無言以對。

胸口的起伏的幅度不由大了一些,看著不可理喻地看著面前這個光明正大耍無賴的男人,最后轉身,赤條著身子,就要憤怒離開。

然而薄景行卻懶洋洋地關上花灑的開關,長腿一跨,自然從容地撈起她就走出了浴室。

“你放開我!!”

幾次三番,桑榆真的被這個男人給氣的狠了。

在他的懷里亂撲騰著,拍打著他。

薄景行哪里管她這一套,后仰著脖子,避免她張牙舞爪傷的他的臉,腳下的步子穩健如行走的山巒。

桑榆是真的氣,見薄景行一意孤行,氣的直接曲起十指,在薄景行蜜色皮膚上狠狠地撓了兩下。

“嘶……”

薄景行不察她這一下,當即倒吸了一口涼氣。

下一秒就將她放到柔軟的被褥上,手撐在她的腦后,俯身看著她。

“該死的,你屬貓的!”

“如果可以,我還想屬老虎!”說著側頭,就抱著薄景行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草!”薄景行低聲咒罵一聲,但也只是看著她,也沒甩開。

硬邦邦的小臂露出兩排整齊的壓印來,桑榆抬頭看著他,臉色被憤怒和剛剛用的力氣染紅,瞪著人的眼睛盤繞著顯而易見的怒火。

不過那殺傷力,看在薄景行的眼里,實在是弱小的可憐。

“就你這樣,還想著當老虎?”抬起帶有兩排牙印兒的胳膊在她面前晃了晃,薄景行嗤笑著道。

“貓兒都比你咬的疼!”

桑榆徹底沒轍了。

力量懸殊,氣勢懸殊,就連死皮賴臉,她也望塵莫及。

她索性不再說話,也不去看他,一個翻身,背對著男人,直接眼不見為凈。

看著身(下)線條優美流暢的身材蒲縣,薄景行低低笑了笑,伸手在她挺Q圓潤的屁屁上拍了拍。

“顯擺你屁股好看啊!”

桑榆下意識地伸手捂住了剛剛被薄景行拍打過的地方,臉埋在被褥里,氣的眼眶又燙又酸。

她實在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么,為什么變臉變的如此之快。

“薄景行,你憑什么就以為,你剛剛對我說的那些話,就能這么輕而易舉的過去?”

薄景行臉上的表情凝固了幾分,“過不去又怎么樣?你還能給我翻了天不成?”

桑榆一時間沒有說話。

“說話!”

她的沉默,讓薄景行心里沒底。

根本不知道此時此刻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這種明明就在眼前,卻偏偏抓不到摸不透的感覺,真他媽糟心。

“什么時候離婚?”

半天憋出這么一句話來,薄景行忽然就氣笑了。

“說什么呢?沒完了是吧?”

“我說真的。”悶悶的聲音傳來,口氣里全是認真,“當初讓你跟我結婚確實是我做的不對,我跟你道歉。結婚的時候默不作聲,離婚也肯定不會大張旗鼓。你仍舊還是薄家的二少爺,鉆石單身漢,有的是女人愿意跟著你。

說實話這幾年你除了給了我一個庇護所,也沒給我多少實質性的幫助,公司仍舊還是那樣,我依舊面臨著隨時隨地都被我叔伯趕出公司的問題。

夫妻之間該盡的義務我也都盡了,我們好聚好散……”

薄景行半天沉默,桑榆卻覺得如芒在背。

薄景行站了起來,看著她,眸子里盡是諷刺。

“所以說來說去,是覺得我這個庇護所有了替代品是不是?”

桑榆深吸了一口氣,兩個人一旦認真開始談論一個問題,兜兜轉轉總會回到這件事情上。

“這些都跟你沒關系,你以前也從未在意過這個問題不是么?離婚也是你一直都在堅持的事情不是嗎?”

“可我現在并不想。”薄景行嗤笑的聲音在身后冷冷響起,“如果你之前早點同意跟我離,我自然很開心。不過現在,我如果同意了,豈不是顯得老子是個備胎?”

【21號完,昨天發的文章被屏蔽了兩次,成功被訓了。前面文章各種改,凌晨沒來得及更新,近期實在太嚴格了,抱歉大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