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斗富炫富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下九州,九州四商,麋家占一席之地!

號稱糜是一個州,州是一個家,家是半個城。

人稱麋徐州!!!

唐周在青州便早有耳聞,他一直想去拜訪,但是由于一直忙于平亂和修煉,根本沒有時間。

如今到好,可算逮住了機會,可與他交好。

只是他是糜竺呢,還是糜芳呢?

唐周為何如此在乎麋徐州?

當然不是為了那位糜夫人。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漢帝國末年的梟雄們,能成事的,都是有一方巨富豪商支持。

遠的不說,眼前這曹操,就得了巨商支持,最佳證明,便是他的妻子,丁夫人!

這位歷史上大名鼎鼎的丁夫人,便是九州四商丁豫州之族妹!

當然還有四商之一的衛兗州衛滋,這也是他曹操的支持者!

至于公孫瓚,有北疆三大巨富,為其拜把兄弟。

(出自建安七子王璨《英雄記&公孫瓚》:卜數師劉緯臺、販繒李移子、賈人樂何當三人,與之定兄弟之誓,自號為伯……富皆巨億,或取其女以配己子,常稱古者曲周、灌嬰之屬以譬也。)

袁紹將會有甄氏,劉備有麋氏,孫吳有……他們皆是如此。

“說出來,不怕大家笑話,當初那位高功說這一雙青絲履,乃是無價之寶”

“吾說,只要是寶便有價格,只不過區別是,出的價格能否讓你滿意?”

“那位高功果然給出了價格,他說價值十個億”

“吾說,十個億?好吧,買了!”

九州四商,糜徐州,回憶當年胡母班被自己坑了,賣掉了仙履之事,還是忍不住竊笑著道。

麋徐州,糜竺,其豪富無比!

在他的概念里,人除了生老病死,所有的東西都有價格,只要有價格那就可以用錢買。

“什么?十個億!”

“嘶!”

在場之人無不倒吸口涼氣。

對于這幫大咖而言,十個億也不是一個小數字!

因為在他們這個層次的人,所言的最小單位不是銅錢,而是上品靈石。

十個億的上品靈石啊?!

嘖嘖……

唐周聽到不免感慨,麋家不愧是九州之中,如今最有財富底蘊的一州巨商!

“咦!這雙青絲仙履,吾似乎在哪里見過?”

北海相孔融也是瞧熱鬧的主,他忍住對大狗的報復恐懼,強加勇氣走了過來,摸著下巴,仔細研究麋徐州腳下所穿的那雙鞋。

唐周聞言也立馬把注意力放在了那雙鞋子上!

嘶!

竟然是仙器!

而且似乎還不是一般的仙器,是……是河瀆……

唐周眼中冒出精光。

他現在也十分好奇這絲履的身份了。

“吾想起來了,這不是八俊之一胡母班那家伙的命根子,青絲履嗎?”

“糜竺,它怎么會在你腳下?”

孔融驚訝道。

(晉干寶《搜神記》:河伯乃大設酒食,詞旨殷勤。臨去,謂班曰:“感君遠為致書,無物相奉。”于是命左右:“取吾青絲履來。”以貽班)

“糜竺,原來他是糜竺!”

“對了,孔融這朵奇葩言,胡母班的仙履?莫非是傳說當中,四瀆水府帝君河伯所賜給胡母班的青絲履?”

唐周眼睛瞪的老大,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五岳四瀆,四瀆四瀆,四瀆要出現了嗎?

唐周忍不住激動!

這是他第一次接觸神州史上最神秘的四瀆。

(四瀆出自《禮記·王制》。《史記·殷本紀》:“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為淮,四瀆已修,萬民乃有居。”《爾雅·釋水》:“江、河、淮、濟為四瀆。四瀆者,發源注海者也。”)

“哼,十個億?這算什么錢?”

“人族的小子,吾告訴你,小女娃子這一身裝扮,以現在的市值估計,最少價值一個徐州城!”

“價值一個徐州城?”

“嘶!”

眾人是面面相覷,接著狂吸涼氣。

一個徐州城的價值,那是何等價值?

恐怕十個億的上品靈石,在它面前,根本無法與相比計算。

“小黑子別跑啊,你不是要給這女娃子買嗎?買啊?”

大狗冷笑道。

曹操聞言是嚇的擺手,連呼慚愧慚愧。

一個城,還是徐州城?

我的媽呀,這小姑娘穿著的這一身裝扮,就相當于穿著一個徐州城?

