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能想起來我是誰了嗎?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其實陳冰的本意是不希望葉小凡跟著自己過去的,因為陳冰知道,如果被葉小凡看見酒桌上那些人出言不遜,葉小凡一定會動怒,甚至還會起沖突。

出于姐姐對弟弟的一種保護,陳冰當然不想讓葉小凡因為自己惹上麻煩。

不過現在的葉小凡卻讓陳冰有一種安全感,在葉小凡身邊,她更像是一個被照顧的妹妹一樣,而且如果葉小凡能跟她一起去的話,陳冰也會覺得更加的安心。

兩人一起來到餐廳包廂外,包廂的門是敞開的,還沒走到那邊便聽到里面傳來大笑聲,到了包廂門口,里面更是鶯鶯燕燕一片喧鬧,幾乎每一個男人身邊都有一個女伴作陪,而且一看這些女人都是年輕漂亮的外圍女。

對于這些女孩而言,陪酒這種事情,永遠是他們減少奮斗時間的捷徑,哪怕明知道只不過是酒桌上這些富貴商賈眼里的玩物,但是她們也愿意把自己灌的大醉,之后在發生點什么。

這就是華夏上流社會上的酒桌文化,但是這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這也是陳冰不喜歡參加這種場合的根本原因。

陳冰和葉小凡突然出現,酒店走廊內的工作人員一個個全都驚訝的望了過來,華夏歌壇炙手可熱的新星,如今跟一個帥氣的男人一起來赴宴,這當然是勁爆十足的話題。

如果這一幕被一些無良媒體拍下來,不知道要怎么回去撰寫通稿呢,好在這種高級酒店都是有規定的,工作人員不能隨便拍照。

這個酒宴已經開始了很久,所以等到葉小凡和陳冰兩人來到這里的時候,酒桌上其實大部分人都已經醉醺醺了,如果不是一直在等待著陳冰到來,可能酒宴早就散場了。

“老夏,陳冰怎么還沒過來啊,不會是放我們鴿子吧。”一個中年胖子醉醺醺的端著酒杯,有些不滿的喊道。

這男人說完話的時候,恰好陳冰走了進來。

“我們的大明星來了!”

夏旺川見到陳冰走進來,頓時松了一口氣,這一晚上他已經被這些商圈的老板快要逼瘋了,如果陳冰再不過來的話,他都快要絕望了。

夏旺川說話的時候,陳冰已經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因為這次赴宴的人比較多,加上眾人此時已經喝得暈乎乎,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陳冰的身上,根本就沒注意到跟著陳冰一起進來的葉小凡。

“哎呦,我們的大明星終于來了啊,我還以為請不動這個大牌了呢!”宴會主辦方老董馬華磊半開玩笑的調侃道。

坐在這里的人,大多都是楚州商圈的名流,這么多人就為了等一個陳冰,而陳冰卻遲遲不來,在他們眼里自然就是耍大牌了。

如果是一般的明星,讓這些人等了這么久,估計絕對要遭到公司的封殺了,但是陳冰不一樣,她確實也是大牌,而且這里的人都想近距離仰慕她的風采。

尤其是坐在馬華磊身旁的司徒天順,上一次司徒天辰親自設宴款待陳冰的時候他沒有得逞,今天他可是想盡辦法都打算拿下陳冰了,面對這么氣質卓越的女星,他又怎么會輕易的放過陳冰呢。

對于陳冰而言,這就像是一群狼宴,幾乎大家都心知肚明,這里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是心懷歹意的。

“陳冰現在可是華夏樂壇的招牌,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時間,都可以取代藍采兒的地位,人家耍耍大牌怎么了!”

“就是啊,長得漂亮,唱歌好聽就是資本,誰叫咱們這些人喜歡聽她唱歌呢,就活該被人涼在一旁。”眾人跟著附和道,陰陽怪氣的話里明顯都透著不悅。

“大家說的這是哪里的話啊,陳冰剛演出完,一般都是要休息的,何況這不是過來了嗎,你們就為難她了。”夏旺川立刻站出來維護自家的藝人。

“夏老板,多大的明星我也見過,之前好來塢的甄妮巴絲來楚州演出的時候,人家可是演出結束就來赴宴了,難道你這藝人比珍妮巴絲的腕兒還大嗎?”司徒天順冷哼道。

他心里對陳冰還帶著氣呢,上次因為陳冰他可是在司徒天辰那里受了不少的氣,如今陳冰過來,如果他不拿出點態度先發制人,那一會兒豈不是還要看對方的臉色?

