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六七萬人遠洋打漁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嗯,刺史府,畢竟是刺史府,不能擁有過多的軍隊,以給人口實”

“我和長史,別駕,參軍三人在后堂商討后,決定對城外的五十萬大軍,進行裁撤,重新編制”

唐周說到這兒,聲音停頓,環視眾將,想要看看他們什么想法。

“主公,打算裁撤多少?”

張遼膽大的道。

唐周道:“如今我府可控制的兵力有五十萬,遠超于刺史府扈從軍的規模,所以我打算裁撤四十九萬,只留下一萬部隊”。

“什么?”

唐周話一出,頓時群將沸騰。

即便是那跪在地上匍匐的管亥,聞言也是激動的直接跳了起來大叫道:“主公,不可”。

接著又慌忙跪下道:“主公,萬萬不可。”

“五十萬軍隊是主公屹立青州不倒的最大指仗,也是主公面對紛亂的天下局勢,可以有所作為,甚至是壞處的講,賴以生存的靠山。如果解散了,主公,危矣!”

管亥的話,引起眾軍將一致贊同。

唐周看著管亥,心中暗贊這家伙不愧是歷史上的一霸,能有這么遠的戰略眼光,的確不錯。

只是這刺頭的性格,讓人很是頭疼。

“是啊,明府,憑啥裁撤?是因為刺史府的編制嗎?如果因為編制不能養那么多的大軍,那明府可以升職啊,弄個州牧當當,再不濟弄個鎮東將軍”

楊阿若也跳了起來道。

他一幫游俠兄弟好不容易混出個千人將,萬人將,容易嗎?

如果裁撤了四十九萬大軍,恐怕他那幫兄弟,又要一夜回到解放前。

“阿若將軍話雖過分,但是實際情況便是如此。主公,您平定了青州,這是多大的功勞,難道朝廷就不表示表示嗎?”

麴義道。

“麴將軍所言有理,主公,您可是平定了青州百萬的叛賊,這是不世之功,所以主公再等等,等朝廷的獎賞下來了,再做決定”

太史慈道。

唐周搖頭苦笑:“諸君,你們也知道咱們和董卓的關系,如今他是帝國的太尉,大權掌握于一身,你們認為他們會給咱們獎賞嗎?即便是獎賞,恐怕也是口頭上的吧。”

其實唐周只所以對討獎賞不感興趣,那是因為他擔憂,董卓會不會因為自己這么快平定了叛亂,然后又以朝廷大義的名義,派自己去另外一個地方平亂。

這樣的話,自己疲于奔命,如同救火隊長,那何來的休養生息,積蓄根據地力量,以圖大事。

“口頭上?嘿嘿,主公,如果他真敢,咱們,他丫丫的,就反了他”

典韋冷笑道。

“對!”

“反他丫的!”

“反他丫的!”

眾將大叫。

董卓掌控帝都朝廷后,他們這一路跟隨唐周東行而來,被眾多關東勢力,大肆邀請,其中自然也聽到了一些結盟反董的風聲。

唐周道:“這是另外一件事,和此事并沒有太大關系。裁軍之事,是必行之舉,原因很簡單,這五十萬兵力的水分太大,我唐周要的是精兵強將”。

“強將我有了,就是爾等,但是精兵還沒有。我要一萬精兵,一萬能戰三十萬,一百萬的精兵!”

眾將被唐周的話語中的豪邁,刺激的熱血沸騰。

“主公,此言不錯,兵在精而不再多,末將麴義支持”

麴義率先支持道。

“主公,我也不反對,只是末將還是覺得一萬太少,不如這樣,把解散的四十九萬兵力,抽出精銳,組成鄉亭游繳民兵,由咱們的腹心作為游繳帶領”

“這樣如果萬一有事的話,游繳民兵們,也可以迅速組成兵團戰力”

徐晃建議道。

唐周聞言眼前一亮,和虞翻,戲志才,荀攸三人相視一眼,然后同時笑著點頭。

這個徐公明已經成長起來,可作為一方鎮守的真正統帥了!

“公明所獻化整為零之計很好!只是青州八郡四國,所有之鄉,不過三千,游繳編制為什,這也不過三萬人,即便我們找其他由頭擴編二十人,也不過六萬”

唐周淡淡道,心中已經默許了這個建議,其實早先荀攸也提出了此計策。

“這?”