我的蒼天,無法相信,無法想象……

糜竺不說話了,灰溜溜的退出人群。

其他三位巨商也不敢亂言,只是看著小月英身上這身衣物是不停的狂咽口水。

見過有錢的,沒有見過這么有錢的。

見過會敗家的,沒有見過唐周這么敗家的。

一個揮手啊,一個徐州城送出去了。

關鍵,還聽說,對方只是和他有兩面之緣!

“阿妹,你便收下,這是哥哥送你的禮物”

唐周見小月英不想要,慌忙道。

然后嘭的又抓空,召喚出一物,那是件帝器鉆石儲物戒指:“小阿妹,這是哥哥送你的第二件禮物”。

說著為她戴在右手食指上。

小月英心砰砰狂跳,眾多圣女世女見狀,是那個羨慕嫉妒恨啊。

一個城送過去了,現在好嘛,又送一個價值不菲,而且從未聽說,從未見過,能亮瞎人眼的大鉆石儲物戒指。

“混蛋,奴家連身子都給你了,都還不送給我一件禮物?”

來鶯兒眼紅的花枝亂顫,遮蓋臉部的面紗是隨動飄舞,漏出傾國傾城嫵媚天下的驚世面容來。

“師弟啊,你?!無量天尊!”

龍虎道庭圣女張玉蘭手持拂塵,清掃身上嫉妒的念頭,一朵鮮蓮花在她圣潔的體內綻放。

荀氏門閥三大世子偷偷去瞧世女荀彩的顏色,發現她目漏歆羨的望著黃月英手指上的巨大鉆戒,暗下面面相覷,接著同瞬點頭。

其實唐周之所以要在黃月英身上,花費那么多寶物與心思,一則他的確喜歡這個小姑娘,二則,也是主要原因,他希望能借此,和諸葛孔明遞進一層關系。

也是,自己是黃月英她哥,你總不能不投靠大舅子,去投靠大耳朵吧?

安排好黃月英的事后,接著唐周,又和袁紹袁術袁遺,這三位大舅父聊了會兒。

袁紹袁術,唐周與他們是老熟識。

袁遺是第二次相見,不過相比之下,唐周與袁遺的感情反而是最誠摯,最溫好的。

袁紹袁術兄弟正和帝都三傻鬧別扭,唐周了解原因后,慌忙在旁和稀泥。

如今大勢所趨是討董,聯合一切能聯合的力量!

作為討董的主要力量代表,袁氏袁隗的四房(帝都三傻),袁成的二房(袁紹),與袁逢三房(袁術),在這個時候決不允許分裂。

作為袁氏大房的袁遺也是在其中說和,這才暫時壓制了二房三房四房的矛盾。

“袁紹,袁術,這次,哼,看在伯業兄長,還有大外甥女婿的面子上,我們三兄弟放過你們,如果再有下次,瑪德,即便是父親大人在此,我們哥三,也要滅了你們”

袁滿來憤怒的嘶吼道。

袁仲達袁懿達附和。

唐周見聞,很是感慨,歷史上帝都三傻可是真“三傻”,一個英年早逝,兩個喊冤被殺,蔡邕曾經為其立碑作傳悲呼“滿來”“仲達”“懿達”。

(出自漢蔡邕《袁滿來碑》)

如果不是他幫助帝都三傻,洗髓重鍍根蒂,又哪來的現如今,袁氏四房當中最弱的三傻敢于袁紹的二房,袁術的三房硬懟?

帝國匕首許攸,見了唐周,那是自來熟,又摟又抱又親,讓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二人有激情呢?

只有唐周清楚,這貨沒按好心,在摟抱自己的剎那,用帝器匕首在自己身上捅了不下三百次。

只是結果很令許攸不爽,因為他發現根本刺不破唐周的金身。

“姓唐的,瑪德,欺負人!嘈!”

許攸推開了唐周,罵罵咧咧。

周圍眾人不明所以,然后暗下指指點點。

“這唐刺史與許攸摟抱,然后許攸便說唐刺史欺負人,莫非他們,他們?嘶!”