所以司徒天順已經想好了,只要他一上來就針鋒相對,那陳冰一會兒也沒辦法拒絕他,至少今天是要把陳冰灌醉的。

“司徒少爺,你這話說的,陳冰根本不是那種人嘛,我自家的藝人什么樣我心里當然是清楚的,我替她給你們道個歉,這杯酒我干了!”夏旺川繼續賠笑道。

不過就在夏旺川端起酒杯準備喝下去的時候,司徒天順給一旁的馬華磊使了一個眼色,只見馬華磊突然站了起來。

“咳咳......夏老板,你的藝人讓我等這么久,難道她自己不會表示一下嗎,你是一個老板,不是她身邊的經紀人,你這做的事情是不是有點太多了?”馬華磊臉色一沉,直接拿話嗆了上去。

“這......”夏旺川直接被懟的說不出話來,就算他能說會道,可是面對這么一包廂人的圍攻,他還是疲于招架的。

陳冰在一旁聽了那么久,這會兒也是有些火大,不過她也是習慣了這樣的場合,畢竟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抱歉,我確實因為方才臨時有點事情耽誤了時間,讓各位久等了。”陳冰也不是那種情商很低的人,沒有必要得罪這些人,免得給自己和公司帶來麻煩。

陳冰直接喝掉了杯里的酒,隨后又倒了兩杯,爽快的喝了下去,算是討好這些人,而且她的原則就是三杯酒,所以這會兒三杯酒全部喝光,一會兒她也有借口推辭。

一旁的葉小凡看到這一幕,本來是想起身組織陳冰的,不過陳冰卻將他按了下去,示意葉小凡不用管。

這是陳冰的工作,葉小凡也知道自己暫時不能插手,畢竟這是陳冰自己的選擇,他也不能過多的干預。

三杯酒下去,那些人瞬間就笑了起來,這才是他們想看見的畫面。

“女神的酒量可以啊!”

“這才對嗎,大家都不是小孩子,就該爽快一些。”

眾人瞬間眉開眼笑起來,方才的怨氣也都跟著一掃而光。

“陳冰,我知道你們藝人最看重的就是資源,尤其是像你們這種新人,機會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雖然我們這些人不再京城混,但是這里隨便一個身價都是幾十億的老板,只要你今天把我們哄開心了,我保證用不了一年時間就能捧為華夏樂壇第一人。”馬華磊端起酒杯,直接走到了陳冰面前道“這一杯酒我敬未來華夏樂壇第一人!”

馬華磊端起酒杯,周圍的眾人也都跟著端起了酒杯,全都紛紛附和起來。

然而直到眾人將杯里的酒喝光,可是陳冰依舊沒有端起酒杯,一瞬間,包廂內的氣氛再次降了下來。

眾人的臉色也跟著沉了下來,全都盯著陳冰面前的那杯酒。

“冰冰,趕快把酒杯端起來啊。”夏旺川在一旁提醒道。

“夏總,我已經喝完了我的三杯酒,你知道我的規矩,一場宴會絕對不會多喝一杯,難道你沒有跟這些人說嗎?”陳冰淡淡開口,完全沒有理會眾人的反應。

她的態度已經放在了方才那三杯酒里,規則這東西,一旦建立了就會像是標尺一樣,若是有一次打破,以后她在參加別的宴會時別人同樣也會如此。

“規矩?我們叫你一句大明星那是在抬舉你,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是什么大明星了吧,你以為在座的都是什么人?”司徒天順猛地一拍桌子,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

他一直就等待著發作的機會呢,如今陳冰再次拒絕喝酒,那他也有了發作的理由。

陳冰看了一眼司徒天順,上次司徒天辰的邀約晚宴上,她就對這個司徒天順印象很不好,如今聽到司徒天順這番指責的話語,陳冰也明白這人今天擺明了就是不安好心。

“我從來沒說過自己是什么大明星,我也知道你們都是商界有頭有臉的人,但我的規矩就是規矩,我不會因為在座的人而打破,這些無關你們的身份和地位,請不要為難我。”陳冰面無表情道。

啪!

也就是在陳冰話音落下的一瞬間,司徒天順直接將手里的酒杯摔在了地上,頓時整個包廂突然安靜下來。

“你什么意思,給臉不要是吧?”司徒天順發怒道。

夏旺川見情況不好,立刻站起身想要打著圓場。

“司徒少爺,這確實是冰冰的規矩,您看要不我跟您喝一杯,我和你哥也認識很久了,給我個面......”