徐晃有些捉襟見肘不知如何作答,畢竟還有四十三萬人等待安置。

“明府,何不屯田呢?”

一直沒有說話的任峻突然道。

“屯田?”

眾將頓時眼睛瞪的老大,接著一個個高興的拍腿大叫道:“對啊,我們可以把這些軍隊變成普通的屯田之農,這樣那些郡守們國相們,門閥們,便無法說三道四了吧?”

“哈哈,伯達,計策雖好,可是想過,我們可有那么多的閑散土地嗎?”

唐周又道。

任峻道:“明府無需擔憂,百萬叛賊之亂,屠滅了不少的門閥豪族,空閑出了大量的土地,除卻那原來的十五萬屯田罪犯外,再養個十來萬人是不成問題的”。

“再加上”

“再加上,青州瀕臨海境,遠洋漁獵需要大量的人手,起碼最少也需要個七八萬吧?”

太史慈突然替任峻補充道。

“不僅海上漁獵需要人手,還有綠林,綠林也需要人手啊,起碼是咱們的人手啊?”

楊阿若見徐晃任峻太史慈出了風頭,也忙著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起來。

楊阿若的話徹底點醒了眾軍將,紛紛提出各自可行的建議,如唐周如今是家大業大,身邊得有家臣門客吧,再譬如眾將也得有自己的私人扈從吧等等諸如此類。

不久被裁掉的四十九萬大軍紛紛有了著落。

“呵呵,這樣算起來,豈不是說,我們還是有五十萬軍隊?”

裴元紹喜叫道。

眾人聞言是哈哈大笑。

唐周笑對虞翻戲志才荀攸道:“看到了嗎?我說過,其實不用咱們四個人動腦筋,只要把問題提出來,咱們手下這幫將軍們,便能把問題解決了”。

虞翻戲志才荀攸笑點頭稱是。

眾將很懵逼,但是很快是爽然大笑。

“好,既然如此,那么咱們該裁軍還是裁軍,裁下來的軍隊,便按照你們所言”

“公達,你親自負責此事”

“諾”

荀攸笑著接下府令。

裁軍的問題解決,唐周環視眾人道:“那么接下來咱們說第二件事。齊郡的郡守在這次平定青州的叛亂時被賊人所殺,我打算讓北相孔融,推薦伯達為齊郡的郡守,只是不知伯達,你愿不愿意接受這個重任呢?”

眾軍將聞言唰的一聲,羨慕的看向任峻。

任峻沒有想到唐周會讓孔融舉薦自己作齊郡的郡守,他強忍住激動,走到堂下,禮正衣冠,撲騰一聲跪倒道:“多謝主公栽培,任峻將誓死報答”。

“好,快快請起”

唐周大喜。

任峻對自己稱呼的變化,預示著自己在他心中地位的變化。

如今能得到他的真心投靠,唐周把這個郡守的舉薦席位給他,又算的了什么。

“哈哈,恭喜伯達,賀喜伯達啊”

虞翻戲志才荀攸以及堂下眾將紛紛站起來表示祝賀。

雖然他們不少人心中有些嫉妒,畢竟任峻是新來的,而且功勞也沒有他們大。

不過他們也心中明白,這個齊郡的郡守,本質上不過是自家主公的傀儡。

“對了,方才你們言泰山郡的曠世蟲魔是怎么回事?”

唐周突然道。

眾人臉色一肅,頓時堂上氣氛冷寂起來。

......

“元福,你等會兒我”

“元紹,何事?”

“元福也沒有多大的事,只是我有些奇怪,方才堂中議事時,主公為何不自己舉薦伯達,而是讓那個宗圣宮圣子候選人,孔氏門閥,孔門七子之一的北海相孔融舉薦呢?”

刺史府會議結束后,裴元紹追上周倉偷偷的問道。

周倉道:“因為如果是主公舉薦,以董卓的品性,定然不允。”

“但是孔北海不一樣,正如你所言,孔北海是宗圣宮圣子候選人,孔氏門閥孔氏七子,又是董卓為做給天下人看,一手提拔做的北海相,所以即便董卓看出來了是主公之計,他不愿意,但是介于自己的面子,他也得允許”。

裴元紹聞言恍然大悟,心中暗道,原來這里面,還有這么多的圈圈腸子!

“對了,主公對那個泰山郡的曠世蟲魔,為何突然那么感興趣?”