眾人想到極處,打了冷顫,遠離了唐周。

一旁的曹操深受過老同學帝國匕首許攸其害,見唐周啞巴吃黃連,心中陰笑,對唐周擠眉弄眼。

“看見了吧,當初五陵之戰時,吾便暗示勸你,你我聯手誅殺許攸,你不聽,現在好了,吃癟了吧?哈哈......“

唐周是莫名其妙,等明白了其中的緣由,是一陣頭大黑線。

恨不得抽出帝器石鎖,當場砸爆了許攸這個二貨。

孫堅與唐周相見,只是彼此相視,然后狠狠的擊了一掌。

這一掌沒有用神通,但是卻比神通復雜的多,深沉的多。

孫堅拜入了袁術的門下,而自己卻是和袁術平等的。

可是彼此的情感,隨著身份的變化,卻有增無減。

“好兄弟,多謝你在西州救下我的妻兒”

孫堅道。

五陵之戰結束后,帝都天使召集他速速回都,他根本沒有時間去解救被賊人囚困的妻兒。

如果不是唐周,或許他的稚子孫權已經成為了佛子和尚,而妻子吳夫人也有可能成為了所謂的佛母。

唐周道:“既然是好兄弟,就不要說這種話”。

孫堅道:“好”。

唐周笑著離開,孫堅眼中包涵淚水。

公孫瓚見唐周拜見他,雖然表情很是高興,但是唐周看出這是裝出來的,他不明白公孫瓚為何恨他。

莫非是當初在冀州平黃巾之亂結下的梁子?

不對啊,那個時候,好像吃虧的是自己吧?

又莫非是,當初自己當初向趙云透露他妹妹趙雨的家傳法寶,千術銅鏡,是被公孫瓚奪了去的消息,被他知曉了?

但是也說不過去,畢竟那件事只有自己與趙云所知,根本不可能被第三人知曉。

那么問題奇怪了!

唐周郁悶的返回,路上碰見袁紹,袁紹似乎一直在偷聽與觀察唐周與公孫瓚的談話,見唐周郁悶,袁紹嘴角漏出了溫和的笑容。

唐周經過他身邊時,他突然傳音道:“世民,可知為何公孫瓚對你暗生怨氣?”

唐周腳步微微停滯,看了他一眼,暗下回道:“不知”。

袁紹冷笑道:“你前不久在平原郡,誅殺的二十六萬綠林叛賊軍統帥公孫犢,乃是他不為世人所知的堂親”。

“什么?”

“公孫犢是公孫瓚的堂親?”

唐周大吃一驚,接著只覺得背后寒毛倒豎。

袁紹的消息絕對可靠,更不可能騙他,也就是說為禍在青州平原郡的公孫犢叛軍,實質上是北疆一霸公孫瓚支持的。

公孫瓚為什么要支持公孫犢為禍青州?

還有縱橫幽冀兗青四州的烏丸神王丘力居,他明明不是公孫瓚的對手,公孫瓚卻對他圍而不剿,甚至是縱容他危害四州,這里面又有什么道理?

再者青州與兗州交界的平原郡,其相,是公孫瓚推薦的師弟劉備……

這里面又是不是有某種關聯呢?

呵呵,看來公孫瓚的野心不小啊!

唐周眼睛瞇縫著,漏出了殺意。

雖然他一時間難以理清這里面的關系,但是無論如何,都要盡早的把劉備,從他的治下平原郡趕走。

當然,唐周也清楚一點,袁紹之所以提醒自己,不是他真有什么好心,而是袁紹面對勢大的公孫瓚,他想要在北疆屹立冀州渤海,需要強大的外援,而唐周便是最好的外援之一。

“唐刺史”

唐周走到自己的席位前,徐州刺史,冀州刺史,兗州刺史,豫州刺史紛紛對唐周遞來了友好的顏色。

唐周一一回應,這些人除了豫州刺史孔伷之外,都是熟客,其中陶謙,自己更是在五陵之戰,救過他的性命。

和眾人寒暄之后,唐周最終來到幽州牧劉虞面前,恭敬的請禮道:“晚輩唐周,拜見前輩”。

劉虞是皇族之中如今最威望,也是最強大的存在。

論威望,他曾經是皇族的宗正,為皇族之首,平黃巾之亂有大功,平西羌北疆叛軍有大勛,無論是皇族還是西域北疆的少數部落,都尊崇其為長。

論修為境界,他已經是大宗師,成為帝國朝廷之中,幾位少有的強大存在。

此次他能來屠蟲大會,無疑對參會之人是一種極其向上的鼓舞。

不過,論功勛戰績,其實唐周已經不下于劉虞。

但是見唐周如此謙卑,劉虞溫和的笑道:“世民勿要多禮,且坐席”。

劉虞是想拉攏唐周的,不為其他,為帝國的穩定,皇族的重生昌盛。

唐周在平黃巾,戰西州,定青州的戰績,有目共睹,如果這個小輩能一心為朝廷的話,以他的根蒂與氣運,絕對將會是超越大漢帝國如今第一神將皇甫嵩的存在。

這一點劉虞完全有理由相信。

“嗯”

唐周落座在了劉虞身邊,頓時引起了中青五岳袁術曹操袁紹三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頂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