夏旺川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司徒天順一巴掌扇了上去。

“給你個面子,你他么算是什么東西,給老子滾到一邊去!”司徒天順怒罵道。

別說今天是夏旺川阻止他,就算是司徒天辰親自過來,他也不會給這個面子,何況司徒天順心里還怨恨司徒天辰呢,現在夏旺川搬出司徒天辰,簡直就是在火上澆油。

“真他么以為你們是什么大人物了,我司徒家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今天誰要是在敢替這個女人說話,我就讓他走不出這個包廂!”司徒天順怒聲道“夏旺川,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公司下面的藝人你都管不好的話,那我看你這公司也不用開了。”

夏旺川聽見這話,頓時就愣在一旁不敢多說什么了,他就算在想維護自己的藝人,但是也不敢去得罪司徒家的人,只能蔫蔫的退了下來。

“冰冰,你去給司徒少爺道個歉賠個罪吧,咱們惹不起這種大家族的,只要人家一句話,興許都有可能直接把你封殺了。”夏旺川走回陳冰身邊,低聲在其耳邊說道。

陳冰被封殺對于他的公司確實會造成不小的損失,畢竟這是他仰仗的潛力新星,但是他也不會因為一個陳冰去搭上整個公司的。

“如果你再不去給司徒少爺賠罪,那咱們就終止公司的合同,后面的演唱會你也可以直接取消了。”夏旺川畏懼司徒天順,這會兒已經開始拿陳冰后面的演唱會來威脅她了。

“夏總,你這是什么意思,后面的演唱會那可是都簽了合同的。”陳冰一聽這話,頓時也慌了。

對于她而言,只不過就是依靠著公司的資源發展,如果公司終止合同,演唱會不能如約舉辦,那她要怎么跟歌迷交代,那她的夢想還怎么去實現?

“冰冰,其實我早就想說了,你這種性格太剛烈了,在娛樂圈這樣會給自己添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的,如果你不試著委曲求全收斂鋒芒,早晚還是要出事的。”夏旺川鐵青著臉道,話里已經有埋怨陳冰的意思了。

“夏總,我明白了,但你也知道我的個性,就算如此我也不會去討好別人,彩兒姐曾經跟我說過,一旦踏進這個圈子,就很難做到初心不變,但我不在乎別的,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我也從一開始就告訴自己,無論什么時候都要明白初心,絕不會做有違良心的事情。”陳冰語氣強硬,并沒有因為夏旺川的施壓選擇妥協。

如果這一次她妥協了,那之前的堅持也都白費了,以后就會徹底在這個圈子里迷失。

“初心?呵呵,你跟我在這里裝什么清純,我就不相信你是干干凈凈的走過來的,當婊子立牌坊的女人我見多了,我今天也就跟你交個底,只要你今晚陪我睡一覺,有本事把我伺候開心了,從明天開始可以捧的你紅遍整個華夏。”司徒天順裂開嘴角,玩味的朝著陳冰望了過去。

在他眼中,沒有錢是解決不了的事情,何況對于一個剛出道的明星而言,這種誘惑可是巨大的,任誰也不能不為之心動。

陳冰聽見這話,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了,司徒天順這番話,顯然已經是對她的一種巨大侮辱。

就在陳冰氣的發抖的時候,葉小凡從身后走了上來,輕輕拍了拍陳冰的肩膀。

“冰冰姐,交給我吧,我說過了,沒人可以逼你做你不喜歡的事情。”

葉小凡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早就忍不住想要動手的他,這一刻可謂是徹底的暴走。

他的拳頭捏得嘎嘣作響,緩緩朝著司徒天順走去,對于他而言,司徒天順那番言論無疑于是在自己作死。

司徒天順這會兒其實也是喝多了,即便是葉小凡朝他走過去的時候,他依然沒有認出葉小凡來。

直到他伸手想要朝著陳冰的臉蛋摸上去的一瞬間,只見突然伸過來一只手,狠狠的將他手腕給攥住了。

緊接著,一張陰沉而又冰冷的面孔迎了上來,司徒天順只覺得這張臉有些熟悉,可是又一時想不起在哪見過。

“你是誰,把手松開。”司徒天順一臉不爽的朝著葉小凡看去,被人阻止了沒事心里自然不爽。

然而葉小凡非但沒有松開手,反而是更加用力了,司徒天順整張臉都疼得扭曲起來。

“日你老娘,哪里來的傻逼,趕快給我松手!”司徒天順疼得破口大罵道。

周圍眾人一時也懵了,因為這些人根本就沒注意到葉小凡,這會兒葉小凡突然冒出來,他們自然會驚訝。

葉小凡沒有說話,而是直接扯過司徒天順的胳膊,隨即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骨頭摩擦聲響起,司徒天順的胳膊硬生生被葉小凡扯的脫臼了。

隨即葉小凡手腕一抖,狠狠的拽著司徒天順朝著宴席桌砸去,整個包廂內頓時傳來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

“這下能想起我是誰了嗎?”

葉小凡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聽在眾人的耳朵里傳來陣陣涼意,令人忍不住的牙關打顫起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