裴元紹想起唐周后來在議事大殿中,對那蟲魔詳問,仔細打聽的事,不由的奇怪。

在裴元紹看來,泰山郡屬于兗州的地界,不屬于青州,即便那蟲魔再為禍人間,作為青州的刺史也沒有必要如此的關心。

周倉皺了皺眉,搖頭道:“我也不知。不過,元紹啊,這等事,咱們做下屬的沒有必要琢磨,咱們要琢磨的是未來旬月內,如何協助參軍荀攸大人裁軍,把麾下的軍隊化整為零”。

裴元紹聞言訕訕稱是。

然后與周倉勾肩搭背的消失在夜色之中,完全把被自家主公封印在堂中思過的好基友,管亥,給忘得一干二凈!

堂中管亥冰封蠟像般站在那兒,一動不動,雙眼含淚,撲簌簌而下,心說,我再也不開玩笑了。

當然他不是一個人,還有楊阿若。

楊阿若也被封印在囚界之中,他情況雖然好些,能動彈,但是畫地為牢,更讓他痛苦百倍。

二人是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一夜含淚。

五十萬大軍精選一萬,其他四十九萬兵力,會分散到屯田漁獵,或成為游繳民兵,或成為各級將領文武的扈從,或跟著人去當游俠,等等一系列舉措,在未來的一個月內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青州的那幫郡守國相門閥大佬們,雖然看出了唐周的陽謀,但是一個個無可奈何,想要靠唐周違紀亂法參他,搞掉他,是完全成為了不可能。

因為唐周所做的事,每一件都是有法理可尋,有朝廷的大義。

一時間,整個青州的反對派們,個個唉聲嘆氣,郁悶無比。

只能不停的上書給袁隗,給董卓,希望他們早點把唐周調走。

帝都,望舒宮。

董卓龐大的身軀,坐在只有天子才有權利坐的黃金龍虎大威座上,拿著那封本來不應該他有權利看的奏章,是越看越是生氣。

奏章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孔融所表的,其上高歌了新任刺史唐周平定青州叛亂的戰績,以及任峻在屯田,安撫流民上的功勞。

希望帝國朝廷,能封賞唐周為青州牧,任峻為齊郡郡守,以犒勞二人之功,鼓舞天下人心。

“吃里扒外!吃里扒外!”

董卓憤怒的大吼。

那位侍奉其的帝國皇族公主見狀嚇的花容失色。

“怎么,你也想吃里扒外?”

“嗯?!”

董卓銅鈴大眼瞪著那位皇族公主。

皇族公主嚇的趴在地上:“我…我不敢,不敢”。

“不敢?呵呵”

董卓手抓起皇族公主的脖頸,然后狠狠用力,只聽得咔嚓一聲,那位天姿國色的皇族公主,是香消玉殞。

尸體降落在地上,董卓豢養的妖獸惡魔興奮的走了出來,然后把那皇族公主血腥的吞吃了。

“主公,是誰惹您這么大的氣?”

便在這時殿外走出一人,那人正是李儒。

“哼!”

董卓不滿的坐回龍椅上。

李儒撿起那封奏章,然后看了看,笑著道:“這孔融是主公一手提拔起來的,如果不允了他的表奏,恐怕會讓他震怒,到時和泰山一代的反賊聯盟結合起來,定然會影響大局”。

“可是允奏了吧,那唐周便會小人得勢,擁有了掌管青州軍政大權的正義”

“此吾豈能不知?還用你說?”

董卓沒好氣的道。

他歪躺在龍椅上,面目猙獰。

“呵呵……主公,這唐周和孔融已經狼狽為奸,您看,這是我收到的唐周上報朝廷的公文”

李儒從袖筒中拿出一件奏章來,遞給了董卓。

董卓接下,看完后,更是憤怒,當場發飆道:“李儒,這就是當初你獻的好計策!看看,孔融舉薦唐周,唐周現在又來舉薦孔融,他們這是演給誰看?演給吾看!真當老子是好欺負不成!”

李儒卻是不以為意道:“主公,演給誰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當初我獻計,讓您征辟天下名流,或為中央朝廷效力,或出任地方,這個計策成功了。”

“而且也正因為它的成功,才有了今天,主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無論是關隴門閥還是關東門閥,都對您有所收斂,敬畏有加”

()

1秒記住愛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