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日月光環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jaosar.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雖然漢靈帝不是個玩意,但是自己畢竟是他的屬下,而且也正因為他某種程度上的庇佑,才有今天的位置,所以無論給天下人看,還是撫慰自己的良心,唐周都必須做些事情。

很快漢靈帝身死駕崩的消息傳遍了雍城,讓本來已經痛哭的城池變的更加痛哭。

而唐周本人則問起了吳景,關于吳夫人的一些事情。

按道理講長嫂如母,孫堅被唐周呼之為兄,是要避諱的,但是如今事情緊急,他必須知道吳夫人的一些事,然后從中幫助他對事態的發展做出決斷。

吳景此時也焦急姐姐的生命安全與去向,所以嘚不嘚的毫無保留把吳夫人的一些事與唐周講了。

唐周聽罷后陷入沉思,果然與歷史的記載相同,這吳夫人的確是位命好命又不好的傳奇女子。

說她命好是因為當初她嫁給孫堅前,所有的親戚都反對,認為孫堅是個無賴地痞流氓,而吳夫人卻認為她的親戚所言雖然有道理,可是為了她一個女子,開罪這么個大流氓地痞,有些不值得(出自《后漢書》)。

所以嫁給孫堅,如果孫堅待她不好,那是她的命。

后來事實證明,她的命很好,孫堅很上進,待她不錯,而且她還生出個“日”“月”光環的兒子孫策孫權兄弟(出自東晉干寶《搜神記》),并成為了吳國的武烈皇后。

說她命不好,是因為她中年喪夫(孫堅),晚年喪子(孫策),一生顛簸流離,為孫氏基業操碎了心,可是等孫吳帝國安全渡過危機時,她卻撒手人寰,魂歸鶴去。

“不知吳兄弟可認識張昭?”

唐周突然道。

吳景搖頭道:“不識!不過,吾聽過他的名字,與瑯邪趙昱、東海王朗并稱,被大將軍主簿陳琳贊為‘善之’之杰,大巫之首”。

(善之出自《三國志.張昭傳》,大巫出自陳琳《答張纮書》,原句為今景興在此,足下與子布在彼,所謂小巫見大巫,神氣盡矣)

唐周聞言輕舒了口氣,他看史書老覺得吳夫人和張昭有一腿,但是現在看來,起碼二人還沒有相遇。

“哦,瑯琊趙昱便是那位泣血祈禱,感天動地的大孝子,而王朗嗎?唐將軍應該和他熟悉”

吳景見唐周在那里愁眉思索,以為他不知趙昱,便解釋道。

“王朗,我熟悉?”

唐周嚇了一跳,暗自心說莫非吳景知道我是穿越人士。

“是啊,莫非唐將軍不知王朗嗎?”

吳景奇怪。

唐周自然不會承認:“我好像沒有見過他”。

吳景道:“原來如此,咳咳,算起來王朗和唐將軍,在某種程度上還有些關系”。

“什么關系?”

唐周更是驚疑。

吳景道:“王朗的恩師乃故太尉老令公楊賜(出自《三國志??王朗傳》),據說老太尉仙逝后,王朗夜渡十萬里奔喪,被天下人傳唱。”

“竟然還有這樣的事?!”

唐周感慨一聲,他真的沒有想到王朗和楊氏門閥還有這樣的關系。

吳景頷首,唐周正欲問關于孫策和孫權的一些事,這時蒼天突然遮蔽,巨大的羽翼陰影出現。

“說的沒錯,那王朗的確是吾楊氏門生”

鯤嘯畢,少年孤傲站在巨鯤之上,慢慢垂落。

轟隆!

巨鯤落在了城中孫堅的府邸。

整個雍城此刻變的無比的闃靜,所有的人都驚駭的看向城中那頭巨大的鯤,還有上面依稀站著的少年。

即便是保護唐周的貼身大軍,在這一刻竟然也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時,紛紛寄出寶器便要出手準備迎敵。

唐周慌忙制止,看著孤傲的錦衣少年,有些愕然叫道:“小楊修你怎么來了?”

楊修掃了唐周一眼冷冷道:“唐將軍,吾楊修何來之小?”

唐周本想答你歲數小,但是想想楊修本性高傲,如果說他年小,定然會激怒他,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當下尷尬道:“不知世子所來何事?”

楊修冷哼一聲,接著仰天拋出一道銅牌,然后寄出一道神通擊在其上,頓時銅牌寶光大作,炁流結界文字出現在天空之上。

“是大將軍府詔?!”

唐周驚疑,帶著群將慌忙接詔。

上面所寫的東西很簡單,也沒有什么緊要的事,只是說一些大帝新喪,新帝剛立,希望唐周好好在雍涼靖邊,護持帝國西部安寧,大將軍何進會記住他的功勞。

“護羌校尉府校尉唐周接令”

唐周接下銅牌。

楊修這時才溫和的從鯤上跳下,踏空而走,落在了唐周的身前,貼耳道:“大將軍何進還有一道密令。”

“密令?”

唐周眼神一緊,方才那道大將軍令顯然是安撫自己的,在這新帝舊帝權利過渡期間,讓自己在邊疆不要鬧事。而如今又有密令,這是什么意思?

“大將軍說讓你誅殺了西都令楊黨”

楊修道。

“誅殺西都令楊黨?”

唐周一愣,他沒有想到何進會給他下這樣的密令,畢竟楊黨雖然是宦官勢力在雍涼的第一釘子戶,但只是區區西都令而已,算不得什么實權大官,莫非此舉是何進考驗我的忠誠度?還是說這是何進想要與宦官勢力正式開撕的預兆?

唐周短瞬間想了很多,不過口中卻如實道:“他已經死了”。

“已經死了嗎?何人殺的?”

楊修驚疑的看著唐周。

唐周道:“世子,莫非你不知五陵發生的戰事?”

楊修搖頭:“吾從北疆八千里綿延大山而來,未走關中平原”。

唐周忙把五陵發生的慘戰一一講了,楊修聽罷是倒吸口涼氣,接著攥緊拳頭暗惱道:“早知有此激烈戰斗,吾怎么說也要參與”。

唐周聞言心中白了眼這位少年楊修:“毛還沒長齊,便想著和天下群雄,甚至和那幫傳說當中的妖魔神靈斗戰,你丫丫的呸的還真是自大!”

如今唐周有了遮蔽心機的神通,故此也不怕在心里鄙視楊修。

楊修看了看唐周,眉頭皺了皺,如今他已經揣測不出唐周所想,于是道:“楊黨戰死,對你而言倒是好事”。

“好事?”

唐周滿目精光的盯著楊修。

楊修點頭道:“新帝立,大將軍權柄朝野,是時候對宦官勢力動手了,而那楊黨不過是大將軍清算地方宦官勢力的一舉”。

頂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北京pk10彩色走势图